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中国功夫林
    “80万元!55号先生出价80万元!有没有更高的?80万元,成交!”拍卖师落槌,洛南又将一件物品收入囊中。??? ? 爱看? ?? w?w?w?.?ik?a?n?x?s?w?`com

    这是一条大约两米长的铜链,由数百个青铜环连接而成。是在中国的一座古墓中出土,几十年前流落到欧洲。

    拍卖师也说不清这铜链的来历,甚至说不出它的用途,只含含糊糊地介绍道似乎是用来锁囚犯的,属于4000年前的古物。

    其本身工艺水平也一般,如果不是古董,估计40欧元都没人要,更别说拍出80万欧元了。能拍出这个价格,已经是意外之喜。

    等工作人员将铜链交到洛南手^#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中,洛南立刻爱抚着,爱不释手,甚至忘了竞拍下一件东西。

    “这是什么呀,前辈?”林姿雅好奇地问。

    “没什么。”洛南淡淡地说。

    林姿雅也不以为意。洛南拍下的东西太多了,有不少是明显超出了其本身的价值,她见怪不怪。

    洛南面色平静,心里却有几分小激动。这铜链,明显曾是一件兵器。说是宝物呢倒也说不上,虽然蕴含灵气,但其价值肯定比不上他在船上拍到的巴罗达珍珠和荆棘。

    不过这玩意他趁手啊!他的本尊使用的法器,碧玉桫椤藤,就是一件类似的法器。

    这玩意只要再细细炼制一遍,再将巴罗达珍珠嵌到合适的结点,使用起来也不会比碧玉桫椤藤差太多。

    不过……自己现在修的可不是本尊的功法!想到这里,洛南又有些头痛,觉得自己似乎被坑了。

    拍卖会继续,洛南继续抬高着一件件物品的价格,肆意地挥洒金钱。等拍卖临近尾声的时候,他已经花掉了8000多万欧元,算是在花钱的道路上又走出了坚实的一小步。

    正在这时,拍卖会的一角忽然骚乱起来。

    洛南望去,只见一个身上长满毛发、青面獠牙的怪物正抱着一个穿着晚礼服的女人撕咬,那女人四肢抽搐着,明显已经濒临死亡。

    洛南的识海中。“你为什么不提醒我,这里又有一个妖化失败的?”

    青衣小童打着呵欠:“我在睡觉啊……困,别吵我。”

    “为什么我身边总是会出现这种事?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我不相信巧合!”

    “谁知道呢,或许是巧合,或许是因为你身上的某种气息刺激了人的妖化……”

    “真的?”

    “我也不知道啊,”青衣小童打着呵欠,“别吵了,我再睡一会。我是修仙指南,又不是号码百事通,这事别问我。”

    洛南无语。

    回到现实。他扭头对已经有些跃跃欲试的林姿宜吩咐:“你出手吧。”

    林姿宜手腕一振,已经拔得软剑在手,脚下疾行,转眼就拨开人群到了那怪物面前,只见她手一扬,银光一闪,那怪物的头颅便飞出,鲜血喷涌。

    怪物刚刚丢下尸体,爪子又重新抓了一人,那人被淋了满头满脸,失声惊叫。

    “林小姐的身手还是那么敏捷有力。”冯心怡赞道。她也是曾被林姿宜的剑救了一命。

    “哟,那不是珍妮弗吗?”林姿雅定睛一看。

    洛南望去,怪物爪子中的那人金发碧眼,身材傲人,不是美人记者珍妮弗是谁。没想到林姿宜竟然凑巧救下她一命。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林姿雅感叹。

    “不要随意给人扣帽子,那记者不是坏人,”洛南淡淡说,“你赶紧和家里联系,别让小宜在法国的警局受了委屈。”

    “知道了。”林姿雅掏出手机开始打越洋电话。

    在拍卖场工作人员的指挥下,现场的秩序开始恢复。警察很快赶到,将林姿宜和几位受害人附近的目击者请去协助调查。

    过了一个小时,林姿宜被放出来了,她回到酒店时,除了去接她的林姿雅外,身边还跟着一个小跟班,珍妮弗。

    “我要采访你!请接收我的采访!请问你刚才用的是中国功夫吗?你打算参加奥运会击剑比赛吗?林小姐,林小姐,请回答我!”珍妮弗追在她身后喊道。

    林姿宜加快了脚步,迅速冲进房间,把林姿雅和珍妮弗都关在门外。这一路上,她真是被珍妮弗烦到怕了。

    珍妮弗和林姿雅面面相觑。林姿雅看着闻讯赶来的洛南和冯心怡,委屈地说:“前辈,她非要跟着来!”

    “随她吧,”洛南对珍妮弗并不在意,“你姐没什么事了吧?”

    “没事了,警方已经初步调查清楚了,我们现在随时可以离开法国。”

    “那好,明天我们去英国玩吧。”洛南安排道。在搞清楚是不是由于他的缘故导致附近的人妖化之前,最好他不要在某个地方停留太久。

    “好啊!接下来还去哪里?意大利?西班牙?我想去冰岛行不行啊?”

    “随便,反正我打算把钱花光就回国。”

    “真霸气!不过前辈你还有百多亿要花吧,”林姿雅笑嘻嘻地说,“这么多钱,给别人的话可能几辈子都花不完。”

    洛南面无表情地说:“而我要在剩下的10天内将它们花光。”

    否则就会超过任务期限了。

    冯心怡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只觉得无语。

    林姿雅指了指珍妮弗:“她怎么办?”

    “她关我们什么事。”

    “她现在对姐姐这么着迷,说不定会随我们一起跑到英国去。”

    “随她吧。”洛南说完就回屋,好好地检查那条铜链了。至于其它拍到的东西,都让林家帮他直接托运回国内。

    结果林姿雅一语成谶。洛南等第二天飞往伦敦的时候,很是无语地发现飞机上出现了珍妮弗的身影。

    “你们豪!”珍妮弗用刚学的中文打招呼,然后切换回法文,“在采访到林小姐之前,我会一直跟着你们的!”

    “总算她的目标不是前辈你了。前辈,你松了一口气吧?”林姿雅小声说。

    洛南没吭声,心里却是实实在在地松了口气。珍妮弗写的关于他的专访已经发表在巴黎的一份地方报上,写着他是来自于中国,继承了大笔财富的神秘富豪,有一个妻子和两个情人(法国人似乎没有妾这个概念),还和一个中国有名的电影明星纠缠不清……还好这篇报道并不怎么受欢迎,也不会有人把冯心怡扯进去。

    到了伦敦,又是几天的疯狂购物和参加拍卖会,他身边倒是没再有人出现妖化的事。几天花了几个亿的英镑,他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站。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