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欺诈(四)
    许纤纤敢在这时候出手,自然不是被什么杀意冲昏了头,除了内心充满强烈的破坏欲外,她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思维。爱? 看小说 ??   w?w?w?. i?k?x?s?w??`com

    她又不是傻子,不可能向无法战胜的人出手。

    之所以敢这样做,那是因为整整翻了一倍的力量,给予了她足够的底气和实力。

    原本8点左右的力量,在内气的三倍增幅下,已经达到了24点左右,已经有350kg的冲击力,在拳法的技巧运用下,可以直接打碎人的喉管。

    而16点的基础力量,加上三倍的增幅,整整有48点的力量,会有多么的强大?

    单是不用任何技巧的拳力,都有←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着700kg以上,若是配合寸蛇的话,就这么一下的瞬间,冲击力可能超过一吨。

    这就是纯粹的力量。

    一吨,对于人造的工具来说,可能并不算什么,就算是最常见的建筑工具,比如吊机、挖掘机,可能都能轻易的达到这个数。

    但若是一吨的冲击力,是由人体本身造成的呢?

    屋大人看到许纤纤动手,只是将双爪挡在自己的面前,发出一声嗤笑:“没用的...”

    只是话语还没彻底落下,这个带着狗头面具的男子,眼神瞬间就发生了变化,这小姑娘的速度并没有快上多少,但是手指上传来的巨力,却比之前强了一倍。

    武道家的厮杀,差上一些都是天差地别,差个一倍是什么概念?

    寸蛇毫无阻碍的穿透了屋大人的手,并且余力未降的撞向了他的腹部位置。

    “不!不可能!”

    屋大人原本冷漠的眼神,立马充斥了恐惧起来,看着眼前袭来的一拳,也不顾着手臂折断所带来的痛苦,而是下意识的往侧后方退了几步,避开对方这一拳。

    久经厮杀的他,就算是在危机关头,也依然保持着应有的素质。

    但是他一退,许纤纤反而继续跟进,寸蛇就像是咬住不放的毒蛇般,在半空中一扭一抖,直扑对方的腹部。

    “死。”

    在极快的速度中,许纤纤的双马尾全数甩在了脑后,猩红的瞳孔之中,闪烁着异常冷酷的眼神。

    或许是破罐子破摔,也可能是兔子发夹的催发,小姑娘这短短十分钟的时间,越打越顺手,越杀越冷酷。

    出手之间,尽是致命的攻击。

    在屋大人的身影暴退之时,寸蛇毫无阻拦的捶在他的腹部位置。

    只听见‘撕拉’一声,宛若布帛撕裂的声音响起,就只见这个高大魁梧的面具男子,在肚子中央的位置,破了一个碗口大的洞。

    男人的身形先是在半空中一顿,随后以极快的速度倒飞出去,重重的落在不远处的墙壁上,大量的鲜血混合着内脏,直接洒了一路。

    “...你...怎么...”屋大人的狗头面具缓缓滑落下来,露出一张布满刀疤的面容,他盯着面前的红瞳女孩,此刻的表情既狰狞,又充满着不可思议,“怎么会突然变这么强...”

    就算是武道家,也只是血肉之躯,在未抵达大圆满之前,肉身依然非常脆弱,会轻易的受到极为致命的伤害。

    像屋大人这样,整个腹部都成了一个窟窿,肠穿肚烂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由生存可能了。

    之所以没有立即死亡,除了身为武道家的最后意志外,还有的原因,则是对女孩突然变强而极度不甘心。

    他盯着小姑娘粉嫩的唇瓣,希望对方能给出一个答案。

    “嘻嘻。”但许纤纤只是轻轻一笑,看着对方身上的怨念之气越来越浓,心头猛然一动,突然有些俏皮的眨了眨大眼睛,很是认真的说道:“你猜!”

    我猜你个XXX!

    听到许纤纤故意吊人胃口的话语,屋大人一口老血喷出去,混合着内脏的碎片,他手脚猛然抽搐几下,从墙壁上滑落下来,然后再也没有任何生机了。

    许纤纤看到壮大不少的怨气,向自己直扑而来的时候,这时才发现了一些线索,“怨气的产生来源很奇妙,我倒是无法直接判断出来。”

    “不过怨气的大小程度,倒是能看出个一二,除了这些人手上有血案外,也说明了他们本身具备这种‘死气’,而且生前不甘和仇恨的情绪越大,我能吸取的怨念之力就越多?”

    许纤纤思索了片刻,得出了两个已经发现的结论。

    一,死者生前越强,所产生的怨念之力就越多。

    二,死者生前负面情绪越大,所产生的怨念之力也会增加。

    她站在原地想了想后,又看了眼身后狼藉的巷道,目光闪烁了几下,瞳孔里的猩红才渐渐消褪下去,重新恢复了清明的色泽。

    身边已经没有一个活人,都是横七八竖摆放的尸体,连强大的武道家,都死在这不知名的巷子里。

    之后产生的连锁反应,还指不定有多少呢?

    “既然已经做出来了,就算后悔也没有用。而且还无从判断有无目击者,不过现在已经没时间让我清理现场了,一直留在这里,只会被卫监署带走。”

    许纤纤摇了摇头,很快就做出了决定,走到另外一边将小书包背上,然后往巷道另一边的出口离开。

    来时的马路有人和汽车经过,保不准这副样子被人看到,反而往人少的地方远离,可能会减少这种事情的发生几率。

    不论如何,在没有确凿的人证物证前,就算是卫监署也不会拿她怎么样。毕竟她现在的身份也是武道家,背后也有着正规的武道馆,属于真正的特权阶级,如果实在隐瞒不下去,那就只好暴露这层身份了。

    没有证据,谁也不会轻易逮捕一位武道家,以及得罪其背后的武道馆。哪怕这家武道馆的排名再末,也依然是代表着是一个武道流派。

    许纤纤在跟踪之前,就想好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已经不是前世的企业职员了,所以才有着胆量跟过来。

    少女将染血的袖子卷起,尽可能的遮住上面的血迹,又用纸巾仔细擦了擦脸上的血水,这才敢直接走在马路上。

    而为了怕发生意外事件,她连公交车都没有坐,而是老老实实的走路回去。这中间的路并不短,又不能快速疾跑引人注目,许纤纤只能保持平常的速度走回去。

    所以当她重新回到学校的时候,天色已经近黄昏了。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