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白云悠悠,飘荡在群山之上,轻风吹送,说不出的悠闲适意。?爱看小说网???? ?? ? w?ww.ikanxsw`com

    在曾经是狐岐山的地方,按个巨大深渊此刻已经没有了刺眼的血色光影,不过从深渊的深处,仍然不时传来一丝热气,隐隐有岩浆奔流的声音。

    在深渊之前,一个男人的身影孤单单地坐着,他双眼紧闭,看着却是瞎了。

    容颜苍老,人形枯槁,不时低声地说着些什么,许久之后,慢慢的倒了下去,躺在地面之上。

    粗糙的地面传来了一股坚实的感觉,他的嘴角边慢慢露出了一丝笑意,口中轻轻叫了一声:

    “瑶儿……”

    这声音飘荡了←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出去,没有任何回答,他轻轻喘息了一阵,慢慢的,停止了呼吸。

    又过了好久,从远处走来了一个身影,是一个黑纱蒙面的女子,身影窈窕,正是失踪许久的幽姬,她看到深渊旁边竟有个颓然倒地的身影,身子一震,立刻掠了过去,只是终究回天无力。

    扶着那个男人的身体,她的眼眶微微有些发红,黑纱背后,传来她低低哽咽的微泣声。

    就在这时,突然在她身后的深渊之中,那深沉的黑暗里,却回响起一个清脆的铃铛声音,幽姬身子大震,似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猛转过身子向深渊望去,却除了深深的黑暗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铃声清脆,悠扬飘荡,从深渊中回响而出,融入了山风之中……

    青云山下,河阳城外,一行人缓缓沿着荒野古道而行。

    满面笑容的小环忽地回过头来,笑颜如花,对身后的人问道:

    “瓶儿姐姐,你说的是当真么,今后你真的放下一切,就跟着我们一起浪迹天涯?”

    一身鹅黄衣裳、娇媚无限神情焕发的金瓶儿嫣然一笑,伸手搂住小环的肩膀,笑道:“那是当然,这人间太多艰险,臭男人数不胜数,日夜在你身边的就有两个,我若不看着你,可实在是不放心呢!”

    小环嘻嘻而笑,两人并肩走去,身后却传来一阵抱怨之声,怒道:“什么臭男人,老夫天性善良,世人皆知,是吧,野狗?”

    野狗道人从喋喋不休的周一仙身旁走过,呵呵一笑,也不答话,却是加快脚步向着前头那两个窈窕的身影追去。

    周一仙“呸呸呸”了几声,摇头叹道:“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说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远远眺望而去,那远方巍峨高耸的青云山脉,直插入云,气势雄伟,他的嘴角慢慢露出一丝笑容,眼中闪过淡淡的一道睿智光芒。

    “爷爷,快走拉!”背后,传来远处小环的呼喊声。

    周一仙呵呵一笑,转过身来,手边“仙人指路”的竹竿一摆,大声笑道:

    “来啦,来啦,就知道你们没有老夫这个主心骨,就是走不了吧,哈……呃,喂,你们几个家伙,倒是走得慢点啊,也不看看老头子腿脚慢不利索,喂……”

    时光悠悠,不知一转眼又是多少光阴流逝。

    陆雪琪接任了小竹峰首座之位,这一日驭剑出行前往大竹峰,看望已经与大竹峰首座宋大仁成亲的师姐文敏。

    两师姐妹多日不见,见面自然便是好一番亲热话说,从早间一直聊到中午。

    陆雪琪才起身告辞,宋打仁与文敏一起送了出来,三人站在守静堂外。

    陆雪琪环顾四周,对着文敏笑道:“这里好像很是清静,正合师姐你的性子。”

    文敏微笑点头,宋大仁也笑了起来,道:

    “其实本来大竹峰上也是颇为热闹的,只是这段日子几位弟子都出去修行,没有人气自然也就安静了。还有啊,原先我们这里还有一头大黄的,是我师父从小养大的大狗,谁知这几日居然也不见了踪影,连狗吠声也听不见了,真是奇了怪了。”

    文敏白了他一眼,道:“多半也是嫌弃你喂它的东西太过难吃,这才跑了。

    宋大仁哈哈一笑,也不在意。陆雪琪看着他们夫妻恩爱,心中也颇为安慰,当下说笑两句。便告辞离开了大竹峰。

    她白衣飘飘,驭剑而行,这一日忽然心中有所烦闷,不想立刻回到小竹峰上。

    或许是刚才师姐恩爱的情景令她心境触动,一时间竟有种不能自己的感觉,不知不觉之中,她却是下了青云山,来到了那座曾经魂牵梦系的草庙村废墟之外。

    芳草萋萋,清风阵阵,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

    她默然站立许久,轻轻叹了口气,清丽容颜之上,仿佛添了几许忧愁。迈动脚步,她缓缓而行,信步向着废墟深处走去。

    残恒断壁,分立两旁,在青草轻风中,静静地站立着,她悄然前行,目光远离,向着周围默默看着,眼中柔情无限。

    突然,她身子一震,不可置信一般的停下脚步,只见前方废墟深处。

    竟是新立了一座简陋木屋,屋上歪歪竖立一个烟囱,还正在向外飘着轻烟。

    屋子外边,着一片绿色的衣角碎片,在悠悠吹来的轻风里,发出清脆的声音。

    一阵诱人的香气,从那木屋之中飘了出来。

    “汪汪汪,汪汪汪!”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一阵奇怪的叫声,猛然从那木屋之中响起,随后只见黄影一闪,却是从屋中窜出一条老大的黄狗来,满脸堆欢,撒开四脚就跑;

    在狗背上居然还骑着一只灰毛猴子,面上少见的居然有三只眼睛,手中抓着一只香喷喷的肉骨头,另一半紧紧抓住黄狗脖子,口中乱叫,大概是催促着黄狗快跑吧!

    紧接着,从屋中跑出一个男子,粗衣麻裤,面上好像苦笑一般,大声喊道:“死狗,死猴子,你们又来偷肉骨头吃啊……”

    忽地,他怔住了,眼中倒映着出陆雪琪站在前方的身影。

    两个人就这般站着不动,彼此凝望着。

    多少岁月,人间情愁,忽忽都在这深深一眼之中,然后,他们同时笑了起来。

    一阵轻风吹过,屋檐下的铃铛迎风而响,绿色的衣角轻轻飘起,仿佛也带着几分笑意;清脆的铃声,随着风儿飘然而上,回荡在天地之间。(未完待续。)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