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零六章(上)
    我到街上买了一些rì常的必需品和食物,真正打起仗来,这些东西一定会十分紧缺,现在虽然战争未起,楚国的物价已经飞涨走来。爱?看 小说 ?网? ?  w?w?w?.?ik a n?xsw`com

    带着买来的食物返回住处,姒与玥和戚燕都关切的迎了上来,自从我出门起,她们便为我的安危担心,看到我平安返回一颗高悬的心才算落地。

    姒与玥看到我买来的东西,顿时明白短时间内无法顺利出城,轻声道:“是不是城门已经封锁了?”

    我点了点头道:“叶公很快便会率兵攻打郢都,现在公子胜将所有的城门都已经封锁了。我们暂时留在这里躲避,等叛乱平定之后,再图谋离开。”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姒与玥道:“只有这样了。”

    门外又响起喧嚣之声,我透过门缝向外望去,原来是居住在这里的百姓都闹赶来了。

    我点了点头道:“公子胜谋朝篡位,不得人心,叶公一来,老百姓也忍不住了。”

    姒与玥笑道:“我们去看看?”

    我摇了摇头道:“现在到处都是一片混乱,还是留在这里安全一些。”

    此时远方忽然传来高声的叫喊:“叶公入城了,叶公入城了!”

    我拉着姒与玥重新返回院内,门外的喧闹直到第二rì凌晨方才停歇。出门一问,郢都地百姓看到叶公的旗号之后便冲向城门,连负责守城的士兵也造了反,将城门打开将叶公迎入。公子胜和他手下地那帮我看到势头不妙,慌忙从西门逃了。

    趁着城内外一片混乱,我们三人也随着人流离开了郢都。楚宫稳定之后,姒与玥逃离之事一定会被他人注意到,留在这里只怕夜长梦多。

    我驾着牛车带着姒与玥和戚燕顺利离开了郢都,转身回望硝烟弥漫的郢都,我不禁长长松了一口气,途虽然有些波折,可毕竟有惊无险的离开。

    姒与玥小鸟依人地靠在我的肩头,对她而言这份幸福是梦寐以求的。

    我们一路向西而行,当晚便露宿在郢都城外五十里地信源镇。

    用完晚饭,我和姒与玥在小溪旁谈心。姒与玥道:“再有几天,我们便可以离开楚国了,再不用担心被楚人追上。”

    我微笑道:“放心,这里地处偏僻,我们又身穿便衣,他们怎能找到?”

    姒与玥缓缓点了点头,此时却听到戚燕的惊呼之声:“公子……有一支军队向我们这边而来。”

    我微微一怔起身向远方望去,果然看到一支近二百人的队伍向人们这边走来,此时要要躲藏已经来不及了。我冷静道:“不必慌张!”

    那支队伍来到小溪边,不少士兵跳入小溪之,大口大口的饮水,为首一人竟然是公子胜。我暗叫不妙,从郢都逃了出来竟然在这里遇上了这个家伙。

    姒与玥担心被他们认出,垂下头来。

    有两名叛军看到姒与玥和戚燕,怪叫道:“上天待我们不薄,临死之前居然给我们送来两个美女享用。”

    他们这么一叫,将一帮叛军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来,十多名叛军同时向我们围了上来,我内心一沉,这帮叛军早已抱定必死之心,现在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我单手握住剑柄,将姒与玥和戚燕护在身后和,冷冷道:“谁敢上前,我便一剑斩下他的脑袋!”

    在不远处饮水的公子胜缓缓站起身来,怒喝道:“你们做什么?全都给我滚开!”

    他身边地那人是石乞,看到那帮部下无动于衷,忍不住怒喝道:“怎么?都反了吗?大王的话你们胆敢不听!”

    几名叛军忽然笑了起来:“大王?他算哪门子大王!”

    又有一人道:“他犯上作乱,我们为何要护着他逃走。不如将他的脑袋割下来,送到叶公手,或许还能够保全我们的xìng命!”此言一出,不少士兵同时响应。

    石乞脸sè一变,大声道:“保护大王!”有约三十名的忠心手下迅速围拢上来,将公子胜护在正。

    石乞一剑将一名想要冲上前来的士兵刺杀,怒吼道:“谁再敢上前,这就是他的下场!”

    那帮叛军根本没有被石乞的行为吓住,一拥而上,向公子胜冲杀了上去。

    有几名叛军向我们围拢上来,试图将姒与玥和戚燕抢走,我怒不可遏,连续刺出两剑,将两名叛军杀死。

    姒与玥也抽出青铜剑砍杀了一名叛军。

    一时间小溪边乱战一团,我们不得以卷入了这场叛军内部的厮杀。

    整个过程公子胜都呆呆站在那里,整个人宛如呆了一般,虽然身处战局之,却又像眼前的杀戮跟他毫无关系。

    那些作乱的士兵很快便发现想刺杀公子胜并没有那么容易,加上不断看到同伴身死,吓得四散逃去。

    公子胜因为这场变乱,现在剩下的更不到二十个人,石乞显然认出了姒与玥,有些吃惊的看着姒与玥道:“玥姬!”

    姒与玥淡然一笑:“你认错人了!”

    公子胜的目光向姒与玥扫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道:“石乞,你认错了!”

    石乞望向我们的牛车:“把牛车给我们!”

    我冷冷看着他:“怎么?想改行当强盗吗?”

    石乞怒道:“让你做什么,你便照做,难道想死吗?”

    我缓缓抽出青铜剑道:“今rì反正杀了不少人了,也不差多你一个!”

    公子胜黯然道:“石乞,算了!”

    他摇摇晃晃向小溪走去,石乞愕然道:“主公!”

    公子胜仍然慢慢走入小溪之,仰望乌沉沉的夜空道:“你们都走吧!”

    石乞连同手下的士兵全都跪下道:“主公,我们只要逃出楚国,就还有机会,你千万不可以放弃?”

    公子胜惨然笑道:“机会?我已经登上了楚国王位,可是叶公一来,郢都的百姓涌上街头,打开城门,将他迎了进来。我辛辛苦苦筹谋许久的事情,却不及叶公这两个字更有威力,我拿什么再来?”

    “主公?”

    公子胜躬下身子,鞠了一捧清澈的溪水:“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死后,只能落下一个乱臣贼子的骂名了。”

    石乞含泪道:“主公,毕竟我们还活着,就算不能为王,平平安安的活下去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公子胜缓缓转过头来:“你不懂得,你永远不懂得登上王位的滋味……”他有些凄凉的笑着:“如果让我作为一普通人那样苟活着,比杀死我还要难受。”他摆了摆手道:“叶公不会放我活命,你们不要再跟着我了,若是你还记挂着我们的情意,把我埋了吧,不要透露埋我尸首的地方,让我死后落个安宁。”

    石乞大呼道:“主公!”大步向公子胜跑去。

    公子胜猛然抽出腰间青铜剑,锋利的剑刃携着一抹寒光掠过他的咽喉,鲜血在月sè下显得格外凄迷。公子胜的身躯摇晃了一下,缓缓向溪水倒去。石乞声嘶力竭的呼喊着,从水抱起公子胜的尸体,泣不成声道:“主公……主公……”

    我虽然对公子胜没有什么好感,可是亲眼看到他落到如此下场,也不禁一阵恻然。

    那几名留下的武士,看到公子胜已死,也慌忙逃走,只剩下嚎啕大哭的石乞抱着公子胜那具慢慢失去湿度的尸体……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