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灭门
    林虎冷冷一笑:“现在知道求饶了?哼,我林虎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你们自己要上门来找我的麻烦,我自然是会奉陪到底,注定孤独终老?我女人多的是,也不差这一个。?  ?爱看 ?? w w?w?. i?k?x?s?w?`com(.8dkan.com 八点看)哼哼,总之,今天我是一定要灭了你们这个万毒门的,为人们除害!”

    毒师之首听了林虎的话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这个家伙居然这么难对付,真的是要灭了自己的万毒门啊。

    远处,毒师之首的居所,后花园处,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却也听到了林虎的这句话。

    原来,当林虎到了这青冥山万毒门的时候,她脸上还洋溢着笑容。林虎果(*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然来救她了,他果然不会放下自己不管。可是现在听到林虎这句话,她心里却也不禁一颤。是啊,他女人那么多,也根本不少自己这一个。或许他上山根本就不是为了救自己,而是只想要讨回面子,被这些毒师下了战书,所以不得不来,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要救自己啊。

    柳絮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体内的痛苦仿佛也更加深了一些,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个细细的很好听的女孩子声音。

    “你是谁?怎么在这儿,难道你也是来偷药草的吗?”

    柳絮转过头去,很好看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只见得就在身后药草丛中,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蹲在那儿。

    毒师之首脸色渐渐变白,看着面前已经全部中剑死在自己面前的毒师喉咙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却发觉喉咙已经沙哑,根本就说不出话来。这是他倾尽一生才组成的万毒门啊,可是却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被林虎一人一剑给灭了。他现在终于是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将林虎的女人带上山来要挟他,自己为什么要去招惹他,这根本就是自找麻烦。

    林虎手中的剑在滴血,四周躺着毒师们的尸体,毒师之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血泊之中,身子微微颤抖。

    “把解药给我,我可以饶你一命!”林虎剑举起,指着毒师之首的脸庞,毒师之首抬起头,脸上伤口还向下流着鲜血,显得很是狰狞。

    “不可能的,你杀了我吧。”

    剑起,血液飞溅,毒师之首的身子向后仰躺,噗通一声跌倒在地。

    万毒门,就这么灭在了林虎 的手中。

    “柳絮!柳絮你在哪儿?”林虎四处看了看,毒师们已经全部都死了,四周仍然有着些许毒粉,但是毒气已经散了大半。也不知道毒师之首把柳絮藏在什么地方。

    林虎喊了半天,柳絮却没有答应,难道柳絮没有在这儿,而是被毒师之首藏在了其他地方?林虎有些后悔,自己不应该这么早动手,应该等知道了柳絮所在地方再动手的。(www.8dkan.com )现在自己想要找到她确实有一点困难。

    林虎一间房子一间房子地寻找,这些毒师们房子里都是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就好像是那些科学家做实验一般。有的瓶子里还正烧着什么不知名的液体,林虎害怕其炸掉,赶忙掩上门,走了出来。也不知道柳絮究竟在什么地方,林虎这么念叨着走到了一所比其他房子都要大得多的一间房子。

    这房子两边有很高的围墙,看上去应该就是那个什么毒师之首的屋子,毕竟他是这儿的老大,能够有最大最好的房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林虎推开房门,发出吱呀一声,这个毒师之首的房子确实还是很大,里面就几乎有一百多平米,放着两三个书架、两三个药柜,以及一张很大的桌子,乍一看就好像是一个乡间药铺。

    “这个毒师之首倒是很好学的样子。”林虎看着书架上满满的书,不由这般说道。用毒确实和医病很像,都是需要了解人体的构造以及每一种药草的药性,这种药草和另一种药草混合之后能够有什么样的作用以及效果,这些都是需要实践才能够得出的。这个毒师之首能够带出这么多的毒师,想来他自己对于毒术的造诣还是很高的。

    林虎走近书架,随意地从上面抽出一本书来,书名是《罗生草的几种药性以及用法》。就是这么一本书就有差不多两百多页,林虎注意到这书里面都是有笔记的,而且记得很细,有些地方甚至还有批注。

    这个毒师之首可不像林虎那样,直接得到华佗的传承,掌握了普通人就算学习三十年也不一定能够掌握的医术。而这个毒师之首却是真真切切靠着自己的勤学苦练,方才掌握了一身毒术,能够达到现在的这种水平,付出的汗水都是可观的。

    林虎看着这些书摇了摇头:“喜欢看书,能够好好学习药草用法,却不知道正一下自己的三观。别人都是用这些来做到救人,他却是用这些东西来杀人,该死该杀。”

    林虎这般摇头说着又走到了那药柜旁边,他这儿药草确实很多,这个药柜几乎比林虎高了一个脑袋,却每一个抽屉里面都装满了药材,这不由得看的林虎有些心动。看这儿珍贵药材还有不少,自己能够把这些药材带出去的话可就不得了了。

    可是现在柳絮都还没有找到,她身上可还中毒着呢。

    林虎这般一想,心里又有些着急了,他开口喊道:“柳絮!你在这儿吗?”

    声音很大,却没有人回答,难道她真的已经离开了这座山,被毒师之首藏到了其他地方去了?

    林虎瞥了眼房子里的另一扇后门,沉吟片刻,走向后门,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后是一个像是百草园一样的地方,种植了很多的草药,一股淡淡的香味弥漫,充斥着整个后花园。

    林虎皱了皱眉毛,这个后花园里面草药很多,那个毒师之首应该就是在这儿种植的草药,然后采集到了前面的药柜里面,只是这后花园里面的草药看上去似乎都很有灵性。

    种植在最外围的一圈草药都是一些比较寻常的,林虎大多都见过,有不少还能够叫的上名字,但是那也只是针对于这个百草园来说。若是把这些草药放到了外面,那几乎是能够引起那些有钱人争相竞买的东西。什么已经具备人形的人参,在这儿几乎是大街货,林虎看得出来,毒师之首根本不怎么重视这种大补之药,反而有些重视那些有着奇怪作用的药草。

    比如说千手佛陀花,这种花林虎是见过的。以前在西藏那边据说是被信佛之人恭为圣花,这种花口服的话几乎可以说是剧毒,和鹤顶红都没有什么差别,但是若是把这种花碾碎了,敷在伤口上,能够达到生白骨的作用。

    这种花在这儿就有不少。林虎淡淡瞥了一眼,但是这种花似乎也被其放在了最外围的地方。在这个百草园里层,还有着许多的药草。那些香味都是从里层的那些药草之中传出的。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