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柳暗花明
    韩立单手一扬的两张符箓收起,随后盘膝坐了下来,用两根手指夹着黑色圆珠贴在了眉心处。? ? 爱看? 小说网  w?w?w?.?ik a?n?xsw`com

    圆球中的银色烟气顿时一缕缕的从珠身中飞出,依次在其眉心处略一盘绕后,便没入其中。

    那些银色烟气细看之下,赫然是无数比蚊蝇还要细小的小字,正是先前甲元符傀儡在藏经阁所窥视到的那些功法秘术典籍,也是整个冷焰宗这么多年来的积累。

    这么多内容,即便以韩立的强大神魂之力,一下子全部吸收也是完全不可能的。

    不过他也不急,有的是时间慢慢研究。

    时间一点点过去,韩立始终静坐不动,就(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这么坐了三天三夜。

    直至第四天的清晨,他才缓缓睁开眼睛,眉头微皱。

    这些典籍虽然有的颇为精妙,有些奇思妙想让他也忍不住赞叹,不过对现在的他来说,都没有什么用。

    韩立摇了摇头,将黑色圆珠收起后,袖袍一抖,地上出现了三四十枚玉简,正是甲元傀儡最后关头取走的那些。

    他目光在这些玉简上徐徐扫过,神情有些复杂,希望能在这些玉简中找到对他有用的东西吧。

    如此想着,韩立拿起一枚玉简,神识渐渐探入其中。

    如此又过了整整一天。

    当韩立的神识从最后一枚玉简中抽离时,眼中毫不掩饰的露出了失望之色。

    这三四十枚玉简里大多记载了一些高深玄奥的功法,不过还是没有对如今的他有用的东西。

    韩立苦笑一声,自己费尽周折从冷焰宗弄来这么多典籍,几乎惊动了整个宗门,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他摇了摇头,袖袍一抚,准备将这些玉简尽数毁去。

    虽然他刚刚检查过了,上面应该没有留下什么可以追踪的禁制,但这灵寰界有先天紫气这种稀奇古怪之物,难保不会有什么连自己都无法发现的手段,还是毁掉的好。

    “咦!”韩立忽的一怔。

    三十余枚玉简化为了一堆齑粉,但其中一枚看似普通的淡黄色玉简竟然完好无损。

    他略一沉吟,好奇的拿起这玉简,凑到眼前仔细端详起来。

    刚刚这轻描淡写的一抚,就是一块精铁也碎了,这小小一枚玉简竟然一点没事。

    不过玉简并没有出奇的地方,只是寻常玉石制作,里面记载的内容他也看过了,只是一门适合炼虚期修炼的炼体功法罢了。

    韩立看着黄色玉简,手指微微用力一捏。

    黄色玉简表面忽的浮现出一层星辰般的淡淡光辉,抵挡住了他的力道。

    他眼睛微亮,停下了手,那星光顿时也随之消失。

    此物上果然另有玄妙!

    他能感应到,那星光并不是用来追踪的禁制。

    韩立看着手中玉简,心念一动,神识再次探入其中。

    此物上另有玄妙,里面记载的功法可能非同凡响,他之前或许是没有发现。

    结果,他将里面的功法内容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三四遍,甚至还尝试修炼了一下,结果还是没有发现什么隐藏的东西。

    “难道是我想多了……”

    韩立喃喃自语,又有些不死心,眉心晶光一闪,一股庞大神识飞射而出,包裹住了玉简,一寸一寸再次仔细探查起来。

    就在此刻,玉简上的星光再次浮现,散发出一股吞噬之力,竟将其神识源源不断吞噬了进去。

    紧接着,玉简表面浮现出一点金光。

    韩立先是大吃一惊,但继而又是一喜,没有收回神识,任凭玉简吞噬。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脸色渐渐骇然起来。

    玉简仿佛一个无底洞,已经将他的神识之力吞噬了将近五分之一,并且还不满足的样子,而那点金光,也变成了蚕豆大小。

    他现在神识受损,只剩巅峰时期的一成左右,但由于修炼的功法缘故,比起寻常仙人也不遑多让,这玉简竟然吞噬了这么多神识之力。

    虽然之后免不得要花费不少时间来恢复,但他只是略一考虑,便继续仍其吞噬起来。

    片刻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随着玉简上的金光越来越多,并充斥整块玉简后,逐渐形成了一个北斗七星的金色图案。

    而此时,玉简散发出的吞噬之力也突然终止。

    韩立松了口气,大喜过望的拿起全新的玉简,神识再次探入其中,不由得眼睛一瞪。

    玉简里的内容,此刻也赫然改变,原先的无数黄色小字消失,浮现出大片金色字体。

    “这……”韩立一怔,连忙飞快阅读起来。

    足足过了一刻钟,他才抬起头,眼中满是喜色。

    玉简中金色小字记载的是一门炼体秘法,名为“小北斗星元功”。

    据冷焰老祖留在其中的信息所述,此功法并非灵寰界所有,而是地地道道的仙界功法,乃是老祖飞升后特意找来,传到了下界。

    值得注意的是,此法修炼时依靠的不是天地灵力,而是通过凝聚星光之力入体,淬炼肉身。

    整部功法分为七层,每练成一层,便能凝聚出一个玄窍,七层圆满便能凝聚出七大玄窍,练成真极之躯,修成传说中的玄仙。

    他此刻元婴变异,无法利用天地灵气修炼,但是星光之力或许可以一试的。

    不过冷焰老祖在最后特别点出,以星光之力淬体,时时刻刻要遭受星光刺体的莫大痛苦。

    且此功非正统功法,能大幅强化肉身,却无法通过此功来增进法力修为,不是想置死地而后生者,就不妄想修炼此功法,修成后也只能走远比普通仙人更加艰难的玄仙之路了。

    最重要的,修炼此功不仅本身需要一定强横肉身为基础,还要以强大神识来牵引星光之力入体,故而神识不够强大之人,同样无法修炼此功法。

    而冷焰老祖当初从仙界传下此功法的时候,便在玉简上设定了特殊禁制,只有拥有足够神识的人才能破解看到小北斗星元功的功法。

    韩立握紧了玉简,心中微微兴奋,颇有种柳暗花明之感。

    这小北斗星元功仿佛为他量身定做一般,虽然玉简上说修炼起来痛苦异常,不过他也没有丝毫犹豫。

    不过就在此刻,手中的玉简忽的碎裂开来,化为一团刺目金光。

    韩立见此,瞳孔一缩,抬头望去。

    金光悬浮在半空,微一扭曲,幻化出一个金色身影,却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方正面孔,脸颊微有虬须,给人一种堂堂之气。

    韩立心中一惊,眼前这人他在宗内见过画像,正是那冷焰老祖!

    “好!好!好!我的一番心血总算没有白费,终于有人可以破解此禁制了!你是哪一峰弟子?叫什么名字?”冷焰老祖看向韩立,含笑问道。

    “在下……”韩立心中念头急转,打算先糊弄过去。

    眼前这人显然是那老祖留下神识所化分身,但是也给了他不小的压迫感,恐怕战力非同小可。

    “咦!”冷焰老祖忽的轻咦一声,打断了韩立的话,目光上下打量韩立,眼神骤然一冷,问道:

    “你的身上怎么没有半分本宗功法气息?莫非不是内门嫡传弟子?”冷焰老祖眼神冷了几分,问道。

    “启禀老祖,在下是最近刚刚加入宗门的客卿长老,还没有来得及修炼宗门任何功法。”韩立心中眉头一皱,表面却连忙说道。

    “客卿长老?一个外门长老怎么会拿到小北斗星元功的玉简?”冷焰老祖冷声喝问。

    韩立不禁一时语塞。

    冷焰老祖目光一转,看向韩立脚下。

    那里有一堆晶莹的粉末。

    韩立见此,脸上神色如常,心中却是暗呼一声糟糕。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