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战
    听到魔力中的侵蚀性能被剔除,马龙心想,那是不是不用战斗了。w?w?w?.ikanxsw`com

    神殿消灭巫师的理由便是魔力具有侵蚀性,会使其变的偏激邪恶,若是果真能够剔除,那战斗的理由便没了。

    很快,马龙便发现自己想的简单了,世上除了大义,还有私仇!

    这个世界可没什么不得怒而兴兵的说法……

    安哥拉得意的笑声变的尖锐、冷厉,逐渐成为桀桀怪笑,笑声中全是愤懑,怨恨……

    止住笑声,他用手指着马丁,狠声道:“若不是你这个叛徒,我三十年前就成功了,哪用等到现在,还有……”

    他手臂方向一转,指着马龙道:“你是叫马龙※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吧?”安哥拉虽然发问,但语气确满是肯定。

    他急声道:“果然不愧是你那叛徒祖父的孙子,一家人都来坏我计划,五年前若不是你……”

    马龙见安哥拉指着自己,便眉头一挑,听见他骂得难听,老说祖父是叛徒,这种事关名誉的大事,他自然不能忍。

    他可不是马丁,和这家伙有交情,能够忍受他的胡言乱语。

    虽然对方说的是真的,但现在自然帮亲不帮理!

    当即右手一伸,便摸上了腰间的剑柄,却被身边祖父一把按住,对着马龙摇了摇头,示意先别轻举妄动。

    马龙无奈,心中暗自叹气,这种明摆着只有动手,一方死绝才能解决的问题,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说的……

    对面,安哥拉看见马龙的动作,开口道:“怎么,想动手?”

    他似有些诧异,对马龙蔑视道:“……给你这个机会,希望别后悔!”

    说话间,他张开双臂,由两侧抬起,与肩平行,口中颂着咒文,身体浮空,蓝色光辉开始在大厅蔓延……

    “这是什么?”

    “果然有埋伏吗?”

    “难道又是献祭……”

    “阻止他!”

    见的蓝光弥漫整个大厅,神殿一方多数人都急了,以为中了埋伏!

    特别是五年前去过森堡,经历过血祭大阵的人员,心中更是惊怒!

    马龙正要拔出佩剑,阻止对方继续施法,却再次被祖父按住。

    他对马龙摇头道:“没事,这只是一个个防止有人离开的法阵,若真有埋伏,我也不会带你们进来。”

    马龙暂时安下心来,向祖父问道:“现在他正施法,这时攻击岂不是正好?”

    “没那么简单”,祖父否定道:“普通法术自然是如此,但在启动这种阵法时时,他身边魔力涌动,任何攻击都近不了身。”

    马龙点头,表示理解,不在动作,仔细看着安哥拉施法,脑子里思考着破解的办法。

    老骑士路易斯显然也是看出了这个阵法的虚实,在马丁为孙子讲解的同时,他也在为神殿的人员解释。

    不能马上动手,马龙只得静静地看着蓝光弥漫,不停的融入地面、墙壁以及天花板。

    最终蓝光消失,只余各个通道处还有一道蓝色光幕,挡住路口。

    看到这幕,马龙想起了前世的那些游戏,似乎很相似的样子,只有把怪杀完了,才能去下一幕……

    法阵启动完毕,安哥拉重新落回地面,马龙心头一动,正要出手,却被祖父一把拉住,开口道:“让我来吧!”

    看着其坚定的眼神,马龙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只得同意!

    马丁拍拍马龙肩膀,给了个安心的眼神,对安哥拉道:“三十多年的恩怨,我们都觉的自己没错,今天就一并解决吧!”

    安哥拉怪笑着道:“正合我意,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马丁与路易斯对视一眼,两人都能明白对方的想法:一起上……

    “碰……”一个道蓝色光柱轰向马丁,半途却被路易斯用盾牌阻断……

    看着斗在一起的三人,马龙心头感叹:曾经的对手,现在一同对敌,曾经的同伴却成了生死仇人,世事之奇,果真难测!

    感慨之际,马龙也迎上了自己的对手,一个中年巫师。

    中年巫师挥舞着手中的魔杖,一团绿色魔能飞弹径直轰向马龙,速度飞快!

    “锵……”,长剑出鞘,蹦射出一道冷月剑光,一闪咋现!

    森冷的弧形剑光迎上了极速而来的魔能飞弹。

    “嗤……”,轻微的切割声中,由魔法能量组成的飞弹被一分为二,从马龙身侧飞过,没多远,便因被破坏了内部结构而消散。

    马龙脚下一蹬,野蛮冲撞施展,身体迎着空气的阻力,向着中年巫师冲了过去。

    “怎么可能……”!

    中年巫师见到马龙一剑将魔能飞弹斩成两半,发出不可置信的惊呼。

    连正在吟诵的咒文被打断,他也没有在意!

    整个人都沉浸在巫术被人用剑斩成两半的震撼之中!

    先不说拳头大小的飞弹,在高速飞行中,需要什么样的剑术才能准确斩中。

    飞弹一旦接触物质便会爆炸的特性,也没有人会用刀剑类的武器去劈砍。

    但现在不仅有人做了,最重要的是他还成功了!

    这破坏常识得一幕使得中年巫师的思绪完全陷入了混乱。

    等他被马龙冲撞而来的威势惊醒时,已经来不及做多余的动作了,只能寄希望于身上,护体的巫术护盾,能够起到因有的作用。

    马龙施展强化野蛮冲撞,身周的空气被体表的劲力控制着,形成护体罡气,原本的阻力消失,速度更上一层。

    见到敌人丢出一个飞弹之后居然发起呆来,虽然不知道对方具体想法,但也清楚其大概是被自己的表现吓到了。

    当下再无迟疑,野蛮冲撞一往无前的撞了上去。

    中年巫师见马龙居然没有动用武器,似乎想要整个人直接撞上来,心头顿时一喜,不用死了……

    陡然便觉护盾被某种莫名的力量瞬间撕开。

    还没从法术被破的反噬中会过神来,便觉一股巨力撞上了胸膛……

    马龙以护体罡气破开对方防御,右肩轰然撞在中年巫师的胸口。

    那中年巫师直接便被马龙撞的胸骨尽断,脏腑具碎,整个胸膛都瘪了下去。眼看是活不成了。

    余力更是使其凌空飞起,还未落地,便不断有鲜血,脏腑碎块从口中涌出,飞洒一地!

    “碰……”尸体落地,连着滚了数圈,场中不由一静,谁都没想到开战不过短短数个呼吸,便有人身死!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