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河边自慰
    ()  三伏天来的很快,知了在大槐树上不停的叫着,似乎是在互相拼比着嗓音。??? ? 爱看? ?? w?w?w?.?ik?a?n?x?s?w?`com此时虽然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但这却是一天中最热的时间段,南阳村外面的街道上除了躲在树yīn下乘凉的流浪狗,几乎看不到半个人影。

    洛晓红在床上出了一身汗,翻来翻去怎么都睡不着,“该死的天气,怎么这么热。”丢掉了手里的扇子,起身收拾了几件干净的衣服,戴了一顶草帽,顶着毒辣的大太阳朝村外的河边走去。

    洛晓红在去往河边的路上不停的四处张望,似乎像是在等什么人,又似乎是在躲避着什么。

    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的路[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程,终于到了小河边,此时洛晓红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衣服也被汗水湿透了,紧紧的贴在她丰满的身体上。

    河边周围都是灌木丛和树林,这里还有些清凉,或许是草木多的缘故吧!洛晓红四处张望了一下,见没有人后,这才摘掉帽子脱掉了凉鞋。

    “扑通”一声后,随着水花的溅起,一个不知名的东西从南头的山崖上掉落在了水里,紧接着就从上游漂了下去。

    “哇,好舒服哦!嘻嘻......”双脚站在下游的河里,一股凉气从脚心处传遍了洛晓红的全身,这让她很舒服的自语了一声,接着,她又四处回头看了几眼,见没有什么异常后,这才迅速的脱光了衣服。

    一具美得让人窒息的白皙玉体暴露了出来,雪白嫩滑的肌肤,犹如汉白玉般让人头晕目眩。

    洛晓红此时的样子显得有些轻浮,她慢慢的将身子浸入了水中,河水像一个猥琐大叔的手,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她少女光滑的肌肤。

    洛晓红的老爹是南阳村地地道道的农民,别看那老家伙长的丑了点,但是生的女儿却是水滴滴的娇嫩,洛晓红是几个姐妹中最小的一个,但也是长得最标志诱人的一个,不过,她的xìng格却是有些古灵jīng怪形。

    在河中泡了一会儿,待炎热消去了后,洛晓红这才光着湿漉漉的身子,蹲坐在了一块光滑的大石头上。

    四处瞧了瞧,见没人后,这才好奇的对着河水中自己下体的倒影仔细摸索了起来。

    “奇怪,为什么女人的下面是这样的呢?”洛晓红高跷的鼻梁,透露出灵xìng的眼珠子骨碌骨碌的转个不停,她很好奇女人的下身结构。

    就在洛晓红为自己下体感到好奇时,一个穿着短裙的美少妇走了过来,她笑的很怪异。“呦,妹子,你在干吗呢?”

    听到女人的声音,洛晓红紧张的赶紧坐好了身子,“哦...我...我没做什么啊。”

    洛晓红的脸通红了起来,她心里很紧张,难道自己刚才做的事情被发现了?想到这里,洛晓红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来人是村长南子林的老婆韩茜,她今年刚三十,虽然生过孩子,但是身材依旧是那么完美,而且经常有男人的滋润,所以皮肤比洛晓红还要好上很多倍。

    “茜姐,你不洗洗吗?”洛晓红怕韩茜继续问什么,所以赶紧岔开了话题。

    “不了,我来洗下手就走,老林快回来了,我要赶回去做饭呢,你洗好后就赶紧回去。”

    韩茜又怪异的嬉笑了一下就走了,她走了没一会儿后,洛晓红就望着树林中那棵大柳树发呆了起来,她想起了前不久姐姐和姐夫回家大半夜做的事情。

    洛晓红脑子里不断的浮现出姐夫抚摸姐姐下体的情景,她的脸上逐渐变成了桃红sè,随着胸部的起伏不定,呼吸也逐渐变得深沉粗犷了起来。

    一股无名的yù火让她有些难以控制了,但是她还是心有余悸,很害怕被人发现,四处打量了一下后,这才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就摸一下下,就一下下好了......”

    洛晓红鼓起了勇气,颤抖着手慢慢朝自己下体摸了过去,突然间,河水中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呼救声。

    “啊...”

    洛晓红惊吓的赶紧收回了手,紧接着低下头往河里看了一下,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她的眼睛瞪的跟鸡蛋一样大,身体僵硬的坐在石头上不敢动弹了。

    “救...救命......”

    河里男子的脑袋突然撞在了洛晓红屁股底下的大石头上面,他抬起头刚好看见了洛晓红私密的部位,身体突然抖动了一下就沉了下去。

    洛晓红见男子沉下去了,迅速的跳进了河水中,吃力地将那个男人从河里拉了上来,男人被拉上了岸,洛晓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当洛晓红看清他的面目时,她的心突然雀跃的跳动了起来。

    男子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虽然在水中泡了很久,但是他棱角分明的五观依旧能看出是个小俊男。

    他身上的衬衣被树枝藤蔓划成了破须,裸露在外的胸膛呈现古铜sè,而下身破烂的小内裤勉强遮挡住了他男人的象征。但是那片硕大的轮廓,却看得洛晓红有些心猿意马,脸颊顿时也通红了起来。

    “喂,你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去医院?”洛晓红拍了拍他的脸,好心的问了几句。

    男子听到有人叫他,便缓慢的睁开了双眼,迷迷糊糊的看到了洛晓红的胸脯,他鼻子直接喷出了血,然后头往左边一靠,昏死了过去。

    洛晓红拍打着他的脸又叫了几声,但是男子却没有一点动静,紧张之余,她不小心摸到了男子硕大的下体,感觉弹xìng似乎很好,洛晓红顿时有些好奇了起来。

    忽然想起上次姐夫跟姐姐的事情,尽管洛晓红很羞涩,但在好奇心驱使下,她还是弱弱的伸出手戳了戳男子的下体,忽然,她发出了痴痴的傻笑声。

    “好好玩哦!还会动呢。”

    洛晓红又弹了弹男子的小弟弟,那一上一下的样子让她更加好奇了起来,所以她把眼睛靠近了男子的命根处,仔细的研究了起来,时间大约过去了十多分钟,但是依旧没有研究出结果,这时洛晓红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糟了,这人现在还不清醒,这可怎么办啊?”

    洛晓红有些为难了,但是一想起自己刚才摸人家那个地方了,突然脸红了起来。

    “算了,还是先带回家吧!”

    打定好注意后,这才喊人来帮忙,不过喊了半天,也没一个过路的人过来,洛晓红有些为难了,看着这么个大块头,她心一狠,极不情愿的背起他就往家蹒跚而去。

    一路上男子都没醒过来,洛晓红背的有些吃力,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因为沉重,所以她的脸憋得通红,不过她并没有打算放下他。

    男子感觉自己被一个很柔软的身子扛了起来,但是他就是睁不开眼睛,他只觉得自己的头脑很昏沉,留在他脑子里唯一的记忆就是他被人推下了悬崖......

    一个土屋子里,洛老汉蹲在房间门口,手里拿着一条金sè的链子,嘴里念念有词的说道:“这条链子以后就归我了,哈哈......发财了,发财了......”

    “爹,这东西是别人的,赶紧给人家放回去。”洛晓红跺了跺脚,她有些生气了,早知道就不该把这个人带回来。

    “你傻啊?你救了他,拿他点东西也是应该的,这条金链子至少都能换头牛呢,这次可赚大发了......”

    看到老爹那么爱财的样子,洛晓红心烦了,如果不是因为老爹的爱财,那自己也不会被许配给南小征那个劳什子。

    洛老汉两眼放光的盯着那条金链子,他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有了这条金链子,那就等于买了一头大黄牛,那自家田地的活以后也不用那么辛苦了,想到这里,洛老汉又痴痴的笑了起来。

    听到老公没出息的话后,周红梅放下扫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还要不要你的老脸?没出息的货,永远就这副德行,听女儿的,赶紧把东西给人家放回去。”

    “都一边凉快去,妇道人家,懂个屁呀!”洛老汉看了看还在沉睡的男人,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好歹我们也是他的救命恩人,这么点小玩物都舍不得给,那还救他做个球?”

    洛晓红给昏睡中的男子喂完药后,就呆呆地坐在他的旁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这张俊朗的脸庞。

    一看到他明朗的面貌,洛晓红又想起了刚才在河边的情形,她是第一次这么接近一个陌生的男xìng,而且还是第一次触摸男人的那个东东,

    一想起刚才弹这个男子的那个东东,洛晓红又痴痴的笑了起来,不过好在他当时昏迷过去了,要是他知道自己的事情了,那该多羞人啊!

    周红梅听到女儿在傻笑,随自好奇了问了一句:“女儿啊,你一个人在那笑什么呢?”

    周红梅的话让洛晓红回过了神来,她顿时脸红了起来,忙转移了话题。

    “妈,你说他怎么还不醒?是不是问天叔开错药了?要不我们把他送到镇上的医院吧!”

    洛老汉将金链子装进了上衣口袋,用手压了压后,这才放心的走到男人跟前,凑到男人脸部仔细看了看。

    “你问天叔的医术可不是吹的,放心了,他只是水喝多了,死不了的。”

    “傻丫头,别担心了,他明天肯定会醒的,你也回房休息去吧!”周红梅看出了女儿的心思,所以微笑的安慰了几下她。

    洛晓红心里有些不情愿,她撅嘴嘴吧朝周红梅撒娇了起来,周红梅见此也没有再催凑她回房了,床上的男人喝了汤药后,脸上已经明显的有了血sè。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