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奇特的门
    黄昏时,一架马车缓缓行驶在红松林边缘的官道上。爱看小?说   w w?w?.?ik?anxsw`com这马车并不华丽,拉马车的也只是普通的角马。唯一引人注目的是马车四周的骑士,还有车前面的旗帜,旗帜上面绣着刀与剑交叉的图案。

    “埃温,红林镇还没有到吗?”马车里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

    “主人,再有一个小时,我们应该就能抵达红林镇了。”马车前的胖子谄笑着说道。

    “还有一个小时吗?现在天色不早了,加快速度!”少年不容置疑的声音传来。

    “可是主人,你的身体……”埃温迟疑道。

    “照我说的去做!”少年道。

    “是!”埃{-爱-看-小-说-网-m-i-kan-xsw-com}
温连忙点头,他已经听出少年的不快。

    “加快速度!”埃温对少年说话时谦恭非常,但是在那些骑士面前却显得趾高气扬。他挥动手里的皮鞭,猛地抽在角马上,马车的速度陡增。保护着马车的六名骑士没有说话,不过他们的速度随着马车增加起来。

    “这鬼地方……”马车的窗帘被掀开,露出一个苍白的脸。那张脸的主人年纪不大,大约十七八岁,不过,他看起来非常虚弱。

    少年放下窗帘,轻轻靠在车厢内的鹅绒枕上,他眼睛微闭,额头却隐隐现出一个图案。良久,少年伸手往额头一抹,一道虚幻的迷你门出现在他的手中。他摊开手掌,那扇迷你门散发着银色的光芒,奇怪的是,那银色光芒只有三尺长短。

    “马克·西文,就是我现在的名字。”少年喃喃说道,眼中带着远超年龄的成熟。他看着手中的迷你门,眼中精光湛然。

    “我来到这个世界,并成为马克·西文,都是因为这道门。”马克·西文看着浮在手心的迷你门,嘴角扯出了一个笑容。忽然,他轻叹口气,眼神茫然起来。

    马克·西文想到这扇门的来历。

    两天之前,马克·西文还是地球上一家超大型集团的董事长,那时,他叫李东。九年前,李东在华夏神龙架发现了一座高九尺、宽五尺的石门。石门两道柱子上有龙盘凤舞,正面则刻着无限星辰。这石门也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成,异常沉重。李东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它偷偷的运回去。

    后来,李东组织人对石门进行了研究。按照研究人员的说法,这石门所用的材质不同于地球上任何一种元素。可是到底是什么元素,他们却研究不出来。最后,石门被放在了李东的庄园前。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天空上成千上万道雷电齐齐击中此门,巨大的能量爆发,将方圆数里炸成灰飞。

    当时,李东正在庄园内休息,他也没能逃过这一劫。

    李东还记得,死的时候,自己什么感觉都没有。等一觉醒来,他就变成了马克·西文。至于李东,那已经是个过去了。最诡异的是,那扇门竟然跟着李东的灵魂,进入了马克·西文的身体。李东猜测,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就是这扇门的功劳。

    “这扇门,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它会带我来这个世界?”

    马克·西文想了一会儿,颓然将迷你门收起来,现在还不是研究这扇门的时候。眼下,马克·西文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主人,前面就是红林镇了,你需要休息一下吗?”半个多小时后,埃温推开马车前面的小门,问马克·西文。

    马克·西文知道埃温的意思,他身体太弱了,能够撑下来这两个月的赶路已经是个奇迹。在路上,马克·西文还没有什么担心的,六个骑士会保证他的安全。可是到了红林镇,那些骑士便会离开,之后一切都要靠他和埃温了。

    “那就休息一下吧。”

    在距离红林镇几公里外的山丘处,马车停了下来。

    “男爵阁下,红林镇就在眼前,为什么要在这里停下?”负责护送马克·西文的骑士首领问道。

    “大胆,你是什么东西,敢跟主人这么说话!”埃温好像被针扎一样跳了起来,指着骑士首领的鼻子一顿大骂,“你只是西文家族最卑贱的仆人,只需要遵从主人的命令。什么时候,你竟敢质疑主人的命令了?如果是在帝都,这一句话就会要了你的命!”

    埃温的口水喷到骑士首领的脸上,高大的骑士首领竟然没有反驳,而是低下头颅。埃温见了,傲慢的抬起头。

    “这一次饶你一条狗命,你要记得埃温大人的恩情!”

    骂完骑士首领,埃温回到马车旁边,殷勤的伺候马克·西文。前后不过两三秒,埃温的脸色从傲慢到谦卑,变化的如此自然,这让马克·西文都非常吃惊。

    “这家伙,还真是个人才。”

    马克·西文在马车内休息时,目光却透过车窗,看着十几米外的那些骑士。那些骑士属于西文家族,他们是奉家族的命令来保护自己的。不过,自己和他们终究没有统属关系,因此他们对自己并不畏惧。

    此时,六个骑士凑在了一起,似乎在商量些什么。

    “埃温。”马克·西文喊道。

    “主人,你叫我?”埃温立刻凑了过来。

    马克·西文小声道:“等会你自己小心,刚才你骂了那个骑士,他可能会找机会报复你。”

    埃温不以为然道:“主人,这怎么可能?我可是你的仆人,他们不过是一些低级骑士,一些卑贱的家伙,哪有胆量报复我?”

    马克·西文微微摇头:“埃温,你要知道,我们现在可不比在家族的时候。我和你都没有多少实力,就算那些骑士报复你,我们也没有办法。”

    “主人你可是尊贵的魔法师……”埃温又要吹捧马克·西文。

    马克·西文苦笑着打断他:“行了,我算什么魔法师,不过是一个学徒而已。如果我真是魔法师,恐怕也不会到这里来。”

    “哼,要不是老主人失踪,西文家族又岂会轮到他们做主。等老主人回来,主人你一定要好好的告一状。那些人竟敢把你发配到红林镇,真是罪该万死!”埃温说起这个,就无法压制心里的愤怒。

    “好了,埃温,事到如今,再抱怨也没有用。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现实,并尽快适应。你以后不要再摆架子了,做人做事低调一些。还有,不要张口闭口就是卑贱、高贵,这个世界是要看实力的!”马克·西文轻声训斥道。

    “是,是……”埃温唯唯诺诺,也不知道是否听进去了。

    把埃温打发走,马克·西文思考起自己的未来。说到这个,又不得不提到西文家族的内部争斗。

    李东所附身的马克·西文是一个大家族的嫡系血脉,不久前,西文家族发生了重大变故,族长蒙德尔·西文意外失踪,蒙德尔的弟弟霍纳趁机夺权。霍纳实力不下于蒙德尔,但因为不是长子,无法继承家族。蒙德尔的失踪给了他梦寐以求的机会。

    夺权之后,霍纳立刻清洗蒙德尔一系,蒙德尔的子女不是被贬,就是远嫁。忠于蒙德尔的力量也被霍纳调走,敢反抗的,都被霍纳杀死。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西文家族就从上到下变了样子。

    马克·西文是蒙德尔的第十九个儿子,但是,他的结果却是蒙德尔子女中最好的几个。这不是因为霍纳对马克·西文手下留情,而是马克·西文本身太废柴。在霍纳眼中,马克·西文没有一点威胁,所以,霍纳把他发配到遥远的红林镇当领主。

    马克·西文的其他兄弟姐妹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那些修炼有成的兄弟被霍纳派到了战场,不出意外,他们的死讯很快就会传来。至于他的姐妹,都被霍纳做主,嫁给了平民。在这个世界,贵族和平民结合,是十分耻辱的事情。霍纳以这种方式,让蒙德尔一系彻底完蛋。

    “霍纳做的还真是彻底……”想到霍纳的所作所为,马克·西文没有怨恨,只有欣赏。前世的他白手起家,经历了无数次商战,最后把公司做大,他的手段,并不比霍纳温和。

    搞清楚了自己的处境,马克·西文又想到另外一件事情。

    这个世界,是个魔法师与战士统治的世界。在这里,实力比爵位、金钱更加重要。在这里,平民上升的渠道不是举荐,不是考试,也不是战功,而是成为强者。所有的政治,商业,文化,都是以强者为中心,都依附于强者。

    这样的世界,和马克·西文前世的世界大不一样,而且,要危险的多!

    “魔法和斗气吗?听起来很有意思。可是,为什么我这具身体是个废材?”

    马克·西文很是无奈,他这具身体有修炼魔法师的天赋,不过,这天赋显然不高。他从八岁开始修炼,到现在已经十年了,却连魔法师的门槛都没有迈进去。

    “十年时间,有五级魔法师做老师,还有海量的资源支撑,结果还是个魔法学徒。这资质,可不是一般的糟糕啊。”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