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为鬼作伥
    鬼族连续两次出现,先色诱后装可怜,第一次是自己的本体降临,第二次却换成了股黑烟,这种伎俩南爻曾经见过,所以他很快猜到了龙岛鬼族的本质。? 爱看?小说网? ??? w?w?w?.?ik?a?n x?s?w?`c?o?m

    摩罗伥鬼!

    ※摩罗伥鬼,饿鬼道境中比较常见的一种鬼族异兽,是典型战斗力低而智商高的种族,它们出色的智商弥补了本身战斗力的不足,所以显得非常狡猾,再加上它们特有的能力对人类特别实用,所以虽然在饿鬼道境中排不上号,可一到人道境就混得风生水起了。

    摩罗伥鬼最大的能力在于,它们在捕杀了比自己弱小的生命之后,可以控制其生命体的‘源体’,也就爱-看---小.说¤网 m.iKanxsw. COM
是我们俗称的灵魂,在一定时间下保持不消散,成为受其驱使的伥鬼,继续把其他人引诱到摩罗伥鬼的陷阱中来。

    现在出现的则是摩罗伥鬼控制的鬼魂,末世成为伥鬼。

    摩罗伥鬼在现代的影视作品中也有涉猎,最出名、最夸张的莫过于倩女幽魂中的黑山老妖,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其实就是摩罗伥鬼中的一种,控制其他弱小甚至杀死的鬼魂为伥,捕猎活人的鬼祟。

    ※伥鬼,摩罗伥鬼杀死生命体后,控制源体形成的怪物,听从摩罗伥鬼的指挥,专门引诱、期盼、坑杀其他生命体给摩罗伥鬼当作食物,和华国传说故事‘为虎作伥’中的伥鬼如出一辙。

    异兽中拥有源体的种族不多,往往拥有的都是地种、天种这类高阶异兽,摩罗伥鬼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偏偏人类却个个都有,而且战斗力还大部分都是战五渣,所以摩罗伥鬼才能如鱼得水的混迹在人道境,捕食本事甚至超过了很多二阶三阶的兽种异兽。

    摩罗伥鬼控制伥鬼的数量极多,这也是它为什么留下了那么多尸体没有进食的原因。

    只不过可惜的是,今天它遇到的是南爻。

    一般来说,摩罗伥鬼和伥鬼对物理攻击的免疫度都很高,即便被刀砍斧劈也只会受轻伤,所以这家伙才会在自己失利后派出胖导演的伥鬼来伺机偷袭,但它没想到的是南爻一刀下去居然直接把这伥鬼给挂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南爻的刀上已经抹了佛前香灰。

    ※佛前香灰,顾名思义,是道观庙宇用来点香礼佛的香炉,因为时间久远的关系,上面会厚厚的结上层灰痂,这层灰痂无论是对于人道境传说的厉鬼凶煞,还是饿鬼道境的鬼族异兽都有奇效,抹在刀上就可以直接伤害鬼族的本体,杀鬼取命。

    至于说佛前香灰的来历,大家还记得南爻在石经寺报警之后做了什么吗?正是从大殿香炉里取了不少佛前香灰,备着就是为了对付鬼族的!

    只不过,宫徵羽是怎么看出端倪来的呢?

    宫徵羽的小动作只有南爻知道,他俩的默契显然没有被保镖察觉,南爻电光火石的一刀把导演砍杀当场,保镖首先下意识挡在了宫徵羽前面,看见黑烟从导演脑门顶冒出来才愕然望向南爻:“导、导演也变成怪物了?”

    “你以为呢?”南爻漠然道:“你们小姐都看出来了你却没有发现,这样下去,你觉得你能保护她吗?”

    “啊?小姐,你居然……”保镖诧异的朝宫徵羽看了眼,她立刻解释道:“这只是巧合,你别太放在心上——这个怪物装导演装的很像,但他却不知道导演有晕血的毛病,看见这么多血还能站着,是人都知道有问题吧!”

    “运气是能力的一种,你不用谦虚,”南爻冷冷道:“而且对你们来说,要想活下去,与其想要凭借能力,我劝你们还是不如全靠运气,这样的可能性会大很多!”

    宫徵羽哑然,就连武保镖的心都瞬间跌到了谷底,他们虽然已经亲身经历了这一场巨大的变故,但始终保持着希望,活下去的希望,可没想这不曾在面对杀戮时熄灭的希望之火,居然被他一句话给浇灭了!

    事情的真相到底有多残酷,才会让他说出这种话啊!

    难道真的生无可望了?

    南爻带头朝着二楼旁边的咖啡馆走去,两人默默跟在他的后面,心冷得如冰,进入咖啡馆里面之后,南爻自己动手从冰箱里取出饮料饼干,撕开来自顾自的开吃:“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保镖呆滞木然的摇摇头,脸色煞白,南爻转望向宫徵羽:“你呢?能说吗?”

    在听到南爻那席话后,宫徵羽的脑中瞬间一团糊涂,但很快她就意识到了一点:

    面前这个男人虽然说话难听,办起事来杀伐果决,但却明明白白有对抗这种怪物的实力,他之所以这么说,表面上看来是打击,其实反过来也提醒了他们,让他俩清楚知道现在的形势到底有多险恶;而且,从男人的表情和举止来看,他根本没有放弃,反而非常冷静的进食补充体力,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一定有带领他们活命的本事!

    只不过,这样一个人,他为什么会带上两个明显拖累的角色跟着自己呢?除非,自己有值得他保护的交换价值,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绝对不是钱,那么,我该用什么来打动他?

    念头在脑中一闪即逝,宫徵羽没有再挑战南爻的耐性,她开始清理自己的思绪,把过去那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尽可能详细的讲诉出来,说的同时直直盯着南爻脸上的表情,希望从他表情的变化找到自己可能借助的东西,让他保护自己……

    下午四点,也就是南爻开始吸收灵气的时候,开始并没有任何人发现异常,导演、男女主角等人物在自己的房间中休息,其他人则在助理的安排下各就各位,分别入住自己的房间,收拾私人物品,开始准备起明天的工作来。

    宫徵羽学的是导演,对于才毕业的人来说,最好的学习方式莫过于从最基本的做起,但鉴于身份她又不能来干助理之类的活儿,于是家里干脆投资了部不大不小的电影让胖导演操刀,宫徵羽全程跟着学习导演技巧,按照这种土豪方式,估计用不了两三部就能亲自上阵当导演了。

    所以,住进酒店之后,宫徵羽给母亲打了个电话保平安,谁知母亲居然说弟弟宫商角昨天又去和人飙车去了,当即把宫徵羽气的够呛,忍不住打了个电话过去,两人一言不合立刻对怂起来,没说几句就闹翻了。

    气坏了的宫徵羽走出阳台去吹风,希望能平复下自己的心情,谁知道站在阳台上一望,居然看到楼后面的茶棚下面,有两个人扭在一起,没等宫徵羽搞清楚他俩到底是打架还是恋人拥抱,其中一个猛然推开抱着的那个,闪电般的冲向了茶棚外面。

    那边,又有两个人走了过来。

    被推开那个人倒在地上,捂住喉咙死命挣扎,但却掩不住手指缝里不断涌出的鲜血,直到这时候宫徵羽才惊悚的明白发生了什么:刚才那个人把他的喉咙咬断了!

    随后,冲出去这人又如同野兽般的扑倒了刚来的两人,同样把他们的喉咙咬断,然后伏在喉咙拼命的吮吸,啧啧有声……吮吸完后,这人居然以一拖三,把三具尸体全部拖进了后面茶棚的小屋中藏好,然后故作无事般的走了出来。

    宫徵羽立刻把自己两个保镖叫了过来,其中一个就是保镖武断,另外个宋磊,让他俩把导演请到屋里来商量——胖导演不敢怠慢,立刻安排助理等人报案并且陪着宋磊下去搜查,果然找到了三具尸体,但是却已经被啃得七零八落四肢不全,而且血已经被吸干了,成了三具支离破碎的干尸。

    但是,不知为什么,电话却突然都打不通了。

    出了这种诡异的命案,电影肯定是拍不出了,于是导演立刻安排大家坐渡轮离开,谁知道就在众人赶到码头乘船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无论他们渡轮怎么开,朝着那个方向开,只要稍微离岛就发现自己船头又出现了龙岛,试了无数次都是一样!

    在这种诡异得让人窒息的情况下,有人开始跳进水里想要游走,但结果也是一样!

    面对这种情况,宫徵羽和导演商量以后,决定回到酒店二楼,大家抱成团来对抗可能出现的情况,只不过在这种令人崩溃的情形下还保持理智听指挥的人并不多,最终只有三十来人回到了大楼,剩下的要不是留在码头继续徒劳无功的尝试,要不就是在岛上寻找其他的东西,试图藏匿自己或者借助别的东西逃离,再不然,通过网络联系外界……

    这些人的下场到底如何宫徵羽不知道,她所知道的是,等回到大楼之后,很快人群中就爆发了极不和谐的声音,剩余的三十多人很快又重新分裂成了几个不同的团体,导演带人回到楼上,有人留在二楼的按摩房,有人则干脆去厨房找了武器准备把宫徵羽所说的杀人者找出来拼个你死我活——保镖宋磊就是其中最坚定的主战派,也正是如此,他最终和宫徵羽失去了联系。

    众人分开之后,楼里的情况变得更加诡异,不时会听见有人发出的惨叫声,在这种情况之下,宫徵羽忽然想到了最近网上看到的一篇报道——

    一篇关于南山渔场闹鬼的报道!

    “你说南山渔场?”南爻差点失声叫起来:“这有什么联系?”

    “闹鬼啊,这两者不是一样的吗?”宫徵羽掰着手指头给南爻分析:“那,南山渔场和这里差不多,那里是鱼皮干尸,这里是人皮干尸,本质是一样的;其次,南山出现了野兽吃人的事件,这里也是——这还不能说明是一样吗?所以我肯定,这里也是闹鬼,而且还是厉鬼!”

    南爻终于反应过来了:“以前有人告诉我阴差阳错这种事情,我还不信,没想到还真的有啊!”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