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实习心理咨询师洛南
    洛南将散乱摆放的折叠椅一张张收好,清扫了一遍地面,空调关好,窗帘拉上,走向正在将笔记本电脑摆在接待处做着记录的黄耀昆。爱看小说网   w?ww.ikanxsw`com

    “黄老师,我打扫完了,一起走吗?”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别的事,”黄耀昆抬起头,眼镜片底下那双充满智慧、充满平静的眼睛注视着洛南,嘴角有淡淡的笑意:“今天你表现得不错,回去好好准备一下,下期的沙龙我会让你来主持。”

    “真的吗?”洛南惊喜地说,“谢谢黄老师!”

    在这家“金色麦田”心理咨询工作室里,洛南还只是实习心理咨询师。

    虽然他已经考了2级心理咨询师±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0M
证,但大学毕业才刚刚两年的他还没什么实操经验。尽管按照“金色麦田”的规定,他可以去接个体心理咨询个案,但不会指派任务给他,除非某个来访者指定由他咨询。

    可谁会愿意相信一个刚刚24岁、缺少生活阅历、没有咨询经验的咨询师?所以平时只能做接待、登记、接打电话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偶尔上级咨询师大发慈悲让他做个初诊接待他就要高兴好几天。

    所以在短时间内,每周一次的心理沙龙是他唯一可能涉足真正心理咨询的机会。

    心理沙龙脱胎于团体心理咨询,运用的技术也大体类似于团体心理咨询。而众所周知,团体心理咨询和个体心理咨询中的许多体验、技巧是相通的。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洛南打心眼里认同这句话。所以尽管一直是作为助手,但他尽心尽责,每次沙龙前都认真准备很久。

    现在,终于有做主持的机会,他如何不惊喜!作为主持(团体领导者)和作为助手,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能多主持几次心理沙龙,对他在心理咨询能力上的成长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黄耀昆淡淡一笑:“不用谢,这是你应得的。”

    黄耀昆是“金色麦田”心理咨询室的合伙人之一,这家咨询室是由3名心理咨询师共同创办的,还请了4位有丰富经验的咨询师坐镇,签了包括洛南在内的5名实习咨询师。在这芙南省的省会上阳市,算得上小有名气的咨询室。

    “我会认真准备好的,绝对不会出纰漏!谢谢黄老师给我这个机会,”洛南深深地鞠躬,“那我先走了,黄老师再见。”

    “慢走。”

    离开咨询室后,洛南因为兴奋而发热的脑袋终于冷静了一点。“只不过是一次心理沙龙而已。我的目标是成为咨询室的合伙人,这才是刚刚迈出了第一步。”

    出了电梯后,易诚匆忙地行走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现在的时间是9点半,而这条街靠近市内最繁华的街道步行街,到这个点仍然人-流量很大。

    他的住处离这里很远,毕竟市中心的房子租金太高了,以他一个实习咨询师的微薄薪酬根本负担不起。

    “毕业两年了,还没能完全独立生活,还时不时要伸手向舅舅要钱,我也算是过得失败了,”洛南嘴角泛起苦笑,“不过心理咨询师就是这样一个职业,年纪越大越吃香,所以我一定要努力,以后要成为全市最好的咨询师,回报舅舅一家。”

    洛南的父母在他念高中时就因车祸去世了,为了还债连房子都被拍卖。还好舅舅收留了他,还出钱供他念完了大学,对舅舅,洛南心里一直充满感激。

    就算舅妈平时对他有点白眼,他也视而不见,以平常心对待。毕竟将心比心,谁会乐意家里多一个白吃白喝的拖油瓶呢?

    以后赚到了钱,多孝敬舅舅一点,想必舅妈就会改变态度。

    来到公交车站,没等多久,142路公交汽车就到了。洛南挤上车,刷了卡,往车厢尾部走去。

    咦,又碰到她了。洛南的视线落在一个瓜子脸,五官精致,穿着绿底花点连衣裙的女孩身上。

    不知这个女孩做什么工作的,下班这么晚。洛南只在每周二晚上的沙龙结束后出来才有可能碰到她,平时正常下班时间在公交车上从没遇见过她。

    这时女孩也正好抬起头来,看到洛南,微微一笑,轻轻点头,脸颊上隐隐有小酒窝浮现。

    洛南回以微笑,从女孩身旁走过。交错的瞬间,他看到了女孩瞳孔中自己的影子——要说帅嘛,确实说不上很帅;说丑嘛,也过分了。

    无论谁来评价,都只能给个含糊其辞的评语:还算帅……吧?

    他又往车尾走了几步。可惜这女孩身旁的座位已经被人占了。不过,就算她身边的座位是空的,自己敢坐过去吗?洛南摇头苦笑。

    他之所以对这个女孩印象深刻,是以前有一次晚上乘车回家的时候,车上很拥挤,他站在女孩身边,正好看见有一只手在向女孩的肩包里伸。

    他当时就大叫出声,惊走了扒手,保住了女孩的钱包和手机。所以女孩对他也有点印象。

    只是他比较腼腆,以前只有过一次失败的暗恋经历,还从没认认真真谈一次恋爱,所以没有抓住大好机会问女孩的名字和电话。

    好吧,他承认那不是腼腆。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必须坦诚面对自己。洛南自嘲地笑了笑。他是自卑了,觉得自己事业还看不到曙光,兜里没钱,约会请吃饭、喝奶茶都请不起;至于车和房,那更是非常非常非常遥远。

    没有基本的物质条件,根本不能给女孩子幸福,所以不愿意走入一段感情。

    直到现在,他们也只是在车上碰到时,互相点头微笑。

    洛南其实也挺喜欢这种感觉。距离能美化、升华对一个人的感觉。对这样一个有朦胧好感的女孩子,保持着这样的距离,心怀淡淡的憧憬,点头致意,默默地注视,就足够了。不用再强求更多。

    如果真的走近了,或许会发现她不是自己理想中的那个人,或许她有很多让自己难以忍受的坏毛病,或许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半点共同话题。

    洛南陷入了遐想,时间过得飞快。10站后,女孩站起身来,又向洛南点点头,下了车。

    再过7站,易诚也终于到站,下车后他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已经快10点半了。

    得赶紧回家洗漱睡觉,明天清早还要上班。他心里想着,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这里已经靠近郊区,这个时间段路上行人稀少,路灯将他长长的影子投在坑洼不平的路上,宛如鬼魅在张牙舞爪。

    漫长的道路上,只有他一个人行走。除了偶尔经过的汽车发出的发动机轰鸣,只有他的脚步声回荡。

    洛南不怕鬼,不相信有任何超自然的东西,但是这副景象仍然让他打了个寒颤。

    刻骨的孤独感滴入心田,慢慢泛开,像是一滴墨水滴在了宣纸上,氤氲开来。

    类似的时候,总有一个声音在心底响起:你不属于这里。

    这不应该是我的世界。我在这里,就是一个异类,一个过客。

    就像是在他和世界之间,隔了一层薄薄的纱,始终无法真实地触及。

    有时他会想,是不是找到一个心爱的女人,找到另一半,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就有了锚定点,就能和这个世界多一点联系。所以有时候他会冲动地想要跳入一段恋爱,找到那个命中注定属于自己,能让自己摆脱孤独感的人。

    他想起了公交车上的那个瓜子脸女孩。她会是那个人吗?

    如果获得了她,这种刻骨的孤独感会不会消失?自己和世界之间的隔膜会不会消融?

    ……

    不可名状的空间里。

    一个笑容甜甜、扎着一条冲天辫的青衣男童带着疲惫之色,像是没许久没有睡眠,又像是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生死攸关的事件,从灵魂深处反映出的疲惫。

    他眼睛突然一亮:“又一位在此渡劫的道友。虽是分魂,却是精纯无比,其本尊修习的肯定是上等玄功。就算不是九大仙门,也是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的精锐弟子。”

    “且去试他一试。”

    ……

    洛南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银灿灿的东西,静静地躺在他前方几步。

    是什么?不知为何,这小东西像是极有魔力,一下子吸引了他的全部心神。

    洛南走到跟前,弯腰捡起。

    是一枚戒指。还没待看清,突然脑海中一个机械、刻板的声音响起:“检测到合适宿主,精神稳定,适合绑定。绑定开始……绑定结束。”

    “系统?”洛南不由得低声说。

    “宿主,我在。”刻板清冷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回响。

    “啊?”洛南倒抽一口冷气。这下麻烦大了。看过许多网络小说的他,当然对“系统”不会陌生,甚至也曾暗想,如果自己也遇到一个系统就好了。

    可他是有理性的人,当然知道这种事只是杜撰,现实中不可能发生。

    如果真的发生了,那一定是——幻觉。

    他四下里张望,周围空无一人,并没有发现发声的来源。

    糟糕了,我最近没受什么刺激啊?为什么会出现幻听?家族里也没有精神疾病史,我应该没有易感精神疾病的CE4基因变异啊。

    冷静,冷静,仅仅出现幻听并不代表一定出现了精神分裂症状,有可能只是过度疲劳、心理压力过大引起的。洛南尝试冷静下来。

    最近我工作太忙,回到家后又花了很多时间看书,肯定是这个原因。没错。我才不可能得精神分裂呢。

    ……

    不可名状的空间内。“哈哈哈!”扎着冲天辫的青衣小童捂着肚子,毫无形象地在空间里四处打滚,违反了物理定律般的从下滚到上,从右滚到左。或者说,这处空间里并没有真实的上下左右概念。

    “真好玩!竟然会是这种反应!”

    “再逗他玩玩!”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