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纠缠不清的记者
    修整了一番后,洛南开始带着几个女人在香榭丽舍大道疯狂血拼。i?kan xsw? w?ww.ikanxsw`com这些年有钱的中国人跑到巴黎、伦敦的奢侈品商店购物已经算不上什么新闻了,比洛南手笔更大、比洛南更年轻的土豪的都屡见不鲜,服务员们丝毫不感惊讶,只是用最完美的笑容、最无懈可击的服务态度来迎接这位中国土豪。

    冯心怡淡淡地拒绝了洛南的赠送,看上了什么东西,她都会自己掏钱买下。话说回来,她也不差这几个钱。

    看着洛南疯狂购物,她发现自己有点看不透这个男人。在她心目中,洛南并不是这么肤浅的炫富类别,但不知为何现在他却表现出浓浓的土豪风,每天就只会说三个字:买,买※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买!

    原本在她心中留下近乎完美形象的洛南,其形象在逐渐变得模糊。

    也不是说变得不好了,只是更加复杂。

    如果洛南只是想和她交个朋友,她是乐意的。如果洛南有别的想法,她就得趁早打消,以免纠缠不清。这次公司派她来欧洲公费旅行,已经表现出了某种不好的苗头,摆明了是要撮合她和洛南。

    尽管她已经是贵为天后,但公司又不是要她陪吃陪睡,这种小事倒是不好拒绝,所以她还是来了。但要她从此就做洛南的情人,她肯定是不干的。

    她吃不准洛南是不是想追求她,因此当洛南想给她买什么的时候,她都表现得特别冷的,以免洛南误会。

    林家姐妹倒是对洛南的馈赠毫不客气,洛南买什么她们就收下什么。林姿宜是根本不在意,金钱在她心目中没有半点地位。林姿雅是高高兴兴,有种被宠着的小女人的感觉。

    各种珠宝,限量版的包、衣服、鞋,尽管样样都价格不菲,洛南也尽可能努力地去消费了,但奈何他的待消耗额度太高,连续几天的采购也都只是九牛一毛。

    然后终于盼来了他期待的拍卖会。

    欧洲没有中国的传统春节,不存在要在春节前卖点东西赚钱过年的说法,所以1月底2月初的拍卖并不火爆。

    有那么一些珍品出售,但比起平时的月份,也并不显得突出。相比之下,其实洛南还是在游轮上的收获更多。

    他这样频频出手,也引起了欧洲一些小媒体的关注,而且他一人带着三个大美女,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所以从他参加第二场拍卖会开始,就有记者追在他后头想弄到第一手新闻。

    洛南当然是拒绝的。

    然而总有人锲而不舍。其中就有一个法国的女记者,名叫珍妮弗的,屡次在洛南这里碰了软钉子,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想法。

    这名记者相貌不俗,身高腿长,身材可以说是波涛汹涌。又有着灿烂的金发和碧玉般的绿眼睛,就像是一只性感的小波斯猫。

    如果她不做记者这一行,改行做演员或者模特,说不定早就火了。

    如果换个别的男人,说不定为了一亲美人芳泽,半推半就地接受采访。

    洛南却没想惯着她,却也不好用强硬手段,结果被紧逼得狼狈不堪,几次差点用植入念头来驱逐她了。

    可能是人在异国他乡,总会变得脆弱,冯心怡总是有意无意地来找他说话,所以在这几天里,他和冯心怡渐渐熟络起来,冯心怡也开始接受他的一些小礼物,但是太贵的奢侈品还是坚决不让他买。

    珍妮弗也认出了冯心怡这位中国的影后、歌后,冯心怡参加过几次戛纳电影节,在法国的知名度并不低。

    见冯心怡和洛南走在一起,珍妮弗如获至宝,拍了不少照片,这举动当然被洛南觉察了。虽然他和冯心怡并没有表现得很亲密,但被冯心怡的粉丝看到了终究不太好。

    这天下午,他让林姿雅替他把珍妮弗请来,在一家路边的咖啡馆喝咖啡。

    珍妮弗以为洛南终于肯接受采访了,激动万分,好好地打扮了一番,还带着录音笔。结果洛南只是甩给她一个厚厚的信封,淡淡地说:“我知道你拍了一些照片。麻烦你不要把那些照片泄露出去,否则会给我和我的朋友添麻烦。这些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收下。”

    林姿雅懂法文,在旁边做翻译。珍妮弗听完后,脸色很精彩。她看了看信封,明显有些舍不得,但思考片刻后还是婉拒了:“对不起,身为一名记者,我有基本的职业操守,不能接受你的钱。但是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采访,作为交换,我可以将那些照片销毁。”

    洛南烦不胜烦,真想用植入念头的方法,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麻烦。

    但他还是忍耐住了。他压抑着不快说:“行。你问吧。”

    ……

    珍妮弗拿出了十足的劲头,简直要把洛南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出来似的,询问洛南怎么会这么有钱,和几个美丽的女孩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来欧洲,对法国有什么看法……

    洛南随口胡扯,应付了过去。比如他说自己的大伯是中国有名的富豪,但是没有子嗣,自己是继承了大伯的遗产;比如他说林家姐妹是他的小妾,在中国他还有个妻子……总之怎么狗血就怎么说。反正是小报嘛,读者就爱看这个。

    好不容易把珍妮弗打发了,珍妮弗当着他的面删除了数码相机里冯心怡的照片,满意地离去。

    到了晚上,洛南又参加一场拍卖会,结果发现珍妮弗又跟来了,穿着晚礼服,一头金发耀眼无比。看到洛南的目光飘来,她笑着给了洛南一个飞吻。浪漫的法国女人。

    “这个女人真难缠。”林姿雅撇撇嘴说。

    “要不你去把她打晕,拖到角落吧。”洛南难得地幽默了一次。

    “切,人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前辈你让人家去做这个?”

    你还手无缚鸡之力?洛南知道,林姿雅虽然修炼不精,但好歹也有筑基圆满的修为,比起以前他交过手的那个林虎只强不弱,只要有武器在手,等闲两三个特种兵都不是她的对手。

    洛南没理她,转头问冯心怡:“你今晚有什么想买的吗?”

    冯心怡跟着他出入了好几场拍卖会,也出手过几次,花了千多万。闻言她摇摇头。来之前她已经看了拍卖会提供的物品清单,其中并没有她感兴趣的。“你呢,洛南,你有什么想买的?”

    洛南微微一笑。拍卖会上有个东西,确实很可能是他需要的。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