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论如何修硬盘
    11b请了两天假,这在之前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但这次是寄叶部队全灭了,她说什么也得过去看一看,唐轩自然是批准——这小姑娘懂事啊,干了这么久的服务员,从没见过她出什么问题,而且由于没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她自己说的),直到现在她都还没领过工资,钱全部都放在唐轩那里。爱看小?说   w w?w?.?ik?anxsw`com

    考虑到机械纪元那边剧情已经推到了接近结局(毕竟4s都说9s失踪了),再过不了多久,机械生命体就会和人造人进行停战谈判,11b过去估计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但又考虑到寄叶部队的存在意义,以及游戏里从未露过面的人造人高层,唐轩多少还是有点不放心,自己掏钱发了一份※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委托,请了一些人一起去,算是护卫。

    去的是些谁?这就好玩了,他专门在委托里说“为了符合世界观,避免造成不必要的影响,接委托的人至少身上得带几个电子零件”(其实只是出于恶趣味),于是最后接下这份委托的家伙都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感觉科幻的。

    源氏就不说了,浑身发绿光的半机械忍者,一天到晚动不动就“有基佬开我裤链”,虽然使用的龙之力非常玄幻,但本身机械化程度就很高,不说的话别人都把他当成机械人看,入队。

    哆啦a梦……蓝胖子本来也想去,然而因为画风有问题,就当唐轩还在犹豫的时候,又被一个戴着眼镜的废物小学生给拉走了,所以pass。

    某个红色涂装的金发机械人,自称叫zero(杰洛),话很少,但曾经和酒吧里所有科技侧的家伙决斗过,战斗力简直凶残,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往对任何事都不感兴趣的他居然主动要求同行,显得多少有点反常,可惜唐轩对这种古老的角色真没什么印象——gba游戏你敢信!?他游戏机都不知道丢哪去了……入队。

    某个自称叫“雷电”的机械改造人,不知为何他看到斯内克的时候表现得很激动,却不肯坦白自己什么来历,入队。

    零零总总认识的不认识的加起来大概十好几个,这一群浑身散发出机油味的家伙浩浩荡荡离开了酒吧——当然唐轩没跟着一起去,人家一群机械人跑去见世面而已,自己一个人类跟着掺和啥?小心去了那边之后被作为珍惜生物给保护起来不让走……

    “尼玛真悠闲呐……”好不容易才放了个假的上条当麻趴在桌上一动不动,“明明是这样一个不科学的地方,却不会被我右手给影响到,看来这只手也不是万能的嘿……话说,你不是喜欢吃甜的么?别那么矜持啊。”

    他看向对面坐着的少女。

    常盘台两位lv5的大名如雷贯耳(在剧情里面两位都挺有名)(然而现实里面嘛……呵呵),一位是人气爆表的超电磁炮御坂美琴(人气高到有人只知炮姐而不知魔禁,甚至有人只知炮姐而不知黑子)(这便是连厨都不算的伪厨),另一位人气在魔禁圈内多少能看,在魔禁圈外基本没几个粉的……食蜂操祈。

    没错食蜂操祈和上条当麻坐在一块,看这架势应该是在约会。

    要说这两人的关系,那可比御坂美琴要深刻得多,而且发生的时间也要更早(食蜂:是我先的,明明是我先的),大致概括一下就是——食蜂操祈曾经有一段时间陷入绝望状态,想要删号重练(重置记忆),刚好这时候遇到了上条当麻,在经过一系列相处之后,她单方面感觉自己被拯救,对上条当麻的好感度疯涨,就快要触发cg剧情的时候,两人却遭到黑恶势力的袭击,上条当麻为了保护她,身受重伤,危急时刻,食蜂操祈利用自己的能力阻断上条的痛觉神经以达到麻醉效果,然而上条当麻的这条命是被她救下来了,却因为“路径损坏”而无法回忆起关于她的任何事,也无法写入新的关于她的记忆——怎么说着就感觉这家伙的大脑跟个硬盘一样呢!?

    说起来,这家伙的硬盘都被玩坏两次了啊!前一次还好,只是单独一个好感度max的妹子存档丢失而已,第二次更惨……第二次直接被格式化了。

    所以照理说,这家伙就算是和御坂美琴在一块都不会让人感觉意外,偏偏这家伙和食蜂操祈呆在一起——而且表现得很亲昵的样子,这就有点厉害了。

    具体发生了什么呢?这要从某个万恶之源-八云紫说起。

    八云紫本来并不是什么非常强大的存在——至少和神明比起来她没什么大不了的,仅仅是接触到了世界的规则而已,比她厉害的家伙一抓一大把,而前不久,她曾经搞出了一个计划——“异界战略”,也就是入侵魔法禁书目录的世界,为此,她先是到处拉拢援军,那些真正的大神也是一个个闲得无聊(或者也对入侵其他世界感兴趣)纷纷同意入伙,甚至她还拉拢了幻想乡所在世界的那个月夜见……要知道曾经发动过月面战争的八云紫,和月夜见之间的关系可不怎么好!

    结果她硬是以“提供八意永琳在幻想乡里的具体位置”为条件,得到了月夜见的一小部分力量——八意永琳对于月之都来说确实非常重要,月夜见虽然不知道这家伙要自己的力量去干什么,但为了把八意永琳找回来,欣然同意。

    然而月夜见并不知道,八云紫许诺的仅仅是“八意永琳在幻想乡里的位置”,而在她的计划中,一切成功之后,幻想乡便不复存在了,八意永琳肯定也会搬走……月之都的人注定竹篮打水,这也是之前她说“月夜见那个智障活该被坑”这句话的原因。

    然后后面的事就是之前发生过的了——八云紫在援军准备好之前,便迎来一个契机:御坂美琴因为克隆人的事而反常,唐轩仗着自己局外人不嫌话多,嘴贱把绝对能力者计划剧透给了初春饰利,这下子可就捅了马蜂窝,初春应援团一群怪叔叔那是一个暴怒啊——敢把我家初春大人给弄哭了,老子管你什么绝对能力者计划还是什么一方通行,全部揍飞!

    八云紫就在这时插手了,跟随一群人去到魔禁的世界帮助他们终止了那个智障计划,然后,由于诸神援军还没准备好,她便将事先准备好的龙神与月神的力量展现给亚雷斯塔,以学园都市为据点,提前做好了侵占这个世界的准备。

    等到诸神援军一来……后面的事也就不用说了,魔禁世界里面从头到尾都没什么存在感的“神明”一如既往还没来得及出场就被一群创世神级别的家伙一顿狠揍,最后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又是割地又是赔款,八云紫也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将自己需要的规则引入自己的原生世界,拯救了所有非科学种族,幻想乡正式宣布解散。

    ……所以这又和上条当麻的脑子有什么关系?

    很简单,由于魔禁世界成了众神的殖民地,大量异世界神涌入这里……于是某一天,女娲在魔禁世界里开店卖手办的时候,偶遇了硬盘坏过两次的上条当麻。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哎呀,小弟弟,你的状态看上去好像不怎么乐观呐……过来让姐姐我看看~”

    “嗯?这位大姐你有什么事吗?哎哎……你摸我脑袋干啥?”

    “哇啊好可怕,你的脑子到底经历过什么哦!?居然还能活到现在,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来,姐姐我帮你瞧瞧……”

    啪叽……

    “嗷嗷嗷!大姐你打我干啥!?”

    “行了,搞定……小弟弟你感觉怎么样?”

    “哎?什么怎么样?脑袋好疼……嗯!?”

    “……”

    “我、我想起来了?”

    “是吧是吧?”女娲两手叉腰,笑道,“姐姐我厉害吧?”

    当时上条当麻就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笑了一声,道:“噫!好了!我想起来了!”说着,往后一跤跌倒,牙关咬紧,不省人事。随行的土御门元春和蓝发耳环慌了,慌将几口开水灌了过来。他爬将起来,又拍着手大笑道:“噫!好!我tm想起来了!”笑着,不由分说,往手办店门外飞跑,把两人和女娲都吓了一跳。走出不多路,一脚踹在塘里,挣起来,发型都跌乱了,两手黄泥,淋淋漓漓一身的水。众人拉他不住,拍着笑着,一直走到街上去了。

    众人大眼望小眼,一齐道:“原来当麻他欢喜疯了。”蓝发耳环哭道:“怎生这样苦命的事!修好了一个甚么脑子(硬盘),就得了这个拙病!这一疯了,几时才得好?”土御门元春道:“昨晚开黑吃鸡还好好的,怎的就得了这样的病!却是如何是好?”

    店里走出伏羲:“我倒有一个主意,不知可以行得行不得?”众人问:“如何主意?”伏羲道:“当麻平日可有最怕的人?他只因欢喜狠了,痰涌上来,迷了心窍。如今只消他怕的这个人来打他一个嘴巴,说:‘这都是幻觉,吓不到你的。’他吃这一吓,把痰吐了出来,就明白了。”众人一齐拍手道:“这个主意好得紧,妙得紧!当麻怕的,莫过于他家的茵蒂克丝。好了!快寻茵蒂克丝来。她想是还不知道,在家里看番哩。”

    土御门元春飞奔去迎来茵蒂克丝,进店里见了蓝发耳环,蓝发耳环大哭着告诉了一番。茵蒂克丝诧异道:“难道这等没福?”便将平日的凶恶样子拿出来,卷一卷那白生生的衣袖,走上街去。

    来到街上,见上条当麻正在公共厕所门口站着,蓬头垢面,一身污泥,鞋都跑掉了一只,兀自拍着掌,口里叫道:“想起来了!想起来了!”茵蒂克丝凶神似的走到跟前,说道:“该死的畜生!你想起了甚么?”一个嘴巴打将去。

    ……以下略。

    以上↑

    这大概算是个纯治愈系的故事,而且还让作者猛然水了一波,最大功臣-女娲,如今还在魔禁世界里开店卖手办,而硬盘被修好了的上条当麻先生可算是功德圆满了,后来也不知道在哪儿偶遇食蜂操祈,两人辣椒水遇到芥末酱,当场剧烈反应,一拍即合,人群中茵蒂克丝突然就成了绿色。

    …………

    唐轩扛着一块巨大的布丁走过来“轰”一声砸在桌上,捶了捶肩膀,问道:“我咋记得情人节早tm过了呢?为啥最近这酒吧里全是脱团狗?话说上条先生你还记得我不?”

    食蜂操祈两眼放光地啃甜食去了,上条当麻眯着眼睛看着唐轩,老半天后才一拍脑门:“哦!有印象,你是那个送外卖的美团小哥,是吧?”

    美团……怎么说过一次之后还就被他给记住了呢!?唐轩眨眨眼睛,做了一个赞美太阳的姿势:“美团还行……实际上我可不是专职送外卖啊,瞧见没?这里是我的店,刚才你看到的那个11b是我家服务员,因为临时有事所以离开了……你脑子真的没问题了??”

    “……你脑子才有问题呢!”

    【未完待续】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