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温暖
    这女子瞧起来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可能是上班时间赶来的原因,还穿着超市员工的制服。??爱看小说网  w?w?w?.?ik?a?n?x?s?w?`com不过就算穿着制服,身上还是乡土气息浓厚,大概是个刚从乡下跑来东京都打工的女孩,还没来得及沾上东京都的时尚气息。

    这位女孩子被吉原直人伸手挡下,呼吸急促,一双眼睛中泛着血丝,牢牢盯着星野菜菜问道:“你是上杉……上杉教授的女儿?”

    在外界的刺激下,星野菜菜眼神终于聚焦了。

    她有些虚弱地应了一声:“是的,我是上杉香的女儿星野菜菜,您是哪位?”

    那女子攥紧了拳,说道:“我是中岛井彦的姐姐……你认(:爱:看.:小说:网 m.I k a nxsw.CoM)
识我弟弟吗?你认识他吗?”

    星野菜菜茫然摇了摇头。

    那女子惨然一笑:“不认识?我弟弟跟着你母亲读研,跟着她出海了……他才二十四岁,现在回不来了!”

    星野菜菜沉默了一会儿,深深鞠躬:“对不起,请原谅!”

    那女子惨笑一声:“怎么原谅?你知道为了供井彦读书我们家付出了多少吗?”说着,她扬起了手,“我们全家人的希望都被你母亲毁了!”

    吉原直人长身而起,挥手将那女子的巴掌格到了一边——现在一船人出了事,上杉香的领导责任是少不了,但他也不能允许有人想拿星野菜菜出气。

    他将星野菜菜向身后一拉,柔声规劝道:“中岛小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这是意外,别迁怒于一个孩子。”

    中岛微仰起头看了吉原直人一会儿,一脸绝望,大颗的泪珠从她眼睛中涌了出来,慢慢划过略有些粗糙的脸庞……她慢慢蹲下了,抱头呜咽道:“要是井彦真出了事,我该怎么向爸爸妈妈交待……”

    她弟弟中岛井彦考入了私立上东大学,但因家境不好读得十分艰难,因受过上杉香资助,又受她人格魅力吸引,在成功读研后便在上杉香的团队中帮忙——这种在研究生、大学生中招募低级助手的事很常见。

    中岛小姐是做为陪读来到东京都的,一边打工一边照料弟弟的生活起居,现在遇到了这种事,她要是回家乡该怎么说?被父母引以为荣的弟弟就这么没了……

    吉原直人也无言以对,半晌后勉强说道:“还有一线希望,中岛小姐。”

    中岛愣了一会儿,绝望的摇了摇头,她的家乡就是个小渔村,海上的事她不陌生,眼前这种情况她弟弟想活着回来太难了。

    星野菜菜在吉原直人背后愣愣站了一会儿,轻轻将吉原直人推到了一边,走到中岛身前说道:“中岛桑,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如果能让你好受一些,你……你可以打我!”

    她反手挡住吉原直人,转头严肃说道:“你不要插手,这是我的事,这是我和……这是我和我妈妈的事!”

    挡住了吉原直人,她神情肃穆的环视着接待室里的众人,坚定地说道:“这是意外事故,但我妈妈不会逃避责任,我也不会!如果你们生气,可以打我消气,但请……但请不要恨我妈妈,拜托了!”

    说完,她深深鞠躬,不再抬头,只是那么颤抖着行着礼。

    吉原直人沉默着环视着接待室里的众人,他有把握在五分钟内将这一屋子里的人全打进医院,但眼前的事暴力无法解决……如果这些人真因悲痛失去了理智,他大概也就只能夹着星野菜菜逃跑了。

    好在最糟的情况没发生,一部份人沉浸在悲痛之中,一部份人还在祈求神明展现奇迹,还有一部份人只是投来冷漠的目光。最后,哭泣中的中岛也被一位哀声叹气着的老妇人扶到一边去了。

    吉原直人也将星野菜菜扶着坐下了,看她神色萎靡,强行给她喂了一口水,摸出了烟盒卷了一支烟点上,也在一片绝望气氛中等待着希望。

    硬熬到了第二天中午,熊野理事西服皱巴巴的走了进来,一双眼睛也满是血丝,沉声道:“诸位,暂时……暂时没有找到任何一位……对不起!”

    赶到沉船区域的几条船冒着巨大的风险团团转,除了捞起了一些“探险者三号”上的杂物,一个幸存者也没找到,基本已经丧失信心了。

    但熊野理事不敢直说,他半夜来过一趟,受到了全体起立迎接的待遇,看着一双双期望他带来好消息的眼神,他觉得自己有罪。

    这会儿最佳救援时机已经过去了,人却没找到,想来船上的人员凶险之极,但看着眼前一张张麻木绝望的脸,他有些话也不敢说得太明白。

    不过职责要求,他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天气情况已经渐渐开始转好,救援船只还会在附近搜索两天,飞机也会加入搜索,唉……学校按排了车辆,请诸位回去等待消息吧!如果……如果两天后还是……海事厅会出具海难通知书,学校一定会给各位一个交待,请诸位放心!”

    星野菜菜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一天一夜时间,她的嘴唇干裂,嘴角还起了一串血燎泡。这会儿最后一丝希望也湮灭了,她像被打断了脊椎,晃了几晃软趴趴就要瘫倒。

    吉原直人一伸手将她横抱了起来,对着熊野理事沉吟片刻后说道:“有新情况请马上打电话,多谢了!”

    熊野理事点头应是,室内有人痛哭,吉原直人无心久待,直接抱着星野菜菜出了门,乘车回了星野菜菜家。

    他一直将星野菜菜抱进了家门,桃宫美树脸色苍白的迎了上来,问道:“情况怎么样,吉原君?”

    小月弥生在一旁关切的望着窝在吉原直人怀里的星野菜菜,见她失神,咬着手指有些感同身受。

    吉原直人摇着头将星野菜菜放到榻榻米上,星野菜菜茫然的环顾了一圈四周,起身顺着钢管慢慢爬上了半层——她就像是一只受了过度惊吓的小兽,连哀鸣声都无法发出,本能寻着找让她有安全感的地方。

    吉原直人沉默着看她消失在布帘子后,转头对桃宫美树说道:“美树,麻烦你给星野做点容易消化的东西,她一天多没吃东西了。”

    桃宫美树低声应了声是,然后迟疑着问道:“菜酱的妈妈?”

    吉原直人叹了口气:“船沉了,人没找到……”

    桃宫美树身子轻晃了一下,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更是雪上加霜,白里透青。她一时失神,片刻后脸上浮现出了愧疚悔恨的神色。

    吉原直人一疑,旋即明白,开口道:“不要胡思乱想,这件事和你无关。”

    桃宫美树喃喃道:“无关吗?要是我不到菜酱这儿来,那会不会……”

    吉原直人叹息一声,扶住桃宫美树的肩膀,注视着她的双眼,认真说道:“美树,上杉出事是意外,不是你害的——你没有害过任何人!星野帮过你,现在她需要你的帮助了,打起精神来,不要胡思乱想,我们帮她渡过难关!”

    桃宫美树呆了一呆,低头道:“嗨,吉原君,我这就去准备料理。”

    吉原直人盘腿坐下了,抬眼一看小月弥生正拼命咬着手指甲,不停张望着半层,问道:“没去上学?”

    小月弥生怯生生点了点头:“没有,叔叔,我很担心。”

    吉原直人揉了一把小月弥生的小脑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小月弥生看吉原直人坐在那里开始发呆,悄悄摸到了钢管那里,有些笨拙的爬了上去。她撩开布帘,发现星野菜菜身上缠着薄被正缩在墙角。

    她顿时有些心疼,小心翼翼挪过去,大着胆子拉起了星野菜菜一只手,小声安慰道:“我会陪着你的,菜菜亲,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星野菜菜木然无语。

    半层中没开灯,光线昏暗,小月弥生慢慢贴紧了星野菜菜,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