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偷情
    ()  今天她能跑出来借钱,那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因为平时不管生活怎么难过,张婶都不会问别人借钱的。爱看小说网   w?ww.ikanxsw`com

    “婶子,真对不起了,我真的没钱,要不你去别家再看看,不送了啊,我要回去睡会儿。”

    韩茜不管张婶脸sè难不难看,直接推了她一把,就把小卖铺的门关上了,洛晓军心里一阵气结,这女人也太狠心了吧!

    “晓军,来,我们继续。”

    韩茜走到了货架后面,在洛晓军的肌肉上不停的抚摸着,洛晓军隐藏了心里的愤恨,对于这种女人,他又能怎样?自己又没有什么能力整治这个女人。

    “茜姐,我能摸摸你的¥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大腿吗?”洛晓军恢复了情绪,既然这个女人是自找上门的,那不要也白不要。

    韩茜虽然长得有几分姿sè,但是跟洛晓红根本就没法比,看久了洛晓红水嫩白皙的脸,其她女人的脸就对他没有吸引力了。

    “坏蛋,来吧!茜姐让你摸。”韩茜把裙子撩到腰间,将两条白皙的大腿露了出来,又继续说道:“晓军,你想摸哪里就摸哪里。”

    看着韩茜的发情的样子,洛晓军心里冷笑了一下,直接跪在了她的身前,顺手就在她的腿上一阵乱摸。

    洛晓军摸的韩茜一阵发痒,所以韩茜嘻嘻的笑了起来,洛晓军心中一阵感叹,这个女人的皮肤太光滑了,比洛晓红的皮肤都好,看来是长期经男人的滋润吧!

    “晓军,别只光摸腿,来摸摸茜姐的胸好不好?”韩茜隔着衣服就揉搓了起来,目的就是勾引洛晓军。

    洛晓军听话的将手伸入了韩茜的衣服中,因为生过孩子,所以韩茜的胸有些下垂了,但这并不影响手感。

    “哦...再用力点......”韩茜忍不住呻吟了起来,此时她全身yù火难忍,屁股不停的在杂货柜上摩擦着。

    “晓军,茜姐浑身都好难受,快受不了了,你睡了茜姐吧!”韩茜一把抓住洛晓军的命根子,像个饿狼一样扑了上去。

    “茜姐,别啊茜姐,村长看到会打我的。”洛晓军装作很害怕的样子,为了体现效果,他还硬挤出了两滴泪来,似乎真的像是被村长打了一顿似得。

    洛晓军不是傻子,他知道做这事的后果,而且他也听到大家伙议论他不是洛老汉的儿子,如果真被村长发现了,那自己岂不是要被赶出村子了。

    洛晓军自从知道自己不是洛老汉的儿子后,他一心就想把洛晓红给搞到手,但是碍于洛老汉,所以他始终都没敢下手,如果自己没有把洛晓红弄到手被赶出村子了,那他可就得不偿失了。

    “放心了,他不敢打你的,有茜姐为你撑腰呢!你要跟茜姐睡一觉,以后来茜姐这里买东西,茜姐都给你免费,怎么样啊?”

    韩茜挑唆着,她也知道在这里做那种事情太过危险,可是她现在真的是受不了了,只要快点,再小心点,就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洛晓军为难的低下了头,韩茜此时已经破不急待了,她弯下腰将手伸进裙子里,一下子就把湿漉漉的黑sè蕾丝裤头拉了下来,而洛晓军在一边却是看的目瞪口呆。

    韩茜将雪白的身子裸露在洛晓军的面前时,洛晓军吞了吞唾沫,他有些把持不住了,但是脑子里的那些事情却一直压抑着他。

    “晓军,别想那些没用的了,快点吧!”韩茜没有再说那些废话了,直接脱起了洛晓军的裤子。

    因为是大夏天,所以洛晓军只穿了一个大花短裤,韩茜往下轻轻一拉,洛晓军怒目狰狞的玩意儿就跳了出来。

    “好大啊!”韩茜惊呼一声,不可思议的接着说:“晓军,你这玩意儿比你子林哥的大多了。”

    洛晓军尴尬了一下,嘿嘿的傻笑了起来,任由韩茜在自己身上乱摸,此时他也豁出去了,大不了到时候装傻,来个死不认账。

    就在这时,忽然韩茜家的那只大狼狗跑了出来,它女主人压在一个陌生男子身上,就以为是来了小偷,所以直接朝洛晓军吼叫了起来。

    “滚...”

    韩茜火气大了,刚走了一个不识相的,现在又来了这么一出,这让她怎能不火大,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么个好机会,这么可以就被它们给祸害了呢?

    “茜姐,那狗好凶哦!你赶紧把它赶走。”洛晓军有了喘息的机会,忙装作害怕的样子。

    韩茜没有别的选择,只好起身牵着狗从货架尾端进了院子,过了三分钟后,她才回来了。

    “好了,这下不会有什么东西再打扰我们了。”韩茜推了洛晓军一下:“你躺下来,茜姐先给你服务,等会爽了就知道茜姐的好了。”韩茜朝洛晓军抛了一个媚眼,洛晓军也由得她在自己身上乱来。

    韩茜岔开双腿,骑在了洛晓军的肚皮上,嘴唇靠近洛晓军的耳边对着哈气。

    “茜姐,好痒啊!嘻嘻......”洛晓军傻笑了一下,然后直接揉搓着韩茜的rǔ房。

    韩茜的脸此时一片通红,她微微的抬高了屁股,扶着洛晓军的东西,对准目标后,缓缓的沉了下去。

    二人刚把身体衔接在一起时,店铺外突然传来了一声说话声,而这声音韩茜和洛晓军都不陌生。

    韩茜和洛晓军慌忙起身整理好了衣服,然后洛晓军从韩茜的后院逃跑了,当然了,走时就已经约好晚上去小河边继续玩那个没完成的游戏。

    “茜茜,大中午的你关什么门?生意还要不要做了?”南子林敲着店铺的门栓,声音略显粗犷。

    “喊啥喊,天这么热,哪里有什么人来买东西,我看狗绳子开了,怕它跑出去咬人,所以就关上门绑好它,就这么点功夫你就叫嚷......”

    韩茜不耐烦的开了门,嘴里骂骂咧咧的,对南子林,她一向都没什么好脸sè。

    南子林见老婆又开始啰嗦了,索xìng就当做听不到,直接朝屋里走去,见货架子乱糟糟的,他眉头紧皱了起来。

    “茜茜,你也不知道收拾一下货架子,东西都摆放的乱七八糟的,找个东西都不容易找到,咦,你看,还有一盒痱子粉仍在地上呢。”

    南子林捡起了痱子粉,直接放在了货架子上,韩茜看的一脸紧张,这盒痱子粉肯定是洛晓军遗落下的那盒,不过好在除了这个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所以韩茜也放下了心来。

    “死鬼,钱呢?说好昨天回来交账的,怎么现在才回来?还有,刚才你是不是跟张婶在外面说话呢?”

    自己的事情没败露,韩茜也放心的跟南子林算起了帐来。

    一听这话,南子林再也摆不出威风了,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今晚一定向你交账,刚才张婶问我借钱,我借了点给她,所以就跟她聊了几句。”

    “什么?你借钱给那个寡妇?你脑子没进水吧?难道不知道这钱是借出去要不回来的吗?你呀你,也不知道你是聪明还是笨......”

    韩茜用手指着南子林的脑袋就数落了起来,一点脸面都不给他留,南子林虽然是村长,但是却很怕他这个老婆。

    洛晓军从韩茜家里跑出来后就回家了,也忘记了自己买的那盒痱子粉,就在他走到一个大麦垛后面的时候,突然前面传来了一阵哭喊和叫骂声。

    “南小四,看你小子还往哪逃?”

    “杰哥,您就放过我吧?给,这是我这些天赚到的钱,都给您,求求您了,就饶过我吧......”

    洛晓军寻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三个泼皮正在麦垛后面欺负一个小青年,在南阳村呆了半个来月,村里的人,洛晓军大概也都认识了。

    这个小青年名叫南小四,是南问天的独生子,人虽然长得五官端正,但就是喜欢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偷。

    南小四此时被一个爆炸头骑在屁股下面,白皙的脸蛋上布满了泪水,南小四虽然是个小偷,但是胆子不大,稍微被欺负一下,眼泪鼻涕就是一大堆。

    洛晓军正在犹豫要不要出去帮忙时,突然见南小四扯着嗓子嚎叫了起来:“爹啊,李文杰又欺负我了,你快来帮忙啊......”

    李文杰没想到南小四会来这么一出,忙在他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脚,然后带着几个弟兄跑走了,李文杰不是怕南问天揍自己,而是怕他那张能啰嗦死人的嘴。

    南问天除了一身过硬的医术外,就是他那张能说死人的嘴了,估计村子里没人能说过他了吧!就连那些经常说三道四的娘们,见了他都要躲着走。

    看那几个家伙走了,南小四这才擦了擦鼻涕从地上爬了起来,洛晓军躲在麦垛后面看的不停的抽笑,他觉得这个南小四太有意思了。

    “小四,你怎么了?为啥哭啊?”

    洛晓军从麦垛后面走了出来,故意问着南小四,似乎刚才的事情他从没有看见过。

    “呦,是晓军啊!我...我没哭,是沙土迷了眼。”南小四怕洛晓军不相信,还使劲的擦了擦眼睛,似乎真的像是被沙土迷了眼。

    “得了,别装了,刚才的事情我都看见了,想不想找李文杰报仇?”

    洛晓军的话让南小四有些不自在,不过当他听到报仇这两个字时,南小四的眼睛放着光彩,看出了南小四的意思,洛晓军笑了笑。

    “很好,只要你有报仇的心,我帮你。”

    “啊?你帮我?就凭你?算了吧!”

    南小四冷哼了一声,洛晓军这人他也算是有些了解,他是洛老汉从外面捡来的小儿子,没有什么本事,就会哄村里那些女人开心。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