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白捡来的儿子
    ()  床上的男人脸sè恢复后,这才明显的看出了往rì的英俊,周红梅心里一阵欣喜,这样的帅小伙才配得起自家女儿,哪像那个痨病鬼南小征。?  ?爱看 ?? w w?w?. i?k?x?s?w?`com

    正在母女二人各自怀着心思时,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他微微张可张嘴,但是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呀,醒了,妈,他醒了...”洛晓红瞪着大大的眼睛,激动的摇了摇周红梅的胳膊。

    “你感觉怎么样?哪里有不舒服吗?”看女儿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周红梅忙替女儿问道。

    “你,你们是......”男人睡醒后,迷茫的望了望周红梅和洛晓红的脸,他记得洛晓红那张(,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脸,不过他没有声张,而是接着问道:“是你们救了我吗?”

    洛晓红的心像小兔子一样乱跳着,但见男子没有说什么后,这才放心了下来,继而红着脸答道:“是我们救了你,这里是我家。”

    男人“哦”了一声后,挣扎了几下,想尝试着从床上坐起来,却哪知道身体像是散了架一般,全身疼痛无力,根本就使不上一丁点儿劲。

    洛晓红见状,忙跟母亲帮忙搀扶起他,将他的身体靠在床头上后,又在他后背垫了一个绣花枕头。

    “小伙子,你咋会掉河里呢?对了,还不知道你叫啥名字呢?”周红梅一脸严肃的审问了起来,似乎这个小伙子就是犯罪嫌疑人一样,这让洛晓红有些不悦了,所以瞪了一眼母亲。

    “你别害怕,我妈没什么恶意的,这里是我家,你不用担心。”

    “你家?”年轻人四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皱着眉头望着洛晓红。洛晓红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们这里是南阳村,因为是农村,所以就有些穷苦,你可别看不起我们啊。”

    听到南阳村这几个字,男子的心咯噔了一下,但是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哎呦,我头好痛,啊......”男人见洛家人不明白的看着自己,所以又继续喊道:“嘶...我的头好痛...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男子痛苦的蜷缩在了床脚,嘴里哀嚎的模样很是凄惨,看来他是失忆了,而且是因头脑进水失意了。

    “妈,你看现在怎么办啊?”洛晓红心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她下意识的用手抚摸着男子的头部。

    一直在门口抽烟的洛老汉听到他们的谈话后眼睛一亮,下意识的摸了摸上衣口袋里的金链子,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嬉笑着从门口走了进来。

    “孩子,你再想想,说不定能记得什么呢。”洛老汉假装关心的说道。

    年轻人盯着洛老汉看了许久,然后才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真的想不起来,看到他一脸的沉闷,洛老汉心里一阵狂喜。

    “你是我的小儿子,叫洛晓军,唉!昨天跟我去割草,谁知道你这么没用,一不小心就掉进了河里,还把脑门磕碰到了石头上,所以你现在想不起来事情。”

    洛老汉指着老伴,信誓旦旦的继续说道:“这个是你妈,那个是你三姐,你还有一个大姐和二姐,不过她们都已经嫁人了。”

    洛老汉喷着唾沫星子,把洛家祖辈三代都讲了一遍,一直讲到了家里现在喂养的那头驴,而洛晓红和周红梅在一旁听的是目瞪口呆。

    年轻男子被洛老汉的话弄的一脸郁闷,不过他还是选择了接受自己是洛晓军这个身份,对于这个话多又搞笑的老爸,男子实在是无语了。

    “爹,娘,我......”洛晓军摸了摸头上的疙瘩,“我脑子真的是因为撞到了石头上所以才想不起来的吗?”洛晓军疑惑的问道。

    “唉!我可怜的孩子啊!”洛老汉装作擦泪水的模样,“其实你是脑袋进水太多了,所以才想不起来,不过对外面一定要说是碰到了石头,要不然人家还以为你有啥毛病的,知道不?”

    “可是爹,我脑袋上真的有一个疙瘩啊!”

    “哦,是...是吗?呵呵......可能是爹记错了,对,没错,就是这样,你是因为撞在了石头上,所以才失忆的。”洛老汉厚着脸皮又开始扯了起来。

    周红梅在一旁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忙将洛老汉拉出了门外,压低声音骂道:“你老糊涂了还是脑子被门夹了?乱说什么呀?那小伙子要是想起来了,那还不指定骂我们是骗子呢。”

    洛老汉甩开了周红梅的手,翻了翻白眼骂道:“妇道人家就是妇道人家,你懂个屁,这小子要是做我们儿子,那对我们肯定是有好处的,难道老子我真有病啊?白养活一个闲人。”

    “可是......”

    “行了,别可是了,榆木脑袋,真不知道啥时候能开窍。”

    洛老汉烦躁的打断了周红梅的话,就在他们两人在外面争辩的时候,屋内的洛晓军和洛晓红俩人却是大眼瞪小眼,洛晓红站在床边低着头,不好意思看洛晓军。

    她觉得父亲做的有些太过分了,如果他想起来了,那到时候就该骂自己是骗子了,想到这里,洛晓红心里不舒服了起来。

    而洛晓军脑子里全部都是反问自己是谁?可是一想自己是谁的事情,他脑袋就会传来剧烈的疼痛,这让他不得不停止思考。

    洛晓军回过神来,见洛晓红一直盯着自己看,便不好意思的叫了一声:“三姐,我...我饿了。”

    “啊?你刚在说什么?”洛晓红正在想问题,突然听见洛晓军叫自己,忙心慌意乱的应道:“你再说一遍?你怎么了?”

    “我饿了。”洛晓军笑嘻嘻的看着洛晓红,他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可爱,尤其是她那双带有灵xìng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

    “哦,好,我马上给你做饭去。”洛晓红始终没敢抬头看一眼洛晓军,此时她的小脸蛋憋得通红,逃命似的冲出了房间,刚冲到门口的时候,正好撞上了迎面而来的洛老汉。

    “丫头,你匆忙的做什么去?这么着急?”

    洛老汉见女儿匆忙的样子,很奇怪地问了一句。

    “爹,他...他说他饿了,我去给他做饭。”

    洛晓红羞红了脸,不好意思的用手绞了绞衣角,始终都没敢抬头看父亲一眼。

    “不就是做个饭嘛!那你着急什么?又饿不死,行了,去给他下碗面。”洛老汉有些不爽,他自个还没吃饭呢。

    “嗯。”

    洛晓红说完就来到了厨房,手脚麻利的舀了一瓢水就倒进了锅里,然后抓了一把麦秆点着后就扔进了灶膛里。

    坐在小板凳上,她眼神有些恍惚了,灶膛里的火苗在她眼前跳动着,想起刚才洛晓军叫自己姐姐,又想起在河边的事情后,洛晓红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面条煮好后,她走到墙脚处,打开一个小瓷坛,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拿出两个咸鸭蛋,然后剥开放到了面条上面。

    “气死我了,真的是气死我了,这些咸鸭蛋我可是存了大半年了,我自己都舍不得吃,她竟然给那臭小子吃,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洛老汉看到碗里飘的那两个咸鸭蛋,火气顿时就上来了,他真恨不得一巴掌抽死那个臭小子。

    “好吃,三姐做的面条真的很好吃。”

    洛晓军大口吃着面条,偶尔咬一口咸鸭蛋,看来他并不怎么喜欢吃咸鸭蛋。

    “好吃就多吃点,咸鸭蛋不喜欢吃就放着。”

    洛晓红脸上浮现了cháo红,她没有理会父亲的话,反而眼神紧紧的盯着洛晓军吃饭的样子。

    “哼!臭小子,赶紧吃,吃完就睡觉,明天下地干活去。”洛老汉在门口抽着烟,心情很不爽的说道。

    正在洛老汉生气的时候,门外进来了一个女人,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韩茜,她瞧见了坐在床上吃饭的洛晓军。

    “哎呦,这小伙子是谁啊?长的这么俊。”

    韩茜眼里放出了yù望的光芒,她紧紧的盯着洛晓军强劲的胸膛,然后顺着他的胸膛一直看到了他的下面......

    “咳咳...”

    洛老汉不高兴的假装咳嗽了两声,他最烦的就是这个女人,成天就爱嚼舌根子,虽然长得漂亮,但是太sāo情了,而且还总是媚眼乱飞的。

    “茜姐,这是我小弟洛晓军。”

    洛晓红脸sè一红,害羞的地下了头去,韩茜却听得糊里糊涂的,这洛老汉啥时候多了一个儿子,这事她怎么不知道。

    看到韩茜狐疑的盯着洛晓军看,洛老汉忙把她拉了出去,一到门外,就低声说道:“没你事,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敢乱说什么,我就把你跟张小川的jiān情告诉村里所有人。”

    韩茜心里一阵怒火,她还什么都没说呢,这洛老汉也太不知好歹了吧!韩茜冷哼了一声扭着丰满的臀部就离开了,不过在她离开的时候,她又撇了撇洛晓军的裤裆,好在没人看到她那猥琐的眼神。

    洛家只有两间小砖瓦房,东头那间住着洛老汉和周红梅,西头住着洛晓红和两个姐姐,不过两个姐姐出嫁后,就洛晓红一个人睡了。

    洛晓红很想知道洛老汉让洛晓军睡哪里,如果是睡她房间,那......想到这里,洛晓红的脸又变得通红,她一整天都几乎红着脸。

    “吃完了吧?走,去你的住处。”

    洛老汉一手拿着旱烟,一手将这个便宜儿子拽出了房间,也不理会他头上的伤痛,这倒是让洛晓红心疼了一把。

    洛晓红跟周红梅也跟着过去看,不过很奇怪,洛老汉并没有把洛晓军拉到洛晓红的屋子里,而是拉着他朝院子走去。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