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通易谷
    望着韩立举手投足间将这处偏僻洞府区域内某处击出一个亩许大小的巨坑,并将举着的那块灵田置入后,骆均吐了一口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韩道友神力骇世,远超我的预料,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骆某佩服!”

    “骆道友谬赞了。爱看小说网   w?w?w?.?ik?a?n?x?s?w?`co?m既然测试完了,是否可以和在下说一下正事了?”听到对方的称赞之言,韩立却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咳!韩道友说笑了,骆某怎可能有此想法。对了,成为本宗客卿长老,其实并不需要做什么事,每年宗内都会下发五万灵石供奉及一些丹药,,以作为修炼之用。不过今年的丹药发放时机已过,也只^#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能等来年再领取了。这是你的令牌,里面有本宗地图和关于各峰的一些简单介绍,还有这是当年的供奉,共计八万灵石,多出来的三万是南宫峰主的一点心意。”骆均讪讪一笑后,话锋一转,同时从怀中取出了一面金灿灿的令牌和一个青色储物袋,递给了韩立。

    古韵月闻言,、脸露复杂之色的深望了韩立两眼,方才骆长老所说的,可是门内化神期长老才有的待遇。

    从韩立这一路上的种种表现来看,对方的确有这个资格。

    “多谢。不知望犀丹此药,宗门每年可会发放,或者可还有其他获取途径?”韩立称谢一声,将令牌和灵石一并接了过来,随口又问道。

    “哦,望犀丹宗内偶尔会下发,虽然疗伤效果卓著,但毕竟对精进修为没什么效用,还是会有人将其拿出在宗内坊市交易的,不过大都很快会被交换出去,不易得到的。”骆均熟悉之极的答道。

    “看来韩某也只能去碰碰运气了。”韩立若有所思的说道。

    骆均并没有在此逗留多久,再闲聊几句后,便带着古韵月与余梦寒离去了。

    接下去的时间里,韩立将洞府区域内的禁制悉数开启,随后带着柳乐儿在洞府内走了一圈,给其安排了一间卧室,让其好好休息一下后,便离开了洞府。

    一炷香时间后,韩立的身影出现在了距离出云峰数里外的一处山谷外。

    谷口处立着一道白石牌坊,上面镌刻着三个朱红大字“通易谷”,而在牌坊下方,一条宽广的青石大街沿着山谷走势,朝着谷内延伸而去。

    这座通易谷,正是此前骆均口中的宗内坊市,尚未进谷,耳畔就传来一阵世俗集市般的嘈杂吵闹之声。

    韩立在谷口略一停留后,便抬步朝前走去,当其来到牌坊下方时,谷内的情景便大半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里的街道大体成斜坡之势向上延伸,两侧市肆林立屋舍俨然,所有商铺也都依着山势而建,外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旌旗幌子,看起来就像世俗闹市一般。

    此刻正值午后时分,此处熙熙攘攘,人流如织,在各个商铺中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韩立随意的挑了间门楼看起来颇为气派的丹药商铺走了进去,结果不过片刻功夫,就又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继续朝着下一家商铺走去。

    一连走了五六家规模不小的丹药铺,却连一粒望犀丹的影子都没见着,只有在其中一家店铺中得知,最近收到的一枚此丹,还是在两个月前,并在上架当天便被人给换走了。

    结果耗费了小半日时间,韩立几乎走遍了大半个通易谷,却依然是一无所获。

    从一家小商铺出来后,韩立没有继续向山谷后方赶路,而是不紧不慢朝一处偏僻的角落走去,走到一半,忽然一个转身,朝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方向,冷冷的说道:

    “阁下从我进谷没多久就开始跟着在下转了半天,可是有什么指教?”

    “道友莫要动怒,误会,误会。”一声干笑从树后响起,一个穿灰色长袍的老者绕过树干,走到韩立面前。

    此人须眉洁白,面如童子,脸上神采奕奕,看起来倒有几分出尘气质。

    “误会?”韩立感受到对方的化神期修为,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白须老者面色不变,神态自若道:“在下高不吝,乃落霞峰长老,方才偶然间发现道友一直苦寻望犀丹,故而才跟随了几步。”

    “落霞峰?我没记错话,是宗内专司炼丹的那一脉吧。阁下这么说,难道是手上有望犀丹不成?”韩立眉头微挑,问道。

    “嘿嘿,在下手中的确还有一枚望犀丹,也有与人交易的意向,只是不知道友有没有在下需要的东西?”高不吝瞅了韩立腰间的储物袋一样,笑眯眯的说道。

    “不知高长老需要何物来交换?”韩立不动声色的问道。

    “不急,还不知道道友如何称呼?”高不吝没有急着开价,而是开口问道。

    “在下韩立,是出云峰的外门客卿。现在高长老能说说,需要何物来交换了吧?”韩立神色从容的问道。

    “出云峰外门客卿?道友神通了得,高某竟然看不出道友的修为境界!不过这都是小事。寒阴玄水、蓝晶鸣沙、天河星石,亦或是三千年份以上的兰陵花或墨香草……不知这几样材料之中,韩道友手上可有一二?只要任何一种,就可换取我手上这枚望犀丹。”高不吝一捻胡须,如此说道。

    “高长老莫不是开玩笑吧,这几样材料哪一种不是珍稀至极的天地灵材?若是阁下有这些东西,可愿意用来换取望犀丹?”韩立神色一沉,反问道。

    白须老者闻言一僵,当即面露讪讪之色,没有说话

    “道友还是说些切合实际的要求吧,不然韩某以灵石购买也成。”韩立继续说道。

    方才他虽然没什么收获,但也化整为零的将之前得到部分材料丹药出售,换了不少灵石,加上之前骆均给的,倒也有了一笔不小的家当,当然,之前得到那寥寥数枚极品灵石,并不在此之列。

    “好吧,既然韩道友都这么说了,那便以灵石来交易,权当与韩道友交个朋友了。一枚望犀丹,换取两枚极品灵石,如何?”高不吝略一沉吟,叹了口气道。

    “高长老,你未免狮子大开口了吧?即便望犀丹在这坊市之中罕有流出,但最高价格也不会超过六十万灵石的吧。”韩立眉头一皱,有些不悦的样子。

    “在下倒不觉得过分,毕竟这是在本宗坊市的价格,若是拿到外面交换拍卖,可是一价难求的。”高不吝不紧不慢的说道。

    “这样吧,韩某虽然没有你要的这些灵材,但手上还有些别的好东西,不知你感不感兴趣?”韩立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别的东西?韩道友,要是些寻常法宝之类的东西,就不必拿出来了,还是以灵石结算更方便一些。”高不吝笑了笑,说道。

    “青冥晶,万阴困灵阵阵图,魄阴芝,不知这些东西可算寻常?”韩立如此问道。

    这些东西都是从此前天鬼宗那名陆姓化神修士储物袋中所得之物,品阶不低,但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用。

    老者面露犹豫之色,半晌后才似乎有些勉为其难地说道:“前两样东西就算了,魄阴芝倒是有些用。不过年份起码得千年以上,外加三十万灵石,望犀丹就是道友的了。”

    韩立闻言,没有半点迟疑,转身拂袖而走。

    “韩道友,请留步!”

    高不吝见韩立突然转身离去,立即没了之前的淡定模样,连忙叫道。

    韩立当然也不是真的要走,向前走了几步,被他这么一叫,也就顺势停了下来,却没急着走回去,只是转过身站在原地看向老者。

    高不吝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前来,讪笑道:“韩道友莫急走啊,那价格还有的商量,只是不知,道友手中这株魄阴芝可否先给高某一观?”

    韩立也没多说什么,单手一翻转,一个半尺长的木匣出现在了手中,随后将匣盖打开了一丝缝隙。高不吝放出神念飞快的一扫,眉毛忍不住跳了一下,便立刻恢复了平静。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