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开始
    行进了大概半个小时,大家都很有精神,而且对此极其感兴趣,所以走的很快,在这里已经可以见到一些小动物了。爱?看 小说 ?网? ?  w?w?w?.?ik a n?xsw`com偶尔树上窜过一只看得到背影的猴子,都能引来阵阵惊呼。

    其实是挺不错的一次郊游,可惜莫测他们都知道,园长安排他们来这里,就一定没什么好事情发生。

    “诶!那里有只兔子!“

    “嘘!安静点!小心惊动了它!“

    “嘿,要是你们不提醒,这黑不溜秋的我倒也看不到。“

    如今只是前路被一只小兔子挡住,众人就已经忍不住沸腾起来了。个个摩拳擦掌自告奋勇要拿弩射死它。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最后几个贺云的好友全力推崇贺云,于是他首当其冲,要来露一手了。贺云显然很喜欢这种备受瞩目的感觉,他心里给自己鼓了鼓劲,一定要好好表现一下。

    其他人全部屏息凝神,有的看着贺云架起弩对准兔子,有的看着即将要落宰的兔子拿出了相机。

    贺云手心渗出了一些汗,汗不是很多,但让他觉得手上的弩有点湿滑,瞄准了几十秒后他放下了弩,腾出手往裤子上擦了擦。

    “噫……“

    人群中传来嘘声。

    几名贺云的好友瞪了一眼,人群又安静了下来。贺云闭上眼让自己冷静一些,随即睁开眼瞄准了那蹲在树边好似在吃草的兔子,几秒钟后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直觉,这种直觉告诉他,这一箭射出,必中。

    贺云等的就是这个感觉到来,指头缓缓向着扳机挪去。

    “啊!“

    一声大叫响起,让神经高度紧绷的贺云下意识扣动了扳机,一支箭径直射出,射在了兔子之前所处的位置,而兔子因为刚刚有人叫嚷,惊动了后立刻蹿个没影儿了。

    “唉!“

    一阵叹气传来,贺云差点就要把弩机直接摔在地上,他看向刚刚声音的来源处,居然就是刚刚那个喋喋不休缠着自己的人!

    “sorry,我太激动了,你刚刚的架弩姿势是我见过最专业的,我甚至在那里面感受到了小时候我妈妈做的蛋炒饭的味道。诶?感觉这句话不太对。你等等。“莫测咳嗽了一声,整装待发,“我太激动了,你刚刚的架弩姿势是我见过最专--“

    “没完没了?!“贺云一把拽住了莫测的衣领。

    其他人连忙过来拉架:“都一起出来玩的,别生气别生气。“

    “哼!“贺云松开了莫测,被人拽到了一边,但他愤怒的目光却是没有从莫测身上移开过。

    莫测吹着口哨整着衣领:“别的东西都可以退让,但你不让我把话说完就很糟心了。我这个人就爱说话啊,心里有那么多话不说出来那还不得憋成抑郁症?“

    “行了莫测。“张亦弛叫道。

    “旅途无聊,找点趣。“莫测耸耸肩,“另外救一只小兔子,我感觉我很棒棒,以此写一篇一千字的作文感觉毫无压力。(如果你们想看的话,有机会我就贴出来莫测写的有关兔子的作文)“

    “贺哥,咱们还往上走吗?咱都近来半个小时了,要是再走那她们得这下面等多长时间啊。“

    “行了,就这块找吧,能找到就打,找不到就下去。“贺云一脸不爽,“本来今天可以吃烤兔子的,就让那货给搅和了。诶那人叫啥?谁带来的?以后拉黑名单吧,出来玩叫这种人就是白坏自己好心情。“

    那边几人在附和着贺云。

    “莫测,为什么要吵架呢?“张亦弛靠在一棵树边,“跟他们产生隔阂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减少‘负重‘嘛。“莫测说了一句别人不太能听得懂的话,“行了,让他们继续找这儿打猎吧,咱们准备下山。现在关系闹这么僵,他们不会拒绝我们下山的。“

    “你是想摆脱他们?“莱泽因道出莫测的真正打算。

    “是啊。“莫测看着一边明显和他们分成了两拨的人,“园长说了任务是生存七天,那么你们不觉得咱们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是件很古怪的事情吗?“

    “然后呢?“张亦弛问。

    莫测打了个哈欠:“这说明危机不是开始就会出现,它会在我们最安逸的时候降临,进而波及全球。“

    “既然全球都会有危机,那么我们待在哪里应该都一样。“莱泽因满不在乎的说道。

    “不,现在就得下山,把中巴掌握在我们手里。“莫测摇了摇头,“如果危机出自于我们自身,类似于丧尸,那我们就远离城市。如果危机是外面的,那就抱团取暖,进入城市。“

    “那如何确定危机来及内部还是外部呢?“张亦弛又问道。

    “啊!“

    这时一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当他们转过身看过去时才发现是一只猴子从树上跳了下来两条腿别住了一个男子,然后用手疯狂地抓挠那个人的面部。

    有的人连忙过去想要把那只猴子扯下来,然而猴子也很敏捷,死死缠着那个男子,别人一时也不好弄下来。

    “哝,外界。“莫测说道。

    “救命啊!“短短几秒后,男子满脸鲜血,惨叫声不时响起。

    这下周围的男人也是手足无措起来,贺云大喝一声,喝退了其他人,然后自己架起了弩机,对准了那个男子。

    “别冲动!射歪就完啦!“

    “妈呀!这是什么情况?“

    “贺哥快点!那人要被抓死了!“

    叫嚷声不绝于耳,贺云烦躁地咬着牙,脑门上满是汗珠,他强迫自己全神贯注地去瞄准那胡乱移动的猴子。

    先前不动的兔子都对他来说有些难度,现在对付的是移动的东西,命中率更是难以预料。可他已经没有时间去迟疑了,他再不出手,这场郊游就要变成一场惨案了!

    “该死的畜生!“他吼了出来,一支弩机射出,噗嗤一声贯穿了什么东西。

    “啊!“男子惨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

    所有人赶忙涌上前去,皆是松了口气。贺云的那一箭成功击中了猴子,但是猴子被射出去的时候强大的力量也使得它稍带着扯下了男子的一块脸皮。

    贺云舒了口气,瘫倒在地。刚刚男子发出叫声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射中了人,要是那样的话,不止这次郊游,他自己也都要完了。

    其他人七手八脚的找东西包住了血流不止的伤口。

    “成了,赶快下山,回市里找医院打疫苗,小心感染了。“贺云休息了不到十秒钟就又站了起来。

    “这么残暴的猴子……“莱泽因咽了咽口水,眼里满是好奇。

    “看来……“莫测嘴角慢慢上扬,丝毫没有畏惧,“游戏就要开始了。“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