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零六章(中)
    利用青铜剑默默在原地挖着一个土坑,他边挖边哭,看来对公子胜的情谊的确深厚。ikan?xsw w?w?w?.?ik?a?n?x?s?w?`com由于情绪过于激动,竟然喷出数口鲜血,身躯摇晃了一下,若不是依靠青铜剑的支撑,已然摔倒在地上。

    姒与玥轻声叹了口气道:“我们帮帮他吧。”

    我点了点头,走上前去,默默帮助石乞挖了一个坟坑,又帮助他将公子胜的尸体架入坑,利用泥土的碎石掩埋。

    石乞跪在公子胜坟前重重叩了三个响头含泪道:“主公……我不能为你守灵了……”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向我充满感激道:“多谢公子相助之恩,主公埋骨之地还望公子不要向他人透露。”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说出去。”

    石乞抿了抿嘴唇道:“大恩不言谢,公子今rì的恩情石乞只有来世报答了。”

    我们和石乞分手之后,方才发现那辆牛车也被叛军夺去,只能步行向楚国边境行进。没走出太远却又遭遇到一支军队,我们不及躲开,便被他们拦住,为首一名黑甲将军大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平静回应道:“我们是蔡国的商人,途径楚国遇到叛乱,而今东西也被敌军抢走了。”

    那将领目光上下打量着我,低声道:“叛军?”他又指向姒与玥和戚燕道:“她们是谁!”

    “是草民的妻子!”

    那将领掉转马头向队伍行去,我本以为能够就此混过去,却听他冷冷道:“把他们带过来!”

    几名士兵将我们押着来到队伍之,让我吃惊地是,石乞也被他们拿住,整个人被五花大绑捆在那里。

    那将领大声道:“你看清楚了,刚刚遇到的叛军有没有他?”

    我摇了摇头,断然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此人!”

    那将领缓缓点了点头道:“当真没有见过?”

    我淡然笑道:“将军还以为我会欺骗你吗?”

    此时远方尘土飞扬,旌旗招展,却是另外一队人马赶到。大旗上都飘扬着一个大大的叶字,我心暗自奇怪:“难道是叶公到了?”

    那将领用青铜剑抵住石乞的咽喉道:“快点交代!公子胜到底在哪里?”

    石乞的脸上不见任何惊恐,漠然道:“主公已然自杀了!”

    “尸体在哪里?”

    “已经埋了!”

    “埋在何处?”

    石乞哈哈大笑道:“人都死了,你还问他作甚?”

    那将领怒道:“乱臣的尸首还得斩首示众,你岂能将他随便埋了?快说!”

    石乞平静道:“我不会说!”

    无论那将领怎样问,石乞总是闭着双目,装聋作哑再不理会。

    过了一会儿,有人通报道:“将军,叶公来了!”

    我内心也是一惊,想不到叶公竟然亲自追赶过来了。

    我们三人现在被叶公的士兵重重围困,只能见机行事,短时间内是无法顺利脱身了。

    三辆兵车在二十余骑的护卫下缓缓在我们面前停下,一名身穿青铜铠甲的年轻将领从坐骑上翻身跃下,赫然正是楚国令尹子西地儿子子宁。子宁双目通红,颌下胡须已经多rì没有修剪。

    他目光充满杀机的盯着石乞,猛然冲了上去,抬脚踹在石乞地小腹之上,将石乞踹倒在地上。石乞睁开双目,满口鲜血,脸上却仍然没有流露出半分恐惧,呵呵笑道:“原来,你还活着……”

    子宁又是重重一脚踹他的小腹,石乞痛得整个身体弯曲走来,他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鲜血,胸口剧烈起伏着:“士可杀不可辱,我随主公兵败,绝无怨言。你要杀便杀,不必这样折辱我……”

    我也感觉子宁这样的行为有些过分,可是碍于处境微妙,自然不敢上前相助。

    子宁咬牙切齿道:“你这禽兽,竟然如此残忍的对付我的父亲!”

    石乞微笑道:“我怎样对他,你可以用十倍残忍地手段对付我!”

    “你不配!告诉我公子胜的下落,我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我说过了,主公已死!”

    子宁恨恨点了点头,他大声道:“给我将大锅支走来!”

    几名士兵在正空地上支起一口巨大的铁锅,下面点燃木材,锅内加满冷水,很快那大锅内的水便开始沸腾走来。

    子宁冷笑道:“石乞,再不说公子胜的下落,我便将你投入这大锅煮熟!”

    石乞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呵呵笑着,目光意味深长的向我看了一眼。然后慢慢走向大锅:“不知道我石乞的肉味如何?”他闭上双目,深深吸了一口气,竟然毫不犹豫的向铁锅内跳去。

    姒与玥和戚燕同时惊呼了一声,连我都忍不住闭上了双眼,不忍心看到眼前凄惨地一幕。

    子宁也没有料到石乞会有如此胆sè,众人将石乞大从锅捞出来地时候,石乞已然咽气了。

    子宁怒吼道:“把他给我剁碎了喂狗!”

    兵车内一个深沉地声音叹道:“算了,石乞虽然是个叛贼,对公子胜倒也算得上忠烈。他人都已经死了,我们不可以继续侮辱他!”

    车门缓缓打开,一名身材高大的年男子从车内走了下来,他浓眉大眼,双耳垂肩,举手投足流露出一股霸气。我暗暗猜想,这位气宇不凡地男子想必就是叶公了。

    子宁虽然憎恨石乞,却不敢违背叶公的意思,叶公挥了挥手,让士兵将石乞的尸体就地掩埋,目光向我看了看。

    子宁的目光却落在姒与玥的身上,刚才姒与玥和戚燕看到石乞惨死的一幕,发出惊呼,已经让子宁留意到她们两个,二女生恐被子宁认出,全都垂下螓首。

    子宁低声道:“你不是……”他大踏步走到姒与玥的身前,伸手想要抓起她的发髻,我一把将他的手腕握住,目光和子宁冷冷相对:“将军,我们只不过是逃命的路人,你何必咄咄逼人呢?”

    子宁的瞳孔骤然收缩,他显然已经认出了姒与玥,看了看姒与玥,又看了看我,低声道:“你好大的胆子!”

    我平静道:“草民自问不是将军的对手,可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也会拼死一战!”

    子宁的唇角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好……好……”

    我松开他的手腕,子宁翻身上了骏马。

    我本以为事情能够就此蒙混过去,却看到车内叶公将车帘掀了起来:“给他们一辆车,让他们跟我们走!”

    姒与玥小声在我耳边道:“他好像认出我了。”

    我暗暗叫苦,这下麻烦透顶,想要从叶公的身边逃走,只怕难于登天。

    这位叶公并没有难为我们,陪同我们马车随行的士兵也对我们十分的客气。跟随他们回头向东行进,当晚宿营之时,也为我们安排好了营帐。

    我和姒与玥正商量如何逃走之事,有士兵过来请我们去叶公那里。

    进入叶公的营帐,却见帐内只有叶公一人,我和姒与玥紧张的心情才稍感放松,我甚至生出想要劫持叶公逃走的念头。

    叶公表情和蔼道:“坐!”

    我和姒与玥在叶公的对面跪坐,姒与玥的目光始终低垂,不敢与叶公对视。

    叶公笑眯眯看着我道:“是不是想劫持我,以为我人质逃出这座军营?”

    我被他说心思,脸上一热,幸好带着人疲面具表情上看不出任何改变:“叶公多虑了!”

    叶公道:“我曾经答应过先父,除非楚国有难,否则我不会进入郢都城内一步。”

    我低声道:“叶公是担心别人会有其他的想法?”

    叶公微笑道:“你的脑子果然灵光!”

    从他的话能够听出,他似乎已经知悉了我的身份,我好奇道:“叶公认得我?”

    叶公低声道:“公子胜已死,大王重新登上王位,我在郢都的使命也已经完结了。”他停顿了一下又道:“赢怜是我的义女!”

    我此时方才明白叶公为何要将我们留在军营之。

    叶公道:“赢怜在几rì前专门派人过来送信,让我留意她的下落,顺便帮她保护她处处留情的丈夫……”

    我尴尬的干咳了一声,赢怜果然对我了解甚深,知道我听闻楚国内乱的消息一定会不惜一切前往宫内拯救姒与玥,所以提前跟叶公打了招呼。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