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零五章(下)
    我们还没有抵达,却见抱柱后一道黑影闪电般冲了上去,手持剑狠狠刺入其一名叛军的后心,那人正是佑杳的弟弟季庭,他显然愤怒到了极点,刚杀一人,又冲到另外两人身边,连连疯狂刺去。?爱看???  w?w?w?.?ikanxsw`com

    他看到我和姒与玥,以为也是叛军,低吼一声挺起青铜剑冲了上来,双手举剑,高擎过顶,狠狠向我劈了过来。

    我反手挡住他的来剑,冷哼一声道:“自己人!”

    季庭微微一怔,终于看清我的面孔,充满震骇道:“你……”当他的目光落在姒与玥脸上,顿时明白了我的目的,低声道:“常普门只有十人把守!你们只说是我派你们出去办事的!”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一道电光闪过,照耀出季庭充满悲愤的面孔,他挺起鲜血淋漓的长剑,大踏步向长乐宫内走去。

    我低声向姒与玥道:“快走,这里很快就会有叛军前来。”

    姒与玥含泪点了点头,跟着我向常普门快走走去。

    一切果然和季庭所说,常普门只有十名武士把守在那里,我们三人刚刚来到门前便被他们喝住。

    我按照季庭刚才的交代道:“季将军让我们出去办事!”

    那些武士并没有怀疑,同时点了点头,收回手的武器。

    我和姒与玥、三人尽量控制住情绪,平静的走过常普门。

    我心暗自庆幸,没想到今晚的事情进行的如此顺利,只要逃离楚宫,就可以暂时脱离险境。

    我的心情还没有来得及放松,却听到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道:“全都给我站住!”

    我们同时停下脚步,转过身去,只见一名身材魁梧的楚将厉声大喝,此人曾经和我有一面之缘,乃是楚国名剑手骆城的结义兄长郁宗。

    我暗叫不妙,本以为能够就此脱险,却没有想到又遇到了这个家伙。

    郁宗带领四名武士大步向我们走了过来,冷冷道:“难道你们不清楚,天黑以后,任何人不得踏出楚宫半步吗?”我悄然向姒与玥递了一个眼sè,提醒她随时准备动手。我表面上装出恭敬万分的样子:“将军,我们奉了季将军地命令出宫去办一件事。”

    “什么事情?”

    “呃……太后病了,季将军托我们去城找一位郎!”我急生智道。

    郁宗点了点头,他似乎相信了我的说法,挥了挥手道:“去吧!”

    我们转身离去,刚刚走了几步,却又听到郁宗喝道:“季庭手下武士还有女子吗?”

    我内心剧震,看来定是姒与玥和戚燕行走之时不经意露出了破绽。我笑眯眯转过脸去,却见郁宗已然腾跃在半空之,手青铜剑闪电般向姒与玥的后心破空刺去。

    姒与玥时刻戒备着郁宗地动静,郁宗刚一启动,她便抽出腰间长剑,双手握住剑柄全力向对方来剑迎去。

    双剑交错,发出刺耳的金鸣之声,郁宗强大地力量远胜于姒与玥。姒与玥虽然勉强架住这一剑,却无法将这一剑的力量完全卸去,连续向后退了五六步,险些跌倒在地上。

    我慌忙举剑冲上,一剑向郁宗的右肋刺去,逼迫他不得不放开姒与玥,来抵挡我地来剑。郁宗和我连续对了两不,冷笑道:“果然有鬼!”

    这时候那负责守卫常普门的十多名武士也冲了上来。

    我低声道:“你们先走,我来断后!”

    姒与玥一剑逼退一名武士,和戚燕一起向前方跑去。[无敌老刘手打整理]

    郁宗冷笑道:“一个都走不掉!”他连续向我刺出两剑,郁宗也是一名力量型剑手,不过和我相差并不算太多。我接连封住他的攻击,以诡异的越女剑应对,我边打边退,和郁宗交手几招之后,已经确信郁宗的剑法应当在我之下,两名武士本想从我的身后对我进行包抄,却被我接连刺杀当场。

    郁宗yīn冷的双目露出一丝寒意,他大声道:“去叫援军!”

    姒与玥和戚燕并未走远,我若是不走,姒与玥定然不会单独逃走的。

    眼前的局面唯有放手一搏,我将越女剑最jīng妙的剑法连续使出,逼得郁宗连连后退,低声威胁道:“郁宗,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和千面剑魔是知交好友,你是骆城地大哥,咱们还算是有些联系,你逼急了我,我拼着这条xìng命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郁宗双目流露出些许犹豫,其实他已经看出我并非重要之人,而且我地剑法又胜过他,纠缠下去,就算可以成功将我拖住,只怕他地xìng命也很难保住。

    这时候楚宫的方向突然燃起了火光,一名武士惊呼道:“王宫失火了!”

    郁宗显得错愕之极,现在正下着大雨,王宫失火十有**是有人纵火。他向我看了一眼,低声道:“今rì就放过了你!”

    我心领神会地收起长剑,虚晃一招向远方逃去,郁宗和那帮武士果然没有追赶,转身向王宫的方向赶去。

    我和姒与玥戚燕会和在一起,迅速潜入前方偏僻的小巷,虽然我们逃出了楚宫,可是现在郢都城门紧闭,我们不可能连夜离开。

    因为郢都叛乱的缘故,很多百姓已经逃走,城内剩下的百姓也都早早的将房门紧闭,小巷内空无一人,我们寻了一家无人的民宅,我从围墙上翻了过去,然后又打开院门将姒与玥和戚燕接了进去。

    进入房内,寻找到几套粗布衣衫换上,戚燕来到厨房,发现米缸之还有些稻米。我们逃了许久,肚子都饿了,姒与玥和戚燕两人生火灶饭,忙的不亦乐乎,望着炉灶内熊熊燃烧的火焰,此时方才感到暂时脱离了危险。

    姒与玥靠在我的肩头,小声道:“不知道那些人还会不会追上来。”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们对公子胜来说并不重要,他现在的jīng力都放在楚惠王和[无敌老刘手打整理]子宁等人的身上,哪里顾得上管我们。”

    “希望如此!”姒与玥有些疲倦的叹了一口气。

    门外风雨正急,闪电霹雳接二连三的响起,戚燕做好饭,盛好了端到我们的面前,我们草草吃了晚饭。我低声道:“今晚应该不会有什么异动,明rì我出去看看,有没有机会逃出郢都。”

    回到房内,我和姒与玥偎依在一起睡了,对我们而言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休息,姒与玥偎依在我的怀久久不能入睡,柔声道:“小龟,我不是做梦吗?”

    我微笑着将她搂紧:“当然不是做梦,我们现在正搂在一起哩。”

    “我还是不敢相信!”

    我在她樱唇上吻了一记:“不必多想了,从现在起,我们再也不会分开。”

    姒与玥点了点头,突然狂热的吻住我的嘴唇,我的**瞬间被她引燃,三下五除的将她的衣裙脱下。姒与玥也疯狂的撕扯着我的衣服,我们的身体很快便融为一体,在卧榻之上抵死缠绵。当我深入伊人的娇躯之时,她方才感到温暖而充实,紧紧拥抱着我的身躯道:“我愿意永远和你这样……”

    我不禁笑了起来:“只怕我的身体会吃不消哦!”

    姒与玥含羞在我的肩头轻轻咬了一记…

    翌rì清晨,大雨并没有停歇的迹象,我让姒与玥和戚燕在家等待,自己则穿上蓑衣戴上斗笠,去街上打探消息。

    来到郢都干道之上,却见大队士兵正在调动,百姓都向两旁避让,我寻了一位长者,低声询问道:“大爷,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老者向周围看了看,小声对我道:“听说大王逃到了叶城,叶公听闻叛乱之后大为震怒,已经发兵向郢都而来,这两天就要到了。”

    我心暗喜,没想到叶公发兵如此迅速,根据历史上记载,叶公应该顺利将公子胜赶下台,重新将楚惠王扶上王位。

    那老者又道:“这叶公可是一位大大的忠臣,他的父亲是楚国过去的司马沈尹戌,后来为国战死在疆场之上。”

    我微微一笑,这位叶公沈诸梁深得民心,赶走公子胜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又城门处看了看,城门的防守愈见严密,看来叶公进入郢都之前,想顺利出城是不可能了。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