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二十一章 开始战斗的人
    3

    我的名字是乔木。爱看?小说网 ??? w?w?w?.ikanxsw`com

    昨晚我收到了一个消息——是林本旭发来的。

    前几天我和他一起前往了柳线香在港湾市的住所。见到了传说中的张铭钢。

    由于一些误会,张铭钢把本旭认为是线香的‘恋人’,明明本来是我。

    但是为了不尴尬,也就算了,反正横竖都是假的。

    我也能感受到线香不喜欢我。应该也不会喜欢本旭。

    在我出去的那段时间,似乎张铭钢和本旭聊了些什么,但是我并没有听到。

    为什么说听到,因为‘港会’在张铭钢的住宅里装了几个窃听器,但房间**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并没有装,因为房间是睡觉的地方,我们担心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窃听器会暴露——比如打电话会出现噪音。

    过了几天,林本旭把他和张铭钢的谈话录音发给了我,还附带了几张当时的火场图。这家伙,和别人谈话居然会偷偷录音,真是意想不到。

    虽说如此,我也没有什么支招的好办法,我随后将录音转发给了启和建诚——都是‘港会’的人,也没有下文。

    “呼……”

    吐出一口气,能化成白雾。

    现在我在室外,千杉市的仙戸大道上。

    说起仙戸大道——

    问问那家伙吧。

    我想起了壬清河。

    虽然他不一定会帮忙……但是如果是他的话,或许能发现些什么。

    我把录音和照片通过通讯软件发给了他,很快他就回了一个‘?’。

    “你先听听录音,一会我打电话给你。”

    我这么编辑信息发给了他。几分钟过后,反而是他先打电话给我。

    “你搞什么……大早上的。”

    他抱怨地说。

    现在已经早上九点多了,他居然把这当做早上,他平时到底几点起床。

    “我想跟你谈谈线香的事情。”

    我说。

    “线香为什么我要干涉你女朋友的事情。”

    “不不不,她不是我的女朋友。”

    好像产生了天大的误会。虽然……虽然我的确有那个想法,但果然……还是不行啊。

    “其实是这样的——”

    我随后把线香过去的遭遇对壬清河进行了简单地说明。

    “火灾么——”

    清河说。

    “这是我一个朋友录下来的音频,虽然不是很完整。”

    这段录音从“火灾是线香父母引起的”开始,一直到结束。

    “确实不是很完整。所以你给我不完整的音频和几张照片想让我干什么。”

    “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吗?”

    “谁?”

    “声音低沉的那个成年男人——”

    真是的,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不是很清楚。我又不是当事人”

    清河一贯的推脱用词。

    “觉得你也许能感受到什么……”

    我小声地说。

    “诶……”

    他叹了口气,我现在走到了仙戸大道的东面,啊咧,这里怎么在修路。

    我记得这里原来有一座桥,结果眼前出现的却是工地。

    这里什么时候开始施工了?

    “我只觉得,他对线香父母当时的情感叙述真全面。”

    这时,清河不紧不慢地吐出了一句话。

    “什么意思?”

    【“连内心慌张,试图掩盖一切这种东西都说得一清二楚,语气那么让人动容。感觉就像是自己发生的事情一样。”】

    “……”

    这算什么……

    【“你刚才说,线香当天生病,本来应该躺在床上,结果还是被母亲赶去上课,因此才逃过一劫的吧。”】

    “嗯,是的。”

    【“那为什么他要在线香的房门前纵火……明明里面都没有人。”】

    “?!”

    “莫非犯人不知道线香出门了?想连她一起烧死?——当然这只是我愚蠢的推测,我讨厌做推测。”

    “谢谢了,清河。”

    我微微一笑,果然找他是个正确的决定。

    “没事的话我就挂了。”

    “啊,真的非常感谢。抱歉打扰了。”

    我表面道谢,内心却有那么点不是滋味。

    为什么像壬清河这样‘强大’的人,反而不愿意发挥自己真正的实力。而是选择隐藏在大众中,心甘情愿地当一个凡人?

    如果他在我的位置,一定会比我做得更好。一定是一个中流砥柱的指挥官角色。

    但是——他却不愿意。

    不愿意去干涉别人什么的,他总是用这样的托词。

    他很让人嫉妒,同时,也很让人讨厌。

    “我觉得还是要继续监视张铭钢。”

    我发了一条短信给建诚。

    张铭钢才是最有嫌疑的人——他很有可能就是造成7年前火灾的真正犯人。

    4

    12月24日,平安夜。

    但是我们做的事可不是那么的平安。

    经过一段时间的深入调查,我们终于掌握了证据。‘港会’和警方的联合部队打算对张铭钢进行抓捕。

    千杉市,北方大道。千杉市北部发展一直比较缓慢,鲜少有高层建筑,除了这一座北部99大厦。简直像沙漠中盛开的花,毅然屹立在北部。

    持枪、全副武装,我们一行20人兵分三路,逼近北部99大厦。

    “附着神、对周围民众进行转移。”

    建诚队长说道。

    “没问题。”

    “我觉得不止这附近的民众……还有叶歆和林本旭那边的。”

    我插嘴道。

    “叶歆啊……他们的任务是枪神。那在很西边的地方。”

    建诚困惑地说。

    “反正肯定不在南方,把群众一并往南方引就好了。”

    南方才是真正的什么都没有,枪神一定不会待在那。

    “行吧……”

    附着神全身散发红光,光笼罩起来,然后分散,犹如某种信号一般射向天空。

    眼前这个披着长发,踩着高跟鞋,高挑的女人,就是传说中的附着神。拥有转移、隐身的能力。是‘港会’的重要成员之一。

    虽然我一直对她的高跟鞋念念不忘……执行任务的时候不会摔倒吗?但多次行动之后,我多虑了,她跑得比我快多了。

    “转移完成了。”

    “ok,张铭钢在31层,一定要小心,他也是‘愤怒之神的人’。”

    “明白”“收到”……

    我看着手里的wb-s3式,这东西是新式武器,用得还不是很上手。

    “乔木。”

    队长叫着我。

    “怎么了?”

    “没问题吗?”

    “……完全没问题!”

    我抖擞精神,可不能拖后腿。

    一行全副武装的战士小心翼翼地溜进了北部99大厦,我们事先已经和大厅主管说明了情况。分乘六部电梯,我们很快来到了29楼,最后两层用步行的方式到达。

    气氛非常紧张。

    拿枪的手在微微颤抖。

    确认一下,的确换到了麻醉弹模式。应该不会有问题……

    一步一步向上爬,大家都尽力去隐藏自己的脚步声,队伍中既有警察,也有‘港会’的成员。

    “……糟糕的气息。”

    附着神小声地说。

    “啊?”

    “感觉……有点不妙。”

    附着神手持wb-s2式,俗称电磁轰炸枪。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前方传来了叫声。

    什么情况?

    嘭——!

    “?!”

    我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吓到,险些从楼梯上摔下去。

    “怪怪——怪物!”

    这个声音,是瑛的声音。

    突然,闪电划破了空气,刺眼的光让我捂住了眼睛。

    “开枪太早了!——”

    这不是麻醉弹的光线,这是轰炸弹。

    光十分不对称,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电磁枪带来的光不是雨露均沾,当中混杂了一些混沌的黑暗。

    “那是什么?”

    不知道谁说了一声。

    “是那家伙……”

    我快速跑到了最前方。

    “喂,乔木,你干什么?快回来!”

    队长试图阻止我,但是脑袋一热的我并没有理会。

    我冲上了31楼的大厅,看到了全身被黑暗包围的张铭钢。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的声音完全不是他本来的样子,像被什么‘魔力’所禁锢住,所改变了一样。周围环绕着黑色的石状物体,像是小行星环绕中心天体旋转一般。

    “你……被侵蚀了。”

    我缓缓地说。

    “我也不想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他摇摇头,双眼发红,头发像失去重力般漂浮起来。

    “7年前的火灾—”

    我刚想引起这个话题,他就发了疯一般地摇动自己的脑袋。

    “我也不想那样的……我一直在忏悔……都是神明的错……”

    “……”

    “当时我只是和他有了一点小争执,我正想用力量去探寻他的内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

    “……你。”

    我恶狠狠地盯着他。

    “我失手杀了他们两个……然后将一切嫁祸给张庆厢。”

    “……”

    “真是搞笑。当时张庆厢反复强调:女儿生病了……厨房里又全是养生的菜式……我一直以为线香还躺在房间里。”

    “你打算连线香一起……”

    “不,我没有那种想法,只是当时真的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愤怒。真是讽刺啊。当缓过神的时候,我很害怕、害怕得不了……当知道线香还活着的时候,我很开心……真的!我真的真的很开心!”

    他歇斯底里,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为了有那么一点起码的赎罪,我决定把线香接到家里来……”

    “不,你根本没有什么赎罪的念头。”

    我打断他的话。

    “明知道控制不了,却仍然凭借着欲望心安理得地用着不属于自己的力量。”

    探测他人的情绪,这是愤怒之神赋予他的力量。

    但张铭钢和其他的神不同,属于那种无法控制自己的存在。

    “被逼问到的时候,也只是一个劲地想着逃避,直到最后一刻都想嫁祸给线香父亲。”

    “……”

    “就像现在……一样。”

    听到我这么说,他身上的黑暗愈发浓烈,双眼闪烁着更加恐怖的红光。

    糟糕,好像有点过了。

    “咔咔咔卡阿卡啊卡卡——”

    他发出了诡异的声音,这种声音似乎不是从声带发出来的。

    “危险!”

    建诚队长冲了出来,朝着张铭钢的方向发射了一枪。

    麻醉弹。

    砰!

    我也用麻醉弹补了一枪。

    但是效果微乎其微。

    “这家伙,似乎免疫麻醉弹啊。”

    “怎么会这样……”

    环绕的石状物朝我们袭来,还伴随着让人感觉头晕恶心的暗流。

    “糟糕!”

    我紧急切换成轰炸弹。

    不管了。

    砰砰砰砰!

    我不知道自己扣动了几次扳机,拼命想方设法击落魔石。

    其他人也冲了出来,用轰炸弹对张铭钢展开攻击。

    看来轰炸弹还是有用的……

    咻————

    诶?

    暗流开始膨胀,卷成了类似大炮的形状。

    “这……这是什么……”

    我目瞪口袋,下一秒……

    嘭————————————

    超乎想象的冲击朝我袭来。

    “唔啊!!!”

    我条件反射地开了一枪试图抵消攻击,但是简直杯水车薪。

    冲击将我推开,身体重重砸在玻璃上,身后的玻璃整个破碎。

    等、等一下。

    莫非!

    这个玻璃的外头,就是广阔的世界。【换而言之,我从31层开始自由落体——】

    “开什么玩笑!!”

    从31层摔下区,肯定是粉身碎骨,不不不,说不定尸骨无存。

    万一砸到群众,死的人就不止我一个了。

    急速下坠让我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大脑一片混乱。

    突然,我的上方出现了红光。

    红色的光芒犹如张开手的神明——紧紧将我抱住。

    那是……附着神!

    “附、附着神。”

    我也伸出了手,突然,时间仿佛停止了。

    咻——

    当我缓过神的时候,我已经出现在了地面上。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对哦,附着神已经把群众一并转移了。

    她把我从空中转移到了地上,毫发无伤……才怪,好痛。

    被冲击波这么轰一下,感觉心脏都要被震出来了。

    “你先待在地上吧。”

    附着神对我说,然后便消失。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