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冲突骤起
    雪狐这时也注意到了,她马轻呼一声“小心”,然后背对着我们的背,紧握拳头,眼睛散发出一股杀气,高度警戒着。爱?看 小说 ?网? ?  w?w?w?.?ik a n?xsw`com

    不愧是杀手,一有情况能及时作出反应!

    黑压压的人群没有声响,而是慢慢地向我们移动合围……

    “张逸,他们真是僵尸吗?”胡秋瑶说话的声音也有点颤抖,她心害怕。

    “不要怕,他们不是僵尸,而是人!僵尸都是跳着走路的,你看他们都是像人一样走路……不过,不要冲动,先看看他们想干什么再说!”我低声地对她俩说道。

    我注意到有一个年汉子,大约四五十岁,似乎是领※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头的。他身材等,皮肤黝黑,双眼沉着,面无表情,看相貌倒是一般,但法令深,说话令人信服,故卜他是族长或有一定威信之人。

    人群都死死地盯着我们,仿佛与我们有深仇大恨似的。随着脚步缓缓地移动,包围圈越来越小。那种无言而压迫的气势,“嗒嗒嗒”的脚步声撞击着心里的鼓。胡秋瑶显得有点紧张,用手碰了一下我,低声说道:“怎么办?”我知道她较冲动,要是在平时,早已经冲去了。

    “先等等……”我冷静地说道。在这个时候,谁最冷静谁占有心理优势。虽然我心里也有点忐忑,但表面还是风轻云淡。其实我心里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大不了是“打!”自信凭我们三人的身手,要想全身而退应该不是难事!

    包围圈在距离我们大约四米左右,那个年汉子用手示意了一下,移动着的脚步停止了。年汉子的眼睛突然射出一股杀气,阴冷、狠毒、尖锐、嚣张……

    我心一凛,当即迎着他的眼光,狠狠地盯着他,毫不犹豫地和他对视。视线在碰撞、在较量,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和胆怯。现场寂静无声,似有暗流涌动,气氛变得紧张而充满火药味,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我和年汉子对视足足有两分多钟,最终他眨了一下眼,避开了眼光,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到这里来?”

    “找人!”我见他的气势终于有点收敛,心冷笑一声。像这种场面,气势必须压倒他们,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否则,气势一弱麻烦了!所以在说话时运足了丹田之气,声如惊雷,令在场的人耳膜都为之一震,即使在外围的也能清清楚楚地听得见。

    果然,人群都为之动容,出现了一点小小的骚动。但很快年汉子举起手摆了一下,人群平静下来,“你们想找什么人?”

    “杨志南……”

    人群骚动起来。

    年汉子大声说道:“你们找他有什么事?难道你们是……”

    “不错!他买的老婆是她的姐姐……”我朗声说道。与其遮遮掩掩,不如开门见山,直接说出了目的。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年汉子勃然变色,脸露出腾腾的杀气。只见他把手一挥,高声喊道:“,把男的丢到后山喂狼!女的分给……”

    见势不妙,我连忙对胡秋瑶和雪狐喝道:“注意,不要下重手!”

    人墙忽地后退,后面钻出无数拿着锄头、扁担、柴刀之类农具的青壮年,呐喊一声,潮水般涌过来……

    我身形一晃,直奔年汉子而去。擒贼先擒王!年汉子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竟然来得这么快,刚反应过来,便被我一拳打倒,跨前一步,抓住他的双脚,一拖起,当做武器,朝冲锋着的人群画着圆圈。

    雪狐和胡秋瑶早已经冲去,拳打脚踢,如入无人之境。瞬间,一片哀嚎声响起。

    他们忌惮我手的年汉子,害怕伤到他,纷纷后退。

    有人开始怒骂:“拿人质,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放下人,跟我们打……”

    哭爹喊娘声、怒骂声不时响起,现场一片乱糟糟的。

    我朗声大笑道:“好,放了他……”说完将年汉子往前一抛,飞出几米远,没有人敢接,“扑通”一声倒地。

    在他们都愣着时,我快速地放下背包,从里面拿出了双截棍,往前一甩,呼呼有声。我使出了反九宫迷踪步法,左冲右突,见缝插针。扫、劈、挡、戳、甩无所不至,无孔不入,如虎入羊群。三分钟不到,在我们三人联手横扫之下,哀鸿一片,地倒下的有二三十个,其余的早已吓得屁滚尿流,畏缩着不敢前。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三个人这么能打,短短几分钟将他们百人打得胆战心惊,畏缩不前。我估计他们以前是用这一招将前来救人的人打怕的,所以基本救人成功的几率为零!

    我见他们都怕了,于是扫视四周,他们的眼里都是惊慌之色,“还有谁不服,可以来较量!”

    声如惊雷,嗡嗡作响。一时全场寂静,我想这种强大的气场应当将他们都镇住了!

    “年轻人,说这么大话,也不怕大风吹闪了舌头?”突然一阵阴恻恻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我循声看去,只见畏缩着的人群纷纷闪开,间走出一个老太婆,拄着拐杖,一步一颤地走来。这不是刚才在村口看见的那个老婆婆吗?

    “这不是刚才看见过的老婆婆吗?她搞什么鬼?”胡秋瑶狐疑地问道。

    “不要大意,这人有点邪门!”雪狐低声说道。

    我心一凛,也觉得这老人不同寻常,于是沉声道:“老奶奶,你看这里的场面这么大,是你们这里的风俗?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老太婆这时已经走出人群,在前面站着,朝周围的人摆摆手,他们都将手的农具放下,静静地站着。老太婆看着我们,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思索了一下,忽然微笑道:“他们不懂事,不要见怪!说说你们的来意吧……”

    我和胡秋瑶交换了一下眼神,她大声地说道:“我姐姐被人拐卖到你们这里,买主是杨志南,我要找他……”

    “是吗?我对你姐姐的不幸深表同情。可是我们这里没有一个叫杨志南的人啊!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对吧?”老太婆慢条斯理地说道。

    “我们村寨没有叫杨志南的人……”

    “是啊,说不定你们听错了吧?”

    众人纷纷说道,似乎是我们冤枉他们似的。

    我冷笑道:“你们不要将我们当做三岁的小孩那样哄骗!告诉你们,今天我们三个到你们这里来,要找到她的姐姐,如果在天黑之前见不到……”

    老太婆一脸鄙夷道:“否则又怎么样?”

    我顿时脸色一变,杀气腾腾地喝道:“如果天黑之前见不到她的姐姐,老子要火烧你们的村寨!”

    用木质做的房子,最怕是火烧,况且现在又是雨水少的季节,天气干燥,很容易着火的。说这话之前我没有想到怎样对付,但突然间看见了傍边的房子,脑灵光一闪,放狠话地说了。

    只见老太婆脸一变,众人的表情也是一阵惊讶,这应该说出了他们最忌惮的事了。老太婆阴森森地说道:“年轻人,你真的这么狠?”

    我淡淡地说道:“你们大可不相信,不是我狠,这是你们逼的!你们贩卖妇女,也没见你说狠?你们不顾法律的尊严,竟敢置法律不顾,逆天而行,将妇女当做牲口一样,也不怕哪天被雷劈了?她的姐姐被杨志南强买了,从伦理道德说,杨志南叫她是小姨子,是亲戚。但是刚才我们进村子时,很礼貌地问老奶奶你一声,没有半点恶意,但是你一声不吭地走了。对老奶奶你这种没有礼貌的行为我们没有说什么。在进来这里后,你们这位大叔三句不到,煽动大家要将我丢进后山喂狼,两个女人要分给别人做老婆。我想请问老奶奶,如果你的女儿或者亲人也被别人拐卖,被别人虐待、打骂、糟蹋,你是否不理不睬,或者任凭别人这样胡来?”

    老太婆怒道:“我们不懂什么法律,男人没有女人,自己出钱买了也犯法?这里山高皇帝远,想管?没门!政府好声声说为人民服务,我们这里的男人娶老婆难,为什么不送老婆过来?你以为我们想这样的吗……想见杨志南,也不是不可以,看你们有没有这种本事了!”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