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零九章(上)
    茹姬的目光仍然是那样妩媚妖娆,娇躯凸凹有致,走起路来摇曳生姿,我们彼此对视着,眼底深处都流露出旺盛的情焰。??? ? 爱看? ?? w?w?w?.?ik?a?n?x?s?w?`com我一把将茹姬拉入怀,毫不客气的品评着她的芬芳樱唇,茹姬丰满的双峰在我的压迫下不断起伏着。

    大手探入她的长裙,却摸到一双**笔挺的美腿,茹姬竟然在长裙内未着寸缕,香舌热情逢迎着我的亲吻。因为我手指的动作,娇躯在我的身体上不断厮磨,娇声道:“让人家想死哩……”

    **过后,茹姬跨坐在我的双膝之上,轻轻梳理着云鬓,一双星眸无比妩媚的看着我:“嗳,你这次来难道专门是跟我那个老不死拜寿的?”<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我呵呵笑了起来:“若是他死了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茹姬搂住我的脖子娇滴滴道:“人家一rì也不想守着那个yīn阳怪气的家伙了。”

    我微笑道:“等过了这段rì子,你找一个机会,从王宫逃出来,去望月城找我,我给你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就是。”

    “真的?”茹姬欣喜无比,光洁的额头抵在我的额前。

    我点了点头,有些歉然道:“不过只怕我们之间一辈子只能偷偷摸摸的来往。”

    茹姬温婉笑道:“只要能够看到你,就算终于见不得光又如何,我宁愿当你的情人,也好过在这深宫之饱尝相思之苦。”

    我内心一阵感动,轻吻茹姬的樱唇,却再度点燃了茹姬久旷的**。温热的娇躯再度将我包容……

    虽然不舍,可是终归还要分离。茹姬整理好衣裙,柔声道:“这两rì我会探探他地想法,若是他愿意封你为诸侯,我会安排你去宫内见他。”

    我点了点头道:“这次前来洛邑地事情极为隐秘,尽量不要让不必要的人知道。”

    茹姬点了点头:“你放心!”

    我又拥吻了一下茹姬,方才和她依依惜别。

    赢厉抵达洛邑之后,就住在静山侯府,他也没有急于前去拜见周天子。其他早来的诸侯也是一样,所有人都没有将这个傀儡天子看在眼里,之所以前来拜寿,只不过是借着拜寿地机会相互间讨论一下外交和发展而已。

    端木匿为我搜集着各方的情报,每rì及时向我汇报。周天子寿辰前两rì,茹姬为我安排好了一切,让我去斗鸡场面见周天子。

    周天子姬匄比起我上次见他之时又苍老了许多,佝偻着身躯,双目无神的看着场内地斗鸡。

    季高向我使了一个眼sè,示意我不要在这个时候打扰姬匄。

    我静悄悄在姬匄的身后站着,场内两只斗鸡正在搏命厮杀着,羽毛乱飞,鸡冠之上都是鲜血淋漓,却没有一只斗鸡甘于示弱。

    姬匄低声道:“这诸侯之间也像斗鸡一样,彼此厮杀不停,最后遍体鳞伤。”

    我轻声道:“或许他们和斗鸡的目的不同,斗鸡是为了胜利,而他们是为了土地和权力。”

    姬匄回身看了看我,双目流露出莫名的悲哀,他忽然大声道:“将这两只斗鸡给我杀了!”

    我微微一怔,不知道自己因何触怒了他。

    季高慌忙让人去捉拿斗鸡,当着我们的面就将斗鸡地头颅斩断。

    姬匄单薄的唇角泛起一丝残酷的微笑,他指了指前方的凉亭,和我先后来到亭内落座。季高为我们倒上茶水,姬匄挥了挥手,示意季高和其他人一起退了出去。

    我恭敬道:“陛下,孩儿这次专程前来给你贺寿的。”

    姬匄点了点头道:“我这么多义子之也只有你还记得这件事……”停顿了一下又道:“虽然是我的寿辰,可是我却并不是这件事的主角。”言语流露出淡淡地悲哀。

    我微笑道:“陛下过虑了,天下诸侯虽多,可是每一寸土地老师周室的天下。”

    姬匄看了看我:“你当真这样吗?”

    我点了点头,内心却有些惭愧,之所以说出这句话不过是安慰他罢了。

    姬匄叹了口气道:“我心理清楚,知不知道我为何流连于斗鸡场上?”

    我摇了摇头。

    “因为只有在这里,我才能够cāo控它们的生死,才可以随心所yù的做任何事情。”

    我能够体谅到姬匄此时心的悲哀,可是又不知如何开口安慰,对他而言只能接受这具无奈的现实。

    姬匄道:“假如可以交换,我宁愿像你一样据守一方土地,做一个不起眼的诸侯。”

    我笑道:“陛下说笑了,再说我并不是诸侯。”

    姬匄道:“诸侯乎?大王乎?只不过是一个虚名罢了。像我这样的大王比起许多的诸侯又能强到哪里?”他还是第一次在我的面前说出这番推心置腹的话,我不由得同情起这个傀儡天子。

    姬匄道:“我打算将望月国封给你。”

    我大喜过望,知道姬匄已经同意将我封为诸侯,虽然只是虚名而已,可是毕竟有了官方的任命,rì后已经可以和其他诸侯国平起平坐:“多谢陛下。”

    “就叫望月公吧。”

    我心暗笑,这姬匄倒是省事儿,直接按望月城给我封号,嘴上却要连连称谢。

    姬匄道:“再有两rì就是我的寿辰,我会在宴会上当众宣布这件事。”

    了却了这一桩心事,我的心情好了许多,可是姬匄却没有我这们的兴致,简略说了两句,便不再说话,我识相的起身告辞。

    季高将我送到门外,微笑道:“恭喜望月公!”

    我呵呵笑道:“季总管不要取笑我了,什么望月公,只不过是虚名罢了”

    季高道:“公子莫要小看了这个虚名,有了这个虚名便有了逐鹿天下的资本,便有了和天下诸侯平起平坐的资格。”

    我平静道:“我并没有太多的宏图大志,能够拥有自己的一片土地容身便已经心满意足。”

    季高微微一笑:“或许公子现在会这样想,将来一定不会。”

    我又道:“以后还望总管多多照应我。”

    季高道:“我们虽然相处时rì不多,可是彼此脾xìng相投,这种事情我肯定会尽心尽力,对了司寇那里你有没有去过?”

    我摇了摇头道:“我刚刚抵达洛邑,恩师那里还没有去过,不过,我打算马上就去拜会他。”

    季高道:“这次列国诸侯前来名为拜寿,其实却各有目的。”

    我微笑道:“天下间永无平静之rì,我只愿这战争来得越晚越好。”

    季高点了点头。

    司寇伯僚听闻我到来,亲自到门前相迎。我慌忙向他行礼道:“学生来迟,还望恩师恕罪。”

    伯僚哈哈大笑:“你现在已经是望月公,再这样说话,我这个老家伙只怕要坐不住了。”

    我笑道:“无论何时恩师终归是我的恩师。”

    伯僚挽着我的手腕来到花厅内落座,我呈上送给他的礼物。伯僚让人收下,直奔主题道:“你这次前来不单单是为了讨个封号吧?”

    我知道伯僚向来眼光独到,对他并没有任何欺瞒:“恩师,实不相瞒,这次是赢厉约我前来的。”

    伯僚皱了皱眉头道:“莫非赢厉要和你讲和?”

    我笑道:“我和他本来就没有太多的冲突。”

    伯僚笑道:“赢厉最近的rì子不好过,听说他和秦太后闹得很僵,定然是为了稳住你,好专心对付秦太后。”

    “我也是这么想。”

    伯僚道:“你既然前来想必已经准备和他和解。”

    我点了点头道:“当真什么都瞒不过恩师。”

    伯僚道:“难道你没有rì后图霸原的打算?”

    我笑道:“看来我让恩师失望了。”

    伯僚道:“就算没有,你也需要为未来打算。”

    我内心微微一怔:“恩师的意思是……”

    “你虽然不想攻秦,可是等赢厉稳住阵脚之后,一定会转而对付你。”

    我点了点头道:“赢厉一直将我视为心腹之患,对付我实属正常。”

    伯僚微笑道:“赢厉面临内忧,之所以和你和谈,则是害怕又有外患。消除你这个外患,他便可以一心一意的对付内忧。可是当内忧一旦没有之后……”伯僚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道:“听恩师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我终于明白,有些时候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也不失为一件大大的好事。”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