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初见
    龙岛游客中心其实是个商业体,按照最初设计者的构想,这里将集餐饮、住宿、休闲、度假于一体,建立个四面环水的休闲中心,所以游客中心的主体大楼一楼是个吃饭的大厅,二楼由两侧的休闲楼梯环绕而上,主要是按摩健身的场所,从三楼开始才是住宿的客房。爱看小说网   w?w?w?.?ik?a?n?x?s?w?`co?m

    商业体的主要建筑就这栋楼,正面是停车场,后面则是休闲茶楼和游泳池,再加上露天儿童乐园、仿古园林,称得上应有竟有,据说当初投资人很花了不少钱才把这里勉强给弄出来,本想大展拳脚狠赚一笔,可没想到……

    这里根本没人入住!

    原因很简单,蓉都本来就是华国西{;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南有名的美食旅游集散地,好吃好玩的地方太多了,其中很大一部分属于夜生活的范畴,晚上九十点钟出门,临晨三四点回来,这才是夜生活的精髓——住在龙岛这种远离市区的地方,过了晚上八点就没办法进出,你说搁谁愿意啊!

    所以,游客中心就形成了两个极端,平时上岛玩耍喝茶打牌的人不少,节假日更是人山人海,但一到晚上就全部撤完毛都不剩,活生生把中心二楼以上给晾起来了。

    南爻还记得当年新闻的说过,龙岛惨案消失的人数一共五十六个,其中十一个是酒店的服务人员,包括渡轮的舵手,四十五个摄制组的成员,他暗暗把这个数字记在了心里,很简单,因为他从仓库一出来就看见了尸体。

    而且,还很多!

    仓库一楼侧面的走廊尽头,两旁都是安排的员工宿舍,南爻顺着走廊刚到接待大厅,就发现这里有好几具死法各不相同的尸体:

    其中,一具尸体直直摔在门边,脑袋稀烂,脑浆和血液红白相间的流了一滩;一具背后朝后倒折过来靠在前台桌边,脊梁骨明显断,断骨茬子穿透肌肉和皮肤指指戳出,应该是从楼上摔下来背撞在前台边缘断掉,后来又掉下去的;还有一具靠墙站着,胸口插着把椅子腿,力量大得竟然捅透身体又戳进了墙里;大厅吊灯上还挂着最后一具,正是船上导演来时的眉飞色舞,他脖子缠着吊灯上的钢丝,舌头伸得老长,一对眼珠子凸出得都快爆了,不用说一定是从上面活活吊死的了……

    南爻深深吸了口气,抽出刀,慢慢从兜里抓出把东西抹在了刀刃上。

    这就是他准备的秘密武器,专门用来对付饿鬼道的东西!

    南爻顺着楼梯来到二楼,这里没有尸体只是满地的血脚印布满了整个走廊,他随意走了两步,从敞开门的按摩室望去,尸体基本全部集中在里面,粗粗一数居然有十来具之多,这里的死相倒是没那么怪异——看样子他们都是被人砍死的,每个人身上至少都中了几十刀,血流的满地都是,甚至走廊上都积起了个小小的血泊。

    只是杀掉,没有其他的吗?

    南爻有点搞不懂了,按照末世的记忆,异兽,特别是低级异兽的人生观倒是非常端正,它们绝对不会为了杀戮而杀戮,只要杀戮就肯定有需求,换言之,异兽杀人的目的就是吃掉,如果不饿的情况下它们绝对不会像人那样为了取乐屠杀生命——它们杀人不吃,这可就有点奇怪了吧?

    究竟那种鬼族才会杀了人不吃呢,它究竟为了什么?

    南爻正在寻思,突然,他的耳朵捕捉到了点轻微的响动,他放轻手脚朝着声响的位置摸过去,最终在走廊中间的厕所门口停了下来。

    没错,声音就是从女厕所里传出来的!

    看到这,南爻心里有底了——根据末世的知识,饿鬼道有些异兽其实和华夏传说中的鬼魂非常像,香灰、桃木剑、柳条枝等等物品都可以伤到它们,某些道士和捉鬼师画制的符箓更是对它们有着巨大的杀伤力,虽然有很多电视电影都把女厕所当成鬼魂出现的场所,但实际上来说,因为女厕所里随时都有‘天葵’的存在,所以鬼魂并不愿意进入其中,这种情况就和人是一样的,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会主动选择避开,所以,这里面多半有人藏着,鬼族异兽暂时放过了他们!

    ps:天葵,又称月信、月经,是以秽破鬼的重要物品。

    无论这里面是谁,只要是人,那就不是南爻需要关心的问题了,他也并不想弄个拖累跟在身边,他想了想,放弃了继续上楼挨楼层搜寻鬼族的想法,开始转身准备下楼。

    才走了两步,身后忽然传了一声微弱但又清晰可闻的咔嚓声,不等南爻急转回头,身后已是股劲风朝他后脑猛然袭来,南爻急中生智朝前一步踏出,跟着转身回旋,重重的一击鞭腿甩了出去。

    啪!

    身后偷袭者的反应也是极快,竟然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抬手护住了脑袋,南爻的鞭腿重重横踢在他的上臂的位置,虽然把他横着踉跄甩了出去,但至少命保住了!

    肩腿相撞的力量让南爻也朝后退了一步,等他站好,这才发现偷袭自己的是白天帮忙说话的保镖,记得好像姓武,他下意识的朝着女厕望去,果然看到了宫徵羽手里举着个拖地用的拖把棍儿,高举过头朝自己冲了过来……

    南爻猛然抬手一挥,咔嚓声响,那拖把棍儿拦腰断成两截,上半截砰的掉在了地上,宫徵羽举着手里光秃秃的一截顿时傻了,还不等南爻问话,伴随着一声怒喝,刚被踢飞的保镖又冲了过来!

    “住手,不要伤害我们小姐!”

    武姓保镖的底子非常扎实,虽然被南爻一击重重的鞭腿甩飞,但他很快又重新冲了回来,舍身拦在南爻和宫徵羽中间,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他左手空荡荡的垂着,右手捂着左肩,额头大汗淋漓,看样子这一腿把他的胳膊给甩脱臼了。

    南爻淡淡道:“我是人,所以你们放心,我是不会杀人的!”他望向武姓保镖,简单直白道:“虽然你被我踢伤是你自找的,但作为交换,如果你们愿意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可以帮你把胳膊接上。”

    受到末世记忆的影响,这里虽然场面非常血腥宛如地狱,但南爻却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紧张,甚至脸色都没有变过,这种镇定自若的神态极大的震撼了宫徵羽和她的保镖,南爻话音刚落,宫徵羽忽然叫了起来:“不对,你肯定知道什么!”

    南爻微微有些诧异,他没有料到,这个花瓶一般的富家千斤思维居然如此缜密和细腻,只从自己对此事的态度以及两三句话就猜到自己对这件事的态度,他有些意外:“你凭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太镇定了,镇定得可怕!”宫徵羽脸色虽然还是很白,但勇气明显已经鼓起来了:“这里到处都是死人,从刚才到现在我们都没听见过太大的声音,但是你却来到了楼上,说明你在看见这些死人的时候很冷静,要不是见得多,就是你根本知道!”

    “说不定我是警察呢?”南爻冷淡道:“死人见得多,所以我很镇定,这不能说明我知道这件事的内情。”

    宫徵羽摇了摇头:“现在这个时代,除了车祸,已经很少一次死这么多人了,就算警察也未必见过……”她深深吸了口气,继续道:“还有,警察不会用刀,他们都是用枪。”

    南爻刚才使刀只是一刹,没想到她这种情况下还想得到!

    这姑娘有点意思!

    换了平时,南爻肯定有兴趣和她多说几句,但现在面对鬼族已经很困难了,再带个累赘南爻实在没有多大把握,他根本不愿意在这上面多费功夫——于是他避开了宫徵羽的目光,转头看看保镖直接道:“要接吗?要不愿意我先走了。”

    武姓保镖朝宫徵羽看了一眼,见她点头,这才走上两步把胳膊转向了南爻,嘴里道:“那我就谢谢……”

    谢谢两字还没出口,南爻已经飞快的伸手按在他肩上,单手抓住他胳膊朝上一提,伴随着轻微的骨节响动,左手准确无误的被按了回去,同时保镖的脸色一紧,虽然没有出声,但却明显能看出来疼得够呛。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宫徵羽为难的看了下四周,在渐渐从刚见南爻的紧张中舒缓下来,她明显这里浓郁的血腥气感到恐惧,她有些央求似的问道:“就这里?要不、要不换个地方行吗,这里到处都是死人。”

    “那我们走……”

    叮咚!

    话才出口,忽然,楼梯口的电梯发出了声清脆的响声,三人几乎同时朝着电梯望去,跟着就看电梯门缓缓打开,有人探头探脑的朝外张望几下,在看清楚宫徵羽之后,胖导演顿时大呼小叫的从里面冲了过来,“宫小姐救命啊,我们上面——”

    喊声只出口一半就嘎然止住,因为他看见了这满地淋漓的鲜血,而宫徵羽等人站在死人旁边聊天这一幕显然让他非常惶恐,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

    他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走,不敢走,过来,也同样不敢过来!

    保镖武立刻重新挡在了宫徵羽的身边。

    宫徵羽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措辞,但很快她就找到了合适的说法:“我们没事,我们不是怪物,这些人都是被那个怪物下来杀掉的——你刚才说上面怎么了?”

    宫徵羽的话似乎给胖导演增添了些勇气,但也不多,他还是站在原地双脚打颤动弹不得,嘴里哀嚎道:“都死了,都被怪物杀死了……”

    宫徵羽立刻望向了南爻:“现在我们怎么办?”

    “我们?”南爻冷若冰霜的脸色忽然缓和了,“我们先出去再说!”

    也不多说,交代完之后立刻朝着楼梯而去,宫徵羽瞬间跟上,最后才是一直紧张戒备的保镖,三人一条线似的朝着楼梯而去。

    楼梯就在电梯的旁边,胖导演还站在原地哆嗦哀嚎,快要走近的时候宫徵羽忽然轻轻拉了下南爻,轻声道:“导演看来吓傻了,要不,麻烦你像刚才帮我一样帮帮他行吧?”

    刚才一样?这话有意思!

    南爻心里再次感到了意外——她居然看出这导演的问题来了?不简单啊!

    这念头在他脑海中出现只是一瞬,随着距离的拉近,南爻手里的排障刀划出道雪亮的银弧,从头到脚把导演瞬间劈开两半!

    既然宫徵羽能看出来,南爻自然也看出来,胖导演和刚才那女人一样,都已经不是人了!

    噗通一声,两半光溜溜没有半点内脏的尸体颓然倒地,血,一滴都没流出来。

    但是,黑色影子再次从尸腔出现,流淌在地却并没能够逃走,而是被赶上的南爻狠狠一刀戳下,跟着化成飞灰消失,散尽空中。

    南爻这次没有去追,因为他已经知道这鬼究竟是什么了。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