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背后之人
    防水,防火,坚硬,智能手表的这些属性非常贴心,起码不用担心会坏了,云海学院的正式学生人手一部,老师和教授们用的是另外一种类型。?爱看小说网   w w?w?.?ik?a?n?x?s?w?`c?o?m?

    稻穗那个爱不释手啊,下载了一大堆东西,需要账号的就注册。

    稻穗这么快就上手,而且还那么熟练,着实让陆文婷一阵惊讶,她当初获得这个的时候,可是闷头葫芦的摆弄了好几天仍然一窍不通,最后在学姐的帮助下才勉强会用,直至现在的了然于心,纯熟使用,这个过程不可谓不艰辛,再对比稻穗的不到十几分钟,陆文婷有点笑不出来了。

    是她太笨了吗?还是稻穗太聪明了?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稻穗!等下我帮你洗头吧?这么柔顺的头发,就该用最好的洗发水来弄!不然就糟蹋了,还有后背,那里也!”兴致高昂,语气轻轻道,陆文婷扭头一看身边,稻穗不见了,回头看去;“稻穗?”

    怎么了?稻穗驻足在后面,低头看着智能手表,陆文婷好奇的靠过去一看,原来是视频啊。

    十六夜月夜和女孩维持着落后稻穗半步的位置,怀里抱着稻穗的换洗衣物跟陆文婷的洗浴用品。

    “这个?”稻穗抿着嘴唇,右手指着智能手表上的视窗,看向陆文婷,那是一个帖子。

    《天降的九尾!是福还是祸?》

    帖子里有着稻穗之前在云海学院中,那一个月的躲藏和折腾的视频,还有言论,全部都是骂声,抹黑,对于那些莫须有的抹黑稻穗不在意,让她在意的是评论中不时出现的话。

    “会收如此学生!某位看样子是太过毛躁了啊!”

    “毕竟年轻嘛,才二十出头!毛丫头一个!”

    “听说那位还被这个九尾一拳打败了哎!好厉害!”惊叹的表情。

    “楼上!不晓得元婴期是什么存在吗?回去多读读书,看看资料,才十几岁的一兽人小鬼,一拳干倒元婴期?太好笑了吧,这是做作还是表演啊!”嘲讽的表情包。

    没有指名道姓的说,但是这些评论是在说谁,那完全不需要进行辩解和解释。

    “我看看啊!”陆文婷探头扫了两眼,恍然;“这个嘛,无聊的人弄的吧?我听家里人说,学院长以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做到一院之长,是有很多人眼红的,其它大学院的院长,哪一个不都是在五六十,乃至于八十多,百岁才担任学院之长!”

    “你是说,是这些人弄的?”

    “是的吧?不然还有什么原因?”

    真的是这样吗?稻穗摇摇头,转身朝着另一边,也就是学院长办公室跑去。

    “哎?稻穗!”不是吧!又跑?陆文婷要哭了,她不就是想要攻略稻穗吗?为什么这么艰难啊!

    “抱歉!临时想到点事情,你们去洗吧!”老远的,稻穗这么喊道,接着速度加快,一溜快跑的消失在了三女的视线内。

    陆文婷暗叹,无精打采的走向澡堂。

    十六夜月夜给女孩使了个眼色,一起跟上,女孩担心的看了眼稻穗离开的方向,想到她帮不上什么忙,黯然跟在十六夜月夜身后。

    在稻穗这边,前往牧柔柔办公室的途中,稻穗又接连看了几个帖子,内容大同小异,没有点出是牧柔柔的名字,但话里话外全部都是指责和嘲笑牧柔柔,至于这些帖子中的九尾少女,那只不过是个由头而已。

    此时的时间已经不早了,快十点了,稻穗加快步伐的很快来到牧柔柔所在办公室的楼,上楼,敲门,现在独自一人还在工作的牧柔柔,不,还有一个。

    “是你!”来开门的诗乃讶异的看着稻穗,随即皱眉,就要不由分说的把门关上。

    “诗乃!别闹!”牧柔柔的声音从办公室里响起,诗乃不甘的咬牙,狠狠瞪了稻穗一眼,不情愿的让开身子给稻穗进来。

    “怎么了?不去休息,现在这个时候来找我?”牧柔柔清丽的脸上微微含笑,打量着进来走到面前的稻穗,心里有些打鼓,稻穗突然到来,是因为什么?

    “这些,只是其它学院的老家伙的恶意吗?”稻穗抬起左手,将那些帖子通过投影拉扯出来,立在半空中,放大;“还是···你的皇姐,背后授意的?”

    关门走近的诗乃大惊失色。

    牧柔柔脸色微凝,目光深沉,内里瞳孔缩了下。

    在之前的逃命路上,被那位偷袭者重伤打落,可以说是必死无疑的局面,牧柔柔说了一段话。

    “我都已经放弃了那么多的东西了,居然还是不肯放过我!皇姐,你好狠啊!”

    这是牧柔柔后悔万分的话,可当时那个情况,她重伤濒死,旁边有着元婴大圆满的赵光明,谁能想到可以生还啊,

    “稻穗!刚刚这句话,不要在别人面前说!”沉默了良久,牧柔柔低声道。

    “你!”诗乃难以置信的看着稻穗,意识到什么,赶紧去把窗户,连同窗帘一起拉上,咔嚓咔嚓的开启了数道隔绝结界,隔音,隔神识,隔探测。

    “果然!”稻穗确定了。

    牧柔柔再怎么说都是王爷之女,地位非凡,又是年轻有为,前途无量。

    在年仅二十出头就达到元婴后期,未来能到什么地步那真是说不准啊,谁会脑子犯抽抽的来得罪牧柔柔呢?

    这种无差别的恶意重伤,通过网络传播牧柔柔的愚蠢,败坏她的名望,联想到牧柔柔曾经的一句话,稻穗有了这个大胆的猜测,那位皇姐。

    “有什么是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吗?”

    “你?”牧柔柔诧异,手指敲了敲桌面,沉吟;“你之前打我的那一拳,还有吗?”凭直觉,牧柔柔断定那不是稻穗自己本身的力量,应该是什么外物?法宝吧?

    “有!”没有具体说有多少次,稻穗只是说了这个,内容很暧昧啊,一次也是有,一百次也是有,要怎么去理解就看你的心了。

    牧柔柔饱含深意的看了稻穗一眼;“是吗?还真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呢,小色狐狸!”如果那一拳真能用出来,那么···牧柔柔想到了什么,心里一定。

    “好的!”稻穗没犹豫和推脱的点头答应下来,牧柔柔那么干脆的为她好,她愿意给牧柔柔带去帮助,嘛,说是这样说,报酬还是要收取一点点的。

    “柔柔!”稻穗轻轻呼唤了下,两手抬起做出抓捏的动作,诗乃看的莫名其妙,牧柔柔脸一红。

    “算了!今天不用了!”

    “可是这种事情隔开可就没用了!柔柔!”在后面两个柔柔上加重语气。

    两分钟后,被牧柔柔打发回去休息的诗乃呆呆站在办公室门口,有些没反应过来咋回事。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