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是凶手
    张亦驰闻到了非常浓郁的血腥味,那股气味吸入鼻子,充斥在整个胸腔里的感觉非常难受,逼迫着他睁开了有些沉重的双眼。ikanxsw w?w w?. i?ka?n?x?s w `c?om

    此刻的张亦驰正仰面躺倒,起来时他先双手撑在了地面上,然后逐渐用力,很快他的身子从躺着变成了坐着。

    当他坐起来后,那有些发懵的脑子总算清醒些了,同时朦胧的双眼也摆脱了半睁不睁的状态。在张亦驰定睛打量自己前方时,像是掉入冰窖般刺骨的感觉顷刻间遍及全身。

    他嘴巴张开,喉结向上挪动几分,分明是要发出尖叫。然而还没等他发出凄厉的声音,他的后脑勺就因为他向后退去而磕在了身后茶几的&爱 ̄_看 ̄_小说&&网 m.ikanxsw.CoM
桌角上。

    “嘶……”尖叫声变为了低沉的呻吟,顾不得再度看向前方那个令人心悸的东西,张亦驰皱紧眉头,表情痛苦,一手捂着后脑勺瘫倒在地。

    缓了一分钟后,痛感渐渐消失,张亦驰大口喘着粗气清醒多了。

    “这是什么情况……”他挣扎着爬起来后喃喃自语道。他前方那个东西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让他呼吸急促,不敢直视。

    【恭喜你被挑选成为轮回者。

    你将在这个乐园里经历形形色色的世界。

    现在,你所处的地方是一场凶杀案的现场。你是凶手,你要做的是洗清一切犯罪嫌疑,在七天内避免警察找到可以直接定罪的证据。

    成功,回到原来的世界。失败,在这个陌生世界里的监狱中度过余生。

    本次轮回世界难度评级为:C】

    在张亦驰站稳时,这陌生客厅里突然开始回荡起了毫无感情难以分辨男女的冰冷声音。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因而追寻不到来源。

    “什么鬼?!谁在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张亦驰左右张望,同时还猛烈的锤击了一下墙壁,然而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但越真实也就越玄乎,“谁给你们权利这么做的?”

    他的话无人应答。

    他满是忌惮地瞥了一眼前方地面上的东西,打算离开这个诡异的客厅。这时,客厅的座机电话吸引了他的注意。

    张亦驰突然灵光一闪,旋即对着这空旷的客厅说道:“玩够了没有?我不想参加什么整蛊节目。要是你们再不出来,我就打电话报警了。”

    压根没有人回答。

    于是张亦驰果断地拨打了110:“别后悔。”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从电话里听到这句话时,张亦驰先是难以置信地看了看输入的电话号码。

    110。

    没有输错!

    接着火警、急救电话等等都打了一次,无一例外,空号。

    “这也是道具,没错吧?”张亦驰自言自语道,就在他放下电话抬起头时,他看到了正对着他的玻璃中隐约映出的身影。

    看到那身影时,他心里一凉,不安感迅速升腾而起。他此刻也顾不得客厅里其他诡异的东西,直接走进了一边的卫生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是卫生间,总之他对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熟悉起来了。

    在卫生间中,张亦驰冲到了洗漱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大惊失色。

    “这怎么可能?!”那镜子里的人的确是他,但并不是现在的他。他明明已经二十五岁了,经历了社会的洗礼,沧桑许多,可镜子里的自己却还是十七八岁的稚嫩模样!

    他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卫生间,靠在墙上看着倒在客厅地上的东西。

    那是一具尸体。

    尸体身下是一片暗红的血液,有的血液呈放射状,桌子上、椅子上,就连墙壁都被不同程度地溅射出了血迹。

    张亦驰咽了咽口水,喘着粗气,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向他说明他真的被一个不知名的鬼东西弄进了未知的世界。而倒在客厅里,头发竖立起来,身上有多处刀伤,身旁还有一把被染红,不出意外是凶器的菜刀的……

    真是尸体。

    瞬间虚脱的他靠在了墙上,回忆开了刚刚客厅里响起的话……

    【……现在,你所处的地方是一场凶杀案的现场。你是凶手,你要做的是洗清一切犯罪嫌疑,在七天内避免警察找到可以直接定罪的证据。

    成功,回到原来的世界。失败,在这个陌生世界里的监狱中度过余生……】

    “这是一场游戏么。”张亦驰双手抱头,眉头皱紧,白皙的脸因为受惊而显得更加苍白。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张亦驰的脑海里掀起了风暴。

    最终,他抬起了头。他决定先过去查探一下尸体的情况。或许这只是恶作剧罢了,说不准一会儿那个尸体就会站起来给他挤出一个欠揍的笑脸说:整蛊结束,合作愉快。

    如果真这样,张亦驰肯定会上去把他揍个半死。

    因为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尽管他实际上已经觉得那具尸体是真的了,但他还是心存一些幻想,用这幻想来保证自己不崩溃。

    没走向尸体之前他先注意到了自己左手腕的自动机械手表,手表的玻璃镜面已经破碎,指针也全部停止不动。他左手的手背有擦伤,开始不注意还好,现在一看到那伤口,火辣辣的痛感就又传来了。

    “手表应该是我和那人打斗时破损的,那么指针最后指着的时间应该很接近那人的死亡时间。”张亦驰看向手表的指针,手表上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三十分。这时他突然一惊,没想到自己潜意识里已经认定那真是尸体并开始分析了……他摇了摇头看向了沙发正上方挂着的钟表,钟表显示的时间是六点零七分,“距离他死亡已经过去快四个小时……”

    在知道了时间后,张亦驰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挪动着身子靠近了尸体。

    他先是伸脚试探性地踢了踢尸体的腿部,尸体那副模样,根本不像是化妆画出来的,再加上空气中的血腥气味……张亦驰在现实世界里的职业只是图书管理员,和其他人一样天生畏惧同类生物的尸体。他忍不住干呕了几下,还是后退了几步,和尸体保持了三四米的距离。

    这时,防盗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以及带有地方口音交谈甚欢的声音。张亦驰身体绷紧,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静静听着外面的响动。

    他脑海里的记忆开始散出,他这才想起,他这具身体原主人家隔壁正在装修,这些装修工人每天也基本是晚上六点结束装修。

    那声音过了一阵就没有了,想必是装修工人已经下楼。

    松了一口气的张亦驰这次拖着疲惫的身子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他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那具尸体。

    虽然现在是五月,六点钟天还没有彻底黑下去,但逐渐黯淡的天空已经无法为客厅里提供多少光亮。有点幽暗的客厅再加上那具尸体……张亦驰果断把灯打开了。

    可一想到今天夜里就要和尸体睡在一间屋子里,他就后背发凉,毛骨悚然,全然没有了一丝睡意。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