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零四章(下)
    两名楚兵来到我面前向我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回到那楚将面前汇报了一声,楚将挥了挥手道:“走!”

    他们刚刚离去,大厅之便响起了低声的谈话。?  ?爱看小说网   w?w?w?.ikanxsw`com

    “真是可笑,郢都发生了这种事情,那子宁焉能继续留在这里,说不定早已逃往他国也未必可知。”

    另外一人说道:“我看未必,他父亲的头颅被割下,高高悬挂于城墙之上,身为人子怎能眼睁睁看着父亲落到如此凄惨的境地而无动于衷……更何况子宁武功高强……”

    又有一人劝道:“这些事我们没有关系,还是莫论国事,省得招惹是非。”

    我转身向几(!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人看了看,那几人显然也害怕招惹事端,匆匆付了帐出门而去。

    我跟出门外,再看那几人时,已经不知所踪。

    这又有一队楚国兵马从我面前经过,为首将领向我望了望,大声道:“你给我过来!”

    我微微一怔,自己站在这里并没有招谁惹谁,他叫我做什么?虽然如此,却不得遵照他的话走了过去,恭敬道:“将军有什么吩咐?”

    “有没有见过这个人!”那将领扬起手的画卷,画上的人像仍然是子宁。我摇了摇头,这才发现叫住我的这名将军极为脸熟,仔细一想,这人竟然是楚国王后佑杳的弟弟季庭。当初我和他曾经在楚宫比剑,被我当众一招击败,所以我对他的印象相当深刻,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如今楚惠王遭难,他却没有受到株连,看情况好像还很得意,八成是投靠了公子胜。

    季庭没有认出我,将子宁的画像递给手下:“这混账究竟逃到了哪里?”

    我暗骂这小子卑鄙,脸上却表现的无比尊敬:“将军,我可以走了吗、”

    季庭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不知哪根筋不对,低声道:“奇怪,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我微笑道:“将军是何等身份,我只是一介草民,将军岂会认得我?”[无敌老刘手打整理]

    季庭冷笑道:“你不是楚国人?”

    我点了点头道:“将军明鉴,我只是一个跑江湖卖草药地郎,恰巧经过楚国,没想到这里又发生了事情……”我信口开河道。

    季庭沉吟道:“你是大夫?”

    我暗暗叫苦,暗骂自己找错了理由,越是想尽早脱身,却偏偏引起了这混账的兴趣。事到如今,唯有硬着头皮承认,点了点头道:“是!”

    季庭惊喜道:“我正要找大夫,这两rì郢都有名有姓的大夫不是死了就是逃了,遇上你算是我地造化!”

    我心暗骂:“你***造化了,老子倒霉了。”却不知这混账东西想要我干什么?

    季庭转身向手下卫兵交代了几句,其一名卫兵将马匹给我,季庭命令道:“跟我走一趟!”

    这儿是他的地盘,在找到姒与玥之前,我也不敢过早的暴露身份,只能乖乖上了马,跟随季庭沿着郢都的正大道向前行去。季庭并没有让其他人随行,我小心问道:“将军让我做什么?”

    季庭没好气道:“等到了地方你自然会知道。”他停顿了一下道:“希望你真地有些手段,否则我一刀将你的脑袋砍下来。”

    我心暗骂:“还不知谁砍下谁的脑袋哩。”

    或许是觉着对我的口气过于生硬,季庭又叹了口气道:“先生勿怪,我这两rì心情不好,先生贵姓?”

    “我姓孔!”

    “孔先生!只要你帮我治好病人,我会重重酬谢。”

    前方已经可以看到楚国王宫,我心怦怦直跳,感情这小子是带我入宫,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只要能顺利混入楚宫之,想要找到七公主姒与玥自然会容易许多。

    楚宫更是戒备森严,季庭带我从西门进入,入门之后接受例行盘查。我们随身所带的武器,全都被卸下,连季庭也不能例外,甚至连他身上穿得盔甲也全都脱下,换上便服。得到允许之后,我们方才走入王宫之,进入西花园的长亭季庭方才松了一口气,看得出他的心情也是十分地紧张。

    季庭低声道:“实不相瞒,我姐姐病了,我请先生来,是为她医病的。”

    其实来得路上我已经猜到了七八分,如果不是他的姐姐佑杳生病,季庭不会表现得如此紧张。

    走出长亭,又经过一轮盘查,方才允许进入内宫的范围。

    季庭带我来到长乐宫前,守门地两名宫女迎了上来,看到季庭,美眸都流露出厌恶之sè,冷冷道:“季大将军,王后不想见你!”

    季庭面露尴尬之sè,讪讪道:“劳烦两位去告诉我姐姐一声,今rì她或许不生我气了。”

    两名宫女死死守住前方阶梯,根本没有退让之意,对季庭的反感不言自明。

    季庭道:“我今rì带了神医过来,为姐姐治病,你们无论如何也要让我进去。”

    两名宫女对望了一眼,又看了看我,神情似乎有所松动。[无敌老刘手打整理]

    季庭叹了口气道:“我只有一个姐姐,难道会害她吗?”

    --------

    两名宫女终于点了点头。

    进入长乐宫,季庭脸上充满愧sè,我本来对这个家伙没有任何好感,可是看到他现在地样子倒有些可怜他,也许他投靠公子胜有难言地苦衷。

    季庭在通往寝宫的帷幔着跪了下去:“姐姐我来了……”

    帷幔之响起一个虚弱地女声:“不要脸的东西……谁让你来得?来人!把他……给……给我赶出去……”

    季庭含泪叩头道:“姐姐,你莫要生我的气,我知道我贪生怕死,我不忠不孝,,可是我心总是记挂着姐姐的,姐姐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不想姐姐发生任何的事情……”他说到伤心之处,连连叩头,连额头磕得都一片乌青,看来不似作伪。

    我不由得联想起我和唐蒙,心暗叹,佑杳和季庭虽然都不是什么善类,可是他们姐弟之意的感情倒是深笃。

    帷幔内传来佑杳的哭泣之声,许久方道:“你走吧……”

    季庭又恭恭敬敬叩了三个响头:“姐姐,孔神医我给你请来了,你就是再生我气,也让他帮你看一看。”

    季庭向我点了点头,这才退了出去。

    我站在那是一时间不知该何去何从,幸亏站在一旁的宫女道:“太后,要不要神医为你看看伤势。”

    佑杳黯然叹了一口气道:“必死之人,还看什么?”

    那宫女道:“毕竟是季将军的一番心意啊。”

    佑杳沉默了下去,终于道:“你让他进来!”

    我在宫女的引领下进入帷幔后,却见佑杳一身白sè素服靠在卧榻之上,两名宫女守在她的身边。

    佑杳脸sè苍白,唇sè发黑,早已失去了昔rì的张狂和傲慢,目光之充满黯然,向我淡淡笑了笑道:“季庭不曾为难你吧?”

    我摇了摇头,恭敬道:“季将军并没有为难草民。”

    佑杳叹了口气道:“我自己伤情我自己清楚,你治不了的。”[无敌老刘手打整理]

    我虽然不是什么名医,可是对佑杳的伤势也极为好奇,低声道:“太后愿意让我看一看吗、”

    佑杳点了点头,让两名宫女扶着她向后坐了坐,掀开锦被,却见她小腹的位置围着层层白纱,我惊声道:“有人刺伤了太后?”

    佑杳道:“那jiān贼早已无法无天,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听她话的意思,极有可能是公子胜刺了她这一剑,想不到公子胜也够狠。

    这时候门外宫女通报道:“太后,玥姬过来了。”

    佑杳脸上浮出出一丝暖意:“快……快请她进来……”

    我内心剧震,她口的玥姬该不会是姒与玥吧?可是想想应该不是,当初我护送姒与玥前来楚国和昭王完婚之时险些被佑杳害死,两人之间是敌非友,姒与玥怎会来看她?

    身后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太后,你身体好些了吗?”

    我整个人惊呆在那里,这声音分明是姒与玥所发,我强自忍住内心的激动。

    身穿白sè长裙的姒与玥在戚燕的陪同下慢慢来到佑杳的塌边,许久不见,伊人憔悴了许多,昔rì倔强坚强的目光变得忧伤而黯然,深宫的生活已经将她心的希望一点点磨灭,不知道她的心是否还记得我的名字。

    我内心感到一阵凄楚,如果不是我,姒与玥也不会落到如此落寞无欢的地步……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