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失窃
    出云峰山腰处,白云皑皑。爱?看 小说 ?网? ?  w?w?w?.?ik a n?xsw`com

    一名身穿月白长袍的青年弟子,正沿着山路拾阶而上。

    其一只脚抬起,正要跨上一节石阶,就觉眼前一花,接着整个人立在原地动弹不得,就连神识也变得模糊起来。

    接着其身旁人影一晃,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身影蓦然出现在那里,正是韩立。

    “将宗内藏经阁的情况,与我细说一二。”韩立双目闪动着蓝色异芒,盯着青年眼睛,带着一种诡异声音的缓缓说道。

    “藏经阁位于集圣峰上,分为内外两阁。外阁对所有弟子和长老均开放,而内阁则只允许内门弟子和长老进入…(:爱:看.:小说:网 m.I k a nxsw.CoM)
…”白袍弟子眼神涣散,如同木头人半的呆滞答道。

    听着这名弟子口中所述,韩立脸上神色未变,目中深处闪过一丝若有所思之色。

    作为一门重中之重的紧要所在,冷焰宗对藏经阁的管理自然是十分严密。

    平日里,宗门弟子和长老们换取典籍,不仅需要支付大量灵石,更是需要扣除宗门贡献点。

    宗门贡献点即是衡量门内弟子和长老对本宗的贡献程度,一般是通过完成宗门内下发的任务来获取的,任务越是艰巨,所能获得的贡献点也就越高,没有足够的时间积累,根本不可能拥有足够换取高阶功法和秘术的贡献点。

    因此少不得一些人剑走偏锋,另求他径。

    曾几何时,也有不少心怀不轨的散修,假借加入冷焰宗成为外门长老之机,偷偷潜入藏经阁偷取典籍,结果,无一例外的都被发现,下场自是凄惨无比。

    原因无他,就是藏经阁的防范措施太过严密,这些人根本无机可乘。

    据白袍弟子所说,阁内常年有炼虚长老驻守,并时时有人巡逻,日夜寒暑从不间断,除此之外,还有无数强大禁制,寻常修士根本难以接近。

    韩立在原地沉吟半晌,指在白袍弟子眉心的手指一收,身子如同鬼魅一般,刹那间从原地消失不见。

    那名白袍弟子抬了半天的脚掌,这时候才一下子踩了下去。

    他身子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稳住身形后,揉了揉有些发麻的小腿,茫然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后,有些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继续朝山上走去。

    约莫一炷香之后。

    韩立的身影出现在了集圣峰上,他站在一棵高大的苍翠古柏树下,遥遥望向远处一座两层高的八角攒尖阁楼。

    只见那阁楼高约九丈,共有八角八面,却只在正南方向开了一道大门。

    阁楼墙身屋顶之上,均镌刻有多种防雷御火的复杂符文。

    两队巡逻修士环绕在阁楼两侧,来回穿插,交替巡视。

    看了许久之后,韩立脸上露出些许若有所思的神色,身影一阵模糊,从原地消失不见。

    当年夜晚。

    冷焰宗深处一处山谷,此处坐落着一片青石大殿,周围不时走过一队队巡逻弟子,竟然足有七八队之多,领队之人都是化神修为,显然对这里极为重视。

    一个巡逻小队从山谷入口无声飞过,领队的一个青袍大汉似乎有些困倦,无声的打了个哈欠。

    就在此时,数十丈外,另一个巡逻小队飞了过来,朝着不同方向巡视而去。

    青袍大汉见此,不由得撇了撇嘴。

    天符堂虽然是冷焰宗重地,但安排如此之多的巡夜弟子,实在是小心过头。

    这里不仅位置隐秘,外面还有护宗大阵笼罩整个山门,哪里有人能潜入到这里。

    这些话,他自然不敢说出口,反而传音命令身后弟子小心警惕,正要朝谷内飞去。

    就在此刻,距离青衣大汉不远的一座殿堂内突然响起一声霹雳巨响,然后爆发出一片紫光电光,旋即立刻又恢复平静。

    青衣大汉一怔,似乎没反应过来。

    “什么人!”

    “不好,有人潜入天符堂!”

    大汉身后的那些巡夜弟子惊呼出声。

    青袍大汉此刻也反应了过来,大惊的飞扑而下,瞬间到了那座大殿之外。

    “什么人竟敢擅闯天符堂,快快束手就擒!”大汉爆喝一声,手中扣住一个法宝,一挥手,他身后的巡逻弟子立刻分散开来,将大殿围了起来。

    嗖嗖嗖!

    其他巡夜弟子也立刻飞射而至,七八个队伍,上百号人将大殿围的水泄不通,一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去。

    大殿内黑暗一片,没有丝毫动静。

    这里所有大殿都有禁制笼罩,神识无法探入其中。

    几个领队彼此对望一眼,都有些拿不定注意,是否要冲进去。

    他们身为巡夜弟子,是没有资格踏足这里的。

    “发生了什么事?”一道白光飞射而至,落在大殿之外,现出一个白发老者的身影。

    “范大师您来了,刚有人闯入天符堂!我们正要进去搜捕,不过按照规矩,我们没有资格进去。”一个领队走到老者身旁,飞快说道。

    “什么!一群蠢货,这时候还守什么规矩,愣着干什么,赶紧进去!”白发老者一听,立刻怒发冲冠的大吼一声,朝着大殿里冲去。

    几个队长见此,大半立刻跟上,不过也留了两个在外面。

    冲到大殿门口,白发老者一怔。

    正门大殿上的禁制竟然完好无损。

    老者心中奇怪,不过来不及多想,取出一个令牌形状的东西,一道白光从上面飞出,落在大门上。

    大门上一阵光芒闪烁,吱呀一声打开。

    几人立刻冲进大殿,白发老者挥手打出一道法诀。

    大殿各处立刻绽放出白光,将殿内照射的透亮。

    众人愕然,这个大殿里面陈设简单,只摆放了十几个白玉架子,一眼就能看透。

    这里竟然空无一人!地面上有几道焦黑的痕迹。

    “没人?难道已经逃掉了?”几个领队见此,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那青衣大汉也在殿中,眼睛瞪得滚圆,满是不可置信。

    出事时他就在大殿旁边,眼睛绝对没有离开过一瞬,那人是如何离开的?

    “啊!天影石!观月草!”那白发老者冲到一个白玉架子旁,脸色苍白,嘴唇颤抖。

    这些白玉架子每个上面都放满了材料,架子附近都有禁制笼罩,不过有两个玉架的禁制被破除,上面的材料少了不少。

    “流澜木,铁心羽!”老者又跑到另一个架子旁,捶胸顿足,痛心疾首之极。

    几个化神领队脸色也不好看。

    “给我追,发动所有巡夜弟子,一定要将这个偷盗之人给我抓住!”白发老者愤怒之极的跳脚大吼道。

    ……

    天符堂大批珍贵制符材料被盗,在冷焰宗掀起了轩然大波,无数巡夜弟子出动,搜寻那偷盗的贼人。

    抓贼行动从半夜一直闹腾到天明,到了后来,不少外门弟子也被叫醒,加入抓捕大军。

    结果整个灵焰山脉几乎被翻了一遍,却没有抓住盗贼的一点踪迹。

    此事很快惊动了宗门高层,一位擅长追踪的炼虚后期长老亲自来到天符堂,探查过后判断贼人是用一种雷电传送法阵逃离,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他也无法追踪。

    眼见炼虚后期长老都找不到那贼人,合体期太上长老却根本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去惊动的,天符堂的范大师这才悻悻收手,停止了抓捕行动。

    明面上的抓捕虽然结束,但宗内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放置此事不管。

    灵焰山脉周围的护宗大阵没有被侵入的痕迹,那人自然还是灵焰山脉中,冷焰宗暗地里派遣高手追寻。

    出了这等事情,冷焰宗内的各处防卫比平时更加严密了数倍不止。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