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愧疚
    闻风赶来的乘务人员看到这血淋淋的场景都吓坏了,一个个噤若寒蝉。爱看??? ?小说网  w?ww.ikanxsw`com她们既奇怪于平时温柔善良的欧阳晨为什么会杀人,也对杀了欧阳晨的洛南没什么好感。

    有人拿起对讲机说了几句,很快一个穿着西装,30岁上下的男人跑来头等舱,手里拿着一把打开了保险的枪对着洛南喊道:“我是空警!马上双手抱头蹲下!”

    洛南淡定地看了他一眼,那个空警突然目光茫然地收起枪,掏出身上贴身藏着的匕首,在欧阳晨的尸体面前蹲下,将匕首刺进她的心脏。

    然后他甩甩手站起来,对呆若木鸡的空姐们说:“没事了,我已经把杀人的凶手解决了。”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空姐们都点头,乘客们也鼓起了掌。洛南脸色有点灰白,刚才他通过植入念头,篡改了除了林家姐妹之外所有在场人的记忆。

    在人们的记忆中,是欧阳晨突然发狂一口咬死了那位胖胖的旅客,然后空警闻讯赶来将她杀死。

    空警再次蹲下,拿出一双医用橡胶手套戴上,开始检查欧阳晨的尸体。

    当然他很快发现,欧阳晨真正的死因不是心脏处那一刀,而是被扭断的脖子。

    我扭断了她的脖子吗?空警很快脑补出了一番自己和欧阳晨搏斗的画面,随之将其抛诸脑后。

    他仔细地审视了欧阳晨已经变异的皮肤、獠牙,神色变得严峻。

    “请大家维护好这里的现场,”空警站了起来,又对尸体附近的洛南等人说,“请你们几位到别的地方休息。”

    空姐们把洛南和林姿雅请到空乘室休息,林姿宜则仍停留在原处,待在冯心怡身边。

    空警则去驾驶室联系地面,报告这件凶杀案。

    一个头发长长的年轻空姐显得脸色郁郁,手足无措地说:“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阿晨不是这种人啊。”

    旁边另一个空姐接口道,“她怕不是受了病毒感染吧?你看她,脸都变形了,还长了那么长的毛,那么长的獠牙。”

    “不是听人说这不是病毒吗?如果是病毒,那我们怎么没有感染。”

    “我们又没有被咬,怎么会传染。”

    “阿晨身上也没有被咬的伤口啊。”

    “我听说现在有些病毒是专门针对某些特定基因的,说不定阿晨就是中招了。”

    空姐们七嘴八舌地聊了起来。

    “前辈,这是第二次了。”林姿雅附在洛南耳边,悄声说。

    洛南觉得耳朵痒痒的。被一个绝世美女对着耳朵呵气,多少让他有点冲动。

    他不动声色地挪动了一下,“现在别讨论。下了飞机再说。”

    林姿雅乖乖地点头。

    这趟旅程后继的部分,洛南等都是在空乘室渡过的。

    下了飞机后,那位空警极有礼貌地把洛南和林姿雅请到巴黎戴高乐机场的一间办公室,给他们做了份笔录,前后花了半个多小时时间,又把他们礼送出来。

    洛南、林姿雅从办公室出来,和林姿宜、冯心怡汇合后,便登上了早预订好的豪车,前往酒店。

    一路无话。

    洛南单独住一间总统套房,林家姐妹住一间,冯心怡则是住了仅次于总统套房的豪华间。

    进入房间,洛南先洗了个澡。然后把沾染了血迹的衣服丢掉,重新穿了一套。

    坐在沙发上,他怔怔地看着自己平摊的双手。正是这双手,今天扼杀了一个青春洋溢的女孩所有的梦想与追求。

    尽管心里很清楚,她其实已经变异,不再为人,洛南仍然无法克制那种负疚感。

    还有那个胖乎乎的女孩……她是来法国旅行,还是留学?家里应该还有人在等她吧。

    如果等待她拍着幸福的照片传回去的人,等来的却是噩耗,该是怎样一种心情?

    洛南本有机会救下她的。如果当时没有犹豫,那个胖乎乎的女孩到现在应该还活着,或许已经和同伴汇合,或许已经住进了学生公寓,正在吃着热腾腾香喷喷的午餐,享受着又一个美好的日子。

    对这两个女孩,洛南都感到愧疚。他知道,自己不该产生这样的情绪。错不在他,错在那该死的妖族基因,错在灵机复苏导致的妖化。

    但他就是没法压下心底沸腾的情绪。

    “笃笃笃。”

    “什么事。”听敲门的手法,洛南就知道是林姿雅。

    “前辈,我好害怕,你安慰我一下好不好。”林姿雅在门外可怜兮兮地说。

    洛南真想对她说“滚远点”。但他不该迁怒于人。于是他还是起身去打开门。

    林姿雅的头发湿漉漉的,身上有着沐浴后的香味,穿着近似于睡衣的很休闲的粉色连衣裙,脸上带着夹杂着清纯和妩媚的笑容。“前辈,你也刚洗完澡啊。”

    “是的。冯心怡怎么样?”

    “我还没去看她呢。前辈如果关心她,为什么不自己去探望一下啊。”林姿雅噘着小嘴说。

    “没心情。”

    “那我等会去一趟她的房间,带去前辈的问候吧,”林姿雅稍稍严肃了一点,“前辈,这样的事情真的会越来越频繁吗?”

    “没错,这是大势。”

    “那前辈你可要保护好人家哦。”林姿雅可怜兮兮地说。

    洛南冷漠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做声。

    “我知道,前辈你亲手杀了那样一个女孩,心里有些不好受;而且还觉得我身旁那个女孩的死是你的错吧?”林姿雅道,“不过还是请你尽快调整过来哦。姐姐也很担心你的心态呢。”

    “我没事的,”洛南道,“我和你们不一样,不要以你们的心态来揣测我的心理。”

    林姿雅嫣然一笑:“知道啦!”她走到门口,又回眸一笑,“前辈,如果你需要找安慰,晚上可以来人家的房间哦。人家和姐姐都会愿意用各种姿势服侍你,抚平你心里的创伤呢。什么姿势都可以哦。”

    洛南黑着脸挥手:“走,快走,少罗嗦。”

    林姿雅飘然出门,只留下一串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洛南发现经这一打岔,自己心底虽还有淡淡的愧疚,但也被冲淡了不少。

    他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杂念排出,摒思静气,进入了修炼状态。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