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鸡到哪里去啦
    310和406一样,都是中低端消费水平的包厢,昨晚知会过王宁之前,这里一直都是某些妹妹和公主选择钓金龟的好存在。爱?看 小说 ?网? ?  w?w?w?.?ik a n?xsw`com

    看来我还是有些先见之明的,主要还得益于王宁本人的雷厉风行,仅仅一夜半天,就让原本乌烟瘴气的地方看起来清爽了许多。画的浓妆艳抹的妈妈和到处风情万种的妹妹不见了踪影,颇有些“玉宇澄清万里埃”的架势。

    非要跟我去一起瞧瞧的王嘉莉一路都碎碎念的说着话:“她什么时候成老板了?你们那个萝莉老板哪儿去啦?还有这么个破事儿你不通知保安,你屁颠屁颠的跑来找你们老板?你新来的吧!”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开始的素质三连和最后一句切中要害的反问,都是对着那个报信的小少爷说的。小少爷兴许看她是我朋友,唯唯诺诺却又颇有条理的说:“去找过王经理了,他不在。保安室也只有三个值班的,都已经上来了。”

    我这才想起来,王宁是说过今天要去外面串关系,至于这关系串到了哪里,我当时没有兴趣去问。而那些内保,表面看起来凶霸霸的狠,其实就是一群无组织的小流氓。宝红在时,金燕怎么折腾都清平无事,他们也就跟着有些散漫。宝红这才刚把摊子给我,就遇到这么一堆事,还真是赶得好时候。

    我感觉头有点晕,越临近310包厢就越口干舌燥,腿都开始抖。

    接着王嘉莉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一个让我感觉面前那扇普通的金属门像是魔兽狰狞大嘴的问题:“他们来了多少人啊?”

    小少爷说:“七、八个。”

    王嘉莉止住了脚步,眯着眼瞅着他,我还有些怔,就撞在了她的后背上。我揽住王嘉莉厚实的老腰,抬着头满脸不解的问她:“怎么了,老王?”

    王嘉莉把我拉到了背后,淡淡的又问:“报警了么?”

    小少爷一只手握在了门把上,眉头有些皱:“这种事怎么好让警察掺和?以前都是老板来解决的……”

    他打开了门,里面黑乎乎的很安静,没看到什么人物也没看到任何灯光。我正在发愣,忽然感觉一股力量推在我的后背上,伴随着一句调戏般的轻笑:“人都来了,就别在门口杵着啦!进去吧。”

    于是,我和王嘉莉双双被推进进了310。

    进门的那一瞬间,我还在想,是不是自己被人给套路了?

    四周黑洞洞的,伸手不见五指,我有点害怕,也没想那么多,拉住了身边同样慌乱的王嘉莉。

    “谁啊?装神弄鬼的……”

    王嘉莉的声音在屋子里轻飘飘的回荡着,带着一股愤怒和抖动。漆黑的屋子里,连个东西的轮廓都看不清楚。

    蓦地,仿佛从虚空中传来一声嗤笑:“跑的倒是挺快……不过,跑得了和尚可跑不了庙啊。庙里的泥菩萨、金塑像又怎么办?”

    这声音低沉又带着一丝嘲弄,还略微有点熟悉,我一时却想不起在哪里听到过。

    凭着对包厢布局的熟悉,我抖抖嗖嗖的摁开了墙壁上的电灯开关。

    黑暗让人恐惧,这是一个不言而喻的事实。但打开电灯的那一刻,我觉得光亮也同样能带给人不安。

    整个屋子里,除了我和王嘉莉,就只有另外一个短发男人。

    他叠着腿坐在沙发上,让我惊骇的忘了拿下护着已经适应了光明的眼睛的手背。我就那么扬着手背,呆愣愣的站在原地,像个傻子一样张着嘴巴。

    男人抱着胸,眯着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熟悉的面容上我所不熟悉的眼神,让我不自觉的退了两步,贴在了墙壁上。

    这是冲我来的?

    王嘉莉攥着我的手,梗着脖子强装镇定:“你谁啊?找我们什么事?”

    然后她又捏了捏我的手掌,诧异的瞅了我一眼:“你哆嗦什么?”

    我很想告诉她,我这不是哆嗦,也不是害怕,而是激动。

    就是激动,激动的我又重新体会了一把好久已经没再体会到的尿裤子的感觉。

    因为这个人,他是我爸!

    我爸他不认识现在的我,这很正常,因为化了妆的我和我妈非常像,我想他肯定也很诧异。

    事实上,我从他冷漠的表情中没看到一丝感情的波动。

    这个以前钢铁般的战士哟,难道被国家特殊教育了这几年已经不近女色了?

    我忍不住定了定神,甩开了王嘉莉湿润的手,鬼使神差的朝着他走了过去。

    我的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糯糯的叫了一声:“爸!”

    王嘉莉很错愕,拉我胳膊说:“他是你爸?你认错人了吧!闺臣姐不是说你爸死了么……”

    我爸也很错愕,不知道是因为王嘉莉提起的这句我姐说过的话,还是因为我给人的感觉特像个智障。

    事后我越琢磨越觉得自己这时候像个智障,之前我姐一直跟我说要躲着我们爸,见了面也不能相认,为此她还用我外出的理由搪塞了他。

    没想到我还是自己撞在了枪口上,我觉得我姐要是在这儿,一定会摸着我肚子跟他说:“这是你儿媳妇,这里面的是你孙子。”

    我没她机智,噘着嘴走到了他跟前,摸了摸他手臂上凸起的肌肉,说:“你胖啦!”

    然后,我看到他嘴角抽了抽:“我不记得有你这么大个女儿。”

    我急了,脱口而出:“我是陈酒!”

    我爸抖了一下,又重新打量了我一遍,仍旧是没什么表情。我想起电视上的桥段,脑袋一热,就想脱裤子给他看我屁股上面的胎记,不过幸好我手碰到那条一万八的裙子时就立刻反应了过来。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叫我朋友出去,我给你证明。”

    我爸没说话,只是饶有兴趣的瞅着我,那感觉越来越像看智障。

    我一狠心,指着王嘉莉说:“那你把她弄晕,别打出毛病来。”

    顿时王嘉莉看我的眼神就多了一股子不明不白的意味,我形容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哀怨,恐怕死了丈夫的李清照都没她到位。

    “哎,哎,我只是个……啊!陈九……”

    “好了,你说吧。”

    我爸果然是个干脆果决的人,看着软倒在沙发上的王嘉莉,我只想吐槽作者这家伙堪比五毛钱特效的经过描写。

    其实也没什么好描写的,层次在那儿摆着。想到这儿,我又不自觉的咽了口吐沫,如果我爸不相信我说的事,他会不会“揍女证道”?

    于是我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我和我姐这么多年的经历告诉了他,最后我也说了我偷穿我姐衣服因此而变成女孩儿的事。

    我爸是我最亲的两个人之一,另一个是我姐。我觉得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他没什么错,可我爸似乎没有相信。

    我一咬牙一跺脚,说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我还记得我七岁那年看见你拿着我妈照片偷偷打fj。”

    我爸倒吸了一口冷气,嘬着牙花子瞅着昂首挺胸的我好久,才说:“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我没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于是,我爸就拉着我让我转个圈给他看。我转了个圈,我爸表情丰富了很多,不再像刚才那张死人脸。

    我们又说了好一阵子的话,心情舒畅仿佛丢了一块压在心底大石头的我,忘记了外面的事也忘了悲催的王嘉莉。

    我爸坐在沙发上喝啤酒,他话不多,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姐。我抓着他的手臂兴奋的讲了好多话,也破天荒的喝了三瓶啤酒。我爸没有阻止我,只是幽幽的叹了口气:“以前看满世界的小姑娘都是儿媳妇,现在看满世界的男孩儿都是小流氓了。”

    我就眯着眼,抱着啤酒杯子指着他傻呵呵的笑。

    我醒来的时候还感觉头有点大,“哎哟,哎哟”的叫了半天。我姐拿着勺子裹着围裙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抓着我的肩膀问了我好多的话。

    记忆顺利的回流了,我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在我姐面前,我愿意没有秘密。

    我姐沉默了好一阵子,只是说:“你们也忒缺德,嘉莉过个生日招谁惹谁了!”

    我这才想起老王来,又想到她被我爸手起掌落砍在脖子上,晕倒前的那眼神,就感觉自己特不是东西。

    而且,我怕她以后见了我会揍我……

    就在我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一声巨响,把我想说要去看看王嘉莉的话给吓了回去。

    “什么东西……爆炸了么?”

    我姐瞪大了眼睛,呲了呲牙,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留下三个飘荡在空气中的字:“高压锅……”

    我有点蒙,我们家什么时候有高压锅了?左顾右盼,又发现这确实是我熟悉的卧室,我就把心放回了肚子里。趿拉着公主鞋,穿着睡衣往外走。

    “怎么了,姐?”

    我姐开始大呼小叫:“鸡呢?那么大一只鸡到哪里去啦?!”

    我摇摇晃晃的推开了厨房的门,然后不经意抬头就看到了天花板上那一堆晕染开的水渍,以及一个明晃晃的锅盖,和一只身姿妖娆的……鸡。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