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深红宇宙
    与魔交易,一个神秘,恐怖,愚蠢又带有些浪漫色彩的词汇,历史上这么做过的人类基本都以悲剧告终,但现在,在这个时间的节点,,他们似乎在创造历史。i?anxsw w?w?w?.?ik?a?n?x?s?w?`cor?m?

    ”冥想,以自身的精神沟通世界,感受万物,看起来若非天生的魔法携带者都必须从这一步做起。“加朗斯坐在自己的墓穴中,在那天之后他就打发走了塞勒涅,选择一个人呆在这个荒无人烟的雪山里,他需要安静不受任何事情打扰,没有城市需要建设没有国家需要毁灭,这里只有外面呼啸的风声,当然,还有柴火燃烧的噼啪声。

    ”而求知永远是独行的道路,“他翻阅着塞勒涅的魔法书,枯黄ㄉ爱ㄋ看ㄖ小说ㄖ网 M.Ikxsw. COM
的纸张若不是因为魔法早已灰飞烟灭,上面的字迹也是黑褐色的飘逸笔画,这让加朗斯免不了猜测这些是否都是塞勒涅受害者的血迹,”嘛,如果是我的受害者血液应该早就成河了吧,“加朗斯自嘲的笑了笑,”不过话说回来,这都一千年了啊,不过为什么已经快要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了呢,我的A.T力场现在越来越强,难道说我已经开始拒绝外界了么,要是这样的话,终有一天我会成为那种只靠本能行进的使徒了吧。“

    ”唉,这个是,“还在自我剖析的加朗斯在塞勒涅的书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符号,那是一个深红色的圆形符号,与旁边的黑色文字很好区别,符号的下面还有一行小字”绝对的禁忌维度。“

    ”这世界上居然有能让塞勒涅视为禁忌的东西?“不过加朗斯转念一想,”一个沉醉生命与权势的人有害怕的东西倒是还算正常,如果什么也不怕,那我也没法控制他们了,不过话说回来,恐惧确实是人性的一大弱点,当然每个人的弱点应该都不同,并非所以的人都屈服于恐惧,嗯,看来下次找到目标的时候可以好好玩次心理战了,哼,我还真是天生的坏种啊。“

    思绪回到魔法书上,虽然塞勒涅视为禁忌,不过在加朗斯看来,禁忌只不过是没有对等的眼界与力量而已,”虽然触摸禁忌是愚蠢的,不过想要在这个世界上得到真正的力量,禁忌也并非纯粹封印之物。“

    没有笔墨加朗斯干脆用光枪划开了自己的食指,在伤口恢复前,他迅速在地上画出了那个圆形的符号,或许只是巧合这血液画出的符号正好对应了书上的暗红色。

    刚刚学会了冥想,加朗斯直接用在了这个禁忌的符号上,“那你会带我去哪里呢?”

    加朗斯闭上了眼睛,精神融入符号里,他没有害怕,只是如同发现新大陆般的兴奋,作为试图统一黑暗面的人,他必须挑战所有的极限。

    意识进入了符号上血液中,随之一同流淌,如同尼罗河夏季的泛滥,经历过许久了旅程,再次睁眼,加朗斯站在了一片星空之上,他的周围是自动出现的A.T力场。

    这是一个完全深红色的世界,无论是星球还是尘埃,周围的一切都充斥着深红色的能量,”这里是......“加朗斯想起了穿梭多元宇宙的时候闪过的一个个维度,这里正是其中之一,深红色,满是危险躁动的能量。

    加朗斯用手去触碰那些能量,解除了A.T力场,深红色的能量便直接作用于加朗斯的身上,他只是轻轻的触碰,手指便被侵蚀成一堆碎屑。“该死,有点危险啊。”

    突然还在加朗斯观察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吸入其中,顿时加朗斯感觉天翻地覆,一股灵魂被撕裂的感觉刺痛着他的神经。

    这红色的通道把他加速到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原本周围近乎静止的行星,此时飞速后退成为了一道道逐渐消失的线条,正在这时一股巨大的能量波浪扫过通道,重重的砸在加朗斯头上。

    视线变得愈加模糊,纵使是强大的鸟天使却还是敌不过,这道强横的能量了。再也撑不住了,加朗斯无力的挣扎几下后便昏迷过去合上了眼睛。

    ”啊,该死,我刚才怎么了,“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加朗斯缓缓的睁开眼睛,他在冰冷的石板上醒来,就像是睡了一个又长又安稳的觉,不过对于这种事,加朗斯确实脊背一阵发凉,”到底是谁能够如此随意的驾驭使徒的灵魂,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却睡的这么安稳,这一切无一不透露出一阵诡异。

    “你终于醒了,”如同雷鸣的声音传来,“我没想到地球的闯入者居然有如此有趣的能力。”

    声音带来了巨大的压迫感,加朗斯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的站起来,这是他第一次遇到了力量远超自己的人,甚至可以说是强到了加朗斯完全无法理解的程度。

    空间中的黑暗逐渐散开,那浓重的深红色出现在加朗斯面前,一个无比巨大的身影,如同大佛一般坐在石头的王座上,他没有嘴唇,露着一排排狰狞的利齿呲牙咧嘴,头上长有也不知是触手还是尖角的东西。

    这个身影加朗斯很眼熟,但真正的面对他加朗斯还是不能完全确定他的身份。

    “我是深红宇宙的主宰,塞托拉克,凡人,你的身体与以前的来者不同,但以此来面对一个主宰还不够格,不过,在如此漫长的时间中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生命。”

    加朗斯深呼吸来一口,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塞勒涅将那个符号列为了禁忌,那居然是把人传送到深红宇宙的符号,“该死这可堪比五大神明的邪神,稍有不慎就是尸骨无存!”

    “伟大的深红主宰,”加朗斯用十分礼貌的语气说道,他心里清楚,当塞托拉克说出“第一次见到你这种生命”这句话的时候,恐怕不付出点什么他绝对走不了。

    “我能为您做些什么?”

    “为我做什么?”塞托拉克忽然笑了一声,“你还真是与其他的蠢货不一样。”

    面对塞托拉克也不知是夸还是讽刺的话语加朗斯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的等待邪神的要求。

    “我能看出你身体里有无限的能源,不过显然那种东西我早已不需要了,我看中的是你操控灵魂的能力,所以如果你想离开这里,就乖乖的让我研究一下你的能力,或者说,解剖你,当然只要你不反抗,我或许会在之后赐予你我的力量。”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