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零九章(中)
    周天一姬匄寿辰之前,我和赢厉相约在洛邑夙愿楼相见。w?w?w?.ikanxsw`com赢厉一身黑sè长袍,静静站在凭栏前,遥望前方迂回曲折的水流,目光充满迷惘之sè。他的身边只有李诺相陪,看到我过来,李诺礼貌的笑了笑,向我颔首致意,然后向一旁退去。

    我来到赢厉身边双手扶住凭栏,望向远方苍茫的天幕。

    过了许久赢厉方才转身看了看我,唇角露出一丝微笑:“原的景sè好美!”

    我平静道:“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北疆山川的壮丽。”

    赢厉笑道:“所以你选择了望月城。”

    “那是因为赢怜不愿和你发生冲突。”

    赢厉若有所思:(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妹了……当初我们兄弟姐妹之就数她对了最好。”

    我淡然笑道:“其实在你登上王位之时就应当想到,你的兄弟姐妹从此便会和你越走越远。王者……总是孤单的……”

    赢厉静静看着我,他忽然笑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还忘了恭喜你,听说周天子已经决定册封你为望月公?”

    我笑道:“虚名而已,不过总算有了一块自己的立足之地。”

    赢厉微笑道:“我本以为你会在曳地帮我驻守北疆。”

    “我在望月城也是一样,犬戎人只要有任何的南侵之意,我会第一时间将他们打回去。”

    赢厉大笑道:“犬戎人心最仇恨的就是你啊,你抢走了他们的望月城,他们此刻内心都在滴血。”

    “你约我相见,只怕不是为了说这个的吧?”

    赢厉点了点头道:“兄弟,实不相瞒,最近太后似乎有所动作,我必须将隐患消除。”

    我低声道:“你想对付太后?”

    赢厉淡然笑道:并非是我想对付她,而是形势逼迫我不得不这样去做。“他停顿了一下道:“我希望我们兄弟之间能够放下过去地不快,世代友好下去。

    我微笑道:“世代我不敢说,如果你当真有心,我可以保证,在我的有生之年都会做你的朋友,你的兄弟。”

    赢厉显然因为我地这句话而感动,握住我的手腕道:“好兄弟!”他显然想向我进一步表示诚意:“我打算将天水以北的曳地送给你,毕竟那里曾经是你的封邑。”

    我内心暗笑,赢厉这个家伙忒小气了一点,曳地那块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地方我才不稀罕哩。送给我天水城还差不多。我表面上却没有说出来,微笑道:“大哥既然有心,我就先谢谢你了。这样,曳地还是送给你即将出世的外甥吧。”

    赢厉大喜过望:“怎么?妹就要生产了吗?”

    我点了点头。

    赢厉感叹道:“真是快啊,转眼之间我们都已经为人父了。”

    我对赢厉的谈话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兴趣,草草聊了几句,告辞离去。赢厉让李诺送我,离开夙愿楼,李诺恭恭敬敬向我做了一揖道:“李诺早就想跟公子说声对不起,今rì方才得到单独相谈的机会。”

    我淡然笑道:“你没有对不住我地地方,良禽择木而栖,我可以理解你的选择。”

    李诺道:“有句话李诺本不该问,可是心十分的好奇。”

    “你说!”

    “公子是不是想趁着秦国内患之时,对天水下手?”

    我微微一怔,李诺是个不同寻常的家伙,他能力出众留在赢厉身边对我是一个大大的威胁。

    我淡然笑道:“如果我想对天水下手,当初为何选择望月城?直接攻打天水岂不是容易许多?”

    李诺道:“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公子舍易取难,在当时的情况下拿下天水对你来说可谓是易如反掌。后来我方才考虑到,定然是公主对公子的影响起了作用,她或许不愿对不起自己的先祖。”

    我不无欣赏地看着李诺:“的确是这个缘故,当初我都没有进攻天水,现在你为何会怀疑我要打天水的主意?”

    李诺道:“此一时彼一时,当初公子是秦国的臣子,现在公子是望月国的大王,趁着秦国内患之时,夺下天水城,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利。”

    “笑话!我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吗?”

    “公子若是没有那种心思最好不过,其实趁乱攻打天水城对公子并没有任何的好处。公子想想,以你目前地人口和兵力守望月城可以,若是抽出军队进攻天水,肯定会激怒秦国,犬戎人知道你城内空虚,他们的军队定然会卷土重来。到时候,你腹背受敌,就算据有望月城地天险,只怕也坚持不了太久地时间。”

    他说得的确不错,我静静看着他,等着他地后话。

    李诺道:“从秦立国起,便从未有过征讨望月城的历史,公子根本无需担心。”

    我微笑道:“我可以将这句话理解为你对主人尽忠吗?”

    李诺笑着摇了摇头道:“无论对你还是对大王来说,做朋友要比做敌人好得多。我的话只能说到这个地步,我相信大王一定看出公子绝非凡人,他不会自找麻烦的。”

    我自从公开露面之后,便入住了我位于洛邑的府邸,回到府惊喜的发现chūn雪梅和chūn雪菱两人已经来到了这里,我欣喜万分道:“你们何时回来的?”

    chūn雪菱笑盈盈道:“怎么?不想见到我们?”

    “怎么会?对你们我是一rì不见如隔三秋。”

    chūn雪梅俏脸微微一红,轻嗔道:“你这张嘴巴总是会胡说八道。”

    我将网考和赢厉会面的事情告诉她们,chūn雪梅道:“这种国家大事,我们并不懂得,不过我知道一个人肯定能够帮助到你。”

    “谁。”

    “孔先生!”

    我没有想到孔老夫子竟然也来到了洛邑,现在正在端木赐的陪同下暂住在祥云宝号,我对这位古往今来第一圣贤也是颇为期待,马上便启程前往祥云宝号,拜会孔老夫子。

    孔老夫子正和端木赐兄弟两人饮茶聊天,看到我前来,端木赐笑着迎了上来,握住我的手腕,将我带到孔老夫子的面前,恭敬介绍道:“师尊,他便是望月公。”

    孔老夫子身材不高,长得慈眉善目,的确有几分仙风道骨,微笑向我颔首道:“早就听他们说过你的事情,想不到姬公子原来如此的年轻。”

    我恭敬道:“在下久仰孔先生的大名,今rì才有缘见到,心不胜荣幸。”

    孔老夫子哈哈大笑:“坐!”

    我在端木匿的身边坐下,chūn雪梅和chūn雪菱两人为每人添上茶水。

    我问道:“孔先生此次前来是为了什么事?”

    孔老夫子笑道:“我已经多年不曾出游,这次本来想拜会一位师长,可惜他早已远去,便留在洛邑观赏一下这里的风光。

    我邀请道:”孔先生若是有空去望月城看看,那里的风光和原完全不同。“

    孔老夫子笑道:“既然你诚心相邀,我也就不客气了。”

    端木赐道:“好啊,我也有前往望月城的愿望,看看那里有没有什么生意好做。”

    我笑道:“需要端木大哥帮忙的地方还有很多。”

    孔老夫子道:“这次列国诸侯都来给周天子恭贺寿辰,这两天洛邑的确是热闹啊。”

    我微笑道:“先生去吗?”

    孔老夫子摇了摇头道:“对天下间的事情,我早已没有任何的兴趣。现在闲下来就是游山玩水,有空便跟这帮学生谈谈道理。呵呵,从未有过的自在啊!”

    我知道孔老夫子一生在政治上并不得意,也不好意思揭人家的伤疤,轻声道:“我刚巧有一件事想请教先生,赢厉主动向我示好,要和我永做友邦,先生怎么看?”

    孔老夫子笑眯眯道:“赢厉的事情天下皆知,秦国的内乱不可避免,你是想问,要不要趁机侵占秦国的土地吧?”

    我点了点头:“先生明鉴!”

    孔老夫子拿起茶盏,一饮而尽,微笑道:“一口喝干这杯茶,可以让我心旷神怡,唇齿留香。”他的目光望向不远处的池塘:“若是让我将池塘的水全部喝干,你说会是怎样的后果?”

    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还是chūn雪菱率先打破了沉默:“只怕要撑死了。”

    众人同声笑了起来。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