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大结局
    周天子寿辰之rì,各方诸侯轮番朝拜,我身为最不起眼的小国君主本应该位列最后,可是赢厉主动和我站在一起,又因为我所送的礼物超级丰厚的原因,我居然能和晋、齐、秦这样的大国君主同席。?爱看小说网   w w?w?.?ik?a?n?x?s?w?`c?o?m?

    周天子姬匄显然对贺寿之事并没有太多的兴趣,草草说了两句开场白,便让众人zì yóu发挥了。

    这种场面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大家虚情假意的谦让一番后,准备开席,就在这时楚国使臣姗姗来迟。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位楚国使臣竟然是叶公,叶公奉上楚国的礼物后,来到我的身边落座。我慌忙恭敬向他问候,毕竟他是楚瑶瑶^#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的老爹,讨好他才有接近楚瑶瑶的机会。

    叶公笑道:“想不到短短几天功夫,你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我毕恭毕敬道:“叶公过奖,所谓的封号只不过是虚名罢了。”

    叶公点了点头道:“你年纪轻轻居然能够看破名利实在是难得。”他端起金樽和我碰了碰,低声道:“你看这满堂诸侯,表面上是前来给天子祝寿,其实内心无不在打着自己的算盘,都在借着周天子寿辰的事情想到间做着利益比拼。”

    我叹了口气道:“这种争来斗去的事情永远不会结束。”

    “赢厉和你之间地争斗只怕不会那么容易结束。”叶公低声道。

    “叶公以为我这次前来洛邑的真正目的为何?”

    叶公笑而不语,此时有人过来敬酒,叶公小声道:“今晚宴会散场后,你跟我一起走!”

    带着满心地迷惑,我等到了宴会散场,叶公果然依照和我地约定,和我一起走出了王宫。来到门外,考烈和封屠兄弟二人驾着马车迎了上来,我请叶公登上马车,叶公的护卫尾随在我们的车后。

    叶公清了清嗓子道:“你当真放弃了争霸的想法?”

    我点了点头道:“以我现在的地盘和实力,争霸只怕并不现实。就算我从现在做起,等到我一统天下之时,最快也要白发苍苍,等我死后,这天下该分还是分,该散还是散,又有什么意义?更何况我根本就没有那样的雄心壮志。”我之所以说出这番话是因为我从二十一世纪而来,对这个时代来说根本就是意外。我并不想改变历史,即来之则安之,何必野心勃勃地去改变历史。顺应cháo流,幸幸福福地活下去对我而言已经是最大地愿望。

    叶公叹了口气道:“像你这种胸无大志地小子还当真很少见到。”

    我微笑道:“野心越大,内心所承受的煎熬和折磨越大。活在这世上地时间本来就不多,我何苦去自寻烦恼。”

    叶公不禁笑了起来。

    我大着胆子道:“其实女孩子嫁给我这种人是最为幸福地,虽然不可能得到显赫的地位和威仪。可是一马当先跟着我不用担惊受怕,能够平平安安的过上一辈子。”

    叶公冷冷看着我道:“小子,你在暗示我什么、”

    “叶公自然明白!”

    叶公拍了拍我地肩头:“没有人愿意将女儿嫁给一个目光短浅地家伙,你的望月城虽然坚固,终有一rì会被别人攻破。”

    我充满自信道:“只要我活在这世上一rì,就没有任何人可以攻破我地城堡!”

    “大话谁都会说。”

    我笑道:“我很少说大话,只是看得比别人远一些罢了。”

    叶公凝视我的双目,许久方道:“你很奇怪,胸无大志,又好你看破尘世地一切,看破了这天下大势。”

    我低声道:“叶公相不相信这世上人仙人的存在?”

    叶公哈哈大笑:“相信,但不会是你!”他示意停下马车,推开车门跳了下去,我慌忙下车相送。

    叶公来到自己地车前向我挥了挥手道:“回去吧,有机会或许我会去望月城看看。”

    我大声道:“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叶公转身看了看我,叹了口气道:“瑶瑶拒绝了子宁!”

    我内心涌现出一丝狂喜,如果不是叶公还在眼前,我几乎要原地跳走来高呼几声。瑶瑶拒绝了子宁就证明我还有机会,同时也证明她的心一定有我地影子。

    等我平静下来的时候,叶公地座车已经远去,封屠好奇的问道:“主公,有什么事情值得你这么高兴?”

    我神秘一笑,并没有回答他。

    我想在赢怜生产前返回望月城,洛邑地事情一了便急着动身前往望月城。孔老夫子连同chūn雪梅姐妹、端木赐和我一道前往。这位历史上有名的大儒并没有我想像迂腐,反而异常的风趣,他风闻广博,智慧超群,对天下大势地见解的确超出世人数倍。

    虽然我和赢厉之间达成了默契,可是他过去的作为仍然让我心有余悸。为了谨慎起见,我们一行仍然装扮成过路地商旅,低调从秦国通过。

    返回望月城当rì,赢怜刚巧为我诞下麟儿,当rì举城欢庆,到处都是悬红挂绿,比起最隆重的节rì也不遑多让。

    我让手下人当街设宴,让整个望月城地百姓共同沾沐我的喜气。

    孔老夫子欣然为我的儿子取名为游,按照我的陆姓推算,这小子居然和陆游重名,却不知将来他有没有陆游的采和本领。

    让我意想不到牟是,秦国太后居然第一时间派来特使恭贺。

    赢怜因为身体不方便,所以由我亲自接待这位来自秦国的特使。

    我在府邸的书房之等候,心暗暗盘算,或许太后已经听说我和赢厉联盟之事,所以才及时派出特使,借着探望赢怜生子的名义过来和我商讨未来的局势。

    门外响起璎珞的通报声:“主人,特使来了!”

    我懒洋洋丢下书卷道:“让他进来吧!”

    房门轻响,一串轻盈而充满韵律的脚步声传来,我心暗奇,想不到前来的特使竟然是一位女子,抬着望去,却见那女使身材颀长,眉目如画,正是太后最为宠爱地侍女伍晨。

    我根本想不到秦太后会将伍晨送来,惊喜万分的站起身来:“伍晨!”上前想要拉住她的柔荑,却被伍晨轻轻甩脱了,叱道:“望月公,你不要忘了,我现在的身份是秦国特使,你最好还是放尊重一些。”

    我才管不了她什么尊重不尊重,一把便将伍晨搂入怀。伍晨一个弱质女流哪里能够是我地对手,挣脱了几下,便已经被我整个抱起,放在双膝之上,我吻住她柔嫩的樱唇,伍晨俏脸绯红道:“小心我咬断你的舌头。”

    我挑衅xìng的将舌尖探入伍晨的檀口,伍晨象征xìng的咬了一下,随便便轻轻放开了我的舌头,娇嫩的香舌和我缠绵热吻了起来。

    我的大手探入伍晨的长裙之,在她的娇躯之上四处游走抚摸。伍晨被我摸得娇嘘喘喘,拼命摁住我可恶的大手道:“喂,你停下来好不好,太后有密旨让我传给你。”

    我哪里肯就此放手,柔声道:“太后让你来,就是摸透了我的心意。我若是不接受你这份贵重的礼物,岂不是一个大大的傻瓜。”

    “胡说八道……”

    伍晨一声娇呼,长裙内地娈衣已经被我扯开,娇躯拧动了一下,想要摆脱我根本无法得逞。被我牢牢抱住,扶住她的**贴近我的身躯。

    疼痛让伍晨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她在我肩头用力捶打了两记,然后螓首靠在我的腮边,小声道:“你这yín贼,竟然这样对我。”

    我尽量让自己的动作变得温柔,避免给伍晨造成更多的疼痛,轻声道:“不要怪我,我只知道绝不可以放你从我的身边走开。”

    伍晨娇羞难耐道:“其实太后让我来,便没有让我离开……嗯……”

    有些时候总会有意外的收获,比如这次太后将伍晨送给我,而且她竟然主动放弃了和赢厉争权,这对秦国来说是件好事。可是对我却并没有意味着好消息。我马上让革锋加紧士兵地训练,在秦国的这条南方防线之上构筑一条坚实地防线。

    幸运地是西戎在这个秋天攻打秦国边境,赢厉没有更多的jīng力考虑对付我地事情。而我见她得以扩充自己的地盘,巩固望月城周边的防线,形成以西凉山为心的坚固堡垒,手下的兵马也已经扩展到八万人。因为我的仁政,犬戎和秦国北部的不少百姓前来投奔,望月国的声势虽然不能和秦、晋这样的大国抗衡,,但是比起年前也不可同rì而语了。

    越儿在草地上和孔晴嬉戏,游儿躺在赢怜的怀已经睡去。灵珑、思思、谢晴、姒与玥、谢妮、伍晨、璎珞全都有孕在身,望着这一个个被我搞大肚子的美女,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涌上心头。

    西施、唐蒙和刚刚怀孕的青青在远处的花丛旁谈着什么,不时发出阵阵欢声笑语。这位剑术无双的美人儿师父终于也被我成功俘获了芳心。

    chūn雪梅和chūn雪菱姐妹也已经成为我的娇妻,不过两人护送孔老夫子前往鲁国去了。

    我想起了茹姬,现在她也有了身孕,正在望月城内隐居,开了一间酒楼,那里是我最常光顾的地方。

    “在想什么?”赢怜笑盈盈道。

    我笑道:“在想我很幸福!”

    赢怜轻声啐道:“是不是期待着你下月迎娶瑶瑶的事情?”

    “多谢公主的帮忙,如果不是你说服了叶公,他老人家肯定不会将瑶瑶许配给我。”

    赢怜娇笑道:“其实瑶瑶一颗芳心早就系在了你的身上上。对了,我听说你在诸暨的时候曾经想经强暴瑶瑶,结果被谢晴打破了脑袋……”

    我最怕人提起的就是这件事,慌忙起身向远方逃去。

    青青拦住我的去路:“喂,今天你无论如何都要交代清楚,那件事到底有没有发生过?”

    吴思思笑道:“其他他做过的无耻事情何止这一件……”说到这里她顿时感觉有些失言。

    众女目光齐刷刷转向她:“莫非他也对你做出了那无耻事情?”

    吴思思红着俏脸啐道:“莫要教坏了小孩子……”

    我趁机逃走,走到门前,唐蒙跟了上来,微笑道:“小龟,你是不是要去长风楼?”

    我笑着来到唐蒙身边,趁着四下无人悄悄在她的手腕上捏了捏道:“还是姐姐最了解我。”

    唐蒙俏脸绯红,小声道:“小yín贼,还不快去!”

    我微笑道:“今晚若是我喝多了,姐姐一定要放我进来,省得我的叫声惊扰了她们。”

    唐蒙俏脸红的越发厉害,柔声道:“我何时将你拒之门外了。讨厌……”

    我趁着无人,在她樱唇上轻吻一记,然后大笑着逃开。

    茹姬比过去在洛邑之时已经改变了许多,昔rì华丽富贵的打扮已经换成布衣荆钗,可是这身打扮却丝毫没有减轻她地xìng感。我搂着她地香肩,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腹:“辛苦你了,等你生下孩子,我便接你过去同住。”

    茹姬温柔的摇了摇头道:“我还是想住在这里,我一生之从未有像现在这般幸福,这般满足过。我有一个爱我的男人,又将拥有一个我爱地孩子。”

    我轻吻茹姬地俏脸道:“可是我不能时时刻刻守在你的身边。”

    茹姬温婉笑道:“放心,我最近结识了一位好妹子,有她在我身边照顾一切方便了许多。”

    我微微一怔,之前并没有听茹姬说起过这件事。

    房门被轻轻敲响,一位身材修长的美女端着热水缓步走入。当我看清她的容貌之时,整个人宛如被霹雳击,呆呆站在那里许久没有回过神来,眼前的女子竟然是移光。

    移光看到我的时候却没有任何意外,诱人的唇角露出一丝浅笑:“怎么?不认识我了?”

    “移光!”

    “嗯,我说过,终有一rì我会回到你地身边……”

    茹姬笑了起来,她早已从移光地口知道了一切,我和茹姬的事情其实是个公开的秘密,以移光的智慧,来到这里找我当然是轻而易举。

    移光微笑道:“不过,我可能随时都会走掉,你还是让我陪在姐姐的身边,想我地时候,随时都可以过来看我们。”

    我搂住二女的肩头,将她们紧紧搂入怀……

    新婚之夜,我楚瑶瑶并肩站在窗前,相互偎依着,凝望空的那阙明月,望着眼前的玉人,想起我从诸暨到现在地种种曲折,一时间内心百感交集。

    楚瑶瑶柔声道:“还记得我们离开诸暨的那个夜晚吗?”

    我点了点头,就是在那天晚上我第一次为楚瑶瑶朗诵了那首词,低声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楚瑶瑶握住我的大手:“小龟,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这首词究竟是不是你所作?”

    我厚着脸皮道:“当然,这首词是我专门为你所作啊!”

    楚瑶瑶轻笑起来:“骗我,这首词根本就是北宋苏东坡所写,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愕然睁大了双目,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搞什么飞机,楚瑶瑶是chūn秋人,她怎么会知道苏东坡?

    楚瑶瑶伸出纤手在我额头轻轻点了一记:“你这个傻瓜,自以为懂得一点古人诗词便可以卖弄了吗?从听到这诗词,后来又看到你绘制地那幅素描,我便知道你绝不是陆小龟。”

    我激动万分的握住楚瑶瑶的纤手:“搞了半天,你也是穿越来的?”

    楚瑶瑶柔声道:“谁说突起地名额只留给男生的?”

    “你从哪里来?”能在两千多年前地chūn秋见到老乡真是让我百感交集。“

    楚瑶瑶笑道:“算了,反正都回不去,还是保留些秘密好。当我醒来地时候,便发现自己处在诸暨城地留香院之,更可怕的是遇到了那个流氓无赖陆小龟,如果不是谢晴姐妹二人护我,现在我只怕早已死了。”

    我微笑道:“所以,你从一开始便看出了我地破绽?”

    “那rì你装模作样在我面前朗诵水调歌头的时候,我险些没笑出声来。”

    “想不到你的演技竟然如此高超!”

    “我是为了进一步看清你的卑鄙嘴脸!”

    身后的红烛闪烁了一下,我这才想起今晚的主题,一把抓住楚瑶瑶的柔荑道:“知道今晚是什么rì子吗?”

    楚瑶瑶红着俏脸道:“我当然知道。”

    “咱们是不是该……”

    “讨厌!”

    我一脸坏笑道:“看你的样子好像并不乐意嫁给我?难道我对你而言真地没有吸引力?”

    “我不否认我喜欢你,可是同样是穿越过来的,凭什么你妻妾成群,而我却要成为你诸多妾侍的一员?”

    “既然来到这个时代就接受现实吧!”

    “别忙……我还不想这么早怀孕……”

    “这个鬼地方让我到哪里去找保险套?”

    …………

    “yín贼……啊……痛……你好野蛮……人家第一次……”

    “没被古人占便宜已经算你运气了!”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