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零五章(上)
    姒与玥并没有意识到身边的这个冒牌郎就是我,来到佑杳的身边,柔声道:“太后,我配制了一些伤药,也许会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爱看小?说   w w?w?.?ik?anxsw`com”

    佑杳一双美眸不禁红了起来,颤声道:“与玥……我当初如此对你,你为何还要待我如此宽厚。”

    姒与玥微笑道:“太后,无论任何时候我们都是一家人,越是危险关头,我们越要相互帮助。”

    佑杳含泪点了点头,紧紧握住姒与玥的柔荑。

    姒与玥柔声道:“我给你换药吧。”目光转向我,冷冷道:“你呆在这里做什么?”

    佑杳道:“他是季庭送来的郎!”

    姒与玥此※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时神情方才稍显缓和:“太后的伤情怎样?”[无敌老刘手打整理]

    “我正准备为太后检查伤情!”

    姒与玥道:“由你为太后换药吧。”

    我虽然不是什么圣手名医,可是基础的医学知识还是有的,得到佑杳的允许后,解开了围在她小腹的白纱,伤口已经化脓感染,显然是利器刺伤。我暗自惊叹,想不到公子胜和他的那帮手下竟然如此辣手。

    为佑杳清理了一下伤口,重新用干净的纱布包扎了。

    姒与玥关切道:“怎样?”

    我低声道:“伤口已经化脓感染,情况不容乐观。”

    姒与玥怒道:“还说是什么神医,原来敢不过如此。来人,把他给我赶出去!”小妮子生起气来脾气仍然是那么火辣。

    佑杳的脾气反倒随和了许多,轻声道:“算了,不必为难他,让他走吧!”

    我来到外面,看到戚燕站在那里,正想将自己的身份透露给她,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sāo乱。在几名宫女的惊叫声,一名武将带着六名武士闯入长乐宫。

    我微微一怔,仔细看了看那武将我过去见过,他是公子胜的得力助手之一石乞,听说他和熊宜僚是杀死令尹子西和司马子期的罪魁祸首。不过石乞更为幸运,在那场宫变之,熊宜僚已经不幸挂掉了。

    石乞大声道:“太后呢!”

    姒与玥从帷幔后走了出来,挡住石乞等人的道路,怒道:“这里是长乐宫,岂是你们随便闯入地地方?”

    石乞不屑笑道:“玥姬,我只是打太后问件事情!”

    帷幔后响起佑杳的声音:“你要问什么?”

    “大王被你藏到了哪里?”

    佑杳凄然道:“你们闯入郢都,杀害忠良,惊扰百姓,大王也不知所踪,难道你们不怕报应吗?”

    石乞冷冷道:“我已经在长乐宫的宫墙后找到一个破洞,想来他定然是你放走的,你到底将他送到了哪里?”

    “jiān贼!”佑杳怒喝道。

    石乞向前走了一步试图走入帷幔之,却被姒与玥挡住,怒斥道:“你想做什么?”

    或许是因为公子胜和越王勾践关系非同一般,石乞并没有做出过火之事,对姒与玥还算客气。恨恨点了点头,转身离去,经过我身边之时,却又停下脚步:“你是何人?”

    我低声道:“江湖郎!”

    石乞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谁人让你入宫的?”

    姒与玥此时忽然道:“我将他请来的!”

    石乞转身看了看姒与玥,冷冷道:“走!”我才带领手下人离开了长乐宫。

    姒与玥松了一口气,走入帷幔向佑杳告辞,出来后看到我仍然站在那里,不禁道:“你居然还留在这里,难道当真不想要xìng命了吗?”

    我苦笑道:“我这个样子走出去,只怕没出宫门,xìng命便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姒与玥点了点头,转身向戚燕道:“你将他送到溯哲门,那里的守卫还好说话一些。”

    我跟着姒与玥和戚燕离开了长乐宫,来到宫门外,姒与玥与另外一名宫女准备返回宫室。

    戚燕来到我的身边准备将我送往溯哲门,我小声道:“戚燕,你当真不记得我了?”

    戚燕听到我直接唤出她的名字不觉一惊,此时姒与玥和那名宫女已经走了一段距离,戚燕小声道:“你……你究竟是谁?”

    我微笑道:“当初我将你和七公主千里迢迢送到这里,难道你已经全都忘记了?”

    戚燕又惊又喜,张口想要呼喊姒与玥,却被我抓住手臂,低声道:“先不要告诉她,想个法子看看我们有没有逃脱这里地机会。”

    既然姒与玥说溯哲门的守卫好说话,我便跟着戚燕到溯哲门前看看情况,意想不到的是,溯哲门的守卫也已经更换,而且防守的人数比过去增加了许多。

    --------

    我让戚燕带着我在附近转了转,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最后才和戚燕一起返回了姒与玥所在的暮chūn宫。

    姒与玥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去而复返,有些奇怪的向戚燕问道:“怎么?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变化?”

    戚燕点了点头道:“溯哲门已经换防,兵力较过去又增加了许多,我担心他被公子胜的的抓去砍了,所以将他带回来。”

    姒与玥黯然叹了一口气道:“也罢,这内宫之也混乱异常,公子胜不知何时就会将我们这帮妇人全部杀死。随便给他找个地方让他住下吧,有机会便自己逃!”

    我看到姒与玥美眸之流露出悲戚绝望之sè,显然对现实已经失去了信心。恭敬道:“玥姬,其实[无敌老刘手打整理]我是受了一个人地委托过来给你送信的。”

    姒与玥微微一怔,秀眉挑起道:“你不是郎?”

    我淡然笑道:刚才玥姬应该已经看到,我根本不会看病,哪里会是什么郎?

    “你究竟是谁?”

    我向戚燕使了一个眼sè,戚燕心领神会的退到外面。

    姒与玥充满迷惘的看着我:“你说……究竟是谁让你过来送信地?”

    我微笑道:“陆小龟!”

    当姒与玥听到这三个字地时候,美眸之顿时涌出晶莹的泪光,丰盈地胸膛剧烈的喘息起来,显然尘封许久地内心因为我的名字而异常激动。

    “他……他还好吗?”

    我重重点了点头道:“我很好,而且我没有一刻忘记过你!”

    姒与玥娇躯剧震,一双含泪美眸充满不可思议的光芒。我缓缓揭开覆在脸上地人疲面具,露出我本来的面容。

    “小龟!”姒与玥用力摇了摇头,当她确定自己所见的一切都是事实的时候,猛然冲上前来,投入我的怀,紧紧拥抱住我的身躯,低声啜泣道:“我……我不是做梦吗?”

    我轻吻她的俏脸:“不是做梦,是我!”

    “我以为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你了……”姒与玥用力搂住我的身躯,片刻都不愿意放松,生怕放开我之后,便再也找不到我。

    我微笑道:“傻丫头,我怎么放得下你,这次我不但要救走你,而且要带着你远远离开这个地方,陪我一起去过zì yóu自在的rì子。”

    姒与玥含泪道:“小龟无论你带我去哪里,我都会跟你走,只要你在我身边,rì子便是再清苦,我也心甘情愿。

    我不禁笑道:“难不成跟着我就一定要过清苦的rì子吗?”

    此时门外忽然传来戚燕的声音:“公主,坏事了,大批军队进入内宫了。”

    我和姒与玥都是一惊,想不到公子用我来终于完成了他的谋逆大业,将目光[无敌老刘手打整理]转向了内宫。

    姒与玥道:“大王已经逃走,想必是公子胜不甘心,一定要将他搜出来。”她担心我的处境,关切道:“若是让他们发现了你的行踪岂不是大大的不妙?”

    此时院内已经传来喧哗之声,时间紧迫,没有地方可以藏身,姒与玥慌忙指了指卧榻,让我进入榻藏身,她则褪去长裙,身穿娈衣钻入被褥之,用身体为我掩护。

    我们刚刚藏好,便听到宫门被推开,几名武士冲了进来。戚燕怒斥道:“你们好大的胆子,这里是什么地方,岂容你们随便闯入。”

    一个yīn测测声音道:“滚开!我们要搜查这里!”

    “公主病了,你们不得惊扰她的休息!”

    “滚开!”

    戚燕惊呼了一声,却是被那帮武士粗暴的推倒,四名武士已经冲到了姒与玥的卧榻前。

    我身在姒与玥的卧榻之上,感受着姒与玥充满弹xìng的娇躯,此时却不敢有任何的旖旎之念,心暗下决心,一旦他们发觉,便唯有一拼了。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