194、血手之怒
    切割者的话反而激起了兵博的兴趣,这一刻他忽然觉得即便再次创造了新世界又如何,然后再毁灭吗?

    这样真的有意思吗?

    他此刻忽然想去看看虚无之外的世界,他要看看到底是不是如切割者所说,整个世界都只是一口井,而无知的自己只是井里面的王,或许在外面的人看来,自己可笑至极。爱看小说网?   w w?w?.?ik?a?n?x?s?w? `com

    想到这里,兵博忽然仰天怒吼,随后猛然往前一踏,左臂朝着飞来的血手猛然砸去。

    “轰!”

    兵博再次被砸回了山峰之间,而血手也被这一击撞的抛飞了出去。

    “敢背叛老子!老子要把你的灵‰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智抽出来,活活炼化!”

    这一刻,随着韩逸将封印漏洞再次砸破,血手再次从那一处封印点得到了无穷的力量,这次它依旧选择背叛。

    因为它知道它只有现在这一次机会,恢复的兵博会比他更强,他必须杀死兵博然后将他吞噬,成为一个新的自己,不然等待自己的只有泯灭。

    “你以为能和我一战?可笑,即便你的封印破了,你还是弱!”

    兵博忽然怒吼了一声,随后猛然站起身,左拳朝着支云村所在的方向轰了过去,连续五拳在瞬间被击打了出去。

    顿时被打击到的五个方向顿时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并且忽然开始同时冒起了白烟。

    刚刚爬出血色世界的韩逸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虽然听到了连绵不绝的爆炸声,可没想到支云村竟然已经没了,整个支云村范围如同被无数的炸弹轰炸过一半,深深的下陷了几十米。

    而他刚刚爬出井口,便见到了兵博轰碎了自己的五个封印点,将力量再次提升了一截,随后身体再次暴涨,化为了一个数百米高大的擎天巨人。

    轰碎了封印的兵博眼中阴晴不定,他能做到的只是将被五彩神土修复的地方,因为被修复的地方十分脆弱。

    但是他无法彻底打碎原本就完好无损的封印,因为北冥神的力量还在,那些封印只有兵博靠着时间的力量或者血肉灵魂的献祭才能完全破坏。

    “北冥老杂种,死了还缠着老子不放”,说完兵博缓缓转身望向了远处的血手。

    “给你一次机会!回来!不然你只有死,你逃不掉的,毕竟封印线还缠在你的身上,你真的以为能与我为敌?你的潜力无限,我们完全将力量全部用在冲破封印上”

    血手不断散逸着血色的光芒,闪烁不定,似乎在思考着兵博的话。

    而兵博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朝着血手伸出了左臂:

    “回来吧,你我本就一体!与我一起去探索虚无之外的世界吧!”

    血手忽然缓缓下垂,似乎兵博的话语让他十分心动,随后开始朝着兵博漂浮了过去。

    这时候兵博的笑容更加放肆,不过就在血手快要接近他的时候,忽然兵博的左臂猛然一探,紧紧的抓住了血手,同时黑雾自左臂中涌出,朝着血手灌去。

    不过让兵博没想到的是,血手忽然上的光芒忽然也猛然暴涨了一圈,随后握掌成拳,猛然轰在兵博的胸口。

    “混蛋!你敢阴我!”

    兵博猛然后退了一步,不过他的左臂依旧紧紧抓着血手,黑雾不断的朝着血手缠绕而去,而血手的表面的光芒开始闪烁不定,血色与黑雾开始冲撞。

    不过韩逸看得出来,似乎血手落入了下风,黑色的能量开始入侵血手内部,不断的侵蚀着,而血手的一部分已经失去了血色,开始发黑。

    两股力量在血手内不断的碰撞着,巨大的气浪朝着四周冲击着,韩逸踉跄了几步,连忙跃入了一个被血雨腐蚀出的坑洞内,防止自己被吹走。

    血手还想要挣扎,握拳的手掌再次发力,想要推开兵博,不过兵博自然不会让它如愿,猛然甩动脑袋,狠狠的咬住了血手,制止了血手的暴动,同时黑色的能量也顺着兵博的牙齿开始朝着血手内灌输。

    血手前后受制,不断的挣扎着,可依旧无法逃脱兵博的力量,黑色的能量侵蚀的让它半个手掌都开始发黑,似乎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定数。

    看到这一幕的韩逸心中一惊,他不知道所谓的因果到底是什么,但是他知道如果兵博获得最终的胜利的话,他必死无疑。

    兵博做为神,自然有身为神的傲气,自己和切割者不但不愿意臣服他,甚至羞辱他,可以想象以兵博魔神的性格,绝对会让自己生不如死。

    不过韩逸随即露出了苦笑,他此刻根本干不了任何事情,这样的战斗即便是他最强盛的时期也会被轻易抹杀,更何况现在自己处于虚弱状态。

    更要命的是,他现在连逃跑都做不到,虚弱状态的自己只要跳出去,或许连战斗的余波都会让自己瞬间被分解。

    “砰!砰!砰!”

    忽然,大半手掌已经被黑色能量侵蚀的血手的表面开始产生爆炸,连绵不绝的血色光圈自血手体内涌出,而后产生剧烈的爆炸,同时带出的还有兵博的黑色能量。

    而兵博紧咬血手的嘴因为这波爆炸掀飞,左臂更是被炸裂,连续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了身形。

    “混蛋!敢消耗气血来和我战斗,这是我的手臂,即便你死了也只会是我的手,你毁掉的不是自己,而是我的手!”

    看到靠着爆裂来阻挡自己侵蚀的血手,兵博愤怒异常,在他看来,手臂即便再挣扎,可最终只能是他的,可血手竟然摧毁自己的本源来与他抗争,这让他无法忍受。

    而血手根本没有理会兵博的话语,血气依旧不断的涌出着,同时将黑色的能量全部逼出了体外,似乎看起来兵博之前的努力全部化为了泡影。

    而随着血气不断在血手上缠绕,血手忽然暴涨了一截,表面更是出现了虬龙一般的脉络,看起来充满了威慑力。

    看到这一幕的兵博心在滴血,这原本是他的力量,而这些本源力量竟然这样被血手消耗,如果再这样下去,即便他抹去了右臂的诞生的灵智,再次拿回了右臂也会损失巨大,而且这样的损失需要极大的代价才能修复。

    而暴涨了一圈的血手丝毫没有理会兵博怒视的目光,其张开的手猛然握拳,随后一道血色的拳印朝着兵博撞去。

    兵博见状,张开嘴,口中顿时出现了一个黑洞,猛然朝前一吸,顿时血色的拳印被他吞入了体内。

    不过紧接着,他的眼前再次出现了无数的血色拳印。

    只见血手不断的抖动着,遮天盖地的血色拳印不断从血手中涌出,朝着兵博怒撞而去。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