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废弃厂房里的偷情
    ()  “晓军,从后面进来,茜姐好难受......”韩茜摇晃了一下屁股,目的就是想吸引洛晓军赶紧干她。i?kanxsw   w?w?w?.?ik?a?n?x?s?w?`c?om?

    洛晓军冷眼看着韩茜挠首弄姿的样子,他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来,看到韩茜那一堆白花花的肉,他忽然有些反胃了。

    “晓军,你怎么了?还不快点,是等被人发现吗?”韩茜见洛晓军站着不动,所以有些着急了。

    “茜...茜姐,我...我不想做这个。”

    “怎么了?还有啥不好意思的。”韩茜转过身,抱住他继续说道:“晓军,别再折磨茜姐了,你看茜姐下面的水都流出来了,要不茜姐帮你[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把它弄起来,然后你在干茜姐。”

    “可是.....”洛晓军还是摇头道:“茜姐,今天还是算了吧!在这个地方我确实没有什么兴致,改天去你家好吗?”

    韩茜在他双腿间摸了一下,确实没见他有什么反应,这才悻悻的放开了手。

    “好了,既然你不想,那茜姐硬来也没用,明天中午老林不在家,你过来吧!”

    “茜姐,你刚才说以后我去你那里买东西,你都不收我的钱,是真的吗?”

    看着洛晓军一脸认真的样子,韩茜噗嗤一声笑了。“放心吧,你要什么,茜姐都给你,不光是茜姐店里的东西,连茜姐的身子也都是你的......”

    “嘿嘿,谢谢茜姐,茜姐真好。”洛晓军被韩茜摸的发痒,所以嘿嘿傻笑了起来,嘴里还不忘甜言蜜语着。

    韩茜笑了笑,拉着洛晓军的手走出了废弃的厂房,却无意间看到了洛老汉和张寡妇朝这边走来,吓的两人赶紧又返回了厂房,然后迅速藏好了身子。

    洛老汉带着张寡妇进了厂房,二话不说的就把张寡妇压在了脏乱的地上,急吼吼的脱掉裤子就朝张寡妇最柔软的地方戳去。

    “哦...轻点啊......”

    张寡妇忍不住低吟了一声,却激的洛老汉更加的卖力了,洛晓军和韩茜躲的很辛苦,看到那两人的事情后,更是心痒难耐。

    “就说张寡妇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还不信,喏,看看她那sāo样。”

    韩茜的嘴巴本身就刁钻毒辣,骂起人来那是一个狠,洛晓军有些烦躁,他朝边上挪了挪,尽量跟她保持了一点距离。

    韩茜被洛老汉和张寡妇的事情做的难受,索xìng伸手就朝自己的下面摸去,洛晓军也当做没看到,继续观赏着洛老汉和张寡妇的激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洛老汉这才从张寡妇的身上站了起来,两人整理好了衣服后就说说笑笑的走出了厂房。

    见他们走了,韩茜和洛晓军这才走了出来。“晓军,没想到你爹也挺厉害的,竟然把张寡妇干了半个小时。”

    “嗯。”

    洛晓军不知道说什么,所以就只哼了一下,对于这样的老爹,他心里只能感慨。

    韩茜又摸了几下洛晓军的裆部,见洛晓军确实硬不起来,索xìng打消了自己的念想。

    二人走出了厂房,韩茜还是不放心的嘱咐了几句:“晓军,明天中午记得一定要来找我哦,茜姐会在小卖铺里等你。”

    “放心吧,明天中午我一定会去的。”为了以后吃东西不给钱,洛晓军厚着脸皮发誓道。

    看着韩茜妩媚传情的样子,洛晓军突然有些动情了,于是贴近韩茜的耳朵说道:“茜姐,你就安心在家等我吧!明天我一定把你干的腿脚发软,让你连着两天都走不了路。”

    韩茜要的就是这个,所以听到心想已久的话后,她振奋了起来,见四周没人,迅速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骑着自行车走了。

    洛晓军此时也没事了,就回家去了,经过张婶家屋子前,他可以的朝里面看了看,没见有人出来,便喊了两声。

    “张婶,你在家不?我是晓军啊!”洛晓军站在门口喊叫了几句。

    “哎呦,是晓军啊,你怎么来了?”张婶脸上露出不安的神情,眼神也似乎是在躲闪着什么,不过洛晓军没有戳破她。

    张婶虽然年纪有些大了,但是身上的韵味依旧不减,而且此时她也没有戴rǔ罩,随着她的走动,隐约的可以看到两颗突起的红樱桃。

    洛晓军的眼睛看的有些发直了,心不在焉的说:“张婶,我爹呢?他说给你来送钱了,怎么还没回去,我娘让我来叫他。”

    “呦,他...他还没回去啊?呵呵......他从我这里走好一会儿了。”张婶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她脸sè明显的有些不自在了,像是偷情被人抓到了一样。

    自从张婶的老公死后,她们家就断了经济来源,平时生活也都要靠接济,当然了,多数的经济来源还要靠她用身子赚过来,要不然,谁肯给一个寡妇钱财。

    洛晓军跟着张婶走进了院子,正好奇的四处打量时,张婶的女儿张兰兰从他背后冲了出来,自从张婶的汉子去世后,她女儿就跟她一个姓了。

    “晓军哥,快来帮我看看作业。”张兰兰看到洛晓军后,忙起身拿着作业本走了过来。

    “晓军,你跟兰兰聊,我先进去收拾一下。”张婶像是解脱了一样,也不等洛晓军说话,直接转身就回房去了。

    洛晓军见张婶不想理自己,索xìng就走到了张兰兰的跟前,眼睛瞥了一下她的作业本,“这么用功啊,写啥呢?”

    张兰兰今年十六岁,个子高挑出众,长得也不错,就是脸sè有些蜡黄,看样子是营养不良造成的现象。

    “在写作业啊,晓军哥,你坐,我给你去倒杯水。”张兰兰把自己坐的凳子放在了洛晓军面前,然后奔向屋里给他去倒水。

    “兰兰,不用忙了,我不渴,过来聊会吧!”

    张兰兰走进了洛晓军,小手紧张的捏着衣角,眼神躲躲闪闪的,双颊顿时通红了起来。

    洛晓军发现张兰兰很内向,所以也不敢多跟她开玩笑,只是捡重要的话说了几句。

    “兰兰,你读几年级了?”二人沉默了一会后,洛晓军突然问了一句。

    “我啊?我都上初二了。”

    张兰兰幽怨的看了一眼洛晓军,似乎是责怪他记不住自己上几年级,洛晓军被她哀怨的眼神看到不自在了,目光在她身上的敏感部位瞥了一眼。

    张兰兰已经到了发育的年纪,她胸前的小豆豆也凸显了出来,浑圆的屁股也翘了起来,洛晓军感觉这丫头这段时间发育的很快,他记得前段时间这妞还是个平板呢。

    正在二人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的时候,张婶端着一盘板栗走了出来。

    “晓军啊,在婶子这里吃过饭再回去吧!婶子给你们做饭去。”

    张婶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张兰兰的笑脸了,见她和洛晓军聊的开心,索xìng就想多留一会儿洛晓军。

    “不了张婶,我就是来找我爹的,我要回去了,要不然等会我娘跟我姐就着急了。”洛晓军推辞了一下。

    “哦,那下次张婶再做好吃的给你吧!兰兰,去给你晓军哥到地里摘点香菜和豆角,好让他带回去吃。”

    “不麻烦了,张婶,我就先走了。”

    洛晓军可不敢要她家的东西,因为他知道张婶家已经不好过了,自己怎么能从她家拿东西回去呢,还不被爹给骂死。

    张兰兰见洛晓军执意不要,就抢着说话:“晓军哥,你不用客气,我家地里种的香菜和豆角多,过几天就要老了,也吃不了了。”

    洛晓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哦,那就带点回去吧!兰兰,我跟你一起去吧!等会直接从地里回去。”

    “嗯,好。”张兰兰欣喜若狂,她巴不得洛晓军跟随她一起去。

    “张婶,那我就先走了。”

    “好,有空常来玩。”

    张兰兰从屋里拿出一个篮子,带着洛晓军就去了地里,见两人走后,张婶这才关好门回到了屋里,紧接着,一个中年大汉从她房间里走了出来,然后打开门一溜烟就跑走了。

    张兰兰一路上蹦蹦跳跳的,好像很高兴的样子,看来这个丫头也喜欢田野的风光,至少洛晓军是这么觉得。

    洛晓军跟在她身后不快不慢的走着,偶尔抬眼看看她的翘臀,不过他并没有什么猥琐的想法,对于这么小的孩子,他还是没什么兴趣的。

    田野间的风景很美,空气也清新,迎面吹来的微风让洛晓军jīng神爽朗了起来,今天的天气难得好,很适合在郊外田地里走走。

    正在二人快走到地里时,突然路边树林里传来了阵阵的娇喘声,而且还伴随着吧唧吧唧的撞击声音,对于这个声音,洛晓军不陌生,但是张兰兰听到这个声音后,她的脸突然间红了起来......

    洛晓军一直在张兰兰屁股后面走着,忽然张兰兰停下了脚步,指着前面的土坡惊喜的叫道“晓军哥,你快看那边。”

    洛晓军随着张兰兰用手指的地方,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只见土坡上面长满了格式的野菜,而且还有很多的蘑菇。

    “这里简直就是风水宝地啊!”洛晓军两眼咕噜咕噜的转悠着,他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来。

    “晓军哥,你真要采这些野菜和蘑菇回去吗?”

    “嗯,你家的香菜和豆角就不要了,你们留着自己吃,这些野菜和蘑菇刚好对了我的胃口。”

    洛晓军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吃香菜和豆角,所以一看到这些野菜和蘑菇,他心里就有了好的想法,既不用痛苦的去吃香菜,也可以吃到免费的天然无公害的野菜和野蘑菇。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