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黑黑的树林里
    林晚秋听了徐东的话,乖乖的走过来,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百元大票,直接给了司机,而那司机连钱都没找,直接一脚油门,扬长而去。?爱看???  w?w?w?.?ikanxsw`com

    “哎,你怎么不找钱呢?”为了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徐东跳着脚的要那个司机找钱。林晚秋并没有被徐东的模样都笑,而是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晚秋,这钱我明天还给你。”徐东转过身,不好意思的说道。

    林晚秋摇了摇头,轻声的说道,“不用了,你忘了,我还欠你一大笔钱呢。这点钱不算什么就当是分期付款还你钱了。”林晚秋的语气显得十分的平静,没有了以前见到徐东时的那种害羞了。

    徐东★★爱★看>小说★%网★ m.I kan%hxsw.coM
借着微弱的月光看着林晚秋,他只觉得林晚秋的胸前一片白花花的,好像还泛着淡淡的光泽,让徐东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上一摸。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心情不好?”徐东牵起林晚秋的手,拉着她朝学校里面走去。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徐东只觉得胸前闷闷的,下身的坚挺瞬间就肿胀起来,想要把林晚秋狠狠的压在身下。

    而林晚秋并不住的徐东心里的想法,而是直勾勾的看着他牵着自己的手,心里有点小鹿乱撞的感觉。

    徐东还是有点私心的,将林晚秋带到学校里有名的小树林中,这里晚上一片黑暗,就算在这里做点什么,别人都看不见,只能听到声音。

    “我问你呢,你怎么了?”徐东停下脚步,面对面的和林晚秋站在一起,借着月光打量起林晚秋的脸蛋。

    白皙的脸蛋上泛着淡淡的关泽,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的光滑。卷翘的睫毛微微颤抖,像蝴蝶的羽翼一般。柔、软的小嘴微启,徐东甚至都感觉自己看见了林晚秋那调皮的舌头,这让本来就有点激动的徐东变得更加的激动。

    “我没怎么啊?什么事都没有。”林晚秋不肯说出自己心里的难受,她是看见了徐东和李婧手挽手的样子,所以才难受的。

    徐东轻笑,将林晚秋揽在怀中,“没事就好。”徐东还拍了拍林晚秋的后背,心里的那股戾气再见到林晚秋的那一刻,全部消失不见。

    徐东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在林晚秋的后背来回的乱、摸。身子更是贴在林晚秋的身后,想要干什么,林晚秋的心里是明镜的。

    “行吗?你看它都变了。”徐东拉起林晚秋的手伸进自己的裤子里,放在自己的兄弟上。在会所的时候,就被李琳那个小蹄子弄硬了,还没有释放出来,就被李婧打断,弄的徐东还以为他从此以后都不行了呢。

    林晚秋的脸红了起来,在轻柔的月光的照耀下,还显得有点娇、媚的感觉。徐东看的入了迷,猛地将林晚秋抵在一颗光、秃秃的树干上,堵上了林晚秋柔软的唇瓣。

    撬开林晚秋的齿贝,灵巧的舌头滑进了林晚秋的嘴里。林晚秋也开始回应徐东,灵巧的舌头在徐东的舌头上来回的跳窜,用力的吸、允着徐东的舌头。

    徐东立即感觉到舌头上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那个不安分的兄弟也被林晚秋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

    仅片刻的时间,情、欲就弥漫在徐东和林晚秋之间。徐东更是撩起林晚秋的长裙,将她笔直修长的玉、腿挂在自己的身上,隔着布料在她的那里,上来回的蹭着。

    林晚秋像一头小豹子一样,咬着徐东的舌头,一股疼痛的感觉传遍了徐东的口腔,到给了他一股很刺、激的感觉。

    徐东的大手一把将林晚秋的小内内扯了下来,露出了沾满露水的花、径,徐东的手指在林晚秋的那里上下来回的摩、擦,带出了更多的露水。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没有了任何的挣扎,林晚秋自己也是双眼眯着,无力的靠在江山的肩头上轻轻喘着,鼻子里轻声的哼哼着。

    过了一会,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黑黑的小树林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低、吟声,徐东甚至都听见了那一阵阵啪啪的声音。

    徐东立马停下动作,瞪大了眼睛看着林晚秋。他并不担心被人看见,但是同时和这么多人一起做那种事,徐东还是有点不太习惯。

    那感觉就像是好几张床,他们都躺在一个房间里做那事一样,那场面还是有点诡异的。而林晚秋早就害羞的不行了,将脑袋埋在徐东的胸前。

    “快点吧,一会让别人看见就不好了。、”林晚秋在学校里可是个乖乖女,她可不想被别人看见自己和一个男生在这里做着那事。

    “好。”徐东也觉得很有必要加快速度了,徐东抱紧了林晚秋的大腿,加快速度冲击着,折腾着,林晚秋死死的抱住徐东的肩膀,愣是不想让自己叫出声。

    林晚秋咬上了徐东的肩膀,那股疼痛感愣是给徐东带来了更大的刺激,腰部的动作更加的卖力,一下一下的直接用尽了全部力气,进入的最为干脆,彻底。

    一滴一滴的露水从两人的腿、间一点点的流出来,都滴在地上。林晚秋忽然扬起头,乌黑的头发扫在徐东的脸上,弄的徐东好痒痒。

    一阵快速的冲、刺之后,徐东抱紧了林晚秋的身体,和她一起进入了云端,亿万兄弟全都释放在林晚秋的身体里,顺着她的花、径慢慢滴在地上。

    大概又过了几分钟,林晚秋才从那飘渺的感觉中解脱出来。狼狈的从徐东身上下来,原本梳的整洁的头发此时已经凌、乱不堪了,脸上还残留着一抹潮、红,过来人一看就是刚做完那事的。

    “我,我先回去了。”林晚秋也顾不得整理凌乱的头发了,转身就要走。

    徐东一把拉住林晚秋,帮她整理好衣服和裙子,贴心的把她的头发整理好,做完这些之后,徐东才让林晚秋离开。

    林晚秋离开之后,徐东也整理好自己的仪容,慢慢的从小树林中走出来。阴霾的心情瞬间消失不见,像是得到了解脱,得到了释放。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