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脱身
    “小贼尔敢!”

    “胆敢偷阅我冷焰宗秘籍,受死!”

    白胖僧人与高瘦男子目眦欲裂,口中同时一声怒吼,前者翻手取出一块黄色玉牌,猛地一晃。i?kan xsw? w?ww.ikanxsw`com

    “嗤啦”

    玉牌表面射出一道黄芒,一闪即逝的落在黄色光罩上。

    光罩顿时从中间分裂,露出一道两丈左右的通道。

    二人身形飞射而出,扑向里面的那道人影。

    就在此时,人影忽的一抬手,口中诵咒,一指点出。

    一道黑光顿时从其指尖飞出,打在那中间的白色玉柱上。

    玉柱上的禁制符文顿时尽数亮起,黄±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0M
色光罩立刻光华大放,喷射出无数黄色霞光,闪电般卷中了两个身处半空的炼虚修士。

    二人顿时仿佛陷入了沼泽中一般,身体陡然沉重了百倍,抬一下手都极为困难。

    “不好,此阵被改动过了!”高瘦男子大惊道。

    “你究竟何人?怎会操控此处禁制?”白胖僧人面色阴沉,怒喝道。

    人影丝毫不理,神识飞快阅读玉简,两手则是不断掐诀,打在白色石柱上。

    黄色霞光立刻波动起来,以两个炼虚修士为中心旋转起来,形成两个黄色漩涡,死死将他们的身体禁锢住。

    两人怒吼连连,奋力挣扎,同时手中法宝光芒闪烁,打出一道道灰白光束和青色剑气,试图从黄色霞光中挣脱出来,不过任凭二人如何狂攻,也无法挣脱分毫。

    二人心中是又气又急,这黄霞禁制原本是为了对付外敌,如今不知怎么竟变生肘腋,反而成了困住自己的大麻烦。

    就在此刻,七八道身影从外面蜂拥而入,正是冲进来的几名化神期的巡逻队长。

    几人一看到里面的情况,更是目瞪口呆起来。

    不过他们很快反应过来,纷纷抬手祭出一件件法宝,朝着黄霞禁制打去,试图将其击破,救出两个炼虚修士。

    “住手,打不得!”白胖僧人脸色一变,惊呼道。

    不过已经迟了,七八道法宝轰击在黄霞上,黄霞立刻震颤起来。

    但就在同时,黄霞上泛起一个个磨盘大小的鼓包。

    “噗噗”几声,七八条触手般的霞光闪电般飞射而出,卷住了几人,然后猛地缩回,将其拖进了霞光之中。

    几人修为不如两名炼虚修士,如今被霞光笼罩更是丝毫动弹不得了。

    “该死!”白胖僧人怒吼。

    “你们可通知了宗门此地的情况?”高瘦男子对那几个巡逻队长道。

    “已经……通知……”那几个化神队长张嘴都很困难,艰难的说道。

    两个炼虚修士闻言,脸色一松,转头看向那道人影。

    人影还在不断的破开石柜禁制,飞快阅读柜子上的一块块玉简,速度极快,这片刻功夫,已把内阁典籍看了大半的样子。

    二人虽然心中焦急万分,不过在场所有人都被黄霞禁制困住,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点办法也没有。

    “何人如此大胆!”

    就在此刻,一声打雷般的怒吼从外面传来,排山倒海而来,整个大殿空气剧烈震颤起来,黄色霞光也被吼声撼动。

    黄霞禁制中的十几人双耳嗡嗡直响,脸色被震得苍白,不过神情却是大喜。

    正站在某个石柜前的人影动作一僵,朝着外面看了一眼,随即眉心竖目黑光大放。

    咻咻咻!

    数道乌光飞射而出,将还没有来得及阅读的三个石柜的禁制同时击碎。

    轰!

    一个赤色人影从大门飞射而来,却是一个红发大汉。

    此人身高足有两丈,雄壮的仿佛一尊铁塔,身穿一件赤红法袍,上面燃烧着熊熊火焰,整个大殿瞬间陷入可怖高温中。

    庞大威压从大汉身上散发开来,赫然是一个合体期大能。

    “贼子,纳命来!”

    红发大汉目光一扫,看向人影,眼睛仿佛在燃烧,口中发出一声怒吼。

    他单手一抓,一柄燃烧的巨剑飞射而出,一晃化为数十丈大小,带着开山裂海的气势斩在黄色护罩之上。

    大片黄色霞光浮现而出,朝着巨剑迎去,试图抵挡,不过还没碰到巨剑,便被剑身的火焰燃烧撕裂。

    “喀啦”

    火焰巨剑狠狠斩在黄色护罩上,护罩立刻浮现出无数裂纹,但没有彻底破碎,挡下了这一击。

    就在此时,人影单手一挥,发出一股吸力。

    三个石柜上的玉简立刻飞射而来,稳稳的落在此人手中,被其翻手收起。

    红发大汉眼见此景,勃然大怒,手中掐诀,火焰巨剑陡然涨大了一倍,腾起数丈高的火焰。

    黄色护罩“砰”的一声,彻底碎裂。

    那两个炼虚修士和一众化神修士只觉身形一松,终于恢复了自由。

    火焰巨剑微微一顿,继续朝着黑色人影劈斩而下。

    人影猛地抬头,眉心竖目光芒大盛,里面浮现出无数黑色符文,一道粗大乌光从中飞射而出,打在巨剑上。

    “砰”的一声,乌光爆裂开来!

    巨剑上的火焰猛地一顿,消散大半,同时周围空间泛起道道涟漪,使得巨剑停在了半空,无法落下。

    “破灭法目!”红发大汉一惊。

    人影两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体表陡然浮现出大片紫色电光,猛地扩散开来,以自己为中心化为一个雷电法阵,法阵内光芒大盛,发出霹雳巨响,使得人影有些模糊起来。

    “哪里跑!”

    红发大汉发出一声狂怒,巨剑上的火焰再次腾起,剑身一颤,突然一分为二。

    一道和巨剑大小相仿的火焰剑影陡然斩下,速度竟比火焰巨剑快了数倍,劈在雷电法阵上。

    “轰”的一声巨响,刺目之极的红光爆裂开来,一股狂暴气流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两个炼虚修士身躯大震,朝着后面连退几步才站稳身体,那七八个化神巡逻队长更是双膝一软的直接跪下,周身护体灵光狂颤,根本无法站立了。

    红光飘散开来,地面被斩出一道深深深痕,不过那个黑色人影却已经消失。

    所有人脸色一变,面面相觑之下,朝着红发大汉看去。

    红发大汉脸色铁青,双目中怒火升腾。

    此时此刻,韩立的洞府密室中央处。

    地面上刻画着一个紫色大阵,丝丝电芒在大阵中流传,韩立双目紧闭,盘膝坐在大阵旁。

    紫色大阵陡然光芒一亮,散发出耀眼的电光,一声霹雳巨响,一个被黑气包裹的人影在里面浮现而出。

    韩立双目骤然睁开,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挥手打出一道法诀。

    黑色人影身周黑气飞快消散,露出一个通体银光灿灿的甲士,双目木然,却是一个符兵。

    银色甲士此刻半边身体毁坏,身上气息奄奄,已经近乎崩溃的样子。

    韩立单手一招,二三十块玉简从甲士身上飞射而出,落在其手中。

    他将这些玉简一收,然后伸手一指点在甲士眉心。

    只见其眉心处黑光一闪,一个鸡蛋大小的黑色圆珠从里面飞了出来,里面有一股银色气流缓缓流动。

    与此同时,甲士身上光芒一闪,形体崩溃,化为一张残缺银色符箓和一张紫色符箓,同时飘落。

    这银色符箓正是甲元符,紫色符箓则是太一化清符,正是韩立前几日偷偷潜入天符堂,盗取里面的材料炼制而成的。

    可惜这甲元符受损太大,已经无法再用了。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