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等待
    贺云开着车走了,顺着北面渐渐远去,可其他人还是得继续该干嘛干嘛,中午饭一直没吃,硬是熬到了下午快两点钟,所有人都饥肠辘辘。?  ?爱看小说网   w?w?w?.ikanxsw`com贺云之前的战利品猴子被几个男人拿到了河边去处理,他们打算吃猴子的肉还有猴脑。这种东西一般人可是没吃过,现在有这个机会,所有人都垂涎三尺。

    其他的食物就是自备的了,有得热一下的生食也有速食食品。又忙碌了二十分钟,鲜红却又恶心的猴脑端山了野餐的桌子上。

    食用猴脑多以生食,吃猴脑的餐桌中间开一洞,其大小恰好可穿进猴头。待猴头伸出桌面时,将活猴的头骨击出洞,再淋上热油,用银勺挖出脑髓,即(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可食用。此时猴子尚未死去,哀嚎之声,撕心裂肺。(摘自百科)

    但这猴子已死,人们是直接把头骨凿烂往出弄东西。

    开始说起来大家都很好奇,所以也有吃的念想,不过现在看到那团东西后就再也没有一点胃口了。放着正常的食物不吃非要吃那种口味一定怪异的东西,对他们而言,一定是有病。

    最终,猴脑被放置在那里一直没有人去动。反倒是猴子肉被很多人争抢。虽然肉不多,但也就二十号人,怎么说也能分到一口。

    莫测他们没有动。刚刚发狂主动攻击人的猴子的肉,目前还不清楚这猴子攻击人是园长意志作祟还是有了什么病毒,胡乱吃下去太冒险。

    于是其他被拿过来的诸如水果啊零食啊他们没少吃,还有放在锅里热的饺子也吃了不少。其实车上还备了不少烤肉,不过那玩意儿大家一致认为晚上的时候吃比较有感觉。

    边在这惬意的时候吃美食边聊着琐碎的事情,吃的倒也慢。一个小时后才陆陆续续吃完,吃完郑江的老婆主动挑起清理的活儿,带着几个人去打扫乱糟糟的现场了。其他人要么在附近拍照片,要么趟在草丛上,闻着大自然独特的气息,享受日光沐浴。

    五名轮回者再次坐在了一起,进行不为人知的秘密商讨。

    “我刚刚去问了,没人认识回市区的路线,听说贺云是来过几次,而且用手机上下载好的导航过来的。”梨花说道。她是女孩子,向其他人问消息会更方便点,而且事实证明,女孩子去问获得的消息要比男的去问详细不少。

    “那就意味着我们被困在这儿咯?”莱泽因盘膝而坐,一手撑着下巴问道。

    “嗯……我总感觉危险会在今天夜里爆发。”张亦驰一直有着强烈的不安。

    郑江叼着一支烟,吞云吐雾:“嘶,那啷个整?”

    “办法一,等待贺云回来,一起坐中巴离开。办法二,现在以去周围溜儿一圈的名义离开这里,尽早对周围进行勘探,徒步回去。”莫测给出几条路,“哦还有第三条,那就是一直待在这里等待危机爆发,类似于动物变成丧尸的那种,来一个糊一个熊脸,来两个踹飞一双。”

    “我选择办法一。”郑江毫不犹豫地说道。

    徒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至于在干脆在森林里应对危机?先前莫测他们已经分析过了,很有可能是动物暴动,开始大范围攻击人类。在这种极其不利的地形对抗无数动物?就算只是来一群会挠人的猴子那也不好对付吧。

    “我听你们的。”梨花倒是一直很听从张亦驰他们这些资深轮回者的安排。

    这无疑是明智的选择,毕竟谁也不想死,资深轮回者经验十足,做出的分析和选择在安全性和可行性上都要比一个新人只为自己想的办法好得多。

    “你俩呢?”莫测扬了扬下巴。

    “留在这里蛮不错,感觉像水果忍者,到时候一定很好玩!”莱泽因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说道。

    郑江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至此彻底肯定莱泽因就是个神经病了。

    “徒步找路更难,万一没找到路反而自己迷失在森林里,我并不认为有什么可能性坚持对抗无数动物七天。”张亦驰道,“如果那个伤者问题不大,在山上的诊所就能处理好,那么两个小时后贺云就能回来,就算贺云把他送回市里,来回最多八个小时,也就是晚上八九点的时候肯定会回来,这个时候我们撤,我想也不迟。”

    “那这样吧。”莫测又提到一个很有想法的创意,“三个办法一起用。我们先等贺云,等不到再找出路,找不出出路再玩水果忍者。如果三个法子都接连用上了还个死,那也没办法了,认栽呗。”

    “好。”张亦驰点点头,觉得莫测的这个想法不错,每个方法都没有漏过,这下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所有人都认同了莫测的办法,于是他们也不打算现在就走了,继续在这里待着。莫测和莱泽因这种没心没肺的,哪怕已知危险临近,但还是悠闲地游山玩水。

    郑江就属于苦逼中的苦逼了,被吴秀拉去拍照片。嗯……不是他给吴秀拍,而是他俩凑在一起让别人给他们拍……背靠背坐在草坪上,还要面带微笑看蓝天……手牵着手站在小溪旁,拍相互依偎的背影……靠在一起头贴着头,伸出手比出大大的爱心……

    郑江的心里面的模样却是面容狰狞,发出无数次怒吼。

    他这人一直都没有女朋友,也就更不用提结婚了。已经四十二岁,邻里街坊倒也没少给他介绍对象,不过女的看不中他,他也看不中女的,一直当着大龄单身狗。

    当然,说实话苟的人不少,但苟到这年纪的可不常见,说不准这辈子都要这么苟下去了。

    现如今白得了一个老婆,这让他不适应极了。还好他们最迟今天晚上就走,不然俩人一起睡一个帐篷,想想就别扭。

    张亦驰和梨花坐在一边,他看着不远处的郑江和吴秀,不由笑了笑。

    “怎么了?”

    “那种暴脾气的人遇到个更为泼辣的人也就没招了。”张亦驰打算今天下午就看郑江和吴秀这俩人来打发时间了,“这么一瞧,他们还挺般配的。”

    “别看那个姐姐脾气也不好,而且有时候在众人面前不给郑江面子,其实她可是很爱郑江的。”梨花身为女孩子,自然是心思缜密,对一样性别的人有着一定的了解。

    “看出来了。”张亦驰平时瘫着个脸,今天好不容易洋溢着笑容,“这样的生活其实也挺不错的。”

    梨花嗯了一声。

    这两人也聊了起来,聊起他们现实世界的一些东西,张亦驰也趁这闲暇时候多给梨花普及了一些乐园的知识。

    不知不觉中,时间飞速流逝,危机,也正在一步一步向他们走来。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