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魔手
    这个时候的时间已经是清晨,异域的恒星从远处的地平线上升起来,第一缕晨光照耀在了绿叶之间。? 爱看?小说网? ??? w?w?w?.?ik?a?n x?s?w?`c?o?m

    为了追赶军队委员会的队伍,索林与拉斐尔短暂停留进食,而后就加快了步伐。

    走了一段距离,他们并未见到军队的队伍。但是他们望见远处天空上蔓延着一层血红色云雾,还拌着一道道闪电,一阵阵雷声,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覆盖住了整个天际。

    而那个位置恰恰就是深渊所在的位置。

    索林皱眉。两次前往深渊,他清楚了解深渊黑雾笼罩的区域。可是现在黑雾的范围绝对是扩大了,连悬崖的位置都覆盖<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了。

    “千万别出事啊!”

    而拉斐尔覆盖盔甲的手暗暗握紧了,飞速拍打翅膀加速朝着深渊位置飞去。

    索林在地面的移动速度,并不必比斐尔在天上的飞行速度要慢

    暗影之力让他化为一道几乎不可见的影子,眨眼间就穿梭数十米。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接近了深渊。

    “啊,不要!”

    “救命!”

    一声声隐隐约约传来的惨叫声,让不安成为了现实。这惨叫很明显不是怪物发出来的。能够发出这种声音的也只有同是人类的营地学生。

    两人再次加快速度,几乎以着极限的速度穿出丛林。

    此刻悬崖的前方与当初索林与拉斐尔所见完全不一样,悬崖前数十米已经被血黑色雾气完全笼罩,同时可以看见无数闪烁的闪电在黑雾中绽放。除了这些景象外,当然还有其中蠢动的巨大身影,以及断断续续响起的金属音和惨叫声。

    “可恶……”

    拉斐尔发出悲愤的叫声,并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双手紧握大剑,劈开黑雾,朝前方杀去。

    索林也紧跟在他后面。索林脚尖脚尖几乎没有着地,轻轻一点就越出数米,简直像用飞的一样。周边的黑雾如同实质一般,力场防护装置的能量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下降。

    看看进入黑雾,隐约可以看到的是一幅恍如地狱般的景象。

    深渊中笼罩黑雾的是一只数十米高的恶魔身影,他正狰狞地伸出一只如同巨大卡车的巨手朝地面上抓取学生。

    他身上的圣光禁锢锁链也在不断的崩坏。

    而在巨大魔手下的是众多渺小的学生,正惨叫着四处逃散。

    如同猫捉老鼠一般,任何企图逃跑的学生,都会被赏赐一巴掌。瞬间力场防护装置就破碎被拍成肉酱,鲜血四溅,非常血腥。

    “攻击,不许逃跑,把这狗粮养的恶魔打死!我们军人的字典里没有逃跑两个字……”

    而在惨叫声中掺杂这一个愤怒吼的声音。

    闻声望去,是狂神凯撒。

    他此刻正双手举着镭射枪,疯狂向魔手射击,并大声朝身边一些溃败的士兵怒吼。

    这些士兵在其监督下,硬着头皮对着魔手开枪。

    可惜的是并非所有人都有狂神凯撒的实力,原本占了半数都成人士兵,此刻已经伤亡惨重。

    至于那些学生会员,此刻已经完全下破胆子,疯狂想要撤退,但是也被凯撒驱逐进攻魔手,不许离开。

    时不时就有一个躲闪不及的学生防护装置破碎,被拍成一摊肉酱。

    “凯撒,这个混蛋……”

    拉斐尔忍不住破口大骂。他对着黑雾中的所有人大吼道:“我是神圣天使拉斐尔,现在我以营地最高领导者的名义,命令你们所有人撤退!”

    “是拉斐尔大人!”

    “拉斐尔大人救救我们!”

    听到了拉斐尔的怒吼,所有陷入危机的学生似乎都看了希望一般,向他跑来。

    “不许走,给我进攻,进攻!冲散了阵型,大家都得死在这里!”凯撒见状,同样怒吼道。“谁敢逃跑,不要怪我手下无情……”

    “啊!”

    一个企图逃离的学生被凯撒的镭射枪击中了腿部,力场防护能量猛降,被冲击力带倒到了地上。而后其被魔手瞬间拍成肉酱。

    死亡,这应该是最需要避免状况,这个凯撒竟然还做这种事情。

    不但连拉斐尔感觉愤怒快让血液起来了,连索林的目光也变得冰冷起来。

    “凯撒,你做什么——”

    拉斐尔咬牙切齿。

    “我在做什么?我可是为了解放你们——”

    凯撒躲避攻击,而后怒吼道。

    “你口口声声说解放我们,可是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蠢事!”

    拉斐尔怒吼。

    这时。

    一只魔手向凯撒拍去。

    在魔手极为可怕,凯撒也无力阻挡,顾不得争论,怒吼一声,身上的防护服与内衣瞬间被震碎,全身长出了无数棕色的毛发,双手双脚变为了尖锐的爪子。而后趴在地上如同人形狂狮,企图阻挡魔手攻击,但眨眼间被魔手一巴掌拍飞划出一条轨迹,大口吐血,“不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强!之前探索的时候,我明明感觉……”

    凯撒重伤,军心涣散的队伍马上就瓦解。他们一边哀号一边到处逃窜。

    随着刺激学生神经的效果音,变成无数血液肉酱飞散开来。一时间,哀嚎声、怒吼声、战斗声形成了一曲惨烈激昂的钢琴曲。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

    拉斐尔站在原地,望着不断死去都学生,握着剑的双手在不断颤抖,抬头望向了那一只魔手。

    听到了拉斐尔的声音,索林就知道他要做蠢事。

    “别去,不行的!”

    索林想要拉住他,但是已经晚了一步。

    拉斐尔喊叫,白色的影子像疾风般冲了出去。她与在空中抽出的大剑一同化为闪光,往魔手刺了过去。

    “拉斐尔!”

    索林大叫。思绪多次流转,最终也拔剑从黑雾的边缘位置,跟在她后面冲入主战场。

    拉斐尔奋不顾身的一击,击中了魔手,划出了一道巨大伤口,让深渊下的恶魔,魔手猛然抽回。

    而深渊下传来一声怒吼声,随机更加可怕的黑雾涌上来,魔手再次以着一种可怕的速度拍落下来,铺天盖地。拉斐尔在把一个数个学生扔出魔手覆盖范围,虽然立即马上拍打翅膀,踏开步伐闪躲,却因为无法完全闪开而受到余波冲击,身上的盔甲支离破碎,被震地飞射向索林。

    索林引导暗影之力,抱住他。紧接其后的可怕冲击,顺带着索林一起震飞了。

    索林关键时候抱着拉斐尔一翻转,把自己垫到了下面。

    “碰!”两人在地面上滚了好几圈,激起了一圈尘土。

    但是索林突然感觉手上竟然传来舒服又不可思议的触感。为了找出这柔软又富有弹力的物体究竟是什么,索林不自觉又用力抓了两、三次。

    “混蛋,你在做什么?”

    耳边忽然响起很大声的怒吼声,甚至压过了学生的绝命惨叫声。

    接着一个肘击,让索林感觉脸部防护层一阵剧烈抖动。堪比魔手攻击的巨大冲击力让他的后脑勺再次被激烈地捶到地面上,同时压在身上的重量也消失了。

    受到新的冲击之后才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索林,猛然撑起上半身来。

    此刻他发现拉斐尔披头散发,全身覆盖的盔甲已经支离破碎,露出了真容貌。

    他带的骑士头盔早就不知去向,精致而坚毅的脸庞,沾着细微尘土依然白皙,宛若宝石透亮的淡金色瞳孔,隐隐散发出微光。金色的长发及腰,虽然此刻显得有些散乱,但是在白光覆盖下反而显得柔顺飘逸。其身上的盔甲在防护装置破碎后,此刻已经损坏了,各个部件已经被黑雾侵蚀下露出了白光笼罩的内衣……

    这个时候不应该称呼为拉斐尔,相信拉菲儿更加适合她。

    此刻拉斐尔连耳根都红通通一片,她眼中的寒光似乎要喷射而出,两条手臂则紧紧交叉在胸前……咦,胸,咳咳……

    索林突然理解到刚刚双手抓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所处的危险状态。虽然从平时就一直锻炼逃避危机的思考方法,但在这时候却完全派不上用场,心中一股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蔓延。

    但是紧接而来的可怕攻击打断了两人间诡异的气氛。

    躲闪已经来不及,两人同一时间举剑格挡。

    巨大的魔手如同一辆巨大卡车,黑雾笼罩携带着令人战栗的力量,全身一镇,令人难以想像的冲击传遍全身,两人全身的肌肉骨骼都在咯吱咯吱颤抖。
上页 目录 下页