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他怎么没来
    七脉会武,是为青云门一甲子一次大盛会,由青叶祖师开创,目的是为了校验弟子修为,互相比试,以期互相勉励,见到自己不足,也有褒奖优胜者的意思。ikan?xsw w?w?w?.?ik?a?n?x?s?w?`com

    这个盛会是为青云门自青叶祖师之后,一千两百年来悠久不变的传统。

    今天,六十年一度的七脉会武,又一次召开,地点便在青云门主峰通天峰前的广场上。

    广场上,此时七脉弟子已经来此站了有四五百人,广场还尤为宽敞,可见地方之大。纵然此地已然有了数百位青云弟子,男男女女,远天之上,不时还有弟子乘着法宝降落。

    弟子们平时都是在各自峰上修炼,若←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非这场盛会,平日里是聚不到一块的,此番见面,自然便叙起了多年不见的情谊,而最为显眼的便是围在了小竹峰那一群女弟子当中的那些青年了。

    广场上人声吵杂,时间缓缓就推至了正午时分。

    这时,从玉清殿那里激射而来一道剑光,一声清朗的嗓音传遍了广场上所有青云弟子耳中:“诸位师兄,掌门真人和各位首座有令,请参加七脉会武大试的各位师兄,上玉清殿说话。”

    山风吹来,白云飘渺,广场上的数百青云弟子骚动了一阵,便有人开始陆续登上了台阶,踏上了那座虹桥,前往玉清殿方向走去。

    此番来的人虽然甚多,但是真正能参加七脉会武的却仅有几十人罢了,毕竟,只有修为到了玉清四层才能御物,而大多数青云弟子修行几十年,都未能达到这一境界,所以,许多人其实是来看热闹的。

    玉清殿上。

    此时青云数百弟子已经陆续站满了殿中,井井有序,按各自修行山峰脉系,这其中最多的一拨人便是数龙首峰一脉最为声势浩大,几乎占了人数中的一半,与之相比,那大竹峰却只有六个弟子,在人群之中有点孤零零的感觉。

    这时,大殿渐渐走出几人,正是青云掌门道玄真人和苍松、田不易的等首座。

    道玄首先出来说了一阵勉励众弟子的话,随后便交由苍松接手处理,毕竟这七脉会武说是诸位首座商议决定,其实还是由道玄这位掌门与他最为看重的苍松做主。

    这苍松的权利在青云门内可以说是仅在道玄掌门一人之下了,他不仅掌握着青云门的刑罚,青云门的护卫守山之责,也是由苍松负责的。

    苍松站了出来,扫视了一番面前诸位弟子,咳了一声,道:“此次参与七脉会武的人选一共六十二名,看见我旁边那个箱子了吗,里面一共有着六十二颗蜡丸,你们各自上来抽出一颗,你们要在会武大试上较量的对手,便是由着抽签决定,一号对六十二号,以此类推……”

    苍松正说着,忽地,站在小竹峰水月大师旁边的一个容颜绝美的女子说道:“苍松师伯,弟子有事要问。”

    水月大师蹙了蹙眉毛,低声道:“琪儿?”

    苍松却摆了摆手,道:“无妨,陆师侄有什么不明白的便问吧!”

    此时众弟子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水月大师旁边这位白衣女弟子身上了,纷纷内心赞叹一声:“好美!”

    这女弟子容颜空灵清绝,白衣翩跹,身负蓝色仙剑就立在水月大师身侧,一身气质清冷出尘,简直极尽了妍美之态,是一个绝美的女子。

    她得到苍松真人答复之后,微微躬身一礼,随后仰起头来,看了一眼殿内众人道:“敢问苍松师伯,这里来的人,便就是参加这次七脉会武的所有人选了吧?”

    苍松点了点头,道:“此次参加七脉会武的六十二名人选,包括陆师侄你,全都在现场了,你有什么问题?”

    陆雪琪沉默了一会,旋即注视向了道玄真人,道:“既然七脉会武是此代弟子之间的切磋比试,为何不见长门的萧逸才师兄与那位李师弟?”

    殿内众弟子闻言纷纷面色一动,旋即交头接耳起来,是啊,若非陆雪琪提醒,他们还不曾注意到,上届七脉会武的第一名,以及那位战胜了萧逸才,下山后,做下了剿灭炼血堂之事的李玄机。

    虽说这次参加七脉会武的弟子们大多数都不想遇到这两个人,因为,一旦与这两人对上,自然意味着失败,萧逸才师兄都已经到了玉清十层,何况那位战胜了萧逸才的李玄机师弟呢?

    但是,尽管众人说是不想遇上,还是奇怪,为何这两人竟是没有参加七脉会武大试。

    苍松闻言看向了道玄真人,这是长门之事,还是由道玄解释比较好。

    道玄真人微笑着走到殿前,道:“逸才修为已至突破边缘,此时正在闭关,至于玄机,他却是自己不愿参加这场比试……”

    听闻道玄真人的解释,殿内众弟子齐齐松了口气,同时也为道玄真人口中的消息暗惊,那萧逸才师兄已经到了玉清十层,此番突破,岂不是奔着上清境界去的,而他们更加不解的是,那位比萧逸才师兄更胜一筹的李师弟,却又是为何不愿参加呢?

    “为何他不愿参加?”陆雪琪直接皱眉问出了众弟子的心中疑惑。

    道玄真人淡淡一笑,道:“这是他自己的意思,我也不太清楚!”

    这时水月大师拉住了弟子的手,将其拉了回来,随后对着苍松道:“苍松师兄继续宣布吧,是琪儿无礼了。”

    陆雪琪被师父扯了回去,便低下了头去,但那眉头仍皱的紧紧,但是她素来最为尊敬水月大师,便也再就没了继续追问下去的意思,站在了水月大师旁边,一语不发。

    等到苍松宣布完了规则,所有弟子手中都抽中了号码,排清了明日会武的次序,众人便纷纷离开了玉清殿中。

    小竹峰一行女弟子在水月大师的带领下,来到了长门专门为她们这一脉腾出来的干净房间。

    水月大师到了这里之后,才看向了自己最疼爱的这个小徒弟,叹了口气道:“为师知道你想在这次会武上,给小竹峰争来名次,又想和门内天才一较高下,你的孝心,为师都清楚的。”

    陆雪琪微微低头,不言不语,她从小便是这般性子,若被人说中了心思,便是这个摸样。

    水月大师这个师父,自然是最为了解她的。

    “你知道为什么那人不愿意参加七脉会武吗?”忽地,水月大师问向了这个徒弟。

    陆雪琪轻轻抬头,精致的脸蛋上,那双眼睛中有一丝迷茫和不解,她摇了摇头。

    水月真人淡淡一笑,道:“长门弟子从来都是心高气傲之辈,连当年的第一名萧逸才都被他败在剑下,下山后又独自一人灭了魔教炼血堂一脉,那时他才只入门一年,而今数年过去,以那人的资质,定然早就进入了不可思议的的境界,怎会还愿意参加这等比试。”

    “只因,若他参加了,这第一名定然是他的,但以远胜众人的实力,轻松夺得第一名又有什么意思,再加上门内举行七脉会武为的是让同门之间互相激励,若让这么一个一年就能达到玉清十层的人碾压全场,这七脉会武的初衷也就没了,我想,他也是想到了这另一重原因,才主动向你道玄师伯提出弃权的。”

    陆雪琪听闻师父的这番解析,又深深的低下了头。

    而水月和陆雪琪不知道的是,此次并非李小道不愿参加,在门内扬名的事他怎会不愿意做。

    是因为道玄真人找到了他,不想让他参加。

    原因,也就像是水月大师说的那样,为了不让李小道一路碾压,太过打击众弟子。

    这样的七脉会武,举行下来,便就没了意义。

    屋内。

    水月怜爱的看着这个最疼爱的徒弟,道:“琪儿,我知道你非常期望与门内最顶尖的师兄弟较量,以证明你的实力,为小竹峰争光,但是……那人,那人已经远远超出了此代弟子能够达到的高度,他是青叶祖师那种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注定了所有人都会沦为他的配角,所以,听为师的,此事就不要再想了!”

    陆雪琪没有说话,只是心头一股不服的念头越来越强,她的纤细手掌握紧了。

    水月见此,只能摇头一叹,道:“若没有他,琪儿你必是青云千年以来最为杰出的弟子,但是,有了他,是包括萧逸才和你在内的所有天才弟子的不幸!”

    “但,却是青云的幸运!”

    小竹峰房院里,陆雪琪静静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发现,此时,天竟是已经黑了。

    她站在屋角之下,看着天边的那弯勾月,如水般的眸子里,一片复杂。

    ………………

    另外一边。

    青云山百里之外,魔教四大派系神不知鬼不觉的便汇聚在了此处。

    一处平原之上。

    鬼王携带青龙、朱雀两大圣使与数百鬼王宗人马最后来到。

    早已在此等待已久毒神此时皮笑肉不笑的道:“鬼王小友,真是好大的架子,让我们三派人马可是等了好久?”

    只闻鬼王朗笑一声,拱手道:“毒神老前辈实在错怪在下了,只因我鬼王宗一脉要看守圣教神殿,距离神州浩土有数万里之遥,不像三派道友,虽然远离圣殿,但却与神州距离甚近,因此,晚来几分,诸位想必也能够理解。”

    魔教圣殿本为四大派系共同看守的圣地,但是百年前被万剑一为首的五位青云弟子冲杀,其他三派人马自顾逃回了各家门派,只有鬼王宗坚守,此后,这三家因为怯战而逃,也没脸面再回蛮荒。

    此时鬼王一番看似解释的话语,却是绵里藏针,让三派人马脸上都挂不住了。

    (本章完)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