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豆腐不好吃
    叶子衿的声音不大不小,屋内不但所有的食客听到了,而且连站在柜台前打着算盘的掌柜也听到了。爱?看 小说 ?网? ?  w?w?w?.?ik a n?xsw`com

    掌柜心里一动,不禁多看了叶子衿几眼。

    叶子衿说完以后,再也没有多泄露一个字。

    “小姐,能否为老朽下一次厨,银子我照付。”掌柜笑眯眯地过去,很诚恳地对叶子衿说。

    叶子衿瞥了他一眼,笑眯眯地回答,“只要给足了银子,什么都好说。”

    “我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一份蛋炒饭,一碟小炒肉,再来一盘能拔丝的那道,可行?”

    “行。”叶子衿乐呵呵地答应,“季节不对(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如果是冬季的话,用红苕做拔丝,味道会更好。”

    她的神色可以用气定神闲来形容,看得掌柜更加不好判定她的底细了。

    红苕也能做拔丝?刚吃过饭的少女两眼中露出了惊诧的神色。对于大户人家来说,红苕是低等食物,只有穷得吃不上饭的百姓才会以此度日。少女很难想象,那么美味的食物,居然可以用红苕为食材。

    “我喜欢吃辣,来一份辣菜,再来一份蛋炒饭。”有商客跟着吆喝起来。

    “要炖菜还是小炒?”叶子衿慢悠悠地问。

    这倒是个难题了!

    “那就两样都来一份。”此商客财大气粗。

    掌柜一个激灵,立刻跟着说,“姑娘,也再给我上两份肉菜,和这位客人一样。”

    叶子衿点点头,重新带着摇光和玉衡进了厨房。

    反正,用到的食材,费用是由客人自己付。叶子衿根本不心疼食材,她挑选出合适的肉来,两份全都是纯瘦肉。

    炖菜,她选择做了水煮肉片,川菜中的经典菜式,另外小炒,则选择了青椒肉丝。

    两道菜需要的时间都不用太久,拔丝需要掌握火候,这一点儿也不难,摇光作为叶子衿贴身的婢女,两个之间已经产生了默契。

    糖也要熬好了,不能过劲,否则会有苦味,如果火候不够,则又会拔不成丝,叶子衿的动作行若流水,很快,外面两个客人点的菜就好了。

    玉衡和摇光将几道菜端了出去,客栈中的小二也过来帮忙。

    随着菜品出来,围观的食客们更是瞪大了眼睛等着看好戏。这一次,叶子衿似乎费了一点儿心思,几道菜,甚至蛋炒饭,她或者用萝卜,或者用过水蔬菜,或者用水果雕刻了装饰。

    菜品一展现,众人顿时发出了哗然的声音。

    周公子脸色有些难看,刚刚他吃的菜,小丫头做得则显得随意多了。

    “公子,那边都是高手。”中年男子伏在他耳边轻声叮嘱。

    周公子气呼呼地瞪了叶子衿一眼,最后还是忍下了这口气。

    饭菜不是用来看的,装盘虽然美,但如果味道不行的话,也无济于事。

    商客和掌柜立刻拿着筷子开动。

    本来客商是因为好奇,恰巧又是吃货,所以忍着痛花了银子,而掌柜的本意则是为了品尝,希望能品尝出用了调料之后的菜品味道有哪些变化。

    但两个人夹了才第一口下肚以后,就再也收不住手了。

    食客们只看到两个人低着头疯狂地吃起来,眼中再无其他人存在。

    正在吃饭的人,鼻子闻着那边散发的香气,看着两个疯狂的吃相,对自己面前的饭菜也没有了多少兴趣了。

    “姑娘,给在下来一份蛋炒饭。”又有人报价。

    “米饭没有了,如果想吃的话,可以换成拉面。”叶子衿淡淡地说,“最后一次下厨,有人要吃的话,报名。”

    “我们再来一份拉面。四碗。”周公子冷着脸报名。

    在客栈中吃饭的食客,不少都是大户,他们接二连三看到别人吃的那么香,于是也有人陆续报了名。

    叶子衿也不嫌钱多,第三次进了厨房。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摇光和玉衡的手中果然端了几份面条出来,跟在她们后面的小二,则一边用力嗅着鼻子,一边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手里的碗。

    不多不少,有多少个客人点了餐,就有多少个客人获得面条。

    叶子衿回到容峘的面前坐下,然后百般无聊地等着客人吃饭。不是她小气,她还是先将银子收在自己的口袋里比较放心。

    事实上,所有的食客都很给力,没有让她失望,很快的,所有的拉面全都被客人狼吞虎咽吃光了,他们手中的碗里,连半点儿汤都没有。

    “收账。”叶子衿吩咐,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

    摇光和玉衡走过去,很快就收回了不少的银票来。

    “姑娘,请留步。”收了账以后,叶子衿准备回房休息的时候,客栈掌柜连忙跑过来叫住了她。

    “有事?”叶子衿皱着眉看着他问。

    “姑娘,你手里的调料能不能为我们店里供货?”掌柜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货物,我倒是有。不过,我已经委托了两位客商作为代理商,具体怎么买卖,得看他们的。我想再过不久,应该就会有各种各样的调料出现。”叶子衿慢悠悠地回答。

    “是姑娘篮子里这些**子、罐子、袋子吗?”掌柜伸长脖子问。

    “对,这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调料,到时候,标签上会有用法的说明。”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多谢姑娘。”掌柜大喜。

    商人重利,此时坐在客栈里吃饭的大多数都是外地的客商,在叶子衿提到调料的时候,他们和掌柜一样,同样闻到了商机,只是他们没有客栈掌柜的动作快,不过掌柜问出的问题就是大家想问的问题。

    既然叶子衿给出了答案,不少客商之间就相互询问起来了。

    “南方应该是从并州开始销售,北方则是从京城开始销售,而后慢慢发散,直到各州都有。”叶子衿打了一个哈气,然后好似漫不经心地问容峘,“明日是吃粥,还是吃饺子?”

    “随意。”容峘淡笑着回答。

    “这样呀。”叶子衿点点头。

    “姑娘,明日可否再为我们准备一些吃的,价钱好商量。”周公子忽然开口。

    “对对,我们也想定一些。”吃过面的客商也忍不住跟着开口。

    “我做的东西卖得贵,如果你们不嫌贵的话,又恰巧明日赶上我们吃饭的话,我就勉强同意了。”叶子衿树了一个懒腰淡淡地答应。

    周公子等人听了脸色顿时缓和下来,只要她答应就好,大不了明日早点儿睡下了。

    “姑娘,晚上小心一些,最近咱们这人不太平。”掌柜人不住叮嘱叶子衿一声。

    “嗯?有贼?”叶子衿纳闷地问。

    掌柜脸色凝重地点点头,“江湖上出了一个叫玉海棠的采花贼。此人专对名门贵女下手,越是出名的姑娘,他越是喜欢骚扰。姑娘还是小心一些微妙。”

    容峘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掌柜又多说了两句,“玉海棠和别的采花贼还不一样,他从不对下手的姑娘用粗,而是将人带回去,等姑娘家人找到她们的时候,姑娘们倒是完璧之身,只是奇怪的是,回来后,这些姑娘全都要死要活,闹着要和玉海棠在一起。”

    “多谢掌柜提醒。”叶子衿点点头,谢过掌柜的以后,就直接上楼了,这年头,什么都在改变,连采花贼都不采花,改成采心贼了。

    一连好几日都是在马车上度过,根本没有机会洗澡,此刻却是夏季,叶子衿觉得浑身难受,衣服都粘在一起了。所以一回到房间以后,她立刻吩咐摇光和玉衡给她打热水进屋,她要洗一个热水澡。

    或许是掌柜的话吓到了摇光和玉衡,这两个姑娘商量好了似的,一人做事,房间里必然留下一个人守着叶子衿。

    叶子衿倒是没有将掌柜的话放在心上。那采花贼性子很拽,人家目标定着很高。要找有名的姑娘,她很有自知之明,自己最多算是小虾米,根本入不了采花贼的眼。

    “舒服。”洗完澡以后,一下扑到了床上。

    “小姐,得先将头发擦拭干了才能睡。”玉衡捧着几个帕子过来。

    叶子衿没有办法,只好懒洋洋地又从床上爬起来,老实地坐在凳子上。

    摇光和玉衡一左一右,认真地将她的头发擦拭半干。

    头发没有干透,两个丫头都不让她睡,不住逗着她说话,叶子衿又撑着和她们说了一会儿话以后,等头发干得差不多,这才躺下睡了。

    叶子衿不喜欢和别人睡一张床,于是玉衡和摇光则被打发到隔壁的房间去住了。

    “谁?”接近三更天的时候,床上忽然多了一个人。

    即便叶子衿睡得很沉,但该有的警惕之心还是有的,迷糊之间,她一伸手从被窝中拿出一把匕首,刚要甩开刀鞘,手却被对方给按住了。

    “别怕,是我。”容峘附在她耳边轻声说。

    “没想到真正的采花贼原来是王爷。”叶子衿冷笑,“你喜欢采花,我管不着。但我可不是什么娇艳的温室花朵,如果算的话,最多只能算是一朵野花,王爷也下得了手?”

    说完,她在被窝中的腿曲起,直冲容峘的要害部位而去。

    “你还真够狠的。”容峘苦笑不已,这丫头看着性情温和,实际上,不但狡猾,而且狠着了。“要是真的被重伤,以后受苦的可是你。”

    叶子衿听了,脸色顿时涨红。当然她不是被容峘的下流话羞的,在现代,网络那么发达,什么样的**她没有看到,同事聚餐,对了,还有一堆损友在一起的时候,说的那些有色笑话要比容峘厉害多了。

    她是气容峘这种理所应当的口气。这家伙笃定她就会嫁给他?

    “所以说,你还是去祸害别人吧。”叶子衿一个翻身,就骑在了他的身上,然后腾出另一只胳膊,胳膊肘直冲容峘的咽喉而去。

    容峘哪能让她得逞,身体一动,好了,两个人的位置直接调换过来,变成了经典的男上女下。

    容峘在上面,轻笑看着叶子衿,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叶子衿就开骂了。

    “淫贼,采花贼,变态狂,就我搓衣板似的小身板,你居然也有性趣?……。”

    容峘见她越骂越起劲,忽然低头用嘴巴堵住了叶子衿的嘴巴。

    被强吻呢?还是床咚?叶子衿顿时睁圆了双眼,因为太过惊讶,她连反抗都忘记了。

    两世保留的初吻就这样没呢?她觉得脑子晕乎乎的,这算是占了便宜,还是亏呢?

    一颗甜甜的药丸顺着她的喉咙直接下了肚子。

    我的个神啊,该死的容峘果然是个变态狂,强吻不说,居然还给自己下药?叶子衿顿时从迷糊之中清醒过来。

    而此时,容峘正沉浸在热吻之中,他从不知道少女的嘴唇原来是这样甜美。这种滋味甚至比他吃过的所有美食还让他着迷,叶子衿很擅长下厨,但此时此刻容峘觉得,叶子衿本身比所有的美食的滋味都要好。

    因此,原本只是为了堵住叶子衿的嘴巴的吻,立刻转变成心底的渴望。

    丫的,居然还上瘾了?恢复冷静的叶子衿彻底恼火了,她狠狠地反攻,一下咬住了容峘的上嘴唇。

    容峘还在继续沉沦,接着他就感觉到嘴唇一痛,一丝咸咸的味道立刻在口腔之中。

    就是用脚趾头想,容峘也知道自己的嘴唇被叶子衿这丫头给咬破了,果然是张牙舞爪的小东西呀!

    叶子衿冷笑看着已经撑起胳膊的上方人。哼,只是咬破了死变态的嘴巴,算是便宜他了。

    其实,叶子衿最开初的时候,是想直接咬断容峘的舌头的。

    不过,转而她脑子恶补了此举造成的各种恶劣后果,掉脑袋?这个很不划算,好不容易老天爷开眼,让她重生一次,她还没有创造辉煌了,不划算!容峘是王爷,要是断了舌头,说不定还会被灭九族,九族什么的,叶子衿没有辣么多的好心同情不相干的人。但她也有在乎的人呀,最起码,她绝对不能让父母兄姐为她一时的冲动付出生命的代价,还是不划算!还有,接下来一路上,她还是要跟着容峘混日子的,不,明日就和这个登徒子、流氓分道扬镳,合同吗,自然也是到此为止了……。

    人的想象力无限,反正在短短的时间内,叶子衿想得很多,最后,她终于在恶势力面前屈服了,只是咬破了容峘的上嘴唇,算是给他一个小小的惩罚。

    容峘从上面俯视,看她如蓄意待发的小野猫瞪着自己,忍不住轻笑起来,“别乱动。爷可不是采花贼,真正的采花贼一会儿就会到,刚刚给你吃的是迷药的解药,等会儿看好戏吧。”

    “这么说,你是来……”叶子衿狐疑地看着他问。

    “爷身上穿得很整齐。”容峘轻笑着回答。

    “但你还是吃了老娘的豆腐。”提到这一茬,叶子衿的脸色又变得凶狠起来。

    “你没有那么老,就算你的年纪能当爷的老娘,爷也不会嫌弃你。”容峘轻笑着回答。

    叶子衿瞪他,说好的高冷了,为什么私下来,这家伙变成了这副德行。就他这态度,不将他当登徒子,估计都说不过去。

    “迟早都是爷的人,就当提前适应了。”而容峘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叶子衿目瞪口呆。

    “什么迟早都是你的人,你省省心吧。我不会选种马当相公,再说了,我还是不婚主义者了,你别打我的主意。”在确定容峘不是过来采撷她这朵娇嫩的花骨朵之后,叶子衿的一颗心就放下了,当然接着,她的胆子也肥了不少。

    “你是担心爷身边会有别的女人?”容峘脸又往下压下几分,叶子衿身体立刻往下沉,但床是硬板床,她自以为是的躲避根本半点儿用处也没有,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还是在拉近,容峘呼出的气都喷在了她的脸上,痒痒的,酥酥的,叶子衿想躲开,却无济于事。“爷也不喜欢做种马,那么这一点儿我们达成了共识,你今后不用太过担心了。至于你不愿意成婚,倒是有些麻烦。”

    “不用麻烦你老人家。”叶子衿一把推开他。

    容峘一个侧身,继续侧躺在她外侧,“大不了我们就这样处着,虽然名声方面差了一些,不过今后我们的孩子,作为王府的郡王,根本没有人敢在背后随意议论……”

    “停,打住。”叶子衿头痛,这丫的,怎么转眼又变成了话唠?“王爷,你想的太多了。”

    “你心里既然同意,嘴上就不必再推辞了。”容峘微笑着劝说。

    叶子衿直接送他一个白眼,鬼才同意了,从头到尾不都是这丫的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嘛。

    “不承认?你都说了,你是老娘,我是老人家,听听,多般配。”容峘轻笑起来。

    叶子衿顿时急了,她不就是那么一说,这家伙居然在这儿等着她了。

    “别动,人来了。”容峘轻轻将她的嘴巴捂住。

    叶子衿一颗心顿时吊起来,可是等了半天,她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嘴巴被容峘捂住,她就用眼神狠狠地瞪着容峘。

    容峘对她轻轻地眨巴一下眼睛,黑夜中,他的眼睛是那么亮。

    叶子衿顿时安静下来,这一次,她知道容峘是认真的了。

    门外,依旧没有半点声音,屋子里也没有半点儿味道,过了片刻,一束光亮从天而降,那是月光!接着是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如果不是容峘捂住了叶子衿的嘴巴,她肯定会因为惊讶而尖叫起来。

    “小美人,既然有如此出神入化的厨艺,那以后就好好跟着爷好了。爷会好好待你的,不用太感激爷呀。虽然你长得普通了一些……。”来者絮絮叨叨,啰嗦得像个老太婆,声音和身形却是属于年轻人的。

    容峘冲着叶子衿一笑。

    叶子衿此刻正火大,采花贼后部分说的话,她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她只知道该死的采花贼竟然敢嫌弃她长得普通。

    她哪里普通呢?她只是没有发育好了。哼,家里原来太困难,她发育慢,怪她啰。她对过镜子看过,她的容颜和身高绝对属于女人中的上乘了。

    这一次,她决定和采花贼不共戴天。

    容峘龇牙在笑,因为他的牙在黑夜中白得过分,叶子衿将他一起恨上了,眼睛睁圆了瞪他。丫的,后悔了,早知道刚刚就该连他的下嘴唇一起咬了,最好能咬穿了,然后在他的嘴巴上套个环,也方便以后牵着走。

    不说叶子衿这边脑补,采花贼自言自语说完以后,就拿着一个袋子过来了。

    床帘一下被掀开,“既然来了,就留下不要走了。”

    采花贼听了吃了一惊,“男人?不对,你居然中了**散没有昏迷过去?”

    容峘淡笑,翻身下了床,然后放下床帏,接着屋子里都亮了起来。

    纳尼?叶子衿被吓了一跳,又不是现代,没有照明灯,屋子里怎么会忽然亮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穿衣服起来呗。动静闹得这么大,等会儿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进来围观看热闹呢?

    她动作麻利地将衣服穿好了,呵呵,夏天衣服少,还是有好处的。

    事实证明,叶子衿的想法是正确的,当她穿好鞋子掀起床帏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涌进来许多人,火把和灯笼更是一点儿都不少。

    “小姐。”

    “小姐。”

    摇光和玉衡急匆匆地到了她身边,叶子衿冷笑看了她们一眼,也不搭理她们。

    摇光和玉衡心虚地对视一眼,然后低下了头。

    容峘此时有些搞笑,进来的天机、天枢、天权等人,全都看到了他破损的上嘴唇,虽然说,一点儿小伤口不会影响到他的俊美,但那样一个清冷俊美的男子,嘴唇受伤,特别是晚上进屋之前还好好的,难免会引起别人无限的遐想。

    不过,所有人很默契地只是偷偷瞄了容峘一眼,却没有一个人敢大刺刺地盯着他看,更没有人敢点破了。

    “越清王?”被围困的男子一脸懊恼地问。

    “你认识本王?”容峘上位者的气势顿时蔓延开了。

    “她是你的女人?”这是采花贼的第二问题。

    “不错。”

    “放屁。”

    两道不同的回答,从容峘和叶子衿的嘴里出来。

    “别想占我便宜。”叶子衿狠狠地瞪了容峘一眼。

    容峘笑眯眯若无其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用意不要太明显哟!

    丫的,这家伙是故意的!

    叶子衿再一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误会,实在是误会。要是知道越清王喜欢的姑娘在此,在下绝对不会出现。告辞。”就在这时,玉海棠一边笑眯眯地说着话,一边身影一动,人直接往外窜。

    他很聪明,选择逃离的路线是哪里来哪里去,因为门口站着天枢和天权,正前方又有容峘、摇光和玉衡,至于窗户边,玉海棠心里很清楚。

    既然越清王对他来了一个瓮中捉鳖,自然不会给他留退路。唯一有指望的就是指望越清王有疏漏,没有想到上面了。

    叶子衿看到他的动作,忽然想到了那句经典的台词:我上面有人。

    果然,玉海棠刚窜上去,就直接被人一巴掌拍下来了。

    接着,天玄乐呵呵地提着他的衣领出现在了屋子里。

    “误会,真的是误会呀。”玉海棠哭丧着脸道歉。

    “呱噪。”天机直接点了他的哑穴,好了,世界直接安静了。

    “送衙门去吧。”容峘淡淡地吩咐。

    玉海棠说不出话来,急得又是摇头又是跺脚,意思很明显,他是想向容峘求饶。

    可惜,容峘本来就是个难搞的人,何况玉海棠还对叶子衿起了不该有的心思,他才不会放过玉海棠了。

    “公子,这人是?”客栈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所有的人全部被惊动了,只是大家胆子小,不敢过来。等这边安静下来了,掌柜才带着小二挤了进来。

    “玉海棠。”容峘淡淡地回答,“劳烦掌柜派人跟着一起将此人送到府衙去。”

    “应该的,应该的。”掌柜不住陪着笑脸点头。

    “等等。”叶子衿忽然开口。

    天机不明所以,只好将玉海棠又提留着过来。

    叶子衿过去,恶狠狠地踩了玉海棠两脚,“让你丫的嫌弃我普通。我吃你家的饭吗?用你家银子吗?我长得普通,我骄傲,怎么呢?你想我给你下厨。美得你!一个大男人长得比女人还俊俏,你还好意思出门?”

    玉海棠被点了穴,连个普通人都不如,关键是他还不能说话,根本无法为自己辩解。

    论起俊俏,应该是她身边的越清王更胜一筹才对,小丫头逮着他撒气干什么?

    叶子衿踩了他两脚还不过瘾,她四处张望一下,忽然想到包裹中还有笔墨纸砚,于是她当众解开包裹,然后拿出笔墨纸砚,她一边让摇光为她磨墨,一边凶残地瞪着玉海棠。

    玉海棠欲哭无泪,他心里滑过不妙的感觉,却苦于无法说话。

    等墨磨好了以后,叶子衿冷笑着拿起毛笔蘸了墨,然后豪气万丈地在玉海棠脑门上画了有一个小乌龟,然后又在脸上写上淫贼两个字。

    画画得特别好,那只乌龟就像活了一般,字却难看至极,歪歪扭扭,连个孩子都赶不上。

    玉海棠对自己的这张脸还是很在乎的,屋子里虽然没有镜子,但他看到众人哄笑,对着他指指点点以后,他好想揍叶子衿一顿呀。

    “他和我结仇了,你看他的眼神。”叶子衿冷笑一声,忽然转身对容峘告状。

    卑鄙!玉海棠这一次是真的要哭了。

    越清王,虽然不像欧阳楚那样手握重兵,但实际上,江湖上的人宁愿去惹欧阳楚,也不愿意去惹越清王不痛快。

    死丫头肯定是故意的!

    “先揍一顿,然后再丢进府衙。”果然,叶子衿的话音一落,容峘也开口了。

    “爷,打多少?”天机也坏。

    “打到他不敢有坏心眼为止。”容峘淡淡地吩咐。

    玉海棠用力挣脱,他很想告诉越清王,他现在就不敢有坏心眼。哪怕小丫头对他做了太过分的事,他也不敢对越清王的女人有什么想法呀。

    “死到临头,还在挣扎表示不服,这个人是惯犯,的确不能纵容,最好打得他爹娘都不认识他。如果以后再遇上你,老娘告诉你,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叶子衿在一旁还在煽风点火。

    对于狐假虎威的叶子衿,玉海棠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他怕容峘呀,所以该挣扎,他还得挣扎。

    天机和天枢一起,也不管掌柜,直接将人提留出去了,然后大伙就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渐行渐远。

    那板子打在肉上的声音,听得每个人身上的汗毛都起来了。

    “好了,玉海棠已经被这位公子抓住了,各位可以回房好好再睡一觉了。”掌柜看到容峘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立刻很有眼色地招呼大家。

    才到了四更天,众人热闹也看了,各自打着哈欠往回走。

    “我们将房间调换一下,你到我的房里去睡。”容峘笑眯眯地看着叶子衿说。

    “哼。”叶子衿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别想我感激你。”

    “别再生气了。”容峘轻笑,伸出手在她的脑袋上摸了摸,“玉海棠的眼睛瞎了,你和他生什么气。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搓衣板。”

    这话是一种表白,可惜容峘表白错了。

    女人除去不喜欢别人说自己丑,说自己老,就剩下厌恶别人说自己的身材是搓衣板。

    一知半解的容峘犯了一个低级的错误,叶子衿本来就在气头上,被他这么一说,不仅没有感动,反而气得要发疯,冷笑看着容峘,“喜欢搓衣板?好呀,等我到了京城就给你找。”

    说完,她转身去了隔壁的房间。

    容峘……

    天枢和天玄站在边上看到他发窘的模样,赶紧将脑袋扭到了一旁去。

    他们可不想因为看到主子追女孩子吃瘪而被灭口。

    隔壁的房间内,气氛比较紧张。

    叶子衿从进屋开始,就一直冷冷地看着摇光和玉衡。

    摇光和玉衡心里有鬼,也不敢抬头看她。

    “知道错在哪里了吗?”过了好一会儿,叶子衿才开口说话,只是她的语气相当冷淡。

    摇光和玉衡不敢狡辩,立刻给她跪下了,“是奴婢不好,昨夜就该留在小姐的房里守着。”

    “装,还在装。你们接着装呀。”叶子衿怒极还笑,“容峘既然将你们送到我的身边,我就当他是一番好意了。不过你们被他送给了我,自然就是我的人。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知道养虎为患,我可不想做什么东郭先生。如果再有下一次,你们再让我看到你们吃里扒外,以后就滚离我的身边,你们喜欢谁,听谁的,就滚到谁的身边去,听清楚没有?”

    摇光和玉衡见过不正经的叶子衿,见过嬉皮笑脸讨好别人的叶子衿,见过调皮的叶子衿,也见过算计别人的叶子衿,但从没有见过像今天声色俱厉的她。

    此刻,她们仿佛见到了发怒的容峘。

    摇光和玉衡吓得立刻跪在叶子衿面前,“小姐息怒,奴婢以后不敢了。”

    “以后,奴婢一定会将小姐放在第一位。”两个丫头脸色苍白,眼中也有了泪花闪烁。

    容峘看起来很温和,但属下犯错,他的惩罚也十分严厉。

    惩罚的话,两个丫头不怕,和叶子衿相处时间久了,她们是真的喜欢叶子衿,也喜欢叶家平静而祥和的生活。

    她们不想离开叶子衿。

    “起来吧,我不喜欢别人跪我。”叶子衿懒洋洋地开口,“记住你们说的话,我不会给你们第二次机会。”

    “是,奴婢记住了。”摇光和玉衡齐声回答,两个丫头都没有问叶子衿为什么会知道她们的身份。

    别看叶子衿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事实上,叶子衿比谁都要聪明,这是两个和叶子衿相处久了得出的经验。

    “回去睡吧,采花贼都被送进大牢中去了,相信今天晚上不会再出现什么意外了。明天还要赶路了。”叶子衿淡淡地吩咐完,直接爬上床闭眼假寐。

    摇光和玉衡不敢违抗,低着头将蜡烛吹灭了,然后出去关上了门。

    叶子衿说得轻巧,实际上她自己内心一直在翻腾。

    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刚出定州的地盘,就让她看到了不一样的古代人情风貌。

    叶家村是个小地方,而且还是个穷苦落后的小地方,所以即便有人之间有了矛盾,也很小。而外面荒诞的事情太多了。

    表面上看,容峘作为越清王,对采花贼可以下痛手,但实际上,也让叶子衿看到了另一面。古代,权和利真的比法要大得多,刚刚容峘对采花贼明目张胆使用私刑,看热闹的人可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她想,如果容峘直接将人给杀了,估计也没有任何问题。

    以后,她还是老实一点儿比较好。

    另一方面,她肚子里还有火气没有发泄出去,该死的容峘,居然对她动手动脚,而她则只能吃个哑巴亏,她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

    接着,她又想到今天一连被两个男人嫌弃,她也太挫了些。

    哼,等到了京城以后,她一定要好好补,将自己的头发补得乌黑发亮,将自己补得波涛汹涌……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