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姐弟同房
    ()  此时院子中静悄悄的,蝈蝈和不知名的虫子在篱笆墙下的草丛中鸣叫着,洛晓军呼吸着带着泥土芳香的空气,当清风吹过他的周身,那感觉真的是舒爽极了。??爱看小说网  w?w?w?.?ik?a?n?x?s?w?`com

    “儿子,喏,这就是你的房间。”洛老汉指着一个散发出恶臭气味的地方说道。

    洛晓军使劲眨了眨眼,靠,不是吧!让他住驴棚?这不是开玩笑吧!这老头也太恶搞了?就算自己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也没必要这么虐待吧!

    毛驴没见过陌生人,所以朝洛晓军呲了下牙,打了个响亮的喷嚏,似乎是在jǐng告他自己很危险,禁止陌生人靠近。

    借着月光看去,(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驴棚角落里还堆着一堆驴粪,看到这里,洛晓军突然间很想呕吐,但是硬是忍住了反胃。

    “爹,这.....这真的是我的房间吗?”洛晓军看着黑压压的蚊子在毛驴身上叮咬着,心里一阵恶寒,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对呀,这就是你房间,你以前都是睡在这里的,这头毛驴就是你的宠物。”洛老汉露出无比真诚的眼神,这让洛晓军怎么都难以戳破他伪善的面孔。

    “可是......”

    “别矫情了,好了,赶紧睡吧!”

    洛老汉打断了洛晓军的问话,说完后就抽着烟回房去了,留下洛晓军一人独自对月哀伤。

    没过一会儿,屋里就传出了周红梅的叫骂声:“老头子,你这不是作践人吗?怎么能让孩子睡在那个地方?”

    “爹,你这次做的真的是太过份了,怎么能让晓军睡驴棚?那地方怎么能睡人呢?”洛晓红的声音很急切,似乎恨不得自己替洛晓军睡在那个地方一样。

    “行了行了,就你们话多,晓军都没说什么,就你们事最多,都给老子睡觉去,烦人......”洛老汉厚着脸皮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

    屋里的争吵声持续了很久,洛晓军的眼皮子有些沉重了,所以走到院子里的草垛上,往上面一趟就睡着了,或许他真的是太累了吧!

    屋里的争吵声此时也逐渐小了下去,驴棚里的那头小毛驴还在咀嚼着草料,偶尔扭过头瞅一眼蜷缩在草垛上的洛晓军。

    “吱呦”一声,一个身影悄悄的向驴棚那边走去。

    “晓军,醒醒,别睡了。”洛晓红蹲下身子,将洛晓军从睡梦中推醒了过来。

    “三姐?是你啊!”洛晓军迷糊的揉了揉眼睛:“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洛晓红无语了,这种地方他竟然都能睡着,看来他还真的是没有什么挑剔的。

    “起来了,走,跟姐去房间睡。”

    “去哪个房间?”

    洛晓红没有回答,只是捂住了他说话的嘴,然后牵着洛晓军的手将他拉进了自己的房间。

    “晓军,以后你就睡在这里,千万别告诉爹和娘。”洛晓红低着声音,悄悄地向他嘱咐了几句。

    “知道了。”

    “嗯,睡吧!明早还要去地里干活呢。”灯光灭了,院子里又恢复了宁静,小毛驴依旧嚼着嘴里的草料,但是不再往草垛上看了。

    但是洛晓军却失眠了,因为他此时正跟洛晓红同床而眠,只要一个轻微的转身,就能碰触到洛晓红光滑的身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村里人睡觉都是光着身子的,洛晓军借着月光的照shè,他看清了洛晓红的胸脯,很白嫩,就跟自己刚被她救上来时是一个样子。

    洛晓军吞了吞口水,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肿胀起来的好兄弟,硬是憋着没让yù火继续往上涨......

    洛晓军好不容易睡的迷迷糊糊,公鸡就开始打鸣了,紧接着他就被洛老汉揪去了地里,至于他在洛晓红屋里睡觉的事情,洛老汉也没主动开口有去问。

    时间过的很快,洛晓军的事情在南阳村已经传遍了,当然,他的身份依旧是洛老汉的小儿子,只是他总是趁着大伙不注意就往南边的废弃工厂跑。

    自从家里有了这个儿子后,洛老汉可就轻松多了,不用再一个人干地里活了,虽然洛晓军手脚很慢,而且干活没力气,但是时间久了,洛老汉被他也磨得没脾气了。

    每当洛晓军抗着锄头从村头经过时,那些闲的无聊的大老娘们小媳妇们都会出来在门口围观,虽然洛晓军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也不好说什么。

    洛晓军的嘴很甜,见了这些女人便姐姐嫂子的乱叫,这让他在这个美女如云的村子里混的有模有样,才半个月的时间,就跟这群小媳妇小姑娘们混熟了。

    洛晓军虽然不是什么坏人,但也不是柳下惠,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目光总会停留在这些乡村韵妇身上,当然,看的最多的还是她们傲人的胸部和丰满的臀部。

    村里的女人没有戴胸罩的习惯,所以一走起路来,那双nǎi子就会隔着衣服晃动个不停,洛晓军经常会看的神魂颠倒。

    从地里干活回来,洛晓军经过小卖部时,突然想起洛晓红今早让自己买一盒祛痱粉,他光着膀子,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走进了小卖部。

    小卖部的老板娘此时正坐在门口的凳子上和人聊天,看到洛晓军走过来,马上扔掉手里的瓜子皮笑脸相迎。

    “晓军来拉,你要买点啥?”

    小卖部的老板娘不是别人,正是韩茜,她今年刚过三十,比南子林小五岁,但是南子林经常不在家,所以她时常独守空房。

    见有人来买东西了,和韩茜聊天的那人也走了,不过他走的时候还刻意看了一眼洛晓军,那眼神中似乎带着强烈的敌意,不过洛晓军并没有看到。

    “茜姐,给我拿盒祛痱粉,再拿两包挂面。”洛晓军将十块钱递了过去,但是韩茜并没有伸手去拿。

    韩茜见那人走了,这才又坐会了凳子上,洛晓军顺着她的脖子往下看去,雪白的胸脯让他一阵心悸,但更吸引他的,却是那两条白皙的双腿。

    洛晓军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但是韩茜还是瞥到了他不老实的目光,不过韩茜没有责备他,而是积极的抓了一把瓜子给递给他。

    “来,晓军,嗑瓜子吧!陪茜姐聊会。”韩茜抓了一大把瓜子递给洛晓军。

    “谢谢茜姐。”

    “甭跟茜姐客气,又不是第一次了。”

    洛晓军嬉笑了一下,坐在韩茜旁边嗑起了瓜子,韩茜见他坐下了,这才起身扭着迷人的水蛇腰,走到杂乱的货摊前,崛起屁股就开始翻找了起来,在翻找的途中,还不时的扭过头朝洛晓军放一个电。

    洛晓军一直盯着韩茜丰满的臀部,忽然裤裆里的玩意儿逐渐起了反应,他发觉到自己的变化,赶紧加紧了双腿。

    “茜姐,你的腿真白。”洛晓军无意的说出了这句话。

    韩茜在一旁听的十分欣喜,拿着找到的祛痱粉走了过来。“你呀,纯粹就是找打,竟敢调戏起你茜姐来。”说着,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只不过,那只是轻微的抚摸了一下。

    洛晓军装作委屈的样子:“茜姐,你打疼我了,我又没有说错。”

    韩茜轻笑了一下,对于洛晓军,她心里早就想把他骗上床了,但是碍于一直没有机会,所以才拖到了现在。

    自从洛晓军到南阳村之后,她的眼前总会晃悠着一个影子,每次和南子林干那种事的时候,她脑海中总是浮现出洛晓军的模样。

    但是光想是解不了渴的,她总是盼望有一天,能跟洛晓军真枪实弹的做一次,只是那洛家姑娘看的很紧,成天都和他形影不离的,根本就不给她一点机会。

    “晓军,真喜欢茜姐吗?茜姐让你摸一下,你敢摸不?”

    韩茜看着洛晓军强劲的肌肉,脑海中幻想着被他抚摸的感觉,一时间,双腿间竟然有了些许cháo湿。

    “嘿嘿......那有什么不敢的,只要茜姐你不介意就好。”洛晓军傻笑了一下,继而又道:“茜姐,你真的让我摸你身子吗?”

    “跟茜姐来,记住,不要给别人说哦!”

    韩茜心里一阵欢喜,这次终于到手了,拉着洛晓军走到了小卖部后面,韩茜像发情的母狗一样,急匆匆的将他用力的顶在了货架后面。

    “晓军,亲亲茜姐,茜姐真的好喜欢你,连做梦都是梦到你干茜姐......”

    韩茜喘息着在洛晓军脸上疯狂地亲吻起来,这一天,韩茜已经等了太久了,今天终于等到了这个男人,这让她怎能不激动万分呢?

    “茜茜,你在吗?”

    正在韩茜美梦成真的实话,一个不识趣的声音从小卖部门口传了进来,吓得韩茜和洛晓军急忙整理好了衣服。

    “哎呦,是张婶啊!您怎么来了?我刚还说去你家找你打麻将呢。”

    韩茜示意洛晓军躲在货架后面别出来,她自己走了出去,见了来人后,就编起了谎话。

    张婶是村子里的一个寡妇,一年前老伴离奇的死在了南边那个废弃的工厂外面,经过半年的调查都没有查到死因,而且还死了几个jǐng察,所以这件案子也就放弃了调查。

    张婶今年有四十多了,肥胖的身材让她显得有些臃肿,但是她皮肤却很白皙,而且非常的光滑。

    “妹子,婶子来是想问你借点钱,你放心,过几天就还你了。”张婶有些焦急,看来她现在是等钱用。

    “婶子,你也知道妹子手里没几个钱,虽然有这个小卖部,但是你也看到了,每天都没几个人来光顾,现在能凑合着过rì子都不错了,哪里还有什么多余的存款借给你。”

    韩茜抓了一把瓜子嗑了起来,也不管张婶脸sè的难看,韩茜本来就不怎么大气,又怎么可能会借钱给这个寡妇,要是她还不起,那自己的钱岂不是打水漂了吗?

    “就借一点,婶子最晚大后天就还你。”

    张婶脸sè有些苍白,大汗淋漓的,洛晓军在货架子后面看的着急,张婶这人他是知道的,自从死了汉子后,家里的生活就越发的难过了。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