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迟疑……和愤怒
    欧阳晨并不是胆子很大的女孩。ikan?xsw w?w?w?.?ik?a?n?x?s?w?`com但是当她看见洛南之后,那一瞬间仿佛被一道闪电直击心底:这就是她想要与之共度一生的人!

    年轻帅气的脸庞,但又不是帅得令人尖叫,而是那种让人放心的,纯净的帅气。能坐得起头等舱,说明身家不菲,就算不是富豪级别,至少也是商界金领。

    她很想去认识他,但让她犹豫的是,在他身边的那两个漂亮女孩。都有着让女人嫉妒、让男人移不开眼睛的美丽,其中一个可以说是她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子了。

    有这样优秀的女性在他身边,自己岂不是毫无希望?

    但是她的朋友,莉莉说(:爱:看.:小说:网 m.I k a nxsw.CoM)
,“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说不定那是人家的妹妹?如果真的看上了,好歹要给自己一个机会吧。”

    于是欧阳晨鼓足勇气,递给了洛南写有自己电话号码的小纸条。

    当她视线的余光发现洛南将纸条丢掉时,她的心情是黯然的。可是当洛南再次召唤她,和蔼地和她说话时,她觉得整个人仿佛置身于冬日的暖阳之下。

    她顾不得洛南身边有林姿雅那样美得让所有女人都绝望的女人,就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再也不想松手。

    和洛南聊了一阵之后,她觉得自己的大脑似乎在充血,太阳穴两旁的血管跳动得飞快,一阵阵眩晕袭来。

    她勉强支撑着,但是眼前的一切都在变形、暗淡下去,耳边洛南的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有种不真实感。

    “我是生病了吗?还是因为太过兴奋了才这样?”欧阳晨心里想着。

    这时她突然听到洛南开口问她:“你怎么了?”

    在洛南一直毫无表情的脸上,此时露出了关切的表情。

    欧阳晨有些喜悦,这份喜悦也冲淡了眩晕感,她摇摇头,笑道:“没事,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稍微有点头晕。”

    洛南柔声说:“那就别照顾我了,你去空乘室休息一会吧。”

    “不用了!”欧阳晨俏皮地一笑,“我的职责是照顾好乘客呢。”

    洛南望着她,发现自己完全笑不出来。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神识里。

    “我感觉到她体内的灵机波动了,很狂躁。”

    “说明妖化过程已经结束了,失败了,而且很不幸,她赶上了那变成怪物的十分之一几率。”青衣小童稚嫩的脸上可看不到半点沉痛,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看来我只好杀了她。”

    “你确定?”

    “我只是在斩杀一头没有神智的怪物而已。”

    “呵呵,”青衣小童嘲弄地笑道,“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洛南垂下眼帘,“还有没有别的什么方法可以帮她?”

    “很遗憾,没有了。妖化失败变成怪物后,她剩下的只有生存、进食与繁衍本能,没有任何神智。太上感应真经也无法唤回曾经的她。”

    “那就……真的只能杀掉她了。”洛南的眸子里神情坚定。他的本尊也曾斩妖除魔,死在他手上的魔道修士少说也有十几人,对杀人这件事本身,他并没有抵触。只是要杀死这样一个可爱的姑娘,让他觉得有些遗憾而已。

    “如果她不是这么可爱,你杀起来就没有遗憾了吗?”青衣小童仿佛能知道他隐秘的心思。

    “……”洛南无言以对。

    “所谓正道修士,也不过如此啊。”

    “至少,我不会像魔道修士那样,随意杀人。”洛南反驳了一句。

    “随意杀人,和为了一个崇高的目标杀人,究竟有什么区别?还不都是杀人。”

    “这其中的道和理完全不一样。随意杀人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欲,是让自己被杀戮的本能控制,失去自我;为了一个崇高的目标杀人,是让自己更贴合于某种道和理……”

    “天道无亲,天道既不会刻意惩罚一个作恶多端的人,也不会刻意维护一个良善慈悲的人。你们正道修士不是总喜欢说要循天道吗?怎么在杀人这方面不循天道了?”

    洛南想了想,几次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话来。“你这是狡辩。”

    “或许吧。”青衣小童也不想和洛南争论下去,抛出自己的观点后就匿了。

    洛南沉浸在神识中,将青衣小童的话翻来覆去地想着……

    回到现实中。欧阳晨的脸上一片不健康的潮红,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下,眼中布满血丝,嘴唇干裂,上头起了一圈水泡。

    林姿雅的目光也变了。她紧张地看着欧阳晨,手不自觉地想去抓住点什么。

    洛南将左手轻轻按在林姿雅的小手上,让她不要慌乱。对欧阳晨柔声说:“你好像是生病了。空乘室里有药吧?赶紧去吃点药。”他想把这女孩骗到无人的空乘室去,以免造成无辜旅客的伤亡。

    欧阳晨勉强一笑,抬手摸了摸额头,眼神茫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像是有点发烧。”

    她踉踉跄跄地站起:“不好意思,我突然感觉很不舒服……我可能是得去一趟空乘室。”

    “啊!”她突然发出一声短促而尖锐的叫声,垂下头去。

    当她再抬起头时,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洁白细腻的肌肤上疯狂地长出了一层厚厚的绒毛,原本性感的双唇变得乌青,露出四颗獠牙,涎着口水。

    她已经完全是个怪物了。

    洛南迟疑了一瞬间。毕竟片刻之前,她还是可爱的小姑娘,对爱情充满憧憬,享受美好的人生。

    怪物血红的眼睛看了洛南一眼,似乎动物的本能发现了洛南的不好惹,它迅速地扑向林姿雅旁边那个和林姿宜调换了位置,胖乎乎、长得颇有喜感的女孩子,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一口咬断了那女孩的咽喉!那睡梦中的女孩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命丧黄泉!

    洛南只觉一股气血直冲头顶,强烈的情绪差点让他的心境动摇。

    他迅速发动太上感应真经,控制了这头怪物的情绪,让它迟疑,让它畏惧地放开女孩的尸体。

    接着他解开安全带,敏捷地上前抓住怪物的头,用力一扭。

    “啪嗒”一声,怪物的脖子里发出脆响,脑袋软哒哒地歪在一旁,死了。

    “杀人了!”“救命啊!”惊叫声此起彼伏。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