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落花兀自有情
    所以,她的目光凝结在他的目光中,像是在寻找着这种感觉的由来,你若想将这种目光用言语来形容,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终于,聪明的秦鸿猛然间有所察觉,“她该不会是……”他一边想着一边将目光缓缓避开了,但是黄盈盈却仍然凝注着,直到秦鸿彻底将目光移开,黄盈盈的眼睑方自不安地眨动了一下,低声问道:“你这朋友是怎么受的伤?”

    秦鸿缓缓地摇了摇头。??爱看小说网  w?w?w?.?ik?a?n?x?s?w?`com

    而此刻,黄盈盈正处在一种矛盾而复杂的心情中,这是世间最最难以了解的情感,却也是世间最最容易了解的情感,她轻轻地皱了皱眉,接着问道:“他的伤像是很重[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嘛。”

    秦鸿垂下头,沉声说了句:“他中了毒!”然后便又将黑衣青年如何突然晕倒的情形,非常仔细地说了出来。

    在秦鸿说话的时候,黄盈盈一面留意倾听着,一面却俯身查看这黑衣青年的面容,待秦鸿说完了,她淡淡一笑,道:他若是中了毒,那倒真不要紧的……”

    秦鸿忙抬起了眼光,不解地望着她,却见黄盈盈得意地笑了一笑,说道:“你不相信是不是?你知道我是谁吗?”

    秦鸿摇了摇头,极为简单地说道:“不知道。”

    黄盈盈便轻轻叹了口气,像是对他的弧陋寡闻颇表惋惜,然后突又柳眉一扬,娇声笑道:“你年纪还轻,看来是个只会念书的公子哥儿,当然不会知道我的事,可是……”

    黄盈盈语声一顿,说话的声音突又高了起来,接着道:“你若是到整个蹴鞠界中去打听一下,凤鞠夫人郁静芬是谁?我相信没有一个人不知道。”

    秦鸿双目一张,脱口道:“你就是凤鞠夫人郁静芬?”这半日以来,他对于这地心之国的蹴鞠界成名人物,已知道许多,他也曾从残缺客口中,听到过“凤鞠夫人郁静芬”几字,知道“凤鞠夫人郁静芬”是地心国中极负盛名的人物,此刻一听到这少女黄盈盈那样一说,自然难免有些惊诧。

    黄盈盈轻轻一笑,淡淡说道:“凤鞠夫人郁静芬是我的老师。“

    秦鸿凝视着她的神态,虽未笑出声来,却不禁长长地“哦“了一声,黄盈盈脸霞一阵娇俏嫣红,先前那种盛气凌人的样子,此刻消去了不少。

    那白发老翁远远站在门外,看到方才大声娇唤着走进去的少女,此刻竟默然垂着头,不禁暗中一笑,自语着道:“看来这小丫头是对这年轻人有点钟情了。“

    这老翁,他老于世故,知道当一个刁蛮的少女在一个少男的面前突然变得温驯时,那就表示她对这个人有了不一般的感觉。

    这小小的木屋本依岩而建,一大两小,一明两暗,虽然简陋,却极牢固。

    此刻,由山谷中遍地的矿石散发出的光芒,映在院中那满头白发的老人身上,只见此刻他正满含喜悦之色,遥望着屋里的一双少年男女扮演着一幕人间情景剧。

    只见黄盈盈垂首默然了一会儿,突地“嘤咛“一声,抬起头来,娇嗔着道:“你这人,为什么不信我的话,告诉你,就算我不能帮你将他中的毒解去,可是不出十天,我一定会替你找到一个能解毒的人来。“

    秦鸿暗自一笑,忖道:“你这妹妹心思倒灵活,我何时说你不能解去此毒过?你倒先急着不打自招了。”

    他目光抬处,只见黑尊爵王子的面容,此刻竟已全都转成乌黑之色,不禁轻叹一声,缓缓道:“只怕他再也难以挨过十天了。“

    黄盈盈轻轻一笑,道:“这个你不用着急,我自然有办法。”

    她说完伸手一掠秀发,转身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小巧的黄木小盒来,纤指轻轻一按小盒的边沿,盒中便突地跳出一粒鲜红色的丹丸,落在她那洁白如雪的手掌中。

    秦鸿从小在大都市中生长,哪曾见过这种真正古香古色又带有精巧机关的小物件?一时之间,他凝望着这精致的檀木小盒儿,心中好生喜欢,不觉望得呆了。

    只听黄盈盈又自“噗哧“笑道:“你看什么?“她说着手腕一缩,将一只似春葱一般娇柔的嫩手,隐入了袖里。

    秦鸿回过神儿来,不禁心中暗笑,虽然知道自己被她冤枉,却又不能分辩:“我可不是看你的手。”

    黄盈盈转身走到床前,含笑又道:“可惜你不是蹴鞠界的人,不然你见着我手上的这粒丹丸,一定会吓上一跳——“她说完腕肘一伸,在这黑尊爵王子下额一拍一捏,巧妙地将掌中的丹丸纳入他的嘴里。

    黄盈盈转过身来,若无其事地接着又道:“告诉你,现在我给你这朋友吃下的就是名闻地心之国的‘留魂丹’,这种药炼制的时候很不易。我的老师炼好它时,本来以为可以用来解除所有的毒性,可谁知后来才发现,这种丹丸只能用来续命,对于解毒却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

    秦鸿眼珠一转,插口问道:“既然不能解毒,凭什么还能称得上是名闻地心国的灵药?“

    黄盈盈掩口一笑,道:“我说你呆,你真是呆的可以,这丹丸虽然不能解毒,但只要有它,任何一种毒性便无法攻心,中毒的人就不会死。”

    她语声微微一顿,接着又道:“我的老师炼成了这‘留魂丹’,虽然因为它不能解毒而灰心得很,可是人们知道后,却将这丹丸看成无价之宝,为了此事,还有人送了一份厚札,希望不将这种灵药的秘方流传出去。“

    秦鸿浓眉一扬,脱口问道:你的导师可曾答应了吗?”

    黄盈盈轻轻一笑,道:“没有答应,可也没有拒绝,这丹丸的药方却也从此没有流传出去,因为导师她老人家练制这种丹丸,本来是想帮一位挚友解毒,谁知丹丸练成的时候,她那位朋友却已经殒命了。好友死了之后,导师便心灰意冷,再也不愿牵涉地心国中的是是非非。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