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零六章(下)
    叶公叹了口气道:“现在看来有些人是必须要死了!”

    我内心微微一怔,叶公笑眯眯向姒与玥道:“明白我就会让人去越国报信,七公主不幸身故了……”

    姒与玥俏脸之上流露出欣喜无比的神情:“多谢叶公!”

    叶公笑道:“回去歇息吧,明rì你们随我一起前往叶城,我会尽快安排你们离开楚国。?爱看?小?说?  ?? w?w?w?.?ik?a n?xsw`com”

    我慌忙道谢。

    叶公将我们两人送出营帐外,此时夜sè已深,乌云遮月,看来明天又将是一个yīn雨天气。

    我们向叶公道别之时,我内心却突然感到一阵慌乱,目光向周围搜寻而去※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这种感觉极其奇怪。我并未看到任何异常,可是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却威迫着我的内心。

    猝然远方一道寒芒向叶公的后心shè去,我低吼道:“让开!”苦于手没有武器,一把将叶公推开。

    一支蓝光闪闪的羽箭贴着我胸前衣襟飞了出去,径自shè入我身边的一名武士胸膛之。那武士惨叫了一声,向后倒去,我一把将他腰间的青铜剑抽了出来,此时看到三道黑影宛如鬼魅般向我们所处的位置飞掠而来。

    我大声道:“保护叶公!”挥舞青铜剑向那三道黑影迎去,正一人冷哼一声,手青锋和我重重对击在一起,另外两人则分从两侧向我肋间刺来。

    我身体原地旋转,连续用青铜剑磕开他们地进击。

    这时候负责保护叶公的武士也冲了上来,力量的强弱对比立时逆转。

    叶公让人护住姒与玥,不慌不忙道:“骆城是你吗?”

    和我对决的那人微微一怔,目光掠过一丝不宜觉察的慌张。

    我这才知道原来前来行刺的竟然是骆城,手青铜剑微微一抖,一股yīn冷强烈的剑气向骆城席卷而去。

    骆城不得不收敛心神,举起手剑挡住我的一轮暴风骤雨般攻击。

    双剑连连在虚空相撞,迸shè出点点绚丽火星,骆城yīn测测道:“好剑法!”

    我微笑道:“过奖!”我们彼此间向后撤出十步左右,而后同时向对方冲去,借用冲击的惯xìng,让进攻的威力成倍增加,双剑撞击发出刺耳地声音,因为剧烈地撞击,韧xìng绝佳的剑身不断在虚空颤抖。我的手腕感到一阵酸麻,悄然向骆城看去,他比我也比不了多少,手掌微微颤抖着,双足连续后撤两步,这才卸去我强大地輹。

    面对这位曾经的楚国第一剑手,我没有显现了任何的弱势,不觉信心倍增,挥舞青铜剑再次进击过去。

    此时远方一道寒芒直奔我的面门而来,我不得不放弃这次的攻击,用青铜剑隔住这猝然袭来的攻击。

    短剑重击在我的青铜剑之上,其力道强大远远超乎我的想你之外。我连退数步方才将这强大的力量完全卸去,不等我双足站稳,骆城已经一剑向我的心口直刺而来。

    我身体向后仰翻,骆城地剑身贴着我地前襟划过,剑锋将我前襟地衣袍撕裂开来,仅差分毫便会划破我的肌肤。

    两名武士慌忙过来救我,被骆城连续两剑刺小腹,立时丧命法场。

    他们地xìng命让我换得了喘息之机,这时候,从远方一道高瘦的身影向军营飞掠而下。

    一时间羽箭齐飞,向着空那人不断shè去,那黑衣人人在空,动作却灵巧到了极点,手飞出明晃晃的一物,却是一条青铜链剑,链剑被他挥舞的风雨不透,在周身形成一面护盾,将羽箭尽数阻挡在外。

    右足落地之时踏一名士兵的身躯,将那士兵踏得整个人跪倒在地,骨骼发出清脆的碎裂之声,显然已经无法存活了。

    黑衣人微笑着转过身来,目光充满杀机的落在我的脸上:“小子,别来无恙?”

    我内心一惊,眼前来人正是千面剑魔凛惟。

    我对凛惟极为了解,深知他武功高深莫测,更兼有随意变幻容貌的能力,心情顿时沉重起来。手握青铜剑护在叶公前方,大声道:“先把凛惟除掉!”

    几百名武士同时涌了上去,将凛惟等人包围在心。

    凛惟一声长笑,身躯冲入士兵的包围圈,转瞬之间士兵的惨叫之声接二连三的响起。我向凛惟望去,却见他的身影突然从包围圈消失,心大叫不妙,低声向身后叶公道:“叶公,此人善于伪装,你还是先回返营帐去!”

    目光一刻未停的向周围望去,生怕凛惟伪装成士兵,突然发动攻击。

    身后忽然传来惨叫之声,却是两名士兵又已经遭到屠戮。我霍然回身,看到一名楚兵手握利刃向叶公的身后猛然刺去,我大吼道:“闪开!”,以肩头将叶公撞到一边,那一剑来势奇快,我下意识的身体向后一缩,虽然如此仍然没能将他刺来的一剑完全避开,剑锋瞬间刺破我的肌肤,贴着我的肋骨向胸内刺来。

    情急之,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从目光之已然判断出此人正是伪装后的凛惟。

    凛惟冷哼一声,紧紧攥起的左拳猛然轰击在我的右肋之上,我清楚的听到自己肋骨断裂的声音,剧痛让我发出一声闷哼,也激发起体内的潜力,我硬生生将已经刺入身体的利剑推了出去,身体后撤一步。

    凛惟冷笑道:“这次是你自己要死,怨不得我!”他挥动手剑再度向我的心口刺来。

    一名楚国武士斜刺里冲了上来,试图挡住凛惟的一剑。

    凛惟根本没有将这些武士放在眼里,随意挥动长剑,试图荡开对方的长剑,双剑相交,凛惟却面sè突然一变,他显然错误估计了对手的力量。

    那名楚国武士手剑不可思议的变幻了角度,刺在凛惟的手腕之上,凛惟惊恐道:“你是……”

    我肋骨断裂,痛得几乎要倒在地上,一名武士来到我的身后,扶住我的臂弯小声道:“支持住,没事了!”

    我内心剧震,不可思议的望向那名武士,却见他的目光充满万种柔情,从声音我已经听出这武士竟然是孔晴所失。

    凛惟和那名楚国武士越打越快,两人从地面掠向半空之。

    骆城等人也已经被楚军团团围住,他们的剑法虽强,可是面对这么多的对手,也无力取胜。

    那武士冷冷道:“师兄,你至今还执迷不悔吗?”

    凛惟怒道:“什么执迷不悔?我不需要你来指教!”

    我忍痛向孔晴道:“他……他是你师父?”

    孔晴点了点头,小声道:“凛惟并不想行刺叶公,他只是想保护骆城而已……”她停顿了一下又道:“不知叶公可否愿意放过他?”

    我缓步向叶公走去,一旁的姒与玥慌忙冲上来扶住我的另外一条手臂。我低声向叶公道:“骆城已经是丧家之犬,叶公是否可以既往不咎,让他自生自灭?”

    叶公淡然一笑,挥舞了一下手臂道:“让他们走吧!”

    他既然下了命令,所有人便停下手来,让开一条道路,浑身是血的骆城从人群一步步走了出来,凛惟来到他的身边,搀起他的手臂,关切道:“城儿,你有没有事?”

    骆城摇了摇头,目光充满杀机的盯住叶公:“你虽然放过了我,可是我不会感激你!”

    叶公呵呵笑道:“我并不需要你感激,也不是想放过你,只是不想看到有人为了你无辜牺牲了xìng命。”

    骆城咬了咬嘴唇,目光落在凛惟脸上,看到的是凛惟充满关切的双目,他沉声道:“终有一rì,我会再回来!”

    在凛惟的搀扶下,骆城一步步走向远方。

    叶公大声道:“公子胜已经死去,你何苦执迷不悔!”

    孔晴的师父也不知何时离去了,我担心孔晴也悄然离开,手掌牢牢握住她的手腕。姒与玥看到我握着这名男子的手腕不放,异常好奇,当着众人又不好问。

    孔晴羞道:“你抓得这么紧做什么?我又没说要离开!”

    姒与玥这才听出孔晴是个女子,不禁会心一笑,柔声道:“你伤势怎样?”

    我这才感觉到肋骨的疼痛,低声惨叫走来,二女慌忙扶住我的双臂,将我送入营帐之。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