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麦田里翻滚
    清晨的野三坡,晨雾还没有散去,太阳便升起来了

    张大柱骑着一辆破旧的凤凰牌自行车,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在乡间坑坑洼洼泥的巴路上,摇摇晃晃的向自己家的小麦地骑去。?爱看小说网   w w?w?.?ik?a?n?x?s?w?`c?o?m?

    严重损坏的自行车坐垫上只剩下了几根密密麻麻刺屁股的弹簧,一不小心就被翘起来的弹簧挂住裤裆里的小蛋蛋。

    “妈了个巴子,疼死俺了!”

    一个鲤鱼跳龙门就下了车,心里那个郁闷。

    熟练的举起自行车就转了一圈,咣当一声,一个底朝天就砸了下去。

    “好了!”张大柱嘴角微微扬起傻兮兮一笑。

%爱%¤看%%小说 M¤网.iKanxsw.coM

    张大柱,十七岁,桃花村人,几个月大的时候,也不知道哪个爹妈把他扔到村口一丢,就闪人了。

    后来一个姓张的老爷子把他抱回了家就当自己的孩子养了。

    说来也怪,张大柱刚抱来的时候下面那家伙大的出奇,所以老爷子就给他取了大柱这个名字,至于姓,当然也就跟了自己。

    老爷子还有个儿子,刚结婚没几天就去煤矿上班,还没有下井几天就命丧黄泉,一命呜呼了,只留下了儿媳妇和张大柱陪着自己。

    直到去年老爷子得了肺癌,也离开了人世间,就这样张大柱也就挑起了这个家的重任。

    “呸……”

    张大柱吐掉了嘴角的狗尾巴草,就吹起了口哨。

    望着一望无际的麦子已经披上了金灿灿的衣装,张大柱心里也乐呵呵,要知道自己可全靠这一亩三分地为生,确切的说这也是自己的唯一收入。

    麦田的旁边自己种了半亩大蒜,收成的时候要拿到镇上去卖,这也算是老爷子给他留下的唯一家产了!

    到了麦田的时候,张大柱把老凤凰一推就倒在了田里。

    刚要回头,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把它扶起来往田坎上一放。

    为毛?虽然这老凤凰是破旧了一点,毕竟也是自己的专车,要是去镇上没有它还真的不行的呢!

    “蹭——”

    张大柱就跑进了那一亩三分地里。

    张大柱一眼瞄去,发现自己种的大蒜长的很好,脸上浮起了微笑,老得意了。

    悠悠的从自己那条破了几个洞洞的军裤里,掏出了一包牡丹烟,用嘴就叼出了一根屁股坐在了突起的泥巴上,猛的吸了几口,神仙一样的享受了起来。

    这包烟可是自己揣一个月了,平时也就家里来客人了才拿出来的,一般自己都是舍不得抽。

    为毛?

    三个字——太穷了!

    ……

    “磨蹭啥子哟,你格老娘的快点撒,都憋了三天了!”

    “嘿,慌什么慌,这里是张大柱家的麦田,你怕什么?”

    “张大柱怎么了?张大柱比你强多了,你看你这猴急的样,上来磨蹭一下就蔫的像晒干了的黄瓜一样,老娘裤子还没有脱下,你的半汤就流完了!”

    “咦……”

    什么声音,张大柱眼睛一转“猫了个咪的,不会是有人来偷麦子了吧?”

    猛的站了起来,把烟屁股一扔,低头就溜进了麦田里,心里想着要是抓住了一定很狠的揍一顿。

    不对!

    张大柱四处张望着,想找个红砖,刚才听到好像是两个人,还是一公一母。

    “嘿嘿——”找到了。

    张大柱轮着红转就靠了靠刚才声音的方向,表情和动作还真他妈像地道战里的鬼子进村一样一样的。

    看来就是这里了:“妈了个巴子,敢在老子地里偷东西,怪不得地里的地瓜前几天不见了?

    张大柱轻轻的,慢慢的,缓缓的扒开了一道干啦芭蕉的麦子……

    春光大大的无限好,一道唯美而又出色的画面出现在了张大柱的眼里。

    “哎呀,我滴个娘啊!”张大柱心跳有点加速,呼吸更是急促,一个后退差点摔倒。

    此时是清晨明媚时刻,麦子地里更是潮湿湿的,麦秆被这两个光溜溜的两个偷-情者反复翻滚,就乖乖的趴在了身子底下。

    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有条小溪在流淌,那么的悦耳好听。

    张大柱两眼木呆,傻痴,痴巴巴的盯着那对洁白的高峰之上,犹如熟透了的小南瓜垂直挂落,惊骚的身段配上洁白无瑕白皙的皮肤,就像一条小蟒蛇一样的纠-缠着,整个就像山坝垮塌,溪水放-浪一样!

    “咦,不对啊,怎么是暗黑色的?大嫂不是说那东西是红色的吗?”

    “嗯嗯——啊啊——!”

    一段美妙的音乐传到了张大柱的耳朵里,张大柱此刻感觉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对着自己召唤,低头才发现自己裤裆里的小帐篷早已经顶立在那里,迟迟不能退潮。

    ……

    定了定伸,张大柱再次把脑袋伸了过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把自己还真的吓了一跳:“这不是老村长吗?”

    张大柱迷迷瞪瞪的,也没有看清楚他下面的那女人是谁,不过刚才那阵美妙的吟哧声中,张大柱再熟悉不过了,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只是自己一时想不起来。

    妈拉个巴子的,今天可逮住你了,怪不得大嫂说村长不是什么好东西,桃花村的女人不知道多少被他搞过,张大柱小嘴微微一翘,嘿嘿…

    这冷不丁的窜出来一个人,可把村长吓了一跳。

    “蹭”的一声就跳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就提着裤子。

    揉了揉眼睛一看眼前的是张大柱,那个心里就凉了一大截,车开一半熄火了,那叫个郁闷:“狗日的,你喊个锤子啊!”

    张大柱一看,嬉皮笑脸的就来了一句:“原来是村长啊,我还以为谁在俺家地里偷麦子呢!”

    刚要回头就发现那个女人是咱村的刘寡妇,心里不由一惊!

    刘寡妇一看是张大柱,红润的脸蛋上也羞愧如桃花绽放,久久潮起不落。

    不急不慢的系着自己那粉-红小布兜小声道:“大柱啊,刚才你都看到什么了?”

    刘寡妇叫张春梅,是本村人,今年才三十岁,老公在她二十五岁的时候就死了,一个人过着日子,和张大柱也是隔壁邻居。

    我说这声音怎么如此的熟耳,原来是刘寡妇!

    张大柱想了想认真的说道:“啥,啥也没有看到,就听到一条小溪在流水。”

    “格老子,到底看到没有?”村长提了提裤子故作镇定的问道。

    张大柱一听村长这话,心里就不爽了,自己和他女儿的事情,他是一百个不愿意,今天终于抓住把柄了。

    “啥都看到了,怎么地?”张大柱直了直身体,说话的时候自己嘿嘿一笑,可是心里却在骂,把我的麦田都搞成这样了,还凶个锤子,老子一会就去村口说去,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嘴硬。

    “你小子说什么?敢和我这样说话!”村长一听就火了,这坏了自己的好事,还没有找他呢,这他还来劲了。

    “你不就是一二三,买单咯!”张大柱说到这里的时候,自己也格格的笑了起来。

    “小子你再给我说一遍,信不信老子打死你?”村长说话的时候,就拿起旁边一条扁担上去了。

    张大柱一看村长这架势,自己也火了,双手擦着腰就骂了起来!:“村长怎么地,敢在我的地里干这勾当,今天不不给我个满意的答复,你就别想走出去。”

    天天让你爽到爆,比赛中,请投票,各种求……兄弟姐妹们顶起来

    给读者的话:

    各位新书发布-让你爽到底-来吧比赛中——求各种票票吧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