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零四章(上)
    经过商量之后,我们并没有从海路撤离,因为按照常理失算,任何人都会选择顺水进入定海,从定海北行逃出越国的路线,正因为这条路线最为合理,也将会是最为危险的。i?kan xsw? w?ww.ikanxsw`com

    范蠡虽然放过了我们,可难保他不会途返回,如果让越国的水军追来,以我们的力量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更何况从定海向北,一定会经过吴国的水域,我刚刚才和西施从吴国逃出,可不想再进入那个虎狼之地。

    “我们从陆路向西,从云罗山进入楚国,然后由楚入秦!”我平静做出了决定。

    chūn雪梅轻声道:“出其不意,另辟蹊径,陆公子的决定的确高明。”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0M
chūn雪菱娇笑道:“姐姐,你不要夸奖他了,这小子本来就自命不凡,你这样一夸,他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唐蒙也不禁笑了起来:“反正我没有什么主意,小龟去哪里,我便跟着走就是。”

    灵珑悄悄握住我的大手,自从上次的事情过后,她对我的怨气早已烟消云散,心对我三妻四妾的事实默默接受,这算得上是我这次冒险的最大收获。

    璎珞道:“可是楚国也未必平静啊!”

    我淡然笑道:“楚国虽然不算平静,可是比起敌视我们的吴越两国要好得多。”

    青青道:“但愿你们此行一路顺风。”

    我微微一怔:“青青,你不随我们一起走吗?”

    青青嫣然笑道:“我爷爷还在越国,不安顿好他老人家,我怎能放心离去?”她停顿了一下又道:“我在前方上岸,去接他老人家。”

    我心一慌,顾不上众人在场,一把握住青青的柔荑,关切道:“你接了他以后会去找我吗?”

    青青虽然豁达,可是在众目睽睽下被我握住纤手也不禁俏脸绯红:“你做什么?”她小声叱道。

    我才不管什么师徒有别:“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灵珑笑道:“小龟,你不要逼青青姐姐,若是她被你吓怕了,只怕今生今世都不会去望月城找你了。”

    青青甩开我地手掌道:“我会怕他?等我接了爷爷,马上去望月城教训这个小子!”

    众女都露出会心的微笑,每个人都已经看出青青和我之间微妙的关系。

    我还有些不放心,追着道:“你一定要去啊!”

    青青小声道:“我说过的话,何时不算数过!”

    chūn雪梅笑道:“好了好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和妹子也要走了。”

    “你们也要走?”我充满失落道。

    chūn雪梅道:“青青走是为了爷爷,而我们走却是为了未了地事情,鲁国的危险还没有完全化解,我们要去负担保护先生之责。”

    我依依不舍道:“孔先生吗?”

    chūn雪菱忍不住叱道:“你好多的废话,怎么不见你留我?”

    我呵呵笑道:“你们若是肯留下我求之不得!”

    chūn雪菱娇笑道:“等鲁国的危机过去,我们或许会陪着先生去望月城看看。因为先生列国都去过,唯独[无敌老刘手打整理]没有去过望月城,听说他对那里的风光相当的神往。”

    我大笑道:“好啊,见到孔先生帮我说一声,我陆小龟在望月城恭候大驾光临。”

    和三位美女分手以后,我们一行人弃舟沿陆路行走,这条通往楚国的山路我之前已经走过一次,想起护送姒与玥前往楚国的情景,心不禁一阵惆怅,却不知伊人在楚国过得如何,深宫之是否寂寞,孤独的时候是否还会想起我的名字?

    夜幕降临,我们在云罗山地山林宿营,考烈和封孽负担jǐng戒之职。连rì颠簸,诸女已经都累了,早早的回到帐休息。我本想去睡,却看到前方山岩之上坐着一个绝美地倩影,正是西施,俏脸仰望着空的那阙明月,一颗晶莹地泪珠儿在月下透shè出璀璨地光芒。

    我缓步走了过去,从身后将西施的娇躯揽入怀。西施颤抖了一下,随即微凉地俏脸紧贴在我的腮边:“我那rì做得是不是有些过份?”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捉住西施的樱唇,西施的秀靥飞起两片红霞:“你会不会怪我?”

    “怪你什么?”

    “怪我还会为他流泪?”

    我低声道:“我知道你过去曾经投入过很真诚的一份感情,我不会责备你,相反,我会更加的尊重你、爱护你。如果当初我没有那么粗暴的对待你,也就不会给别人机会。”

    西施被我深情的话语打动,整个娇躯酥软在我的怀:“小龟,如果天下间还有一个人能够让我流泪,那个人就是你……”

    我的大手探入她的领口,抚摸着她充满弹xìng的双峰:“我如果让你流泪,也是让你流出幸福开心的泪水。”

    “讨厌……”

    我得寸进尺的将手探入长裙,西施羞不自胜,俏脸埋在我的胸前道:“会有人看到……”

    我小声道:“那去你的帐如何?”

    “蒙姐在呢……”

    “那就去我的营帐。”

    --------

    “万一其他人找你怎么办?”西施被我摸得也是chūn心荡漾,可是心的矜持仍然没有放下。

    我yù火焚胸,怎愿意在此途勒马,目光四处搜寻,指向石头的背后道:“这里远离营帐,而且有巨石阻挡,我们……”

    “算了,还是……嗯……”西施俏脸红cháo汹涌,用力咬住樱唇终于点了点头。

    我们手牵手来到巨石后方,我将西施的娇躯挤压在巨石之上,掀开她的长裙,分开一双美的窒息的**,用力侵入了她温暖湿润的娇躯之……

    我们唇舌纠缠,相战正酣之时,却听到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西施慌忙想要推开我,却被我更加[无敌老刘手打整理]用力的压在巨石之上。她指了指后方,我吻住她的樱唇,动作虽然放缓,却始终没有停歇,她的美腿终于重新勾住我的膝弯,娇躯默默配合着我的动作。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们担心被发现,紧贴在一起,藏在yīn影里一动不动。

    却见一个窈窕的身影从一旁走了过去。竟然是唐蒙。

    我明显感到西施的娇躯因为紧张而用力收缩了一下,我们四目相对,意乱情迷之又流露出几分羞涩和刺激。

    唐蒙向周围看了看,轻轻撩起了长裙,露出一双诱人美腿,轻轻蹲了下来,我内心怦怦直跳,原来我的这位姐姐是出来方便的。虽然说君子非礼勿视,可是我的目光还是忍不住溜了过去,刚好看到唐蒙曲线完美的**。一种异样的冲动随着我的血液传遍了我的全身,西施也觉察出我身体的微妙变化,极其俏皮的向我挤了挤瑶鼻。

    潺潺的水流声传入耳,我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冲动,用力分开西施的美腿。

    她的目光羞涩混合着刺激,指了指一旁,示意我向角落移动一些,以免被唐蒙发现。

    唐蒙在草丛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转身又看了看,这才向营地的方向走去。

    确信唐蒙走远,我和西施重新纠缠在一起,或许是刚才的情景极大的刺激了我们的感官,我们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疯狂。西施不敢大声呻吟,情到深处,急剧的喘息声更让我感到一种压抑的刺激,她的娇躯剧烈的颤抖着,忽然**紧紧夹住了我的腰间,檀口用力咬在我肩头的肌肉上,些许的疼痛催发了我最深层的快感,我的**猛然爆发在伊人的体内。

    西施的领口被我扯开,右侧的**暴露在外,那点嫣红随着她的呼吸宛如秋风的花朵般不断瑟缩着。我充满怜惜的吻住,西施抱住我的颈部,让我的面孔紧紧贴在她的**之意,宛如梦呓般说道:“我还以为自己要死了……”两颗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的俏脸缓缓滑落,这泪水是为我而流,是幸福的泪水,是满足的泪水……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