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这是来找死的
    丁斗已经纵身一跃,飞掠过寒泉,走到了花株旁边细看,一边看一边点头:“没错,没错,这一定就是青雾莲。ikan?xsw w?w?w?.?ik?a?n?x?s?w?`com颜色相符,形状相符,”他伸手摸向花瓣,道:“传说中青雾莲盛开时花瓣是温润而温暖的,没错,果真如此!”

    他惊喜地转头看了云迟一眼,又说道:“小天仙,这花焰鸟果真如传说中一般神奇啊!”

    云啄啄骄傲地昂着头。

    传说?

    能传出它所有的本事吗?

    “丁叔,那这朵青雾莲你收起来吧。”

    丁斗没有推辞,立即从包袱里拿出了一只玉盒来,摘下青雾莲,把它小心翼翼地@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收进玉盒里。

    说来也奇,那么大的一朵花,竟然真能够被收进拳头大的玉盒里。花瓣被层层地收了起来,温驯地合拢着。

    “打开盒子拿出来的时候,这青雾莲会再次缓缓开放,并散发出淡淡雾色,美不胜收。”丁斗解释道:“所以,青雾莲无法作假。这个玉盒也是惊雨阁统一制作并发放给接了单子的人。”

    所以,他也领了一个。

    “惊雨阁?”镇陵王和骨影的表情顿时都有些微妙。

    骨影看向丁斗:“阁下是惊雨阁的赏金人?”

    “丁某就是喜欢四处跑,接赏金单,那是顺便,顺便。”

    他一开始的目的,是为了寻找仇人。

    他对云迟扬了扬手里的玉盒,道:“小天仙,这个是你的功劳,咱拿了赏银,七三分,你七我三啊。”

    镇陵王和骨影的表情越发微妙。

    但是他们都没有说话。

    在这里虽然得到了青雾莲,但是这个地方他们还是不适合多呆,尤其是镇陵王。

    寒泉里的水很是清澈,而且因为寒而生烟,对于他们这些已经渴了许久的人来说更是诱惑。

    清滢滢的水,让他们都忍不住地干咽着,舔起干裂的嘴唇来。

    “走吧。”云迟挽着晋苍陵的臂弯,示意他赶紧先行。

    就在这时,在他们后面突然间狂奔而来三人。

    “那里有水!有水了!”

    “温泉!温泉不能喝!”

    那三人狂奔而来,眼中好像完全没有看到云迟他们。

    他们头发散乱,衣衫有多处勾破,脸脏得几乎看不出面目,身上还有多处伤口,血迹点点。

    跑在最前面的人步履有些跌跌撞撞,但还是一下子就扑到了寒泉边,伸手就去探那水。

    “不是温泉,是寒泉!凉水,可以喝!”他狂喜地叫了起来。

    木野忍不住出声叫道:“兄弟,这水不能喝!”

    那人听到这声音才抬头看来,云迟和晋苍陵已经往前走了一段,他没有留意,只看到了后面木野和丁斗,顿时就朝他们泼了一片水过来。

    “一边去!这泉水是你家的?大爷要喝水还得让你管?”

    木野和丁斗听了云迟说了这泉水的来源,心里早就已经膈应坏了,见大片水珠泼了过来,两人忙急急地避开了。

    这会儿功夫,后面那两人也已经扑了过来,虽然已经听到了木野的话,但是这两人也完全没有把话放在心上。

    他们之前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现在看着嘴唇都裂开起皮了,看到水,三人眼里都几乎冒起了绿光。

    “滚你娘的,自己不喝滚远点。”

    那男人见自己的同伴已经开始埋头捧起水喝起来了,他也不甘落后,赶紧地捧水狂喝。

    冰,入口就冰得他们都打了一个寒颤。

    便是冰水而已,下胃就暖了,总比渴死好太多了吧。

    “喂......”木野还是有些不忍心地要叫住他们,云迟的声音在前面传来。

    “管人家那么多做什么?赶路。”

    “哦,是,姑娘。”木野赶紧跟了上去,走了几步,还是有些好奇地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如果是那种水,那味道能好?

    “进绿迟山的人不少,不过,这三个竟然也跑这里来了,也不知道他们是运气好还是专程来送死的。”云迟和晋苍陵继续往前走,地势已经渐渐往上有了坡度。

    说那三个人运气好,是因为一路上的危险几乎都清除得差不多了,但是之前看那些柱子已经全数坍塌,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也许有另一条秘道通往此处。

    而说他们专程来找死,是因为看他们的样子之前明显也已经历九死一生,本来可能生路就在前头了,却因为忍耐不住而功亏一篑。

    那水,是能喝的?

    “生死由己。”晋苍陵冷冷地说了一句。

    就是死,能怪得了谁?

    刚才木野已经提醒过他们了,谁让他们不听?

    他这四个字刚落,就听到后面突然两声惨叫相继传了过来。

    走在后面的木野和丁斗还是有些好奇,立即又回头望了过去。

    只见先喝水的那两个人突然间双手紧紧地抠住喉咙,满脸覆上一层白霜,脸色惨白得像冰冻过的尸体,两只眼珠都突了出来,痛苦万分,动作明显地有些僵硬,就跟被冰冻住了了一样。

    那最先抵达的却也是最后喝水的人这会儿也算是机灵了,立即惊恐万分地朝木野他们飞奔了过来,大声叫道:“救我,救我!”

    他现在反应过来了,木野跟他说水不能喝,肯定是知道水有什么怪异的,也许他们也知道怎么救治!

    但是,他刚跑了一步,突然全身一颤,跟另外那两人一样,忍不住地伸手抠向喉咙,想要把水给呕了出来一样。

    一层冰霜也一下子覆上了他的脸他的手。

    木野离他近了一点,清楚地看到了他的嘴唇瞬间就冻成了黑色的,配上那惨白的脸和突出的眼珠,惊恐而痛苦的表情,显得十分恐怖。

    他倒吸了口凉气,立即蹬蹬蹬地后退了好几步。

    “傻徒弟,还不快走。”丁斗拽住他,带着他一下子飘掠出了一丈外,追上了云迟和镇陵王骨影他们。

    后面的人怎么样,已经与他们无关了。

    本来就是陌路,提醒了一句,反而招来恶言相向,人家要寻死,他们哪里还能拦着?

    骨影也顾不上后面的情形。

    他的心正在一点一点地沉下去。

    因为他跟在镇陵王后面,已经感觉到了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寒气,一点一点地在加重。

    他不用看也知道王爷的尸寒之毒肯定又发作了。

    这个地方若是真的这么阴邪,几乎是避不过的。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