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章 起跑线
    晚上八点过后,鬼魂们陆陆续续回来,每一个回来的鬼魂都会朝王老道行礼,表示尊敬和感谢,然后径直走回黄仙庙里,每当走进去一个,竹简上的名字就会少一个,相当之神奇,虽然黄仙庙外鬼影憧憧,可是附近却相当安静,安静的几乎落针可闻,就连鸟儿都不往这一片树林起落。爱? 看小说 ??   w?w?w?. i?k?x?s?w??`com

    看到一个个鬼魂重回地府,王小白不光是大开眼界,还有点心中暗喜,照这个势头看,应该是没有不懂规矩的,只要过节的鬼魂都回来了,王小白也就得偿心愿,正式拜王老道为师,成为灵官法的传人了。

    时间很快走到了九点,鬼魂们陆续回归,庙外已经看不到鬼魂了,但{;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是在竹简上,仍然有五个名字没有消失,也就是说,五个鬼魂没有回归,王小白不由得苦笑了下,看来老天爷就是不想让他太顺利。

    九点不回,就要去抓了,至于有什么惩罚,那是地府的事,王老道看着竹简上的五个名字,念诵咒语,伸手触摸了下第一个名字,跟3D投影似的,在竹简上方显现出一副画面,一个男鬼正在街道上晃荡,王老道仔细看了看街道,记下了位置,接着触摸了下第二个名字,仍然是出现了一副画面……

    五福画面出完,全都在县城里面,王老道扭头对王小白道:“县里老电影院右侧的小区有一个老太太,过了街道在李宁店后面平房有个男鬼,你去把他俩抓回来,剩下的交给我!抓到后,还回黄仙庙汇合,明白了吗?”

    “明白了师父,我这就去!”王小白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灵官的令牌,三道黄符,一个用来收鬼的小葫芦,小葫芦是备用的,要是配合的鬼魂,只需要一道黄符贴在身上,就会跟着法师回来,怕的是鬼造反,不依不饶的闹腾,那就只能用小葫芦收了。

    王老道要抓三个,而且距离都比较远,还都是楼房,没等王小白就出发了,迈开步子走的比跑的还快,王小白也没耽误,走出了林子直奔县城,对于县城,王小白还是很熟悉的,毕竟生活了三年,尤其是老电影院,虽然早就不放电影了,但偶尔也会举办个节目啥的的。

    王小白大步流星,走的相当快,到县城用了不到半个小时,今天是中元节,烧纸的不在少数,很多十字路口都有烧纸的痕迹,纸灰乱飘,整个县城似乎都充斥着一股子烧纸的味道,九点半,这时候县城里人已经不多了,但也还有的人家仍然在烧纸。

    王小白来到老电影院向右拐去,右侧有一排排的平房,连院子都没有,不得不说王老道还是挺贴心的,分配给王小白的鬼都是平房附近,王老道要抓的三个鬼都是楼房有小区的,真不知道该如何大张旗鼓的去抓鬼。

    凭着记忆王小白来到这片住宅区的第二排平房,朝里面一走,看到在房子外面站着一个老鬼,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老太太穿着崭新的寿衣,身躯完好,大方得体,死的时候应该没遭什么罪,不是病死的就是寿终正寝的,身上没有半点血腥气息。

    按理说这样的老太太是最守规矩的,真不知道为什么不按时回去,老太太一直站在外面,瞧着身前的一扇小窗户,时常的就会叹息一声,王小白悄悄靠近,右手令牌,左手黄符,到了一个可以攻击的距离,沉声道:“老人家,该回去了,人死为归,再留恋人间,也活不过来了,地府有地府的规矩,违反了地府的规矩,是要受到惩罚的,何必呢?”

    王小白做好了要动手的准备,就等着老太太逃了,没想到老太太扭过头来,一脸的平静,也没有什么留恋的模样,静静的看着王小白道:“小法师,我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你让我在看两眼我的小孙子,我就离开,绝不给你惹麻烦!”

    王小白忍不住一愣,面对恶鬼他倒是不怕,也没什么好说的,直接动手就行了,可老太太好言好语的,王小白反倒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是又劝了一句:“老人家,人世匆匆,这辈子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下一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该走了!”

    “再让我看五分钟,五分钟我就跟你走,小法师,你慈悲为怀,可怜我一辈子没做过坏事,就让我在看我小孙子五分钟,我就是有点放心不下他啊……”

    王小白善良心软,经不住老太太苦苦哀求,觉得五分钟也没啥大不了的,点点头答应道:“说好了就五分钟,五分钟到了,你不跟我走,我可就动手了!”

    “谢谢小法师,谢谢小法师,五分钟就好……”老太太一边谢王小白,一边扭头又朝窗户里看,一脸的宠爱,还有些无奈,王小白好奇的也顺着窗户往里看,就见是个小卧室,里面摆了一张小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台灯亮着,桌面上摆着习题卷子,男孩却有些心不在焉的愣愣出神。

    屋里的小床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手里拿着手机,时不常的就抬头看儿子一眼,这当口,正好看见儿子出神,开口训道:“小伟,快十点了,赶紧把卷子做完了,明天早上还有英语课要补习呢,别磨蹭。”

    男孩无奈的回头看着女人道:“妈,我想尿尿!”

    “尿什么尿?少找借口,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把卷子做完了再去尿,儿子啊,别怪妈妈管你管的严,你说现在竞争这么激烈,你要是不好好学习,以后该怎么办啊,妈妈和爸爸省吃俭用的供你上各种补习班,还不都是为了你,就是不想让你输在起跑线上……”

    女人的语言攻势下,男孩不在说话,低头做起了卷子,脸上却很是有些委屈,这一幕没什么稀奇的,当今社会,只要家庭不是太差的,基本上每天都在上演,老太太有什么好担心的?王小白很好奇。

    老太太听到男孩他妈说不让他输在起跑线上的话,叹息了一声,喃喃自语道:“孩子的人生还没真正开始,你让他跑那么快干什么?着急要赶到人生的终点吗?哎,小小的孩子,每天除了学校,就是补习班,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这么下去,这孩子就算赢在起跑线了又能咋地?”

    王小白对老太太的话深以为然,虽然他家不怎么管他,但在初中那几年他妈也跟这位妈妈没啥太大区别,后来是去了县里上高中,想管也管不了啦,情况才逐渐好转,对此王小白也是深痛恶觉。

    王小白忍不住道:“可不说是呢,是学习那块料,不用看着也学的好,不是那快料,天天拿刀逼着也学不好,何况就这么个小县城,起跑线你跑赢了又能怎么样?你能跑赢全中国?”

    老太太听到王小白的话,笑了笑,忍不住又叹息道:“孩子呀,等你老了,你就知道了,人这一辈子,无非就是个体验的过程,不要老是想着要跑赢谁,能一辈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活到老,就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了,能活到七老八十,就是了不起的成就了,到了我这个岁数,也就跟孩子一样了,能吃点吃点,能玩点玩点,能快乐点就快乐点,活到最后,还不就是这么回事?”

    “对孩子啊,该立的规矩得立,教会他做人的道理就行了,成绩差点就差点,爱玩点就爱玩点,哎,就这么个道理,他妈一点也不懂得,把个孩子逼得每天沉闷闷的……”

    听的王小白直发愣,老太太这番话说的浅白,跟聊家常似的,可要仔细琢磨,却能琢磨出大道理来,人生起起伏伏的可不就是这么回事,从童年到老年,就是一个轮回,俗话说老小孩,老小孩,老了跟孩子又能有啥区别?

    人这一辈子还不就是个过程和经历,荒废了童年,赢在了起跑线上,性格变得阴郁,等于是输了一辈子,何况你就是在玩命,也不见得就能赢在起跑线上,因为起跑线上的人实在太特妈多了,你都未必能挤得进去。

    王小白不由得想,我……好像从来没有赢在过起跑线上,但我也没输了啥!

    王小白还在愣神,老太太却又叹息了一声,转身对王小白道:“走吧,活着的时候管不了,死了就更管不了啦,也该回去了!”

    王小白觉得老太太是个好鬼,不想给她贴黄符,又怕中间出差错,还是把黄符贴在了老太太胸前,转身朝另外一家走去,老太太身上贴了黄符,飘着跟在王小白身后,第一个非常顺利,王小白也不多着急,辨认了方向快步而去,十几分钟就到了第二个地点,同样是一个平房,不同的是位置有点偏僻,离的还远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鬼,面目惨淡,猥琐的在一家门前晃荡,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